第二十一章 赏赐三尺白绫!
秦万里2020-08-02 18:462,263

  杨梦荻看着桌上的三尺白绫发呆,她到底是做错什么了?皇帝又想要她的狗命!她昨天不过是和嬴征多说了几句话而已,至于那么小气的吗?

  拿起白绫,她摸了摸材质,滑溜溜的,好像是什么桑蚕丝的。

  这么好的布料,上吊可惜了,而且远远不止三尺,要是做衣服,穿上肯定很舒服。

  多活一天,就是赚到,明天的事,明天再去想,能耍一天赖皮就多耍一天。杨梦荻第二天醒来后,用葡萄皮把三尺白绫染成了紫色,挂在院子里晒干。

  晚上的时候,她用紫色的布做成了一条裙子。

  “淑妃娘娘。”门外,传来了女声。

  都已经亥时了,谁来了?

  “请进。”杨梦荻披了一件衣服,打开门,是东宁宫的青黛,“青黛。”

  “是太后派我来的,白天人多眼杂不大方便。昨儿个晚上,太后就想赏赐你一些东西。”青黛说完,把一个红漆雕花盒子放在桌上,打开,里面都是全是价格不菲的东西,精巧的发簪,项链,手镯等。

  “这些我不能要,太贵重了。”所谓无功不受禄,昨天她送的礼物只是尽绵薄之力,受不起这么大的回礼,“烦请你带回给太后娘娘,臣妾心领了。”

  “淑妃,您就别客气了,这些是娘娘做姑娘时候的首饰,一直压箱底。她又没有女儿,想来想去,送给你最合适。”

  “那,还请帮我谢谢太后。”

  青黛微微欠身:“这个是自然,等等,我还有个东西转交给娘娘。”

  她就像变戏法一样从袖口拿出一卷字帖,封面署名是严守真:“这是九王殿下去江南找到的孤本,说是娘娘喜欢。”

  杨梦荻接过字帖,翻开,里面的字苍劲有力,洒脱,她的审美,只是泛泛而已,比前世差太远。如果是真的杨梦荻,一定会欣喜若狂。

  她仔细翻了翻,好在里面并没有夹什么小纸条。

  不然,万一被发现,怎么都说不清楚了。

  ……

  深夜,外面秋风阵阵,下起了大雨。

  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雍和殿再次喧闹了起来。信儿的身体差,每一次气候变幻,他都容易受到风寒而生病。

  “太医,他怎么样?”

  老太医把了把脉,再探了探额头:“禀告陛下,小殿下脉象很乱,而且发热,奴才马上给他开一些药……”

  “父皇……”信儿迷迷糊糊地叫楚胤。

  “父皇在……”楚胤有些自责,最近他太忙了,所以对他疏忽了。

  “淑妃娘娘呢?我两天没有见到她了。”因为之前信儿康复,杨梦荻自然就回到冷宫自顾自的生活,相处久了,人和人自然有感情,上次见面,还是在太后的寿宴上,“信儿很想念她。”

  流亭后背一僵,擦了擦额头的汗,昨儿个晚上,他还亲自送了三尺白绫给杨梦荻,此刻,尸体已经凉了吧。

  这可咋整?

  “流亭……把淑妃叫来!”

  “……”流亭楞了一下,皇帝是几个意思?最浅显的意思是,给杨梦荻收尸?还是找个假冒的杨梦荻?君心难测,皇帝倒是给个准信儿啊。

  “把淑妃叫来!信儿要见她!”

  流亭这才恍然大悟,他拍了一下脑门,道:“奴才马上去接。”

  杨梦荻才睡了一个时辰,门又吧嗒吧嗒敲了起来。

  “我的天啦!让不让人睡觉了!”杨梦荻有些起床气,打开了门。

  “淑妃娘娘,陛下有情。”流亭打着一把伞,站在门外,“小殿下病了。”

  “什么?信儿病了?那你等我一下。”杨梦荻找到了一把伞,跟着流亭,匆匆来到了雍和殿。

  她几乎是跑过来的,头发,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她和楚胤两人对视后,走到了信儿的身边。信儿懒洋洋的看着她,唇瓣苍白。

  “信儿。”杨梦荻蹲在床边,握着他的手,他的手心很烫。

  “淑妃娘娘。”信儿苍白的小脸终于露出了笑容,紧紧握着她的手。这一刻,在场的太医,流亭,楚胤都觉得不可思议,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为什么这么契合,就像亲生的母子一样。

  “要喝水吗?渴不渴?”杨梦荻用手指勾了一下他的鼻子,笑着问。

  “好。”信儿点了点头,她说的,他都愿意去做。

  杨梦荻接过女官递来的温水,一勺一勺的喂他。

  “淑妃娘娘不愧贤良淑德,小殿下出了很多汗,的确需要多喝水。”老太医忍不住夸赞杨梦荻,但是他心里犯嘀咕,一个没有生育过孩子的女人,怎么那么会照顾孩子的?“有淑妃娘娘在,小殿下一定很快恢复。”

  杨梦荻扶额,敢情老太医这是在甩锅?

  “淑妃娘娘不是太医院的,今晚,你们多派几个人守在这里!”

  他就站在她的身后,声音从头顶上传来。杨梦荻莞尔,他刚才是在维护她吗?难怪他的声音充满了力量,让人安心。

  “喏。”老太医唯唯诺诺,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已过了丑时,外面的风雨没有停。

  “娘娘。”一个女官拿来了一件披风交给杨梦荻,“夜里凉。”

  “谢谢。”杨梦荻接过披风披上,披风是黑色的,感觉不像是女人穿的,她来不及看边缘和绣着金丝线的花纹,信儿又因为不舒服哼哼唧唧了,“信儿,再喝点热水。”

  一晚上,不知道多少次反反复复发热和降温,信儿终于在清晨睡着了。

  杨梦荻松了一口气,趴在床边。

  “梦荻妹妹。”嬴征在知道信儿病了,早起就来到了雍和殿,一来就看到了杨梦荻。

  “九王殿下。”

  “昨天晚上你都在这里?”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骄傲不可一世的杨梦荻会照顾一个小孩子,她一脸倦容的样子,既漂亮可人,又有母性柔弱的光辉。

  “嗯。”杨梦荻点了点头,“他刚刚睡着,要不你?”

  “我马上走。”嬴征对着她宠溺一笑,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他想照顾她,只是因为她是好友的妹妹。可是从寿宴后,就抓心挠肝地想见她,闭上眼睛都是她站在假山边的模样,“你也注意休息,别累病了。”

  嬴征笑着回过头,楚胤正上完早朝从正殿回来。他一向看不出喜怒,凌厉的眼神,让嬴征收回了笑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