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唐风,我来了。
灵月露2021-02-21 09:512,053

  林月抱着唐风躺了一会,站了起来,背起唐风,往唐风家走去。“嘭!嘭!嘭!”“谁呀,来啦!来啦”林月背着唐风站在唐风家门前,里面传来唐阿姨的声音。唐阿姨把门打开看见二人后愣了一愣,“月,月儿?”唐阿姨不确定的问道。“嗯,阿姨。”看着满身血污的林月,唐阿姨急忙把林月拉了进去,才看到了林月背上的唐风,“这,这,这!风儿,风儿啊!”唐阿姨大哭起来。

  林月蹲了下去,看向唐阿姨道“妈!等我一天,我马上回来,这有两张卡,密码是唐风的生日。一定要等我”林月说完转身就跑了出去。

  林月跑出唐风家后又冲回了自己家,打开了自己生活了16年的房子,从里面骑出了前几天刚买了寄回来的哈雷摩托车一轰油门车便飞了出去,直冲帝都飞驰而去。

  路上,林月除了加油都未曾刹车,到了帝都,林月直冲上官家别墅而去。

  “滴!滴!滴!滴……”尖利的警报声一声声响起,上官家急忙跑到大门处。只见一个黑色的哈雷摩托车,车上靠坐着一个明明长相甜美却异常霸气的女人。

  “你?你!月月!你这五年去哪了,怎么身上全是血?是不是受伤了!”张柔然一脸紧张的询问着。靠坐在摩托车上的赫然是林月!“受伤?我也想啊!可是不是我的血呀!”林月缓慢的抬起头,张开五指轻轻的从脸上抹下些血迹,送到嘴边轻轻的舔了一下,平静的说着“呸,果然是人渣的血,真难喝!”

  “月月?怎么了,你身上谁的血?”齐黎应该是在上官家做客,听见声音后走了出来,急切的问道。林月挑了挑眉,“嗯?谁的血?李如烟的呗!”“什么!林月,你对烟儿怎么了!”上官傅脸上充满了怒气!

  “怎么?对啊?我把她怎么样了来着?哦!想起来!可能现在她已经都硬了吧!”林月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手上血迹。语气平平。听到林月的话上官傅就冲了上去,却被齐黎拦了下来。只能咆哮着“你竟然杀了烟儿?你这个逆女!那是你的表姐啊!”林月勾了勾唇,“呵!这就受不了了,我告诉你哟,我不只杀了她,就连上官倩都是我杀的呢,而且我今天来还是来杀你们和李家的哟!”齐黎皱了皱眉“月月!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月月,乖,先来妈妈这,妈妈看看你受伤了没有好吗?”在张柔然眼里不管林月做了什么,都是林月最重要。林月听到张柔然的话,脸色苍白了一下,深深的看了张柔然一眼“看在张柔然是我妈的份上,上官家我就不灭门了,从此以后我们在没有任何关系,欠你们的我还了!至于我为什么杀了她们母女两的话,嗯。不对,应该是李家全家的话,我就只说一句,血债血偿!”林月转身欲走时,上官傅挣脱了齐黎的束缚,一把拉住了林月,激动的说着“逆女,你到底干了什么!”

  林月猛的甩开上官傅,把他按倒在地上,“你很想知道吗?行啊,那我算你听听!你上官傅来找我只是为了让我替李如烟和那个男人联姻!上官倩为了让我愿意,叫人开车撞死了的爷爷奶奶!李如烟杀了我的老公!你他妈算什么说老子是你的女儿,你算老几?老子今天不杀你是看在张柔然的份上,别给脸不要脸OK!”说完林月骑着摩托飞驰而去。头也没回。

  “呵呵呵!!!上官傅啊上官傅,你竟然瞒了我这么多事!离婚吧,从今天起我们也没关系了,我竟然连我的女儿收了这么多的苦都不知道,竟然还是他的亲生父亲给他的苦!离婚吧!我会叫律师来的”张柔然说完也头也不回的走了。

  另一边的林月骑车冲进了李家,什么也没说,除了老人15岁以下的孩子,全杀了,只剩下遍地的血迹与瑟瑟发抖的老人孩子!林月明白了一个道理“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就因为她的一丝仁慈,才让唐风离他而去,不过也快了,她马上就去找唐风了!”

  林月又如闪电一般回到了他和唐风的家——红枫镇。每接近唐风家一步,她的心里就痛一分,到了!唐风家,而唐风就在里面,她脚尖一点,从围墙翻了进去。走到唐风以前的房间,看到没有一丝血色的唐风躺在床上,唐风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林月低下头,吻了吻唐风的嘴唇,轻轻的说道“风,我来了,等我一会,我换衣服然后来陪你了!”林月又翻出了唐风家,从摩托上拿下一个包装袋,回到唐风房间,林月开始换衣服,脱下一件件衣服,每少一件就可以看到身上越来越明显的疤,脱完衣服后,她坐在唐风床边缓缓的说道“你说不喜欢看到我身上的疤,你会心疼,如果我们在下面见到的话,应该就不会有疤了吧,你不是说喜欢看我穿漂漂亮亮的公主裙吗?我穿给你看,只穿给你看!”

  林月穿上一条鹅黄色的公主裙,穿上一双高跟鞋,躺在唐风身边。紧紧的抱着他,缓缓的从手里的一个瓶子里拿出一个药丸,吃了下去“风,我来了!”

  唐阿姨进来时看到两人没了一丝生机的躺在床上,哭着跑了出去,她竟然觉得这画面很完美,除了两人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外,都很完美。

  唐阿姨不知道的是,她刚跑了出去,林月脖子上的两根项链突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光芒就维持了几秒后就消失了宛如那光芒只是错觉一样,而只有林月那空荡荡的脖子上证明了那光芒不是错觉。

  难受,无边无际的难受,一股窒息的感觉让林月连呼吸不能够做到。“呼!呼呼!”终于能呼吸了,林月松了一口气,在心里阴戳戳的想着:“妈呀!我做的那个药不是让人没有任何感觉就像睡着了一样死亡吗?怎么会这么难受?而且做鬼都这么黑么?”林月想着想着就感觉身边有人在哭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好,我的竹马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好,我的竹马王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