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生活中没了狼仔
芙茶2021-01-07 10:302,101

  耳畔边传来熟悉又朦胧的声音。

  “摘星。”

  马瑛没听见摘星回应,语气中染上了一丝急切。

  就在他刚想叫太医时,摘星就微微侧过头来,声音微弱,“我没事……狼仔呢……”

  众人都沉默了。

  都说人在极致悲伤时是无言沉默的,此时摘星就是这种心情。

  她将身子转过去,“你们都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摘星……”

  马瑛还想说些什么,摘星不愿再说话了。

  见状,他只好轻轻摆手,“都出去。”

  马瑛最后一个离开,他再次看了眼摘星的背影,将门轻轻带上。

  摘星在榻上躺了将近三日,在这三日中,她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浮现她赶过去时看到的最后一幕,狼仔坠崖。

  哪怕是没对上他的眼神,摘星想,狼仔对她现在肯定恨极了。

  直到第三日时,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和狼仔在狼狩山上,两人笑着去抓蝴蝶,可突然间马俊为首的官兵冲了上来,将两人被迫分开,还残忍的将狼狩山的狼群大肆捕杀,鲜血溅了一地,溅到了摘星的脸上。

  狼仔的脸猛地变得狰狞起来,他嘶吼着说道:“马摘星!我恨你!”

  梦到这里,摘星醒了,她坐起身,发现脸上布满泪痕。

  她就知道,狼仔一定很恨她。

  这时,外面传来马俊的声音。

  狼仔的死似乎对马俊没有丝毫影响,他的声音听上去依旧轻狂,“这可是本少爷新换的靴子,你弄坏了赔得起吗?!”

  闻言,摘星眼底闪过一丝恨意,她穿了鞋,急匆匆的推门出去。

  她拦在马俊面前,死死盯着他,一身素衣穿在摘星的身上,单薄却不廋弱。

  马俊一见摘星就冷嘲热讽,“呦,这才几天,就恢复好了?”

  摘星眸中燃烧起怒火,紧绷着下巴不吭声。

  马俊又继续说道:“这么伤心,是因为你的狼仔,没了还是……”

  “啪!!”

  在马俊话未说完,摘星上前一步,一巴掌狠狠的甩在了他的脸上。

  她怒视着马俊,“马俊,你是怎么能做到如此没有人性的?!”

  “你!你这个死丫头居然敢打我?!”马俊也怒了,上前两步,想要将巴掌还回去。

  一只大手伸过来,快过摘星抓住马俊的手狠狠一甩。

  马瑛挡在摘星面前,厉声训斥,“逆子!”

  “爹……”

  马瑛瞪着他,“跪下!”

  马俊想说话,但是看马瑛的表情又怂了,不情不愿的跪下了。

  紧接着,马瑛也扇了他一巴掌,“摘星都及时赶过去了,为何要赶尽杀绝?”

  马俊心虚,没敢说话。

  “几日之后,你随着我一起去边疆练兵。”

  顿了顿,他对着马俊说:“行了,你退下去吧。”

  马俊离开后,马瑛这扭头看向摘星,摘星嘴唇发白,身子轻颤。

  马瑛上前扶住她的胳膊,微微叹气,“进屋。”

  跟着马瑛进屋,在马瑛的劝说下,摘星的情绪好了不少。

  “这段时间,我一直派人在山下寻找狼仔,但是一直没音信。”

  闻言,摘星的瞳孔猛地一缩,旋即意识到马瑛是什么意思。

  她忙开口,“爹爹你的意思是说,狼仔很有可能没出事?”

  马瑛点点头,“所以你现在需要的就是振作起来。”

  摘星犹豫片刻,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

  “小杏,进来帮我更衣。”

  “是。”

  小杏替摘星梳头,摘星盯着铜镜中的自己,心中渐渐燃起希望,只要找不到,就是最好的消息。

  待摘星收拾好后,从房间中出来,正好碰见马瑛。

  摘星突然想到了汪翔,她迎上去问道:“爹爹,汪总管如何了?”

  虽说不清楚汪翔这么做的目的是如何,但汪翔对她也是从小照顾到大,她实在不相信汪翔会平白无故的对一个人做出这种事情。

  马瑛神色凝重,“他在大牢中自杀了。”

  “自杀?”摘星一惊,“汪总管究竟为何会这般做?”

  马瑛眸光闪了闪,没吭声。

  摘星又问道:“那他可有留下什么话吗?”

  “没有。”

  在摘星看来,汪翔的死太过于蹊跷。

  马瑛看向她,“这件事情就此作罢,日后不准再提。”

  摘星有些莫名,不过还是选择听从马瑛的话,她点了点头,离开了。

  看着摘星的背影渐渐远去,马瑛的眼神黯了黯。

  他大步回到书房中,打开暗格,拿出来一封带血的信封。

  这封信封,是当时汪翔自尽之前留下的,上面写了他为何会给夏侯义下药以及他得知摘星的真实身份。

  他之所以选择站出来,也是为了保护整个马家人。

  原来汪翔之所以恼恨马瑛等人是跟前朝有关系,都是些陈年旧事,这些事情,他没打算告诉摘星,而且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告诉摘星,他只想让摘星无忧无虑度过一生。

  三天前。

  狼仔坠崖。

  他身子在即将坠地时明显感觉像是被什么拖住一样,可他太累了,浑身像是被大石头压着一样,喘不上来气,眼睛还睁不开。

  之后,他就完全丧失了意识。

  朱温身旁的李公公问道:“皇上,此人现在意识已经完全昏迷,要当如何?”

  朱温冷声说道:“送进宫中,秘密医治,一定要救活!”

  “是。”

  狼仔被暗中送进宫。

  三天之后,狼仔渐渐恢复意识。

  他虽不善说话,可脑海中的记忆却停留在最悲伤的那一天。

  他嘶吼着想要坐起来,可才发现四肢被绑着,根本使不上来力气。

  门口传来“吱呀——”一声,外面的已经阳光射进来,洒在狼仔的身上,刺的他眼睛完全睁不开。

  朱温逆着光走进来,他停在狼仔面前坐下。

  狼仔盯着他,眼眸中满是警惕。

  “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朕。”朱温朗声一笑说:“知道朕为了救你花费了多少珍贵药材吗?”

  狼仔喉中呜咽着,那蓄势待发的模样像是随时都要扑上来。

  朱温也不怕,反而是笑了笑,“朕可真是太喜欢你这副模样了,跟着朕,朕会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以及这世间众人都向往的权势。”

  狼仔不知有没有听懂朱温的话,眼神中闪过一丝懵懂。

  “罢了。”朱温起身在狼仔的头顶上拍了拍说:“日后时间多得是,你现在只管好好修养。”

  紧接着,朱温起身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殿下之君如初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狼殿下之君如初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