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张良计,过墙梯
雪漫孤狼2021-02-14 11:213,412

  因为童心对人身的不熟悉,以及对虫躯的掌控程度过低,所以接下来的一年便在适应中度过。

  凌浩辰也会时不时传授一些法决给他,帮助他快速掌握自身的力量。毕竟,童心已经臣服于他,不必担心背叛。将来,也会是他的一大臂助。

  这其中他最看重的,还是虫海。经过童心的反复试验,以及对虫躯的一些改动,终于让他成功取回虫海的控制权。

  以及,诞育新生毒虫的能力!

  “我很好奇,你一只公的,究竟怎么生出来那么多虫子虫孙?”这个问题憋在凌浩辰心里很久了。

  说到这个,童心难得的脸色通红,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不过不必他解释,贝贝替他开口了!

  “无性繁育?”凌浩辰诧异的望着童心。这里指的无性繁育,不是不需阴阳交合,而是仅单方就可进行繁育。

  只不过有前提,那就是虫王原本的那啥,小蝌蚪……然后在借用本体的生命精华进行催发。

  也就是说,经过这种方法繁育出来的毒虫,相互之间是无法进行二次繁育的,属于消耗品。

  “这些毒虫只是最普通的存在,便是百万之数,也消耗不了多少生命之精。若是……若是……”说到这里,童心略有心虚的望了一眼凌浩辰。

  凌浩辰悠然的瞥了他一眼,接道:“若是有生机露在手,你甚至可以在短时间不断繁育虫海,对吗?”

  童心尴尬的点头,他没办法不觊觎生机露,因为这是最快提升他实力的宝物。若是漫天的毒虫遮天蔽日,数以亿计的话,那么扫灭一颗实力不强的星球简直轻而易举。

  不过凌浩辰不会给他的,至少不会以这种方式给他。在他心中,生机露也可以看做一种药材,一种生死人肉白骨的极品药材。

  是药材便可炼丹,唯有丹药,才能更好的发挥其功效,甚至是倍增。所以他不会这么浪费!

  在他的设想中,一滴生机露如果运用的好,甚至可以炼制出数颗效果不下于它本身的丹药,何必如此暴殄天物?

  不过这些,就没必要和童心说了,即便说了他也不懂。

  “你已经差不多掌控了自身的力量,我想也该是时候去兜星了。”

  “现在就去?”童心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凌浩辰斜了他一眼:“不然等人家打上门?”童心哑口无言。

  这些日子不安生,一群宣称蛊宗的人频繁来此。只是凌浩辰懒得搭理他们,是以并未出面。不难想象,一下子失去两位地仙期的供奉长老,那蛊宗会如何暴怒了。

  他即便不去找蛊宗麻烦,想必那蛊宗也断然没有放过他的道理。否则也不会频繁来人搜寻,其中不乏地仙期的长老。

  说起来,此事因童心而起,他略有些尴尬的看着凌浩辰,解释道:“要不我……”

  凌浩辰挥了挥手,打断他的话,断然道:“你现在是我的朋友,我不可能把你交出去!”

  朋友吗?童心若有所思的看着凌浩辰,嘴角浮现一抹愉悦的笑容。

  蛊宗的实力他们看到了,因为最近来搜寻的,不下三名地仙期的长老,甚至其中一名高达地仙后期。

  也许他们两人联手,加上虫海与贝贝完全可以留下所有人。但那没意义,因为蛊宗有天仙期的高手!

  此时出手,只会彻底触怒对方,招来雷霆般的报复。他们还没有对抗天仙的本钱!

  所以童心有些担忧,但凌浩辰的话又让他很开心。他是小孩子心性,爱就是爱,恨就是恨,惹了麻烦就自己解决。

  但凌浩辰可不会妥协,毕竟先出手的是陈青珂,之所以杀陈铭士,也是因为对方的阴毒与狠辣,竟不闻不问,见到他就出手偷袭,欲致他于死地。

  但此事总得要解决,有一个仙庭的注意就够麻烦了,他不想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

  当然,他不知道,仙庭已经彻底下达了对他的通缉令,似是十分确定明源星之事就是出自他手。

  “可是,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去,岂不是羊入虎口?”童心担忧不已。

  “谁说我们要孤军奋战了?”凌浩辰笑容诡异。

  贝贝懒懒的看了他一眼,有些人,恐怕要倒霉了。

  此时兜星,蛊宗。

  宗主之位上,李云鹤冰冷的目光扫过在座的四位长老,冰寒道:“一年的时间,出动了三位地仙期长老,三十名蛊宗弟子,其中还包括王长老你,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凶手的一丝消息。给我一个解释!”

  他的话声音不大,可是在座四人却是齐齐打了个冷颤。

  大长老王允心神颤动,连忙起身跪倒,“宗主恕罪,是王允无用。只是我等已将那颗荒星搜遍,的确未曾发现那凶手。除了无尽的毒虫之外,根本拿没有其他生命存在。”

  “宗主,我以为,那贼人定不会蠢到杀完人还留在原地,不定已经离开。所以,大长老搜寻无果,也是情有可原!”二长老王贺起身解释。二人虽同姓,却没有任何血脉关联,甚至关系也算不上多好。

  之所以肯为王允说话,也不过是看在不愿自家实力有损的份上。对于宗主的脾性,在座的四位一清二楚。

  若没有一个较好的理由,相信即便他不会杀了大长老,也会将其打个半死。这对于蛊宗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

  残暴,就是李云鹤的本性!

  “哦,那二长老以为,那贼人去了哪?”

  “这!”看着李云鹤阴冷的脸色,二长老心头苦笑,暗骂自己多事。

  “嘭!一群废物,全是借口!你们自己听听,听听禽宗的人是如何说的!”一柄上好的紫檀木椅,在李云鹤的怒火中化作飞灰。甩手将一枚留影珠摔在地上,李云鹤已经陷入暴怒之中。

  “蛊宗的人可真是废物,自家死了两名长老,竟连个屁也不敢放!”

  “你这人就这点不好,老是瞎说什么大实话!”

  “哈哈哈!实话告诉你们吧,不是他们不想报仇,而是在出动了三名地仙长老的情况下,却根本连凶手的影儿都没找到。”

  “那这么说来,不是窝囊,而是无能、废物喽!”

  “哈哈哈……”

  那张狂的笑声,像一根刺,深深刺入在场所有人的心中。怒火在熊熊燃烧,每个人的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

  “妈的,我非捏死这几个小杂种!”三长老章鹏神色暴怒,周身环绕着凶狠的戾气。他的脾气最为暴躁,先前是不知有此事,可现在既已知晓,以他一根筋的脾气,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这几人。

  只是四长老允封苦笑不已,连忙拉住他,苦口婆心的劝道:“你现在去有什么?即便真的杀了那几个传播流言的禽宗弟子又如何?”

  “至少能让他们知道嘴贱的下场!我蛊宗如何做,何时轮到他禽宗犯贱指摘!”章鹏冷冷的瞪视允封,甩手将其打开。

  “行,那你去吧。只要你不介意挑起两宗大战,那就去吧,去啊!”允封讥诮的看着他。

  章鹏脚步僵在原地。

  允封脸色难看,瞪了他一眼:“你知不知道,禽宗巴不得捏住我蛊宗的把柄,这样他们就有理由对我等动手。你若是想去,我不拦着你,但你先脱离宗门再说!”

  “那你说怎么办?就让这群杂碎嚣张?”章鹏不甘的咆哮,狠狠一跺脚。这一跺不要紧,整个大厅的地面都裂开一道缝隙。

  “关键在于抓住凶手,只要将其抓住并示之以人,并酷刑斩杀,方能震住宵小!”允封满脸杀意的说道。

  “说来说去又回到原点,屁都没解决,这就是你的方法?真是狗屎!”章鹏轻视的看着允封。

  “你!”允封大怒。

  “都给我闭嘴!”李云鹤一声暴喝,属于天仙的庞大气势一顶,二人同时被压倒在地,骇然的看着自家宗主。

  王允与王贺对视一眼,将头埋得更低,额头滑落一滴滴冷汗。

  “要么给本宗拿出一个主意来,要么,本宗就在你们之中找出一人来!”阴冷的目光扫在众人身上,那阴寒的声音如同来自九幽地狱,让四人身躯剧烈颤抖一下。

  在他们中出一人来干嘛?自然是做替死鬼!李云鹤失去了最后的耐心,要么凶手死,要么他们之中一人死!

  “宗……宗主,我有办法,我有办法!”四长老允封连连呼喊,李云鹤望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收回气势。

  大厅内的四人总算松了口气,就连跟他不对付的章鹏都期待的看着他,这可事关四人生死啊。

  面对重重期待,允封大脑疯狂转动,言道:“既然找不到他,那咱们就只能逼迫他自己送上门来了!”

  “虽不知道对方何等性情,但只要传出谩骂之声,相信他一定会忍不住动手。”

  王允叹息一声,他承认这办法虽然粗糙,但有一定作用,但也仅限于一定作用了!

  “你觉得对方会不收集我们的情报么?我等的存在、修为都不曾隐瞒,你觉得他会傻到出手?”

  允封冷冷看了一眼王允,自信道:“他当然不会对我等出手,但下面人的人就说不定了!”

  王贺眼睛一亮:“你是说……用蛊宗弟子做诱饵?”

  “放屁!那些低阶弟子虽不成器,但却是我蛊宗根基。你这么做,分明是在断我蛊宗根基!”章鹏大怒,他本就是负责弟子传法的长老,自然更在乎这些人。

  “他没说让弟子去送死,也不可能让弟子去送死!”王贺撇了撇嘴,让章鹏战斗还行,若是让他动脑子,还不如让他去死。

  “没错,咱们可以让弟子分散出去传播谩骂。但我四人,却可以暗中跟随,既是保护也是引蛇出洞。对方一旦出手,必然落入彀中。我等之间再互相牵连,一人发现三人支援,一起动手,绝对不会放跑他!”

  “不错!”李云鹤的脸色好看了一些,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允封的计划。四人脸上有了喜色,至少不用死了。

  不过下一刻,咆哮声响起:“计划有了,那你们四个还跟死人一样杵在这里干什么?等着开饭么?都给我滚!”

  四道狼狈的身影,真的从大厅“滚”了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真至尊仙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真至尊仙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