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救人
爱吃烤鸡的猫2021-05-12 14:382,544

  阮以沫丢下这句话便毫不客气地径直上楼进了自己原本的房间,索性阮家还是有些要面子的没把她的房间当做储物间。

  不过这房间里的东西什么的……

  阮以沫瞥了眼房间各处不属于她的玩偶和小物件,嘴角微微勾了一下。

  手机铃声响起,刚从浴室出来的阮以沫顺手接起。

  “你好,我是阮以沫。”阮以沫自报姓名后便等着对方开口。

  “你好,我是陈一舟。”对面传来纯正浑厚的中年人的声音让阮以沫微微一愣。

  陈一舟?B市陈家的掌舵人?

  虽然说陈氏的大本营在B市,但是陈氏在国内各地的影响力都不容小觑。

  但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

  “原来是陈先生,”阮以沫坐直了身子后说道,“能拿到打这个电话就说明对方病情危急。”

  “确实,”陈一舟声音依旧浑厚,但并没有那种上位者的高傲,他接着说道,“我通过朋友介绍得到了你的消息,听说你医术高超,是国内少有的杏林高手,所以想请你出面看看家父。”

  “虽然我很想帮忙,但是我现在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去B市处理这些,”阮以沫擦着头发说道,“人都是利己的,我现在有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我知道阮小姐在S市,”陈一舟说道,“我们将会在半个小时后到达S市的圣越豪庭,同时我也派了司机去你家接阮小姐到这里。”

  “虽然这样确实很不礼貌,但是家父的病情不能再等了,所以希望阮小姐能原谅我擅自主张的决定。”陈一舟低沉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求人的味道,“我会付令阮小姐满意的诊金。”

  “既然陈先生已经替我做了决定,那我也不好再推辞什么。”阮以沫表情没有一丝变化,声音也没有丝毫起伏地说道,“看在钱的份上。”

  半个小时后,阮以沫下楼,正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看电视的众人脸色忽然变得有些五彩缤纷。

  “以沫你要出去?”阮思思率先站了起来,担忧道,“这么晚了出去不太好吧?”

  “关你什么事?”阮以沫披上衣服说道,“看你们其乐融融的样子,看来已经做好了决定。”

  众人的脸瞬间黑了下来,确实在阮以沫上楼休息的这段时间,他们为了阮思思的婚约对阮以沫的要求作出了妥协,但看阮以沫胜券在握的模样有让他们心里很不爽。

  “不要得寸进尺,思思这是在关心你。”阮爸黑着脸看着阮以沫说道,“大半夜出去鬼混什么?给我回屋去!”

  “爸爸,以沫也许是有很着急的事情要处理,要不然让瑾博和以沫一起去?相信瑾博会保护好以沫的。”

  阮思思看着阮以沫柔柔地开口一副为阮以沫着想的模样,但阮以沫知道,阮思思实际上是想找人监视她。

  “我才不跟她出去,最好今天就死在外边儿!”阮瑾博双手抱臂一脸气愤地拒绝。

  “放心,就算你死了,我还会活的好好的。”阮以沫意味深长地看着阮瑾博回了一句后看着阮思思说道,“对吧,阮思思。”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思思姐会害我吗?”看到阮以沫毫不掩饰的目光阮瑾博瞬间气的地站起来对她吼道,“你不要太过分了阮以沫!”

  “那谁知道呢。”阮以沫耸耸肩,“我有事要出去一趟,希望我回来的时候你们不会做出修改门禁密码或者其他让我生气的事情,否则后果不是你们能承受的。”

  “哐——”关门的声音隔绝了室内脸色各异的阮家人,而在门外等候了好一阵的司机看着眼前不过十七八岁的小女孩惊讶之后有些恭敬地为阮以沫打开了车门。

  圣越豪庭离阮家还是有一些距离的,阮以沫到达的时候,别墅门口已经停了好几辆车,整个别墅灯火通明,好几位侍者正快速且井而有序地安排着什么。

  阮以沫跟着侍者来到大厅,大门推开的那一刻,无数目光朝着阮以沫集中过来,接着就听到一个年岁略大的人皱着眉头说道:“陈先生,没想到你还有病急乱投医的毛病?这十七八岁的姑娘能做成什么事?”

  “天外有天,”一老者摸着下巴的白胡子笑眯眯地打圆场,“说话不要太过绝对。这位姑娘就是陈先生请来的杏林吧?我们这些家伙都对陈老的病束手无策,今天只是来观摩。”

  “哼,如果她能把老爷子的病治了,老丁我当场脱下身上这身白衣!”老丁嚷嚷了一声后看着阮以沫说道,“小姑娘,你敢应战吗?”

  “我是来看病人的,”阮以沫神色平静地说道,“你脱不脱衣服关我什么事?难道还要我上手帮忙吗?”

  被阮以沫呛了一句的老丁表情瞬间有些难看,捏着拳头就要上前揍人。

  “陈先生,病人在哪?”阮以沫不理大厅里众人的表情,直接看着陈一舟说道,“我还未成年,要早点回家睡觉。”

  临场不惧,是成大事的人。陈一舟在心里点了点头,对阮以沫的感觉有了一些肯定。然后起身说道:“跟我来。”

  阮以沫跟在陈一舟身后,表情没有丝毫变化,而在她身后,一群国内顶尖的中西医高手跟着准备观摩她到底如何将陈老救活过来。

  白色的房间里各式仪器摆满了整个空间,病床上带着氧气罩的陈老正微弱地呼吸着。

  “昏迷半个多月了才来找我?”阮以沫看了眼陈老就直接毫不客气地说道,“看来陈先生没有我想象中的孝顺。”

  “阮小姐你怎么知道家父已经昏迷了半个多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刚刚是您第一次见到家父。”陈一舟惊讶的语气中不自觉的对阮以沫的称呼尊敬起来。

  “用眼睛看的,”阮以沫没好气地说以一句后直接上前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拔掉氧气管说道,“开窗通风。”

  “你这是谋害!”老丁直接冲了进来吼道,“病人靠着氧气管维持呼吸到现在,你上来就拔了氧气管是要干什么?!你会不会治病!”

  “现在请我来治病的人是陈一舟先生,”阮以沫垂眸看着昏迷的陈老说道,“而不是在给病人诊治依旧无能为力的你。”

  “后退两米,你吵到病人周围的空气了。”

  阮以沫的话直接让后面还准备附和老丁的人直接闭了嘴,向前伸的脚默不作声的收了回去。

  老丁恨恨的粗喘了一口气,脚步重重的退回到人群中间。

  白胡子老人依旧是一脸笑眯眯的样子看着阮以沫,等待她的下一步动作。

  “来两个人把陈老的衣服脱一下,我要施针。”阮以沫探了陈老的脉搏后对陈一舟说道,“这次施针之后老人家就会醒过来,然后我会开一副方子,两个疗程后就会彻底好过来。”

  “真的?”陈一舟激动地站了起来,身后的保镖也有眼色的立刻上前将老爷子的衣服脱了下来。

  “我从来不说谎,”阮以沫低着头把放在身上的一排针拿出来后说道,“邪气入体,气火攻心,下毒这三件事同时发生才会导致老爷子身体出现了这种奇怪的昏迷症状,而呼吸微弱则是一种假象,所以没有插氧气管的必要,病人在吃了药之后的第三天会吐出黑血,这是排毒的现象,陈先生不必担心,之后按时服药就没事了。”

  说话间阮以沫就将十二根粗细不一的银针用他们看不懂的手法插到了陈老身体的某些穴位上,而陈老也在最后一根针彻底没入身体的瞬间醒了过来。

  “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