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玄阶功法
倒列阳漠2021-03-05 15:093,004

  这天他仍旧到花园去浇水,但来的不是司徒伯男,而是他的女儿司徒菲儿和儿子司徒傲然。

  他们也想修炼元武、元技。

  司徒菲儿一袭紧身翠衫,娇美身段均匀柔美,提着长剑快步奔向此地,娇笑道:“弟弟,今天爹爹不在,我们也来此处练练身手!”

  随风掠起的秀发,配上一副清纯脸蛋,阿福小崽似乎可以从她脸上,捕捉幼年儿时的玩伴影像,不禁多看她几眼,尤其那对甜美的眼睁,仍是如此迷人。

  面对数年未见面貌有些改变的他,司徒菲儿并没有看出他就是当年陪她玩耍的阿福哥哥。

  “弟弟,快来呀!”

  院道又奔出一位十岁左右的紫色劲装的少年,眉字之间除了精明外,还显得有点稚气未脱。

  两人对阿福小崽并未有什么特殊反映,已各自练起剑法。

  阿福小崽看主人练多了,现在瞅瞅他们,气势自是差多了。

  他不再看,仍然去浇水。

  庭院左方已出现一位白袍年轻人,他身后有位剑童捧剑立于一旁。

  “哟!小堂弟,今天打扮得挺有派头,还找了个捧剑的!”司徒菲儿瞧瞧她堂弟司徒皓轩,不可一世的神情,心里就不舒服。

  司徒皓轩有点不屑地笑道,“司徒世家有你这样的弟子,实在是没什么光彩的,这一式烈火骄阳,我十岁时就比你们练得好,看来你们是枉费功夫了。”

  “怎么?想要较量是不是?”司徒菲儿横剑,不客气地说。

  “也好!我正愁找不到练剑的!”

  话未说完,他巳抽剑,腾身,罩向司徒菲儿。说打就打。

  双方开始接触,司徒皓轩不傀是司徒世家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只几个回合就逼迫得对方手忙脚乱。

  司徒菲儿似乎也打出火来,硬是抢攻,干脆不守了。

  司徒皓轩冷笑不已:“给我玩真的?好!我就给你一点颜色看看!”

  话还未落,纳元聚力,剑走偏锋,存心削落司徒菲儿衣服,只一闪身,司徒菲儿已哀叫,长剑落地,双手抚胸。

  “表少爷!不可以……”

  阿福小崽以为司徒皓轩还要出手,情急之下他已叫出声来,想拉住他。

  岂知司徒皓轩虽任性高傲,也不敢太乱来,削掉司徒菲儿的前衫半片衣襟之后,举剑指空,停在那儿,突听阿福小崽叫声,转向他,剑尖顶住他胸口,戏谑道:“什么时候司徒世家的下人会教训起主人来了。”

  阿福小崽知道自己太鲁莽而冒犯了人家,不再说话,低头站立。

  司徒皓轩剑尖一洮,阿福小崽胸前的衣服已被削成碎片,露出结实的肌肉。

  “给我记牢,你这样的贱奴,没资格关本少爷的闲事!”

  司徒傲然看不惯,叫道,“小堂哥,你太过份了!怎可以如此对人?”

  司徒皓轩瞄向他,冷笑不已:“要想教训人,就得练好武功再说!象这样光叫有屁用?

  哈哈……”

  狂笑中,他已离去。

  司徒菲儿衣服已破,不敢多停留,急忙奔向厢房,司徒傲然瞧着阿福小崽,稚嫩的小脸带善意道:“你是阿福吧?别在意,我送一套衣服还你。”

  “不用了,小少爷。”阿福小崽淡然含笑回答。

  司徒傲然也没有再说话,再看他一眼,已追向姐姐。

  阿福小崽看看自己空落的胸口,对于此事,他似乎十分习惯,并没有多大反应,脸无表情地注视地上司徒菲儿弃掉的长剑,走上前,将它拿起。

  蓦然长剑一提,剑随心动,不可思义的射向司徒伯男每天练剑那桩铁木剑儡,凌空一个打转,一支普通铁剑己无声无息地刺入数寸厚坚如钢铁的铁木之内。

  他用的正是司徒皓轩伤他那招烈火骄阳。

  他轻轻拔出剑,竟然剑身一点刮痕也没有,好似刺中的是块豆腐一般,轻松自如。

  这不是魂器宝剑,能如此轻易穿铁木,又不着痕迹、声音,只有一个字快,快得如陨星坠。

  元武功法和元技的深浅与高下,就在于一个快字,所谓天下元武唯快不破!

  捡起地上碎衣片,阿福小崽送还长剑淡然离去。

  司徒伯男今天没练功,因为他必须去一趟城外的十里坪。

  此地正是十天后,昭阳城司徒世家与阴风谷竟元较技的场地。

  司徒伯男身为司徒世家家主。他要保证这四年一次的较元竞技的万无一失,是以他提前来此观察地形,只想多了解场地,多一份周全。

  修元盛会日期越来越近,司徒世家上下乱哄哄的,有的兴奋,有的抱怨,有的感叹,有的烦闷,有的满不在乎。

  大致来说,年长的较年少者感触较多,尤其司徒伯男,他似乎满怀心事,心情沉重得很,却又不得不安抚众人,时而装出泰然自若的笑容。

  这些事对阿福小崽来说一点用意也没有,司徒府虽豪华,但下人住的地方仍很简陋,倚在偏僻角落,一丛长高、落叶、又长新技的竹丛,青黄交错,十分零乱。旁边一口方古井显得湿漉漉的,屋角下摆满锄头、畚箕、竹编、淹渍大水缸。

  一切柴米油盐,衣食住行,要用要洗的,可以说全出在这间房舍。

  虽乱了些,但他们打扫得干干净净。

  阿福小崽窝在这间不算透光的小屋里,只要夕阳爬过墙上那扇田字窗,屋里就暗下来了。

  他坐在自己找到的古旧的桌子前,桌子对面墙上钉个小木板,上面放着一炉香,两支红烛,供在墙上的是他刻制的母亲灵位。

  桌上置有几本书,一副笔砚,有一盏烛灯,虽然黑漆漆,他仍没点燃灯火,望着母亲灵位发呆。

  他在想隔壁阿旺叔,一生在司徒世家府当仆,一家人过得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也都打算继承父亲之业,常常殷勤劳苦。本来,母亲也可能和他如此过的,当初为什么要搬走?如今自己生活安定了,总是少了些什么……

  他在想以前母子相依为命那段凄苫日子,在想老天为什么总是折磨苦命人,为什么母亲会突然暴毙?

  他在想母亲时时说的那句话:“要是你父亲还在,你又何必跟着娘受苦呢?”

  他在想自己从记事开始。就不知道父亲生着何种模样。

  他想的事情很多,全是回亿,没有憧憬。

  “老爷……您怎么来了。”

  阿福小崽突然惊觉有人逼近,一抬头,司徒伯男已立于门扉。

  “老爷,这地方……”阿福小崽觉得此地又小又黑,实在不适合老爷光临。

  “没关系!”司徒伯男含笑道:“几天忙碌,倒忘了你,今天较清闲,我就自己来了。”

  阿福小崽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呆立于屋中。司徒伯男点燃线香,恭敬拜着神位,插上香后,才又道:“最近修炼有什么进展?”

  “老爷您坐!”阿福小崽拉出自己方才坐的竹椅推给他,“还可以。”

  司徒伯男含笑道:“有进步就好,你也坐!”

  他要阿福小崽坐在床沿。

  “你知道后天较技的事吗?”

  司徒伯男问。

  “知道。”“你想不想去?”

  “老爷……我修为尚浅……”

  “去看看如何?”

  “老爷,我是下人……”

  这句话说得十分吃力,也划开两人的界线。司徒伯男若无故带个下人去,必定会引起非议,也许会使阿福小崽难堪。

  “其实你我又有何差别呢?”司徒伯男有感而发,不再邀他同去,他问,“你对于竟元较技一事,有何感触?”

  “我没有……我不懂这些。”

  司徒伯男感到一丝歉意,老是问人家修元界之事。转了话题:“我是想来告诉你,有较技就有胜负,不管胜负如何,还是希望你能继续练下去。”

  “好。”阿福小崽回答很爽快。

  “另外就是,我暂时离开几天,一些功夫无法教你,这是我手抄的元技,你先拿去学,回来以后我再指点你。”

  他拿出一本小册子交予阿福小崽。

  阿福小崽翻开,都是剑招,正是司徒世家不传之秘“雷耀九天断龙斩”。

  “老爷,这些刀剑……”

  他看到刀剑招式,就有那种血淋淋的感觉。

  司徒伯男慈祥笑道:“你拿去吧!这是雷耀九天断龙斩的秘诀,虽只是剑式,但也能化为掌法,不用剑也可以练,不过你要记着,一定不能丢掉或让人发现,背下来烧掉更好,知道吗?”

  阿福小崽拒绝不了,只好收下。

  “时间不多,我们明天就出发,最快也要三天才能回来。”

  “希望老爷旗开得胜。”

  司徒伯男拍拍他的肩头,己含笑离去。‘

  阿福小崽走出门外,已有几名下人围上来,东问西问大老爷来找下人,可说是破开荒的第一道。

  阿福小崽的回答是说老爷看他年轻力壮,是否要和家族弟子一同去十里坪。

  众人觉得,他不去实在可惜。

  天近晌午,万里无云艳阳高照。

  昭阳城外十里坪,人山人海挤满了各地来看热闹的修元界修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少轻狂之热血豪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少轻狂之热血豪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