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他抽风了?
声在2020-06-24 11:232,798

  季琼清咳一声,“过几日我爹生辰,请你过去,让我给你说不用随礼。”

  艾金听着这话抚了抚胸口,刚刚打开请柬一看是季老爷子的五十寿辰,他就愁送礼这个问题,送贵了他心疼,送便宜了面上又……好吧,其实也不是过不去。现在好了,人家老爷子发话了,不用送了。

  “但是,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假意推拖还是要走的流程。

  季琼看了眼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的艾金,听他说出这句话眉梢突突直跳,“没什么不好,我爹说你去了就是大礼了。”

  “季老爷子果然有眼光!”艾金笑着拍了拍季琼的肩,然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迅速收回手,瞟了一眼旁边的筱琛。

  筱琛的下颚紧绷着,没有弧度的薄唇怎么看都让艾金觉得他好像不高兴了。

  “看什么?”下一秒头顶就想起筱琛冰若寒霜的声音。

  艾金:“没什么,没什么……”

  筱琛:“什么时候回去?”

  季琼静静地看着两人,觉得自己跟上次一样多余,无奈地扯了扯嘴角,“我走了,过几天见。”

  在季琼的想象中,自己此刻的转身是万分潇洒的,整个人也是气质斐然的。

  然而在艾金的眼中,“他走那么快干什么?像偷了东西怕被抓到一样。”

  筱琛冷哼一声,转头走了。

  艾金回过头时,筱琛已经走出几步远了,小跑着追上去。筱琛迈着大步走的很快,艾金追的有些吃力。

  筱琛余光里瞥见艾金微微喘/气的模样,慢下了脚步。

  冬日的黄昏,天阴沉沉的,习习的冷风吹的两人的发丝纠缠在一起。

  ——————

  洗漱完的艾金裹着被子盘坐在床上,偶尔伸出手迅速地翻一页账本。艾金的房间从不用炉子和炭火,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对自己抠。

  筱琛敲了敲房门就直接推门而入了,其实他都可以不用敲门的,但是他怕进去看见什么不该看的画面就会让两人很尴尬。

  这里当然是有故事的啦!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筱琛路过艾金房间时听见了奇怪的声音有些不放心就想着去看看。

  未作他想,干脆的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衣衫半褪的艾金。

  艾金手上抹了药膏正往背上涂呢,突然门就被打开了,跟筱琛对视了一眼,艾金迅速把衣服穿好。

  筱仙君面上一热,掩嘴清咳了一声,“那什么,我听见你的叫声……”

  艾金转了转眼珠,走到筱琛面前,笑道:“财神爷这是在关心我?”

  筱琛偏过头,“……”

  艾金继续凑近筱琛,看着筱琛躲躲闪闪的目光,艾金忍不住笑出声来。

  筱琛眉头一皱,转头盯住艾金,目光不自觉地下移,艾金的衣服并没有穿好,腰间的带子系的松松垮垮的,精瘦白皙的胸膛若隐若现,筱琛感觉自己好像有点热。

  “你衣服没穿好。”

  艾金一愣,“我还要擦药啊。”

  筱琛一听擦药,有些疑问:“你怎么了?”

  艾金说着扒下一边肩头的衣裳,转身把背对着筱琛。

  筱琛见艾金一副又要脱衣服的样子连忙偏过头。

  “你看啊,每年秋冬换季的时候我背上就会长这些痘痘,又痛又痒的。”

  筱琛听着艾金的话才松了口气,转头看了看艾金的背。艾金的皮肤很好,白皙而泛着光泽,就是背上那些个红红的痘痘太碍眼了。

  想着自己刚才的冒失,筱琛从桌上摸过药膏,手指沾了些药膏,柔声道:“我帮你吧。”

  “嗯,那就麻烦财神爷了哦。”

  筱琛的动作已经很轻了,但艾金还是吃痛的“嘶”了一声。

  筱琛皱了皱眉,对着艾金背上的痘痘轻轻地吹着气,手下的力道又放轻了几分。

  这个药膏擦上的一瞬间是会有些刺痛感的,所以刚刚他自己擦药时免不了会发出几声痛呼。

  筱琛刚给他上药的时候还觉得有些疼,过了一会,他感觉着背上似有柔柔的风吹着,减缓了药膏带来的刺痛感。

  明明是深秋的天气,房间里却暖融融的,有些人甚至都出了汗。

  从那以后,筱琛再也不直接进艾金的房间了,总是敲两声门,提醒一下艾金自己来了,再推门进去。

  ——————

  筱琛进了房间走到床边坐下,就开门见山道:“你今日还没给我你的血。”

  艾金抱歉地看着筱琛,“我今日忙忘了,实在对不起啊,财神大老爷。”

  “无碍,来吧。”筱琛面无表情地看着艾金。

  艾金伸出手,筱琛指尖绿光一闪,艾金的指头就冒出了一滴血珠。艾金小心翼翼地拖着手,把指头凑到筱琛嘴边。

  以往筱琛就是嘴唇很快的碰一下血珠就好了,但是今日吧,他抽风了!

  艾金张大了嘴,眼睛瞪得像铜铃,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把他手指含进了嘴里的筱琛。

  一个湿软的东西擦过他的指头,艾金脸腾地一下就红透了,那是筱琛的舌头吗?那是筱琛的舌头吧!

  筱琛面无表情地又吮了两下,才吐出艾金的手指,“现在一滴不够了。”

  艾金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那上面还有透明的液体——筱琛的口水,好半天都不能回过神来。

  筱琛抻了抻胳膊,懒洋洋道:“怎么?这可是神涎…”

  这么一说,艾金都不知道是该擦掉还是留着好了,手就那么停在半空中。

  筱琛看着一脸犯难的艾金,好笑的拉过艾金的手在自己衣服上蹭了蹭,“好了,逗你玩呢。”

  艾金把手从筱琛手里抽回来一把揣进被子里,垂下眸子低声道:“筱琛,这种事情做多了是容易让人误会的。”

  筱琛倒没有想这么多,好像靠近艾金后身体就会不由自主的做出这些行为。

  筱琛站起身,拍了拍艾金的头,“我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艾金听到关门声才抬起头看向门口的方向,秀气的眉头微蹙着。

  从爹娘去世后,这个家一直是他在撑着。他放弃了以往最爱的诗词琴乐,每日周旋在各种生意场。他一直努力护着这个家,护着艾宝,护着艾府上下。

  他都快忘了那种被人保护的感觉。

  筱琛会在上街时不动声色地把他往里侧带,会在遇到铁柱这样的人时挺身站在他面前,会替他挡掉那些不怀好意的商人。

  不可否认,他今天听到筱琛说要走时是有些不舍的。虽然两人才相处了几个月,但筱琛总给他一种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了的感觉。

  艾金轻轻摇摇头甩开这些想法,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账本上。

  ——————

  已经腊月中旬了,倒是没什么事要忙了,各个铺子也已经去过了,这几日艾金就在家待着陪艾宝学习防身之术。

  “艾宝,你看我和你哥演示一遍啊。”筱琛不由分说地拉起原本坐在一旁当观众的艾金。

  艾金浑身上下都透露出抗拒的意味。背过手摸了摸屁/股,昨天就是做演示被筱琛一把摔在地上,屁/股到现在都还痛着呢!

  “看好了啊。”筱琛转身背对着艾金,然后拉起艾金的手放在自己肩旁上。

  “如果有人这样拍你的肩,你先往后贴近一点,然后用手肘往后大力一撞,”筱琛说着就往后退了一步,后背跟艾金前月匈贴在一起,手肘屈起做出个往后推的动作。

  “同时狠狠踩他一脚。”筱琛手肘往后重重一推,同时狠狠踩了艾金一脚。

  咱们艾老板看起来就很柔弱的腰肢被这么狠狠一撞,接着是脚背上的剧痛,艾金吃痛地大叫起来,“啊!啊!啊!筱琛你不用这么较真吧!”

  ——————

  请容许我逼逼两句,艾金其实一直都清楚筱琛总有一天会回去的,so……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别摇本仙君的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