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确认身份
灰常火2021-06-21 09:372,582

  “轰隆!“

  恍惚之间仿佛有一道闪电划过,震耳的雷声仿佛就在耳边。

  眼前22位小孩不见了,只剩下了两个小孩,那两个大有问题的小孩。

  此时他们正把头放在橱柜里,不知道干着什么,发出一阵阵簌簌声。

  走近了一点,定睛一看,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似晴天霹雳当头一击,又好像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全身麻木,甚至连动弹都忘记了动弹。

  这两个小孩竟然把头埋在柜子里啃自己的手!

  刷!

  两个小孩瞬间把脑袋转了过来,一张脸哭着,没了眼睛,一张脸笑着,瞳孔全黑。

  嘴里还在咀嚼着自己的血肉,鲜血从嘴角流下,滴落在地面上。

  手上还是血糊糊的,血肉里的白骨还能看见一点。

  两个小孩的眼眶全都对着夏小天的脸,此刻一切想象中的恐怖仿佛都不及眼前的一幕,夏小天感觉自己的理智正在被污染,象征毁灭的魔鬼正在凝视着他,它在等夏小天放弃的那一刻,把他撕碎。

  这时背后的小孩看着那两个小孩,露出了微笑,如墨一般黑的牙齿,惨白的面庞,眼眶撑得很开,眼角的血泪像是裂缝一般印在脸上。向外凸起的只有眼白的眼球无神地与那两个小孩对视,又好像看着别的地方。

  三个小孩的眼神无形之中好像撞在一起,达成了什么约定。

  然后那两个小孩消失了,一切就像幻觉一般,但又那么真实。

  空气中荡漾着的笑声仿佛在提醒着夏小天刚刚一切发生的都是真的。

  背后的小鬼笑得更灿烂了,随后也跟着消失了。

  饭厅重回宁静。

  【我看到了什么?刚刚是不是俩小孩?】

  【小孩你个头!你家小孩长这么磕碜?半夜起床怕不是要被吓死!】

  【这是磕碜的问题?这小孩都吃自己的手了!没看到那血糊糊的吗?我隔夜饭都要吐了!】

  【这种画面都能播出来?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这么顶的画面!】

  【这你都敢继续直播?主播怕也不是个正常人!】

  【我躲在被窝里看直播,但感觉还是很害怕啊!!】

  在这种恐惧中夏小天的全身一阵阵冒着凉气,头皮发麻,仿佛前后左右有无数双眼睛在看着我,身体逐渐蜷缩成一团,闭上眼睛,在也不敢凝视黑暗。

  站在原地缓了好一阵,才发现刚刚紧握着的拳头用力过猛现在都有些抽筋。自己身上穿着的衣服也全都湿透了。

  “大家还好吧,刚刚那画面,确实有些刺激了。”夏小天勉强说道。

  他是真的对这里有阴影了,刚刚那种场面他差点就绷不住了。

  现在他的手还在颤抖,连手机都险些拿不稳。

  【嗯呢,我相信你主播,我也不怕。】

  【主播,我也想相信你,但是请你说话不要抖,谢谢。】

  【我也不怕,真的,别问我为什么我全身都在发抖,冻的。】

  【呵呵,就这?我打字都不利索了,连续打错了好几个字,刚锻炼完,没啥力气。】

  这该死的孤儿院!为什么这么邪门!

  夏小天明白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得快点完成这该死的任务,这孤儿院呆的越久越容易出事,而且,他怕自己不再敢继续下去了。

  这间孤儿院的主要问题应该就是那两个孩子,我得想办法弄清楚原因才能拯救它们。但问题是,那俩孩子都死了不知道几年了,都成鬼了!

  拯救两个鬼?

  这任务我看就是来要我命的!

  夏小天心中突然生出了逃跑的意向。

  三次任务失败的机会,自己现在逃一次,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逃跑?跑得了这次,下次呢,继续

  跑么?

  来自内心深处的无力感从心底慢慢吞噬着整个心脏,妄图杀死他的理智。

  不知从何处涌出了一股力量,萎靡的心脏焕发生机,有力的震动着,跳动着,与恐惧斗争着。

  跑一次,就有第二次,迟早有一天自己得玩完,与其等死,不如拼一次。

  他,可以被系统玩死,可以是失败者,但让他跪着,只为往深渊的边上挪一挪,延缓自己的死期,他做不到。

  这次任务,他要尽他全力完成!

  现在去哪?

  院长办公室。

  那里应该有详细的孤儿院的孤儿资料,而且厕所隔间里那写的满满的院长两个字,肯定跟院长有关。

  孤儿院里面一点光都没有,要不是夏小天有手电筒,恐怕在里面伸手不见五指。

  一番寻找过后,终于来到了院长办公室,在走廊最深处的一间房,无声的恐惧正在蔓延。

  也不知是不是心里作用,越往里走感觉温度越低,身体也越发的僵硬。

  黑暗的走廊像是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巨兽,擅入者像是羊入虎口的午餐肉,每一次尝试都像是在走钢丝,一步走错将万劫不复。

  院长办公室,到了。

  深吸了几口气,打开了院长室的门,一打开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味以及浓浓的血腥味,像是一只疯狂的猛兽霸占着这片空气。

  房间歪歪扭扭地摆放着一些医疗器材,用途他也不太清楚,不过看老旧程度应该是用了挺多次。

  墙面上还有几个惊心动魄的红手印,一直从墙上划到地面上,就好像有人正满手是血的趴在墙上,随后他又被人强行拖拽着移动,不甘的他却只能用那红手印来表达他内心的绝望。

  夏小天打了一个寒战,那人一定非常绝望吧。

  一把木椅上面带着绑带,椅子上有着数道充满绝望的划痕。如白骨般腐朽的枯木一般,无声诉说着往日的惊惧。

  旁边还有一个工具箱,里面装了各种器具,每种器具的上面都有着血迹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可骇!

  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希望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工具箱旁边还有一份报告。

  “姓名:李翔

  日常:第七天,午餐时间后抢夺同学零食,已予以惩罚,银针刺手指。

  第十八天,睡觉时间装睡打扰其他同学,已予以惩罚,铁棍敲打。

  第三十二天,不听从指挥,擅自离开学校,严重处罚,打断大拇指。

  ......“

  翻了几页,越看越心惊。这小小文字,夏小天仿佛看到了当时正被处罚的孩子们,内心既是对院长的愤怒又是对惩罚的心凉,还有对孩子的同情。

  一直翻看着,直到...

  “周海,已处死!

  王琳,已处死!

  李青,已处死!”

  血红的字迹深深刺进眼帘,三个小孩,竟然都被处死了!

  王琳的档案很丰富,好几页的记录,大大小小的惩罚数不胜数。

  扒指甲,敲断手指,扯头发,拳打脚踢,各种各样的惩罚让人都感到胆寒,这种程度的处罚下还能继续恶作剧,这个王琳像是为了恶作剧而生一般。

  相比与李青,他就只有短短的一行记录,被王琳带着偷窥院长被发现,非常不幸地被直接处死。

  而周海的处死日期则比李青和王琳二人早了许多,至于原因,不知道为什么院长并没有写下来。

  而这份报告到了这也就停下了,看来,这孤儿院闹鬼的开始应该是这两个小鬼惹的祸了。

  不过这种吃人的院长真是混蛋!没有这种院长,那些小孩也不会变成鬼来报复。

  水友们看得也是怒火中烧。

  【建议这种人直接死刑吧,对孤儿下狠手的家伙。】

  【禽兽不如!】

  【报警了吗?这种事就应该公布与众!】

  【那些警察当初怎么干活的?这么恶毒的人怎么能放走了?】

  【先去网上把这个人给找出来吧,想到这种人还在社会上我就害怕。】

  ......

  这时一个小孩的笑声响起,直播间密密麻麻的弹幕像是被人拦腰斩断一般瞬间消失。

  “嘻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惊悚直播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惊悚直播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