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荆相濡
爱吃烤鸡的猫2021-05-12 14:382,284

  “这就死了?太不禁打了吧?”

  漫长的疼痛感和窒息感后,世界变得清净,从身体飘出来的几近破碎的灵魂看着眼前的一幕甚至有些解脱。

  “给那位阮思思小姐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弄处理吧?”

  原来这一切都是阮思思做的,从一开始,她就是被设计的那一个。

  “看来那位小姐也巴不得她死呢,竟然让扔到后山喂野狗,多大仇啊。”

  “我做了什么,你们竟然让我死了都不得安宁!!!”阮以沫大声的质问着那些人,只可惜他们听不到。

  “阮以沫你终于死了!这下……阮家的一切就全是我的了!”牵引的灵魂被迫出现阮思思身边,那张熟悉的脸上挂着得逞的微笑,阮以沫觉得自己如坠冰窟。

  她看着阮思思和余鸣旸合谋将阮家所有人杀死,并将阮家据为己有。

  而她也从最开始的崩溃、哭泣下跪求饶到最后变得平静。

  “阮思思,如果有来世,我必然会让你不得好死。”阮以沫看着阮以沫噙着笑看着所有人凄惨的死在她面前的模样,语气平静。

  “对不起,我来晚了。”温柔到痛心的声音模模糊糊地在远处响起,背对着她的男人用无比忏悔的声音将她的尸身埋葬。

  为什么看不到?你是谁?为什么替我收尸?

  转过来……转过来!!

  “小姑娘……小姑娘……!!”朦胧的声音瞬间将阮以沫拉出梦境,她猛地睁开眼睛看向声音的来源。

  “小姑娘接下来的路你得自己走了,我们的车没权限进这条街,理解理解哈?”出租车司机不好意的对阮以沫说道。

  阮以沫扭头往外一看,没想到竟然已经到了圣林贵族学院门前的商业街。

  “没事,辛苦了。”阮以沫抓了抓头发,看着计价表的价格抽出两张钞票放下后开门离开。

  这条挨着学校的商业街是贵族学校里的学生们用来练手的地方,也算是一个微型的社会模型,阮以沫又在街道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周围的店铺。

  所有店铺都是以高奢内容为主题进行售卖,那些中等平民的东西在这边根本上不了台面,如果有人开了低档次的商店,就会被所有人针对到连店面开业都无法进行。

  这是他们的傲气。

  身为“贵族”的他们,不允许身边出现平民的东西。

  一阵伴随着青春期公鸭嗓的嘈杂声在前面的街道里响起,不急不缓地走近的阮以沫看到了四五个小混混模样的男孩将一位一言不发的男生围在一起,嘴里说着各种污言秽语。

  那男生看着就是一副三好学生的模样,看着弱鸡一般的身体和紧握着颤抖的双拳都证明了他的反抗能力有限。

  阮以沫眼睛闪了闪,顺手从一旁的垃圾桶里抽出一根装修后被废弃的木材,敲着墙面走了过去。

  “哟,欺负人呢?算我一个吧。”阮以沫嘴角带着微笑,眼神冰冷地扫视着那几个眼神贪婪的男孩。

  “哪里来的美女?”一个长相还算清秀的男孩用流里流气的语气看着阮以沫说道,“不如陪我们玩儿一会儿………”

  “看来九年义务教育并没有让你们的脑子和年纪并驾齐驱,”阮以沫轻冷声说道,“你们觉得我一个人毫不怯场地出现在你们,身后的依仗到底是什么?”

  他们四下打量了一番,确定没有看到别的帮手后觉得阮以沫在虚张声势。

  “怎么,怀疑我在虚张声势?虽然我确实想这么做。”阮以沫似乎猜到了他们的想法,在他们开口辱骂前漫不经心地拿起身旁的一根钢管,轻而易举地将钢管折弯后打量着钢管说道,“但是我的实力似乎并不允许我这么做。”

  “你别乱来啊,这是学校范围内,周围都是摄像头,要是你下狠手的话,学校会查出来的!”其中一个男生被阮以沫的操作惊得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结结巴巴地说道,“而且你知道我爸是谁吗?他……”

  “你爸是谁关我屁事?”阮以沫轻蔑地看着他说道,“现在你爸死了,我是你奶奶。”

  几个男生看着阮以沫手中被捏的变形的钢管,感觉骨头一阵阵幻痛,忍不住后退叫道:“你……你别太过分啊!我要叫人了!”

  “因为你们的吵闹,我的心情很不好,”阮以沫认真地看着他们说道,“现在对于你们的出现,我突然有些满意。”

  带着一点弧度的微笑和那双像是看死物般的黑眸在他们眼中忽然变成了地狱里的恶鬼,第一个内心破防的少年尖嚎一声,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看到同伴冲了出去,剩下几人一愣,也忙装作被吓疯的模样越过阮以沫踉跄地跑了出去。

  那些瞎混混离开后,阮以沫不屑地轻嗤一声把钢管扔到地上,然后抱臂对被霸凌的同学说道:“你安全了。”

  “……我只是还没来得及出手。”荆相儒神色严肃地看着阮以沫说道。

  “嗯?”阮以沫神色奇怪地扫了一眼荆相儒的身体,点点头说道,“嗯,看来我确实多管闲事了,不用谢。”

  “……”荆相儒看着眼前又美又飒的女同学,无语了一秒后还是微微点头说道:“还是谢谢你。”

  “我叫阮以沫。”阮以沫大气的笑了笑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阮以沫?”

  荆相儒有些奇怪地看了眼阮以沫。

  这人的名字……该不会有所图谋?

  “是,有问题?”阮以沫看着荆相儒说道,“你还没介绍自己。”

  “荆相儒。”荆相儒自我介绍过后径直越过阮以沫朝着学校走去。

  “荆相儒啊……是个好名字……荆相儒?!!”阮以沫看着荆相儒的背影猛地瞪大了眼睛,瞬间抬脚跟了上去。

  “没想到我们俩名字还挺配的,看在缘分的份上,能不能麻烦你送我到教导处?我是转学过来的,不太认路。”阮以沫跟上去说道,“就当是我刚才英雄救美的报酬了。”

  荆相儒的手紧紧捏了捏书包带,声音清淡地说道:“走吧。”

  “谢了。”阮以沫着拍了拍荆相儒的胳膊,示意荆相儒带路。

  贵族学院的风景和绿化都是由国际顶级大师设计,场景的分割和融合都做的恰到好处,使人的感官身临其境般的舒适。

  阮以沫跟在荆相儒身后打量着周围的风景,时不时地内心感叹一声,最后恍然发现自己似乎冷落了荆相儒。

  “你在学校的生活怎么样?大家好相处吗?有没有你特别喜欢的或者特别不喜欢的人或事?”阮以沫状似无意地开口问道。

  荆相儒皱了皱眉头,现在阮以沫的身份并不明确,就连她的出现都太过巧合,这让荆相儒有些警惕,但还是认真地用不偏不倚的三字真言回答了她的问题。

  “还可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团宠千金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