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入仙界
雪漫孤狼2021-02-14 11:183,118

  初晨时分,昏暗的天空,仿佛在人心头压上一丝阴霾。

  “轰咔!”在这寂静之中,一道雷光陡然划破天际,瓢泼大雨紧随而来。无数雷光闪耀,山河为之颤抖,天地为之失色。在那雪亮的雷光下,映照出两道模糊的身影。

  “贝贝!”凌浩辰头痛欲裂,被无情的暴雨冲刷,狼狈的趴伏在地,艰难的睁开了双眼。

  在他身前,贝贝浑身浴血,殷红的血液与暴雨冲刷在一起,汇聚成流,汩汩而动。其身上大大小小伤口不下数百,气息更是微弱,却坚定的挡在他身前。

  轰隆!

  一声惊雷炸响,雷光闪烁的瞬间,一道剑光无情斩向凌浩辰。贝贝艰难挪动身躯,挡在剑光之前。

  “吼!”鲜红的血花绽放,贝贝一声怒吼倒在血泊之中,双眸望向凌浩辰,急切而无力。

  “噗!”又是一朵血花绽放,紧接着便是数道血花一齐涌现,伴随而来的则是一道张狂而刺耳的笑声。

  雷光闪烁间,两道令凌浩辰杀机暴增的面庞显现而出。左边一道粗狂的人影,一剑接一剑的斩在贝贝身上,不致命却深刻入骨,羞辱之意显而易见。

  贝贝的痛吼如同尖锐的刺锥,深深扎入凌浩辰的心中,呼吸亦为之刺痛。

  “凌浩辰,若你肯乖乖交出紫龙铠与紫龙剑,我可放你一命。否则,你便眼睁睁看着这头畜生死在你眼前吧!”

  “畜生?呵呵,畜生!”凌浩辰张狂大笑,畜生?谁才是真正的畜生?

  胡元又是一剑斩在贝贝身上,如今贝贝气息微弱,痛吼亦为之低落。

  “识时务者为俊杰,此等宝物又岂是你一个小小飞升者配拥有的,还是交出来免受皮肉之苦的好!”

  封谭漠然望向凌浩辰,眸中之意显而易见,一步一步朝他走来,伸手抓向紫龙刃。

  “嗡!”小龙愤怒的咆哮,紫龙刃化作一条紫龙,张口咬向对方伸出的手。

  “果然已经蕴养出法宝之灵,如此唯有主人主动让出方可。”封谭闪过这一咬,喃喃自语。

  凌浩辰讥讽的看着他,让他让出紫龙刃?下辈子吧!

  设计下毒,杀人夺宝,多么老套的情节啊。凌浩辰只恨自己轻信于人,中了这二人的恶毒计策,饮下那杯掺了足量断魂散的毒酒!如今毒入五脏,身受重创,只能无力的看着贝贝遭人折磨。心中的恨意如同蚀骨的毒药,狠狠折磨着他的心。

  望着胡元张狂的面庞,封谭蕴含鄙夷与不屑的眸光,凌浩辰怒、恨!他后悔为何不耐心等待境界转化完毕,彻底成为人仙的那一刻在飞升。若是如此,也不会有今日之辱!若非他认清修炼界的残酷,也不会遭人设计下毒,逼入如今的境地!

  我凌浩辰发誓,绝不在轻信于人,致亲近之人于险地。任何设计陷害于我之人,我必将百倍偿还!

  雨幕,模糊了凌浩辰的视线,狂妄刺耳的笑声渐渐迷蒙,越发飘远……

  ……

  凌浩辰抚摸着胸口一道触目惊心的剑痕,喃喃道:“等着吧,封谭、胡元,此‘恩’我凌浩辰必将回报!”杀机弥补在狭小的洞穴内。

  “呜呜!”贝贝伸出柔软的舌头轻轻舔舐着他的面颊,凌浩辰轻轻一笑,收起杀意抚摸着它那染血的毛发。

  自从伤势复原,凌浩辰并未多做其他,只是静心等待彻底转化为人仙的那一刻。他太心急了,未曾等待转化完毕便飞升入界,经此一事,他的心已经沉淀下来。

  如今境界彻底转完毕,这一刻他体内的功法为之一变,生死二力盘旋于仙灵之心,缓缓凝聚着。在凌浩辰的注视下,一滴充满生机的玉露凝结于生之力中。死之力则缓慢凝聚为一滴漆黑暴虐的玉露。

  在两滴玉露凝结完毕的那一刻,他便知生之力凝结的为生机露,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死之力凝结的,则是死意!传承于冥界的,对于生人而言乃是致命毒药的死意!

  “好!”凌浩辰大喜,将生机露取出,小心送入贝贝口中。这些日子,为防备封谭二人杀上门来,凌浩辰必须优先恢复战力,是以贝贝仍是重伤之躯。如今有这生机露,他相信贝贝不仅可以恢复伤势,更可借此一举突破至仙兽之境。

  “呜呜!”轻轻舔舐着凌浩辰的掌心,贝贝疲倦的闭上双眸,体表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朦胧的绿光将其笼罩,结成绿色大茧。

  将洞内气息彻底封闭,凌浩辰寸步不离的守护在其身旁。

  时间缓缓流逝,三月后。

  飞升池大殿内,这些日子以来,胡元在焦躁与惶恐中度日。不为其他,只因截杀飞升者乃是死罪,即便他身为仙庭的仙卫,也逃脱不得。

  “封兄,你快些拿个主意出来。整整一年了,那凌浩辰仿佛人间蒸发一般,再寻不到任何蛛丝马迹。”胡元焦躁不安,来回踱步,恨恨的捏碎手中玉杯。

  他并非害怕凌浩辰,而是恐惧对方将此事宣扬出去,那他二人再无存身之地。

  “除了拿这些物件撒气,你只会等待别人的施舍么?”望向封谭那一潭死水般的眸光,胡元气息一滞,不敢与之对望。

  两人虽同为最低等的仙卫,但封谭乃是人仙巅峰,胡元不过人仙中期,一向以前者为尊,言听计从。

  封谭嘴角挂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说实话,他不急,一点都不急!虽与凌浩辰只是有短短时日的接触,但他很清楚,后者绝非是那等一笑泯恩仇的人。

  时间虽然久了点,但只要等下去,不需他去找,对方自会打上门来。以逸待劳不是更好么?

  似是望见封谭胸有成竹,胡元吐出胸中浊气,总算安定下来。

  来了!封谭将喝了一半的茶水放下,眸中精光闪烁,望向大殿之外。胡元心中一动,感受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既然贵客临门,何妨进来喝杯茶?”

  “茶是好茶,人却非人。你的茶是夺人性命之用,鄙人恐无福消受!”随着淡漠的声音传来,凌浩辰与贝贝缓缓迈入殿内。

  “是你,凌浩辰。”胡元望见来人一愣,紧接着大喜,嘴角挂起一丝嗜血的笑意,抚掌大笑道:“好,好!没想到你这般识趣,既然如此,将紫龙刃与紫龙铠交出来吧。只要你交出这两件法宝,然后自废修为,我倒是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哈哈哈!”

  胡元兴奋难以自制,三月来的惶恐一扫而空。

  “聒噪!”凌浩辰目光淡漠,反手甩去。

  “啪!”清亮的耳光声响彻在空旷的大殿,胡元一时间被打懵了,愣愣的望向凌浩辰。

  看了看封谭,见他脸上那缕嘲讽与不屑的笑意,胡元猛然回过神来,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让他瞬间暴怒。

  “你找死!”

  “吼!”贝贝一声咆哮,钢鞭似的铁尾瞬间抽出,将打来的玉锤抽飞,带着嗜血的冷意扑向对方。它从未忘记,是谁给予它屈辱的折磨,是谁趁它虚弱,百般羞辱。

  “别叫他轻易死了!”便是没有凌浩辰的吩咐,贝贝也绝不会轻易让他去死。这一切的帐,它会慢慢讨。

  一人一兽见面分外眼红,不多时便已经打到殿外,轰隆之声不断响彻。

  在这等情况下,凌浩辰如临自家,安然走到封谭对面坐下。为自己倒了一杯茶,轻轻啜了一口。

  封谭似笑非笑的望着凌浩辰:“你不怕茶中有毒?”他面色很平静,即便是胡元毫无反应之下,被对方打了一巴掌也未曾露出什么异色。

  凌浩辰放下茶杯,倒是很佩服此人的胆色。只是,他今日必须死!眼神一瞬间变得凌厉,手掌之上一层玉色光华闪烁,两指并拢将突兀出现的剑尖捏住。

  “似这等下作的手段,还是不要丢人现眼的好,没得叫人厌恶!”

  封谭缓缓抽回仙剑,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森然杀意,冰冷的望着他:“便是下作又如何,你还不是栽在这上面?”

  凌浩辰毫无动怒之意,只是脸色越发冰冷。心意一唤,紫龙刃当空斩下。

  “嗤!”轻微到稍不注意便会疏漏的声响传来,凌浩辰与封谭二人同时后撤,他们之间的玉桌整齐化为两半。

  凌浩辰不见有何变化,封谭却是眉头微皱,将一截断袖抛开。这暗中一击的较量,明显凌浩辰占据上风。

  缓缓吐出胸中浊气,封谭淡漠扫向对方,道:“倒是我小看你了,不过最后的结果还是一样,你依旧会死!”

  “的确,结果一样!”凌浩辰轻笑一声,紫龙刃化作狂猛的暴龙,一瞬间便斩出十剑。时刻观察着对方动作的封谭,自是不会退缩,一一将其化解。

  二人之间的平淡氛围,瞬间变得火爆!

  “杀!”封谭一声厉喝,手中仙剑连斩,无数藤蔓随之而起,最终汇聚为一狠狠抽向对方。

  望着这一击,凌浩辰神色古井无波,目光却移到藤蔓左侧,握持紫龙刃一剑斩去。藤蔓抽击而来,紫龙一声冷哼,紫龙铠自发护主,薄薄的紫罩轻轻将藤蔓接住,不得寸进。

  层层流光溢荡,凌浩辰一剑斩向本无一物的虚空,却是传来“叮”的一声脆响。

  “我说过,这些下作的手段就不必拿来丢人现眼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真至尊仙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真至尊仙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