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铃铛
芙茶2021-01-07 10:302,162

  两人:“……”

  “文衍,你怎能跟主子一般无趣,真是没意思。”

  “就是就是。”

  之后三人说什么,摘星没了再听下去的兴趣,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了。

  会是如文衍说的那般吗?渤王之所以拿着绣球,只是因为他没有机会丢掉?

  这种念头一旦形成,便是无法再摈弃的。

  此时摘星的脑海中就一直是这个念头,并且愈发强烈,莫非渤王真的只是因为没有来得及丢掉,所以才被请入府的吗。

  想起之前渤王在马瑛面前坚定的态度,就足以看出来,渤王的确是十分厌恶。

  她心里有些不舒服,走着走着,她就来到了尽头。

  尽头的房间是关着的,没有一点动静,就在这时,她看见海蝶三人已经说完话,正从拐角处走出来。

  若是被三人看见就糟了,她现在连渤王面都没见到,就会被赶出去。

  思及此,她快速闪进这间屋子中,将门关上,她后背靠着门,微微松口气。

  然而她刚冷静下来,就感觉周围的空气凉凉的。

  她一惊,立马抬头,竟看见渤王正在榻上坐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她,一眨不眨。

  摘星又尴尬又忐忑,恨不得直接找个地洞钻进去。

  她这运气是被人诅咒了吧,一个客栈这么多房间,她竟这般好巧不巧的正好撞中。

  “渤……渤王……”

  渤王冷眼看她,“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摘星犹豫了下,旋即大着胆子拿出来铃铛摇晃着。

  她将铃铛举到渤王面前,肯定的说道:“你就是狼仔,对不对?”

  在看到铃铛时,渤王眼中闪过一道异光,又很快恢复成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马郡主,本王已经说过了,本王十分厌恶你这种将本王当成其他人的行为。”

  摘星盯着他的眼睛,坚持说道:“你就是狼仔,狼仔,你是不是在生星儿的气,星儿……”

  她一边说着,一边双手情不自禁的朝着渤王摸去。

  手还未碰到渤王,就被他一巴掌狠狠打开。

  摘星一个不稳,连连后退好几步。

  渤王蹙眉看着她,“别再挑战本王的底线。”

  “不……”摘星摇着头说:“狼仔,我不相信你会对星儿如此狠心,这个铃铛是我们当初约定好的,只要我晃动铃铛,你就会出现见星儿……”

  话音刚落,渤王就一把夺过摘星手中的铃铛,他冷笑一声说:“一个小小的铃铛而已,可以证明什么?这个世上,除了你自己,任何人都有可能将你抛弃。”

  摘星瞪大眼睛,“渤王,你在说什么?”

  渤王紧绷着下巴不吭声,他看着手中的铃铛,旋即一抬手,直接将铃铛给扔了。

  铃铛在地上“咕噜噜”滑了一圈,最后掉在了桌子下面。

  摘星:“!!!”

  渤王冷声说道:“拿起你的东西,给本王滚。”

  摘星感觉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屈辱,她咬紧下唇说:“你太过分了!”

  话罢,摘星跑到桌子下面,弯腰将铃铛捡了起来,跑走了。

  渤王看着摘星跑出去的身影,眼神中闪过一丝迷茫。

  从渤王的房间中出来,竟撞上了文衍三人。

  莫霄惊讶问道:“马郡主,您怎么会从主子的房间中出来?”

  三人的视线齐刷刷的落在摘星的脸上。

  若是好结果便罢了,如今是这么丢脸的事情被三人撞见,摘星垂着头说道:“无事,我只是有些事情来问渤王,现在已经问过了,先走了。”

  言毕,她也不等三人回应,急匆匆的走了。

  三人面面相觑。

  莫霄说:“我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啊?”

  紧接着,他又将视线转向海蝶说:“我觉得咱们两人刚刚的猜测是正确的。”

  海蝶赞同的点点头,“我也觉得。”

  文衍一本正经的说道:“还是先去看看主子吧。”

  这边,摘星从客栈中出来,失魂落魄的走在集市上,周围热闹的声音与她隔绝开来。

  她手中攥着铃铛,整个人如坠冰窖,四肢发凉。

  明明渤王一再强调他不是狼仔,可为何她被渤王这般对待会如此难过?

  到底他是因为他就是狼仔,还是只是因为她将他当成了狼仔?

  回去之后,摘星将那些不良情绪全部都压了下去,任何人都未提及。

  一直到三日后傍晚,她再次来到狼狩山。

  在这里,她再一次碰见了渤王。

  渤王一个人远远的坐着,没发现摘星的存在,像是在发呆。

  摘星往前走了一步,又很快退了回来,对方都用那种态度对待她了,她莫非还要再次上去自取其辱吗?

  她害怕了,不敢再上前,只是远远的观望着渤王。

  看了一会儿,她看渤王没打算离开的意思,最终还是未走上前,离开了。

  摘星刚离开,文衍三人便出现在渤王面前。

  文衍说:“主子,郡主已经离开了。”

  “嗯。”渤王略微点下头,他一早便发现了摘星的气息,只是他日后要做的事情,和摘星势必会兵分两路。

  “布置如何了?”他起身扫了三人一眼。

  莫霄回答,“已经部署完成了,只要等待明日便可出动了,只是……”

  “只是什么?”渤王盯着他。

  “主子你确定没问题吗?”

  明日,便是将马家全部灭门,只留下马摘星一个人。

  他不知朱温为何会派他来,但现在他就像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箭,除了前进毫无退路。

  在得知马摘星是马家人时,他心中闪过挣扎和犹豫,只是现在,他别无选择!

  渤王面沉如水,“你这是在质疑本王吗?”

  莫霄连忙低下头说:“属下不敢。”

  这时,海蝶紧跟着说道:“主子,莫霄的意思是说,夔州城毕竟是您长大的地方,若是您狠不下心,这件事情可以交给我们三人,我们三人足以将这件事情解决。”

  “不必。”渤王伸了伸手,剑眉轻蹙,“你们忘了京城中人对本王的评价了?”

  三人对视一眼,默契的闭上嘴巴。

  “行了。”渤王说:“你们再去确认一遍,明日开始行动。”

  “是。”三人散开了。

  夜晚,马府。

  马瑛将摘星叫到书房,慈眉善目的说道:“摘星,来,今晚为父睡不着觉,你来陪为父说会话。”

  “好。”

  摘星乖巧的应下了,她坐在凳子上,之间马瑛走到后面的墙边,伸手一按,出来一个暗阁,他从暗格中拿出来一个画卷。

  “这是?”

  马瑛朝着她走近,“你不是一直好奇你的生母长什么样子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殿下之君如初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殿下之君如初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