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你朋友和冉成业什么关系
元锦2020-11-30 13:332,125

  元锦迟疑片刻,看了眼面前破旧的旅馆,迟疑地点头。

  似是感觉到她的紧绷,梁墨深揉了揉她的头,“我会把人安全带回来,相信我。”

  不知是不是受他坚定的语气蛊惑,元锦放弃了跟上去。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

  元锦在原地踱步,时不时看一眼破旧的旅馆,心脏火煎一般得难受。

  就在她忍不住决定冲进旅馆时,几个军人冲了出来,其中一人背着池棠,焦急喊道,“救护车!”

  人走近了,元锦才发现背着池棠的人居然是邢泽。

  她慌忙追上去,看见昏迷不醒的池棠被放在担架上,脸上带着青紫。

  “池棠……”

  元锦直觉发生了不好的事情,张了张嘴,无力地发出两个音节。

  邢泽帮着医护把人送上救护车,转过来,“救护车位置不够,我先把人送去医院,你跟着墨深过来。”

  “她怎么样?”元锦上前两步。

  救护车门关上,隔绝了她的话。

  “我们在房间里见到了spoils的针管。”梁墨深摘掉手套上前,迎着元锦震惊的目光,略带歉意道,“我们来晚了一步,冉成业跑了,你朋友她……”

  “我知道了!”元锦不想听到那两个肮脏的字眼。

  她死死咬着唇瓣,想到池棠遭遇的事情,既恨又难过。

  “怎么会这样?冉成业作恶多端,你们不把人看好,怎么让他出来了!”

  元锦清楚这事真追究起来和梁墨深没关系,可涉及到池棠,她难免会迁怒,语气透着几分咄咄逼人。

  “抱歉,我没料到他背后有人,当时人被带走,我以为他会对你下手,忽略了你朋友那边。”

  梁墨深并没有因为元锦的态度而不满,本着高尚的职业素质,向元锦保证,“我一定会把他抓回来。”

  眼下元锦也顾不上冉成业,看了眼身后的破旅馆,“你要是有工作先忙,我自己开车去医院。”

  “这边有人处理,我送你去医院。”

  两人目的达成一致,依旧是梁墨深开车,元锦上了副驾驶座。

  手术室的灯一灭,紧蹙眉头的元锦匆忙上前,紧张地看着从里打开的门。

  护士推着处于昏迷中的池棠出来,“哪位是病人家属,跟我一起过去。”

  “我是。”

  元锦匆匆跟上护士,慌乱中抓住池棠的手。

  梁墨深抱着手臂目送元锦离开,紧抿双唇,浑身散发着低气压,转过头看向慢腾腾走过来的邢泽。

  “冉成业这混蛋下手够狠的,用的剂量已经大大超出常规,这姑娘能活着都幸运。”

  想起冲进房间时看到的那一幕,邢泽咬紧牙齿,恨不能挖地三尺把冉成业揪出来大卸八块。

  “真是人渣,毁了这姑娘,希望她醒来后能振作起来。”

  梁墨深莫名打量了邢泽两眼,看得对方怪不自在,莫名道,“怎么了?”

  “和你合作这么多年,第一次见你这么激动。”

  “嗤,好像你天天在医院盯着我似的,我去看受害者,去吗?”

  因为还有些问题要问元锦,梁墨深便和邢泽一起去了病房。

  病房里,元锦紧紧抓着池棠的手,想起护士形容的惨状,心里滚着浓烈的恨意。

  邢泽他们过来后,她收敛了情绪,起身问了下池棠的具体情况。

  确定池棠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因为spoils的药性实在强,她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梁墨深站在一旁,忽然问道,“你朋友和冉成业什么关系?”

  “我们搜集到的信息中,你朋友池棠和冉成业的关系并不密切,见面次数甚少,他出来不躲好,反而绑架了你朋友,这没理由。”

  元锦垂头丧气地坐在椅子上,红着眼眶看向池棠,“在我朋友看来,他们是男女朋友,至于冉成业这么做的原因,恐怕是因为我。”

  想起送池棠回家路上那道若有若无的目光,恐怕冉成业一开始盯上了她,却偶然发现她和池棠的关系。

  她低垂着头,暗恨自己若敏锐一些,池棠可能就不会出事。

  懊恼间,肩膀忽然沉了下。

  “这事不怪你,你朋友和冉成业接触,恐怕早就被盯上了,相反游泳馆那次你已经救了她一次了。”

  元锦猛地抬头,瞳孔难掩诧异,“你怎么知道?”

  梁墨深眼神犀利的看着元锦,“你当时目的都快写在脸上了,后来我也调查过你和冉成业没有接触,大概是因为其他原因,看到你朋友我就明白了。”

  “看来我演技还需磨练啊。”元锦笑了下,下一秒又被担忧包围。

  梁墨深点到即止,他还要去处理后续的事,没呆多久便和邢泽离开病房。

  冉成业如今还逍遥法外,元锦担心对方再对池棠不利,决定这几天留在医院。

  她怕元母担心,提前打了个电话通知,怕元母操心只说池棠受伤了,这几天不回家。

  临挂电话,她又叮嘱元母多出去和阔太太们玩,少呆在家里。

  虽然清楚元华和梁燕衡前世的手段,但也不敢保证两人会不会突然改变计划,最好不让三人接触。

  接下来几天,梁墨深那边始终没有冉成业的消息,这人就像是突然在地球上消失一般。

  元锦也仔细回想了一下前世冉成业的人际关系,可始终猜不到到底他背后的人。

  “唔!”床上的人忽然嘤咛一声。

  元锦下意识坐直身体,看着迷蒙着睁眼的池棠,欣喜开口,“池棠,你醒了?”

  “锦锦?”池棠似乎没反应过来自己在哪,挣扎着要起身。

  “你别动,先躺一会,我去给你叫医生。”

  收到消息的邢泽来得很快,给池棠检查了一番,笑道,“没事了,能醒来就好。”

  邢泽做完检查就出去了,给两人留下空间说话。

  池棠揉了揉脑袋,“我这是怎么了?”

  看她迷茫的模样,元锦抿了下唇,“你……你通宵太频繁了,回家后就晕倒了,昏睡了几天,有没有感觉好点?”

  池棠疑惑地看着元锦,点点头又摇摇头,记忆似乎很乱。

  忽然她紧张地抓住元锦的手臂,“锦锦,今天几号?”

  “九月十五,怎么了?”

  话音刚落,元锦忽然想到什么,猛地起身。

  今天是拜观音的日子!

  池棠也记起来,焦急地催促道,“你赶紧去找伯母,让她不要出门!”

  她还记得梁燕衡对她威胁的那些话,恐惧的本能让她难以把真相说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梁先生,娶我可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梁先生,娶我可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