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皇帝的良苦用心
秦万里2020-08-02 18:462,064

  “你这个市井泼妇!”袁斗焕堂堂七尺男儿,被踹了几脚,撒丫子在殿内奔跑。

  “站住,你这个骗子!”

  “流亭公公……流亭公公……”许是穿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轻纱,又或是平常吃素腿脚没有力气,被杨梦荻踢了几脚以后,袁斗焕跑得气喘吁吁。他好歹是个男人,生怕楚胤嘲笑,所以,对着流亭求救。

  流亭侧过脸,看了一眼楚胤。

  楚胤扶额,他只想看他们辩论的,打起来,他真没想到。不过,不是对打,而是袁斗焕单方面的被打。

  杨梦荻的腿法很有力气,想来这后山的鸡,肯定是没少吃。

  见楚胤起身准备离开,流亭赶紧追上,跟在身后,把杨梦荻和袁斗焕留在了大殿中。

  不久后,传来了楚胤的大笑声。

  ……

  两天后,杨梦荻和信儿坐着同一个马车,跟着南宫玥的皇家车队,出了皇宫。

  “淑妃娘娘,你看那是什么?”信儿指着一个打铁的铺子问杨梦荻,刚才她拉开马车的布帘,到处张望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它们。

  杨梦荻穿越这么久,第一次看到皇宫外的世界,信儿比杨梦荻还要兴奋,他出生到现在,还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的。

  “那是打铁铺,看那两个光着膀子的男人,他们正在打铁,趁热打铁就是这个意思。”

  “那又是什么?”信儿指着一个卖糖人的摊贩问杨梦荻。

  “那是糖人,你想吃吗?”杨梦荻柔声问。

  “嗯。”信儿点了点头,宫里从来见不着这种玩意。

  “那你等着。”杨梦荻叫了一声,“麻烦停一下车。”

  流青随行在左右,听到杨梦荻的吩咐,立刻示意马车停下来:“娘娘……”

  “帮我买两个糖人来,对面的那个葱油饼也帮我买几个,对了,那边的烤鸡,顺便帮我买一只……谢谢。”马车都停下来了,当然是顺便多买一点东西,杨梦荻从小布袋里面拿出一锭银子给流青,“辛苦了。”

  这一次出行之前,流亭送来了一袋银子,杨梦荻苦哈哈了几个月,难得拿到钱,所以,出了宫买自己心仪的东西。

  “流亭公公给了我银两,这一锭银子娘娘还是好生收着,这一次去皇家山庄可能要待上一阵子,需要花钱的地方很多。”

  杨梦荻赶紧把钱收了回去,流青说得有道理。

  前面的马车,坐着南宫玥和嬴征,见后面停下来了,也跟着停了下来。

  “怎么停了?”南宫玥问守在马车外的女官,“信儿和淑妃怎么了?”

  “说是要买东西,信儿看中了好吃了,所以流青公公买了备着。”

  南宫玥点了点头:“这皇家山庄虽然说应有尽有,但是,毕竟少了人间烟火气。多买一些好吃的带着,也是好的。”

  “母后,要不然我也去备一点?”嬴征一边说,一边看着马车外,看流青一下子去烧鹅店,一下子去饼店,一下子去蜜饯店……

  买了烧鹅,烤鸡,糖人,烤红薯……

  小信儿能吃的完吗?一定是杨梦荻想吃。

  不过,她小时候并不喜欢吃这些东西的,她对自己的长相和身材一直很自律,因为杨家培养她,要不是进宫当皇妃,皇后,要不就是当王妃。

  现在的她好像变了个人一样,不像个高高在上的妃子,更像是市井中谁家调皮的女儿。

  流青的办事效率很快,很快就买了大包小包,塞到杨梦荻和信儿的马车里。

  “流青,你帮我把这些送到前面的马车里,还有,可以出发了。”杨梦荻整理了一些,要流青送给南宫玥和嬴征。

  托他们俩的福,她才有幸离宫。

  “喏。”

  流亭把东西转交给了南宫玥的女官,皇家的车队又重新出发。

  “九儿,有那么好吃吗?一边吃一边笑。”南宫玥啧啧了两声,不可理解。

  “母后,要不您尝尝看?”嬴征吃了一块烧鹅,肥而不腻,肉质鲜美,的确很好吃。所以说,这宫外的东西,比御膳房的东西好吃。

  “我就不吃了,我不喜欢吃这些油腻的东西。”

  ……

  入夜,马车停在一个镇上的府邸,这是京郊员外家的私宅。

  赶了一天的路,大家都累坏了。

  “梦荻妹妹。”杨梦荻待信儿睡了,出来透透气,在院子的亭子里,遇到了九王嬴征。

  “九王殿下。”

  “要不要坐下来喝杯茶?这个茶,是我从南方带来的,据说,每年那个茶庄,顶级茶只产十斤,一半送到了宫里,剩下的一半,也都给了皇室。”

  “好,谢谢。”杨梦荻不矫情,看茶汤的色泽,的确和楚胤喝的茶很像,她喝过几次,味道的确很好。

  “梦荻妹妹,路上你受累了,带孩子,不是容易的事。”

  “不辛苦,我觉得外面挺好看的。”

  “其实,你如果你想,可以长期待在外面的,最近几天,朝堂吵翻了天,都是关于你的。说你是妖妃,惑乱后宫的妖姬!那些老臣倒也罢了,但是天师府一旦出面,你就是回了宫,也是死路一条。不如,你听我的,反正你人都从皇宫出来了。只要和皇兄禀告,说你身患重疾,撒手人寰,反正山高路远,他不会去细查的。”

  “那不是欺君吗?”杨梦荻在离开宫殿的时候,回过头看了一眼,楚胤就站在藏书阁的楼上。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有点酸酸的,就好像,和一个朋友分离,和家人分离的不舍感,“对不起,我回房了,我去看信儿有没有踢被子。”

  “梦荻!”嬴征站起身来,看着杨梦荻的背影,心里百般滋味,百般情绪,不知道如何说出口,“如果你改变主意,或者要我帮忙的时候,随时找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帝总想让我狗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