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哪来那么多不可能
雪漫孤狼2021-02-14 11:213,289

  烟尘散尽,一道满脸冷厉的中年人走出,脸上带着狂喜之色望向妖虫,那目光贪婪而急切。

  虫王那庞大的身躯打了个冷战,仙识传音怒道:“都是你这个该死的人类,若非你步步紧逼,如今我已经突破,又何须惧怕他?该死!该死!”

  凌浩辰看了看虫王,又望了望这突然出现的中年人,诡秘一笑掏掏耳朵,打了个哈欠这才懒洋洋的说道:“终于舍得出来了?”

  “嗯?”那中年人收回目光,有些诧异的看向凌浩辰,“你知道我一直在?”

  冷冷一笑,这很难猜么?这虫王如此畏惧,宁可不计本源消耗也要强行诞育庞大的虫海,迫切的收集仙灵之气与地脉之息进行突破,甚至是死活龟缩不出,不都表明了它在惧怕什么,或是躲避什么吗?

  能让掌控如此数量虫海的虫王都惧怕,能让拥有妖王血脉的虫王都恐惧,自然是有人将它当成了猎物。

  “所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修炼的应该是驭虫之术吧?”凌浩辰淡然望向面色大变的中年,这不难猜,天下万事万物相生相克,唯有驭虫之术才能让虫王如此忌惮。

  “本仙乃是蛊宗供奉长老陈青珂。小子,你是哪宗的人,长辈又是谁?说出来听听,本仙许是认识,也免得自误!”软硬参半,陈青珂也是一时摸不清凌浩辰的底。按理说,既然知道有人在侧,又怎会顺着对方的想法走?

  最重要的是,自己一身地仙中期的修为显露无疑,对方一个人仙中期的小辈,竟然毫无惧色侃侃而谈。

  陈青珂不是那种温室的花朵,他之前乃是散修,自身拥有的一切都是靠着一双手杀出来的,自然不会轻易小看任何人。

  不过他若是知道潘峰死在凌浩辰手里,想必也就不疑惑了。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目的似乎和我的重合了,这倒是很难办了。”嘴上难办,脸上却没有丝毫的退让之色,淡漠的看着陈青珂。

  陈青珂的脸色阴沉下来,他的目的还能是谁什么?蛊宗靠的便是蛊虫,像虫王这种异虫,对他来说不亚于一件顶级的地仙器。

  眸中闪过阴冷之意,陈青珂的声音如同腊月寒冬的冷风刮过:“小子,我奉劝你做人识时务一些。与我抢东西的人,从没有活过一月的!”

  “很巧,与我作对的也从未活过三天!”凌浩辰气势分毫不让,冰冷回敬。

  陈青珂闻言一愣,怒极反笑:“好!好!好!老子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说这话!”说着,属于地仙中期的气势全部放开。

  凌浩辰毫无惧色,仿若化身一柄冲宵利剑,锋锐无比的剑意与其对撞,平分秋色。

  然而被晾在一旁的虫王,眼珠转动,却是悄悄朝着洞穴退去。

  “你再敢动一步,老子先捏死你!”

  “你若敢跑,我不介意先杀了你。贝贝,盯住它!”

  二人同时发声,气势更是一刻不停的对撞。两人间的空气剧烈扭曲着,仿佛不堪重负。

  贝贝也不担心凌浩辰会吃亏,而是目光火热的盯上了虫王。对它来说,还是虫王体内那更为精纯的妖王血脉吸引它。

  而被盯上的虫王,感觉仿佛被一只远古凶兽凝视,身形陡然一颤,随后移动的脚步僵住,惊恐的望向贝贝。

  “你究竟是什么?”

  然而它的传音并未得到任何回应。也许是不屑,也许是懒得解释,贝贝只是慵懒的打了个哈欠。

  “小子,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现在离开我保证不为难你!”陈青珂死死的盯着他。

  凌浩辰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回敬道:“怕了就直说!”

  “怕?”陈青珂阴冷一笑,能够抗衡地仙的气势,不代表着就能战胜他。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比他还嚣张的人,尤其还是一个人仙中期的小辈!

  “那你就去死吧!”气势骤然一收,陈青珂随势后退,双袖一抖,成千上万只漆黑的蛊虫飞出。

  这黑色的蛊虫一出现,便大量喷吐墨绿色的雾气。那雾气隐含一股甜腥味,明显有剧毒。

  在看那雾气所笼罩的碎石,竟是于瞬间被腐蚀殆尽,冒出一缕缕青烟。

  “雕虫小技,给我灭!”一缕灰色的火焰浮现在指尖,随即便朝着漫天墨绿色雾气甩去。脱离掌控,火焰瞬间化作一片火海,卷动间便将雾气纳入其中。

  “吱吱!”蛊虫的惨叫不断传来,那墨绿色的毒雾更是在火焰之下不断的消失。

  面对这等劣势,陈铭士却是冷冷一笑,未有更多动作。虫类惧怕火焰,他身为蛊宗供奉又岂会不知?

  不对!凌浩辰的脸色瞬间沉下去,即便那毒雾与蛊虫在不断消亡,他也开心不起来。因为陈青珂表现的太过于平静了。

  “忘记告诉你了,我这黑毒蛊所喷出的毒物,虽畏惧火焰。但……”眼中闪过一丝得色,继续道:“却也同样会被火焰淬炼!”

  凌浩辰听完,面色瞬间大变,只见火焰中一缕幽芒瞬间穿越火浪没入他体内。

  “毒!”凌浩辰面色难看,那被火焰淬炼过的剧毒来势太快,且是瞬间凝聚,导致他的仙识根本不曾发现。等到发现时,那剧毒已经没入体内。

  “是不是感觉没什么奇特?”陈青珂阴冷一笑,像是猫戏老鼠一般,戏谑道:“那是因为这毒,本是大补之物!”

  “该死!”听到这般解释,凌浩辰不仅没有放松,脸色却是更加难看。大补为毒,虚不受补亦是毒!

  补益超过一定上限,好处也会变剧毒。显然,这什么黑毒蛊所喷吐的毒雾,被火焰提炼后成为补益之毒,难怪他到现在都无法发现体内的剧毒。

  不过很快,凌浩辰就感觉不对,他全身的血脉迅速喷张,心脏跳动的速度甚至是之前的十倍。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弥漫在心间。

  那不是痛,而是难受,一股无法描述的难受。心脏仿佛似要炸裂一般,快速膨胀着。随之变色的,是凌浩辰的脸。

  如今他的脸色血红,血管喷张。青色的血管搭配上猩红的脸色,看去狰狞无比。

  “小子,滋味如何?忘记告诉你了,蛊宗的人,不仅是用蛊高手,同样也是用毒的高手,哈哈哈!”陈青珂一脸诡秘的笑容,眼神狰狞而变态,仿佛对他而言,折磨人是一种乐趣。

  “喂,你的主人快死了,你还不赶紧去救人!”虫王讥诮的声音响彻在贝贝脑海。

  懒懒的看了一眼上蹿下跳的虫王,贝贝很干脆的一爪子拍过去,毫无防备的虫王被打了个跟头。

  但它什么都没说,而是沉默的立于原地。只有它内心才泛起滔天巨浪,那一击,那一击竟然带有一股古老、尊贵的气息,竟让它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心思,否则即便是偷袭它也不可能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见虫王老实下来,贝贝这才将目光放在凌浩辰身上。一起经历那么多,它绝对是最不担心凌浩辰的那个。

  小小补益之毒若都能让他手忙脚乱,自己又怎会心甘情愿的跟随?

  就在陈铭士充满快意的变态眼神中,凌浩辰的神色突然平静了下来,血管恢复正常,脸色也恢复常色。

  “这不可能!”笑意僵在脸上,陈铭士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补益之毒,那不是毒,只不过是虚不受补。但其所带来的毒性又绝不下于剧毒,怎么可能会如此轻易的便被解决?

  “没什么不可能的!”凌浩辰淡淡的望着陈铭士,实则心中笑开了花。他自身便是丹道大宗师,别说这补益之毒,便是真正的剧毒他也有办法祛除。

  不过他为什么要祛除呢,借此进补自身不是更好么?嘴角浮现一抹狡诈的笑意,在飞升仙界之后,他体内一直处于亏空的状态。这种亏空,是因为仙体转化之后,底蕴跟不上体质。

  但偏偏陈铭士这个蠢货,送来了补益之毒,弥补了这最后的亏空。

  “我还真要好好感谢你了!”凌浩辰攥着拳头,说了一句让陈铭士完全磨不到头脑的话。

  但,他很清楚,自己的补益之毒不仅没能对敌人造成伤害,反而是一种成全。

  “死!”恼羞成怒的陈铭士眸中乌光一闪,左右袖口分别飞出一只黑色,一只白色的蛊虫。

  两只蛊虫宛若磁铁一般,一经出现便迅速靠拢至一起,不断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身影越来越模糊。

  凌浩辰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但无论敌人要做什么,一定不能让他如意就对了。

  千诛刃握在手中,灼灼月光自发垂下,形成一道星光纱衣披附在他身上。神魂锁定瞬间失去效果,有那么一瞬间陈青珂愣住了,不过随即冷笑一声。毕竟修士对战,不一定要靠神魂锁定。

  不过这并不是凌浩辰的目的,微微一笑,星星点点的星光化作星潮涌向陈青珂。

  与他想法一致,不论对手有什么目的,绝对不能让对方达成。因此星潮蔓延过来之时,他便动了。

  双手结印,掐动法决,光轮变换,一道道法决打出,数千蛊虫自身后飞出融入这法决之中。很快,一道拥有生命的护罩将他牢牢护在其中。

  “我这蛊虫罩,乃是结合蛊虫而成。在拥有自主意识的同时,也会自发阻拦一切于我不利的因素,并以其中蛊虫代我承受,就你这……”

  “说呀,继续说啊!”凌浩辰戏谑的望着震惊的陈铭士。

  星光是光,在星月轮打出的那一刻,它的目标只会是凌浩辰所指定的特定人或物。所以,无论以任何手段抵挡,都无法阻止星光的蔓延。

  所以,星月轮毫无阻碍的落在陈青珂身上,逐一点亮之后形成一道绚丽的星火,熊熊燃烧着他的仙元!

  “不可能!为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真至尊仙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修真至尊仙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