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一样的大唐
衔雨2020-08-03 11:372,256

  林柱实际上对自己进行炮战的技巧很有信心。在农村地区的后代,这项工作从童年时代就开始进行。购买枪战不是那么方便,而且不允许生活条件。

  来到这里后,几次失败的经历都使林柱不可避免地振作起来,紧张和激动是不可避免的。

  如今,这些练习武术的手已无法与帕金森的手相提并论,因为它们经常坐在电脑前。甚至双手高手都激动得发抖,他们仍然非常稳定地完成任务。

  在林柱的密切关注下,大型火炮被成功点燃,熟悉的火花和烟雾也飞散了。

  顺便说一句,正当林柱准备庆祝自己的成功时,请看一下三个老家庭成员的恐惧表情,并获得一点崇高的敬意,“噗噗噗〜”的声音类似于放屁的声音。退缩,什么都不是。发生。

  在三个老家庭成员的蔑视之下,林柱抬起头来抬头。火炮偶尔会出现这种放屁的情况。

  但是,倒入的药粉并未像他想象的那样完全燃烧,而是整体被烧毁了。这仅表明此公式在这个世界上不起作用。

  林柱不能令人满意,然后调整了几个配方。测试结果无一例外地告诉林柱,火药不可能生在他的手中。

  管事大叔担心因老人的死而死亡,或担心要从炼金术界退休的想法,作为一家人的代表而奔赴林柱并谨慎地说:``大郎,您在做小炮仗吗?我们老铁匠会做的,您不必那么努力。“

  这句话给林柱带来了一线希望,但是在阅读了所谓的小炮仗之后,林柱完全对火药感到绝望了。

  听起来像加农炮一样响亮的东西必须重一磅。如果这件事想炸毁一个人,那么体重就无法计算。这仍然是打击,杀死对方更方便。剩下的重量足以建造坟墓并掩埋对手。

  就在林柱对其未来已经绝望时,传奇般的遍历福利终于到来了。

  “叮,改造动物系统充电完成,开始启动。”林柱的大脑中传出一种空灵的声音。

  当林柱出现在这个世界上时,这个身体跪在大厅里,为死去的祖父祈祷。每天这个时候来灵堂是林柱的习惯。因为他有太多话要说但不能说,所以他可以和这个地方的神佛交谈。

  在其他所有人看来,林柱无疑是孝顺的体现。即使林柱变得越来越颓废,它也只能被视为令人遗憾的表现,并且是对已故父亲的深刻思考。

  实际上,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林柱在接受了这个身体的所有记忆之后,虽然对未来的生活有些担心,它源于对这个稍微陌生的新世界的不切实际的感觉,但是仍然充满着向往。

  一个前世见过很多小说的家伙,对此总是会有很多期望的。但是,随着对这个世界的更多了解,林柱的心正在慢慢沉没。

  在这个世界上,生活的许多细节都发生了变化,例如此时林柱臀部下的洗手间,这不是简单的夜壶,而是标准的洗手间,甚至还有排污管之类的东西,还有水来源是从山上的水塔。

  包括林柱手中的厕纸,是曾经在农村生活了几十年的林柱所非常熟悉的一种粗糙的演算纸。他们突破了学术上的障碍,出现在厕所之类的地方,使林柱和其他人终于摆脱了竹片,甚至是泥土,还保护柔软的屁股。当然,用于写作的白皮书是另一回事。

  弟弟的待遇也得到了改善,它的覆盖物没有呼吸,没有被一堆布覆盖。已经有内衣可以透气。

  在林柱的印象中,仅在后代出现的高脚桌子,椅子和长凳之类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存在很久了,并且是在普通人的生活中可以看到的东西。

  只有那些家庭成员在招待客人时,尤其是在接待重要客人时,会坚持使用矮人和被褥之类的东西,并使用跪礼仪来表明他们对客人的重视。向您展示文力传家宝的传承。

  林柱根本不记得的肥皂在这里是日常必需品。即使悬挂在林柱腰部的水平刀也具有一定程度的曲率,而不是给人留下印象,它们仍然类似于汉代环刀的直刀,甚至具有双刃风格。

  这样一个变化的世界使林柱非常怀疑这个世界已经有了遍历器的前身,否则细节上不会有太多变化。当然,也有可能世界上祖先的智慧得到了很好的保存,而有序的技术力量也被继承了以创造今天的局势。

  这也是使林柱更加颓废的原因,因为他引以为豪的许多高级知识已经失去了位置。

  尤其是当林柱仍然负担沉重时。这项责任不仅是传承家庭,值得死者的辛勤工作,而且是让与家人在一起的300个家庭过上美好的生活。

  林柱家族的优点与他们的血腥斗争密不可分。后来,他们甚至选择来这里与林柱一起面对渺茫的未来。但是他们所生活的日子现在使后代的林柱看起来是如此可悲。

  他们家庭的支柱都是跟随林柱父亲并在战场上战斗的粗鲁家伙。我没有任何家庭财产,对管理也不了解。家里的生活有点难过,我经常需要林柱来帮助我的家人。

  之所以能够来到这里,还得益于战争结束后林柱父亲的回报以及京城郊区农场的一些产出,因此每个人都可以在这里安顿下来。毕竟,蜀道的困难,无论进入还是离开蜀,都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大问题。

  他们甚至没有牛,耕种只能依靠人力。当然,在兰州地区,只有水牛可以在地下工作。黄牛不能适应这里的天气,很容易浸泡他们的蹄子。这也是无奈的。

  林柱的当前状况使他感到无能为力。

  但是考虑到已经存在的动物转化系统,林柱的精神得以复兴。

  尽管是今天的林柱,但还是有一种无家可归的感觉,因为他因为父亲的孝顺而住在草屋里,身穿最重的孝顺,用麻布制成的哀悼服。这种哀悼的衣服是不可裁切的,只需用小刀切几块粗麻布,缝在一起再缝在一起,就叫做“剪下来”。幸运的是,代替兰州,全年的温度没有太大不同。今天,林柱的主体也非常强大,问题并不大。

  并非所有这些人都是年老,虚弱和患病的人,甚至有50位主动参加活动的林柱自愿加入林柱。他们也是林柱有信心的重要力量,可以带领所有人振作起来。

  对于未来的发展,林柱已经有了一个相对清晰的想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带着系统玩转大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带着系统玩转大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