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四翅天蜈
倒列阳漠2021-03-05 15:093,446

  蓦然~~

  “轰隆~~轰隆~~轰隆隆~~”

  一阵山石坍塌的声音在寂静的山谷中响起,打断了傻爬在地上惊愣回忆的淳于飞,他一跃而起,这次有了准备,身体跃到三丈左右,嘎然而自,飘浮在空中,衣角随着山风猎猎作响,望向出谷的唯一的出路。

  他拢目一望,不远处的谷底,黑沉沉的好大一片,荆棘藤幔之中,尽是怪石嶙峋,或坐或卧,形状怪异无伦,狰狞恐怖,在这阴沉黝黑的的谷底,仿佛虎视耽耽,等待着闯入的猎物。

  他落下身形,缓步朝怪石,石群走去,不久,来到一处,“咕噜”“咕噜”发出声响,冒着白色水汽的,泥沼之前。

  此时,山谷更加阴沉幽暗,四周沉寂,一片雾气蒙蒙。不远处的巨石林立,如鬼似魅,张牙舞爪,令人胆寒。

  虽经历过无数凶险的淳于飞,目睹此景,也不由得心底生寒,但,后无退路,他只能强自镇定,慢慢的向谷中行去。

  他此时,目力极佳,游目环视中,远处景物,均清晰可见,但却没有发现,“隆隆”声发出处。

  此刻。“轰隆”声响更甚,空气中形成一股强烈的罡风旋涡。

  淳于飞骇然一惊,急忙提身纵跃朝前涌去,就在他身形开始跃起的那一霎那,空中形成的罡风迎面扑来。

  他大惊之下,跃起的身形,此刻为时已晚,身体已经被罡风的回旋之力卷入其中,罡风中带着泥沼潮湿臭气。扑鼻而来,稍稍不慎吸入一丝,便觉得头晕目眩。令人作呕。

  他虽此刻已经纳灵凝液踏入新的境界,但是时短不过一日,尚不能灵活运用,以致发挥不出现阶段的威力。饶是如此,他的灵力已今非昔比,若是换了以前的他,吃了这记“毒沼罡风”一卷,不被那毒气攻心而死,也被转个七晕八素,心神昏迷了。

  淳于飞在那强劲奇毒的“毒沼罡风”翻卷之中,已经逐渐不支,幸亏风中那怪异的回旋之力会,慢慢减弱。他发觉劲力削弱,蓦然大喝一声,奋力一挣,穿到罡风之外。

  他急身跃出,觉得体外一轻,便知道自己挣了出来,但是由于用力过度,立身不稳,一个踉跄,踏入了“咕噜,咕噜”冒气的毒沼之中。

  淳于飞但觉脚下一软,不由得又是一惊,急急用力拔腿,但是丝毫不能自泥沼中抽出,仿佛泥沼底部,有股觉大的吸力般,将他踏入泥沼的脚,缓缓向下吸去。

  淳于飞惊恐之下,只能用手紧拉住泥沼旁的一块怪石,稳了下心神,默然思索他脱身的办法。

  过了一会,他仍然没有想到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而他的双脚,尽已陷入胫骨以上,在泥沼的内的一部分,感到奇热无比,压力甚大,血液的流通循环都已经不顺畅了。

  他心中大惊,猛然将灵力灌注全身,吐气开声,向外用力一拔,但觉得一股无匹的劲力涌出,脚下骤然一轻,已然完全拔了出来。

  淳于飞不由一怔,细细思量一阵,才知道自己匪夷所的提升后,天地二桥已然贯通,灵气形成灵液,现在灵修之雄厚,已非一日前可比。适才自己慌乱中,将形成灵液的至精至纯灵力,运于全身,故而一拔之下,便已挣脱泥沼。

  他大喜若狂,不由得用力一掌,劈在身边的岩石上,这次没有发出刚才劈“阴蠡”时候的痛叫,而是“砰~~“地一声,碎石纷飞,他刚才拉住救命的怪石,震碎了一大片。

  淳于飞呐呐自语道:“我若是早些知道现在自己有了这般灵修,刚才也不用在罡风中,吃了那么多苦头了”

  他呆立了一会,又抬头看了看天色,只见天空中的皓月,慢慢的隐入一堆飘过的乌云内,大地被笼在黑暗之中。看到这里他急身长跃,奔着时断时续的“轰隆”声冲去,寻找出山记忆中回家的路……

  不久,淳于飞站在一高处四望,只见在他前方阴沉朦胧的显现一条威严霸气,传说中四足五爪蜷曲的巨龙形巨石,巨龙怪石左面有一块似如朱雀一般的怪石,右面的怪石状如猛虎,三怪石的中间是一块,形如一块巨大龟壳的椭圆形巨石,巨石之上驮着一块似长剑一般形状,表面隐隐泛着迷蒙灰色雾气的奇石。

  “轰隆”声是从这一片的地底发出,淳于飞带着好奇,悄然向似巨龙的怪石走去,走近一看,但见这龙形巨石,全身呈黑紫之色,收尾宛然可辨,龙身尚有片片似鳞甲的闪光石块,嵌于其中。冒然一见,绝对以为这谷底盘着一条传说中的四圣兽之一的青龙。

  只见此龙形巨石,仰首向天,似要腾云驾雾,离地而起,跃入苍穹一般。

  淳于飞看了一阵心跳,欲转身去看其他三块巨石,就在他正要转去似白虎巨石的时候,一阵风刮衣角,衣诀带风之声传来。

  要知他灵修提升后,他的精神力较之往昔,何止精进数倍。

  他闻声之后,不由悚然一惊,急忙藏身在身前一块巨石之后,屏息静气向外瞧去。

  不一刻,但见两条人影由远而近,似流星一般落在怪石,石群之内。

  淳于飞仔细一打量来人,不由得吓了一跳,只见两人俱是身高八尺,生的又细又长,满头白发披肩,面色惨白如纸,但两只眼睛闪闪发光,显然二人的修为不低。

  只见二人中,那个身穿黑衣,戴着黑帽,如同勾魂黑无常一般的老人笑道:“老二,我说的不错吧?这四灵镇守之地,受地下阴邪之气所侵,每千年就会吸取天地日月之精华一次,那时也是它们镇守的密穴开启之时。”

  另一名一身白,如同夺魄白无常的消瘦老者道:“大哥果然见识广博,想这四灵之地,乃天地之灵气所钟,况有四灵兽所震,此必为一玄奇至极的藏宝之地,嘿嘿!天下奇珍异宝,有德者居之,福缘命也,你我无常二使,当仁不让了”

  二人说完俱是得意洋洋,放声大笑,笑声宛如鬼泣狼嚎,刺耳以及!

  淳于飞听到两人对话心里一惊,记忆中他曾听过二人名号,无常二使在这一代颇有威名,但却是恶名,此兄弟二人,一身毒辣奇诡的灵修,纵横西北边陲数十载,向来焦不离孟,行事残毒冷酷,凡是得罪他们兄弟的人,基本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淳于飞记得当年这二人,血案累累,恶名远播,令人谈常色变,后来被“天道”教廷裁决司皇级强者重创,数年未在天元大陆上出现,此番遇见这两个煞星,他不由得手心冷汗直沁,屏息不动,静待二人离去。

  正在他思谋对策之时,

  蓦然,一声长啸响起,一条高大身影,如星飞丸泻般,向谷中疾掠而来。

  无常二使对视一眼,急向他们身侧的巨石后隐去,空中人影一闪,一个身材高大老人,已自空中落下,只见他身穿一些青色长衫,面色红润,双目开阖之间,透出道道神光。

  这老人略一张望,见周遭沉寂,毫无声息,他大叫一声道:“哈哈!想不到这藏着奇珍异宝之地,普天之下,唯有我‘只手擒天’朱一帆知晓,嘿嘿,真是天降奇缘,昊天开眼了”

  说罢,他已纵身飞向四灵怪石。到了近前,身形一停,四处察看,这摸一下,那按一下,好像在寻找着什么机关按钮。

  当他手指正触及巨龙双目之时,倏然,“呱”地一声如婴儿啼哭的尖叫声响起,四周蓝光连闪,已奇快无比的涌向‘只手擒天’朱一帆。

  ‘只手擒天’猝不及防下,虽然挡开几道蓝光,但仍然有数道蓝光击在身上。

  但闻发出一声惨叫,他两手猛挥,两故悍然无匹的金色灵力,电闪般劈出。

  又是“呱呱”两声恐怖已极的尖叫,‘只手擒天’已经电射而回。

  明目视之,淳于飞已然看出‘只手擒天’鬓发散乱,衣衫破裂,左肩处已有两条红痕,微微肿起。显然猝不及防下,他吃了亏。

  淳于飞暗想:“如有奇珍异宝,必有异兽毒虫守护,这老头冒冒失失的,没被杀死算他命大”

  只见,‘只手擒天’,双目惊恐注视着龙首后脊之处,浑身颤抖,刚才还红晕的脸上一片惨白。

  淳于飞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不由身躯一震,原来,这时巨龙后脊,冒出一条头大如磨盘怪头,在这黑暗之中,双眼如两盏灯笼,闪着幽幽蓝光,头上尚有四条,蓝色似钩,上面生满了密密麻麻绒毛触须。

  随着怪头前移,它的身躯也慢慢显露出来,它长数丈,浑身长满无数只细脚,中肋两对肉翅不断上下翻飞,全貌可怖已极。

  淳于飞见到此怪物,大惊失色,差点叫出声来,他根据‘战灵学院’藏书阁中的奇闻异录的记载,推断出这异兽是“四翅天蜈”

  “蜈蚣”多足甲壳异兽,每十年生长一节。百年蜈蚣方俱百足,可达七八尺左右,千年始生一对肉翅,才称为“天蜈”而此地出现的居然肋生四翅,长约数丈,观其外貌既可推测,这四翅天蜈,在此地修行大概有两千年之久。

  ‘只手擒天’一手按着伤痛处,另一只手在怀内拿出一柄精光耀眼的奇形匕首,从它表面的光辉可以看出来,这是一柄上好的魂器。

  那只奇大四翅天蜈,已然爬出龙脊,月光下,细脚齐动,肉翅翻飞,蓝芒闪烁,看起来更是狰狞无比。

  ‘只手擒天’倏然,大喝一声,身形掠起,抢先向四翅天蜈发起攻击。

  一片金光急闪,如金虹经天一般,眼看砍在四翅天蜈的怪头。

  四翅天蜈,“呱呱”的数声似儿啼的叫声响起,百足齐划,扭动长躯,已极快的闪向一旁,它手上的四根触须,又带着风声“唰唰~~”飞起缠向‘只手擒天’身上。

  ‘只手擒天’朱一帆,狂吼一声,单臂一抖,拔高两丈有余,他在空中一翻身,又带着一片金光落向四翅天蜈,握着匕首的手臂伸缩间,连续刺出数下。

  四翅天蜈,头顶的四条长触须急挥,口中不时的吐出灰色毒物,百节数丈的躯体,蜿蜒急转,与空中落下的‘只手擒天’缠斗起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少轻狂之热血豪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少轻狂之热血豪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