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一起去N市
爱吃烤鸡的猫2021-05-26 22:092,288

  “爷爷,我……我什么都不知道……”阮思思神色慌乱。

  “那个逆女,阮家的脸都被她丢光了。”阮老爷子跺了跺手里的拐杖。

  阮思思见阮老爷子脸色铁青,担忧的叫了一声:“爷爷……”

  “瑾博,打电话给你爸妈,让他们回来一趟。”阮老爷子神色严肃。

  “是。”

  ……

  “爷爷,奶奶,你们不要怪妹妹,她应该不是故意逃课的。”阮思思侧着头,口是心非的说道。

  “思思,你不用为了那个白眼狼求情。”

  “就是姐,奶奶说的没错,我们阮家脸都被她丢尽了。”

  明明阮以沫才是他的亲姐姐,可是他就是喜欢温婉可人的阮思思,不喜欢阮以沫那种有点叛逆的少女。

  几人谈话间,阮父阮母已经回到了阮家。

  “爸,您让瑾博把我叫回来是出什么事了吗?”阮父望向阮老爷子,疑惑的问道。

  “关于你好女儿的。”

  “以沫?那个逆女又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你生的好女儿在学校微风的很。”阮老爷子鄙夷的说道。

  “思思告诉你爸,你妹妹学校都做了些什么。”

  “思思你来说。”阮父皱着眉头。

  因着阮老爷子和阮父的命令,阮思思又把阮以沫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跟阮父,阮母说了一遍。

  阮母听完后,神情担忧,担心的说道:“以沫……”

  阮父则是越听越是气愤,揉了揉眉心,脸上带着失望与愤怒,“从今天起,断了阮以沫的所有零花钱,没有我的分付,不许再给她一分钱,家里谁如果给她钱,给她买东西就给我滚出阮家。”

  她之前还以为只是简简单单的惩罚,最多骂几句,没想到会是断了所有费用这么重的惩罚。

  阮以沫的倒霉,让阮思思心下陡然升起了一股快感。

  “爸爸,这个惩罚对妹妹来说会不会过了。”阮思思脸色不怎么好看的问道。

  “这个逆女……不给点惩罚,就要无法无天了,现在不让她知道厉害,以后得罪了达官显贵,别人只会认为我阮家不教。”

  终究,阮父眼中只有着阮家的利益和颜面。

  阮家发生的事情,阮以沫自是不知情,此时的她全身心的都在阮晔谦的身上。

  …………

  前往N市登机场。

  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出现在了阮以沫的眼前。

  “荆相儒?”

  “阮以沫?”

  “阮小姐。”这话是荆相儒的助理说的。

  这不是上课的时候,这丫头怎么会出现在机场?还和他同一个班机?

  他离开学校的时候这丫头不是还拼命刷着题吗?怎么突然就来了机场?

  难道说阮以沫这丫头是知道他要去N市办事所以故意逃课也要跟着他的?

  阮小姐为了他家BOSS居然追到了这里,不过阮小姐是怎么知道他家BOSS要去N市的呢?要么BOSS提前故意透露了自己的行踪,要么就是阮小姐自己查到的,看来他的找机会调查一下阮小姐了,毕竟BOSS身边不能有危险的存在。

  主仆二人可谓心思各异,但都有个共同点,以为阮以沫为了荆相儒而来。

  阮以沫才不管面前两人怎么想,而是看着登机口周围身着黑色西装的几人。

  这些人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直在他们这边绕来绕去的?难道……想到了什么……

  阮以沫看了看一旁的荆相儒和其助理,上下打量了下,那些人是冲着他们二人来的?不确切的说是冲着荆相儒来的?

  荆相儒什么来头,居然引来这么多黑衣人跟踪他?荆相儒疑惑阮以沫的身份,阮以沫何尝不疑惑荆相儒的身份呢。

  “看来得帮帮他了。”阮以沫皱了皱眉,低喃自语道。

  “嗯?阮以沫,你在说什么?”纵使阮以沫声音很小很小,但荆相儒还是听到了阮以沫再说话,只是说的太小声听不清罢了。

  “啊?没什么。荆相儒,我们一起上飞机吧。”说着,阮以沫也不管荆相儒同不同意,拉着他的手就上了飞机。

  周围的黑衣人让她不能耽误。

  荆相儒望向牵着自己手的阮以沫,满足中带着激动。

  阮以沫看来真的喜欢他了,上飞机也要拉着自己,看来这丫头喜欢他喜欢到一刻也不能离开啊。

  “咳咳!”飞机上,荆相儒瞅了瞅依旧牵着自己的小手。

  阮以沫这时才反应过来自己牵着荆相儒的手,“咳咳,你别……你别多想,我……我就是看机场周围有黑色西装的人跟着你,所以才……才牵你手的。”

  她怎么回事,去牵荆相儒,真想给自己两巴掌,郁闷感油然而生,侧着头不让人看到自己的表情。

  “嗯?黑色西装?”

  回答荆相儒的是沉默。

  门口的保镖不会是被这丫头当成坏人了吧?所以这丫头刚刚举动是为了保护他?

  这时,助理和黑色西装的人也上了飞机。

  “呼,BOSS你上飞机上的太快了。”看到荆相儒,助理才松了一口气。

  阮小姐也真是的,拉着BOSS就走,招呼也不打,害的他差点以为BOSS丢了,让他好找。助理对阮以沫有微末的埋怨。

  助理和那些黑色西装的人上飞机阮以沫自然也察觉到了。

  这些人怎么阴魂不散?荆相儒这厮都上飞机了怎么这些人还跟着?真是烦人啊。

  “荆相儒,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人?你都上飞机了这些人还跟着你,简直是阴魂不散的。”阮以沫询问面前的荆相儒,神情中略有担忧。

  “嗯?”

  这丫头为什么总认为他惹了人呢?他在她眼里就是那种喜欢惹事的人?他在这丫头眼里就是懦弱的人?放眼望去,Z国有几个人能惹他,或者有几个人是他惹不起的?他荆相儒要想欺负人,还没人能说个不字。

  这丫头居然看不起他?荆相儒烦躁的想着。

  这个表情在阮以沫眼里就是荆相儒惹了不得了的人。

  “荆相儒你惹了什么人你说啊?”荆相儒久久的不回答也让阮以沫着急了。

  “没有,不是。”算了,看这丫头担心他的份上,他不和她计较她不信任他的事了。

  “那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那些人是……”该死,他要怎么和阮以沫这丫头解释他的身份。

  “什么?”

  “算了,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荆相儒不说,她也不想多问,她自己查就是了。

  “不是,我……”荆相儒懊恼的想着,好像越说越错。

  “你不说也正常,我们同学和邻居的关系,你不愿意说也没事。”这话一说完,阮以沫就闭上了眼睛,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然而荆相儒眼里就是阮以沫生气了。

  他的身份不是不能说,只是不知道怎么说,何况现在也不是时候,以后找个机会在好好和这丫头说说吧。

  “阮以沫。”荆相儒叫道。

  只不过回应他的是空气而已。

  哟!阮以沫这丫头是真和他生气上了?真是个小气的丫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