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打人
秦子桑2021-01-24 16:272,149

  没多一会儿,三太太带着唐燕华也来了。见到唐燕凝在苏老太太下首坐着,母女两个都有些惊讶。

  “阿凝也在啊?”三太太一怔之下,便回过了神来,笑着问了一句,然后才给苏老太太请安。

  她本就是苏老太太的外甥女,亲上加亲的又给苏老太太做了儿媳妇,在苏老太太跟前,虽不如苏雪柔,起码也比林氏强了许多。

  苏老太太让她坐下了,又招手将唐燕华叫到身边,坐在另一侧。

  唐燕华走过去问了好,乖巧地坐下了,得意洋洋地看了一眼唐燕凝。

  唐燕凝:“……”

  这也能值得向她炫耀?

  当下就端了茶,垂下眼帘去轻轻啜了一口。

  见她丝毫不在意自己的挑衅,唐燕华不禁有些个气闷。

  三太太最是个会察言观色的人,见唐燕凝能大大喇喇地坐在春晖堂里,苏老太太也没有像从前那般叫她离开,心下便有些发堵。

  眼珠儿转了转,捏着手帕子笑问:“怎么不见表姐?”

  她口中的表姐,就是苏雪柔了。

  “今儿一早起来我娘有些个不舒服,叫我来跟老祖宗告罪,竟不能过来请安了呢。”江沁玥忙道。

  “阿柔又病了?”苏老太太闻言先着急了,昨儿个还跟儿子说呢,要给苏雪柔个名分,叫她进门先委屈做个二房。怎么今儿就病了?

  “也没什么的,只是说头晕。”江沁玥笑着说道。

  三太太“哦”了一声,眼波流转,笑眯眯地说道:“也是巧了。昨儿个阿凝跟我说,大嫂子吃回春堂的药总也不见好,要另请个太医过来。已经叫人往太医院递了帖子,回头太医过来了,正好一道给表姐也看看。”

  苏老太太茶杯往桌子上重重一放,皱着已经疏淡的眉毛,“好好儿的,请什么太医呢?那太医院的供奉们,都是宗亲国戚才能有资格去请的,大太太那又不是大毛病,兴师动众的,岂不叫人家说咱们轻狂!”

  说着,就横了唐燕凝一眼,目光不悦。

  她生个病,都不好直接去惊动太医呢。一个做儿媳妇的,成天三灾八病的也就罢了,还请太医!

  三太太便笑笑不说话了。

  唐燕凝浅笑道:“话虽然这么说,祖母不欲麻烦太医院,但按照爵位来说,咱们国公府也是有资格请太医的。更何况……”

  她也将茶盏放下了,帕子轻轻一沾嘴角,做足了贵女的姿态,眼角眉梢都恰到好处地流露出自豪来。

  “我外祖父本就是王爵,我娘身上还有县主的封号。请太医来,也正是合适的呀。”

  苏老太太和三太太同时面色一僵。

  多少年了,林氏在梧桐轩里不露面,她们婆媳几乎已经忘了,林氏的身份高贵,远在他们国公府之上。

  将婆媳二人的神色看在眼里,唐燕凝眼中闪过嘲讽,垂了眼皮道,“也不是咱们轻狂,回春堂虽然有名,可我娘吃他们的药,好几年了竟然都没有起色,叫我说,那大夫医术也是有限的了。”

  “成了,你要请太医,就请吧。”苏老太太不悦道,“只是这话不必再说了。人家回春堂在京城里开了几十年,名望甚高,偏你就说不行?没的叫外人听了,觉得咱们国公府的人太狂了些。”

  唐燕凝撇了撇嘴,“孙女说的也是实情呀。”

  苏老太太眉毛一竖,骂道:“实情也不许说!”

  旁边的江沁玥眉头微不可见地一皱,老太太似乎没有察觉,自己的思路被唐燕凝带着走了呢。

  唐燕凝站了起来,“是,都听祖母的。”

  苏老太太这才心气儿稍平。看看时辰,叫人摆上早膳来。

  “祖母,我去看看我娘,就不在这里用膳了。”唐燕凝告退,姿态十足的恭敬。

  苏老太太本来也不愿意看见她,摆了摆手,“去吧。”

  唐燕凝一笑,带着谷雨和立夏离开了春晖堂。

  “姑娘,不是说要带夫人离开国公府吗?”

  往梧桐轩的路上,立夏不解地问唐燕凝。

  唐燕凝看了她一眼,这小丫头俊眉俏眼的,站在丫头堆儿里也是个一等一的,怎么就傻乎乎的呢?

  不由得感慨道:“立夏你呀,吃了东西都长在了脸上。谷雨,你跟她说说为什么。”

  谷雨一推立夏,低声道:“傻丫头,夫人出府去哪里就那么容易呢?不得找个理由啊。”

  立夏懵懵懂懂,还是不大明白,挠了挠头发。

  “快走吧,咱们去梧桐轩吃饭。”

  主仆三个一路急走,来到了梧桐轩里。

  林氏身体不好,也不用晨昏定省的,故而这会儿也才起来梳洗了。丫鬟正扶着她坐在桌子前,唐燕凝就来了。

  “阿凝?”林氏惊喜,“你怎么来了?”

  “我来和母亲一起吃饭。”唐燕凝走过去看了看,桌上摆着几样点心和小菜,还有一碗鸡汤小馄饨,以及一碗碧粳米粥。

  看着倒是不错的,看来三太太当家,也没敢亏待了林氏。

  只不过……

  “这翡翠烧麦和八宝饭,是谁叫预备的?”唐燕凝眼光一扫旁边的丫鬟。

  那丫鬟正是昨日在林氏身边的,名唤柳儿。见唐燕凝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慌忙回道,“是昨儿个夫人说想吃,奴婢叫人预备的。”

  “不是油乎乎的,就是甜腻腻的,我娘一个病人,吃得下这个?”唐燕凝冷笑,“是我娘想吃,还是你想吃?”

  一桌子的东西看着不少,除了一碗粥外,林氏能吃下什么?

  柳儿顿时觉得委屈了,眼圈一红,珠泪盈盈欲滴,只看着林氏,含泪道,“夫人说句话吧,奴婢实在是冤枉啊。”

  “啪”的一声,柳儿话音未落,脸上已经重重地挨了唐燕凝一巴掌。

  柳儿只感觉脸上一阵热辣辣的疼痛,嘴里一阵发甜,用手抹了抹嘴角,却见手背上有了丝殷红的血色。

  “你敢打我!”柳儿尖叫,“我是老太太的人,你凭什么打我!”

  她娘是苏老太太的心腹,在这国公府里很是有些体面。

  苏老太太为了拿捏儿媳妇,便将这柳儿给了林氏使唤。从到了林氏身边后,柳儿打叠起了千般伶俐,将林氏哄得信任了她,连半句重话都没挨过,何况这重重的一巴掌呢?

  当下,柳儿就要哭闹起来。

  唐燕凝笑着,反手就又是一巴掌。她力气不小,柳儿晃了晃,竟被她抽得嘤咛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阿凝……”林氏看着眼前的女儿,愣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