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少夫人
声在2020-06-24 11:232,806

  艾金急忙伸手捂住筱琛的嘴,可惜来不及了,筱琛已经说出了最重要的东西。

  铜钱惊呆了,嘴大张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怪不得少爷你要留下筱公子,我们是不是该叫筱公子……少夫人?”倒是一贯先开口打破了厅堂的宁静。

  “噗!”筱琛一口茶喷出来,艾金也愣住了,眨巴两下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一贯你在说什么!”铜钱先反应过来把住一贯的手不让他继续再胡说下去。

  一贯呆呆地看着铜钱,“难道不对吗?筱公子都说他和少爷都有肌肤之亲了啊……”

  铜钱捂住一贯的嘴,看了眼艾金,“少爷,我先把他带下去了。”

  艾金点点头。

  铜钱拖着还在扑腾的一贯走出厅堂,到了门口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艾金和筱琛,看来坊间的传言是真的了。

  艾金和筱琛对视了一眼,“那啥,孩子不懂事,乱说的。”

  筱琛嘴角勾起一抹笑,单手撑着额角,“艾老板忙完了?可以回房间了吗?”

  “嗯?”这件事就这么过了?这个误会不用再解释了?

  筱琛站起身,提了提艾金脖子后面的衣领,“走啦!”

  误会就这样美丽地结下了。一贯被铜钱警告了一番,再也没在两人面前提起这件事。

  ——————

  冬至的前夜,锦中下起了雪。锦中地处盆地,雪是难见之物,如细盐一般的雪浅浅覆住了路面和枝桠。

  艾宝早上起来看见满院的雪高兴极了,冲出屋子蹲在地上捧起一捧雪,小心翼翼地递给采采看,“采采,这是我这么大以来第二次看见雪呢!“

  采采给艾宝披上厚厚的披风,笑着点头道:“我也是!”

  艾宝站起身来,在空中撒了这捧雪,看着雪花飘落,艾金嘴角弯了弯。

  上次锦中下雪的时候,爹娘还在,哥哥陪着她堆了个小小的雪人,后来雪化了,雪人成了地上的一滩水,艾宝哭着怪艾金没有保护好雪人。

  艾金还自责的很,去街上买了个雪人的娃娃拿给她,才停住了哭闹。

  那时候,娘亲还戳着她的额头笑着说:“以后宝儿要出阁了,最舍不得的人怕是你的哥哥了。”

  艾宝想到这里转身跑进房间,采采看着艾宝的背影,不明所以地嘟起了嘴,抬步追了进去。

  “小姐?”艾宝打开了一个大箱子,在里面翻找着什么。

  采采记得,在老爷夫人过世后,艾宝就把一些东西放进了这个箱子,这么些年了,极少打开过这个箱子。

  “找到了!”艾宝声音里透出些惊喜来,从箱子里扒拉出一个已经泛黄了的雪人玩偶。那玩偶的头都被压扁了,艾宝把手放在玩偶脑袋两侧,合力一拍,玩偶的头又鼓起来了。

  艾金笑着把玩偶捧到面前,眼角无声的滑下了一行泪。

  采采见上一秒还好好的小姐,下一秒就哭了,手忙脚乱地抬手拿手绢在艾宝眼角擦了擦。

  “小姐,怎么了?”采采轻轻拍了拍艾宝的背,小声问着。

  艾宝摸了摸玩偶笑弯了的眼,“采采,我们去祠堂吧。”

  采采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艾宝突然说起这个,但还是点头应道:“好。”

  ——————

  艾宝不是第一个来祠堂的,她进去的时候,祠堂里已经跪了一个人了,是艾金。

  艾宝在艾金旁边跪下,轻唤了一声:“哥?”

  艾金睁开眼,原本眼里的一丝难过在看到艾宝时一扫而空,只余满满的笑意,“你怎么也来了?”

  艾宝从袖袋里掏出那个玩偶,在艾金面前晃了两下。艾金看着那个玩偶愣了一会,然后笑道:“怎么还留着这个啊?”

  艾宝把玩偶抱在怀里,转头看了眼案上摆着的一排排灵位,目光最后定在了第二排左侧的那两个上,轻声道:“哥,你还记得吗?那时的冬至,娘亲和爹爹总会亲手给我们包饺子,爹爹包的饺子要不就是鼓得馅儿都冒出来了,要不就是瘪的一口咬下去全是水。”

  艾金静静地听着艾宝说起这些,眼前好像浮现出娘亲看着爹爹包的饺子唉声叹气的画面,忍不住笑出了声。

  可笑着笑着,艾金就觉得有些难过。

  艾宝的目光一瞬也不曾离开那两个灵位,艾金才发现,从爹娘去世后,他扛下了所有的家业,每日不是奔波在外,就是在房间里处理账务,也不曾好好陪过自己这个妹妹。

  艾宝真的很懂事,就再也没在艾金面前哭闹过了,不曾打扰他做事。艾金有点心疼自己这个妹妹,抬手揉了揉艾宝的头发。

  “别动我头发,这是采采今天特地给我梳的!”艾宝转过头,呲牙冲着艾金,可看到艾金眼底那抹心疼后,又收了表情,歪头在艾金手上蹭了两下。

  “你呀,今天哥没什么事,给你包饺子好不好?”艾金笑着提议道。

  艾宝眼睛一亮,“好啊!”

  说着又偏头往艾金身后看了看,惊喜道:“筱哥哥,你怎么来了?”

  艾金转头,看着一身靛蓝色长袍的筱琛疑惑道:“你怎么会在这?”怎么又穿的这么好看!

  筱琛挑了挑眉,“早上起来没看见你,听铜钱说你在这就过来了。”

  艾家的祠堂,正对着大门的地方挂了一副财神的画像。

  筱琛摸摸下巴,想着天界那个财神的样子,又看了眼画像上那个慈眉善目的老头,一点相似之处也没有啊,罢了,凡人怎么可能见过真的财神呢?

  倒是旁边那副对联有意思,上联:不积一厘,无以至万贯;下联:不存一钱,无以成大富;横批:省为上策!

  “这就是你说的祖训?”筱琛指了指那副对联问道。

  艾金点头,“这可是我艾金祖宗千百年来传下来的至理臻言,够精辟不?”

  筱琛轻笑出声,“我看你是把你们家祖训时刻铭记于心呐。”

  艾金得意地抬了抬下巴:“那可不是。”

  “哥,你要不要给堂上的人介绍一下筱哥哥?”艾宝轻轻扯了扯艾金的衣袖。

  “为什么?”艾金疑惑地问道,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蹭的拉着旁边的筱琛跪下,朝着一众灵位认真道:“列祖列宗在上,感谢你们的庇佑,将这个叫筱琛的……人安排到了我身边,后辈在此感激不尽啊!”

  艾金说着还激动地磕了几个头,又嘀咕好一阵才拉着筱琛站起来。

  笑的就像带媳妇回家见家长,然后所有人都满意极了一样。

  筱琛从被艾金扯下跪着到离开艾家祠堂一直都面无表情,天知道他堂堂天界战神居然给一众凡人的灵位下跪,关键是他还有一种等待被人认可的感觉,真是诡异!

  ——————

  艾金挽了袖子在厨房洗菜,筱琛靠在门边静静地看着,“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答应了给艾宝包饺子,这不是在准备嘛。”艾金把洗好的菜放到一边沥水,又开始洗肉,“对了,你们神仙应该不知道人间是怎么过冬至的吧?”

  筱琛:“……”好吧,的确不知,自己也不怎么关注这些。

  艾金把肉放到案板上,举起刀眯着眼睛看了一下案板上的肉,寒光一闪,“哚哚哚”的声音充满了整个厨房,筱琛被艾金剁肉的架势惊到缩了缩下巴。

  一顿疯狂乱剁之后,艾金把肉馅装进碗里,举着刀看向筱琛,挑眉道:“被我精湛的技艺惊到了吧?”

  筱琛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敷衍地“嗯”了一声。

  艾金收起刀,得意地摇着头开始和面,“哎,筱琛,你要不要试试包饺子啊?很好玩的。”

  筱琛刚想拒绝,那边艾金就继续叨叨了,“你们神仙应该没有做过这些吧?你要不试试,不然你这好不容易下界一躺,却没有体味一番人间烟火岂不是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