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未婚夫来了
秦子桑2021-01-24 16:262,182

  晏寂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又睡了过去。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已经发白了。

  他猛然坐起,动作大了些,牵动伤口,带来阵阵疼痛。

  从小受到的训练,叫他对疼痛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忍耐力。

  低头看了看,胸口的伤处已经有血迹渗出。

  外面门一响,唐燕凝已经进来了。她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一个端着托盘,一个端着水盆。

  “你醒了?”唐燕凝见晏寂正坐在床上,立刻就笑了起来,背着手跳到床前,“我正说要叫了你起来吃饭呢。”

  视线落在晏寂胸口上,惊呼了一声,“怎么回事?”

  “谷雨,快把热水端过来!”唐燕凝叫道。

  随即将布带解了下来,让谷雨又去取了伤药来,仔细地上了药后另外包扎过。

  “你得当心点啊。这伤口才刚要封口就裂开了,这么来两回,这伤口别想好了!”

  唐燕凝有些个生气。她是香药世家传人,但古来都说,香与药不分家。她懂得医理和药理,虽然不算正经的医者,却有一颗医者的心。

  自然,也就看不惯不在意自己身体的人了。

  全程沉默的晏寂看着她气鼓鼓的小脸,不知怎的,忽然觉得有趣。

  “你还笑!”

  唐燕凝将立夏手里端着的面往晏寂手里一塞,“吃面!”

  晏寂没动。

  立夏在旁看了,有些个愤愤然了。“哎,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鸡汤是昨儿我们姑娘让煨了一宿的,面也是我们姑娘天才蒙蒙亮的时候爬起来亲自做的。你倒好,不肯吃?你对得起我们姑娘的一片好心吗?”

  好丫头!

  别院里丫鬟厨娘一大堆的人,谁还做不来一碗鸡汤面呢?

  可这别人做的,和自己天不亮起床做的,能一样么?唐燕凝还琢磨着怎么能不动声色地对晏寂透露出这一信息呢,没想到立夏这个憨丫头就给直说了出来。

  晏寂垂着眼,手中的鸡汤面汤色清亮,不见半点儿油星儿,一窝拳头大的银丝素面弯在碗中,上面飘着两根翠绿的菜心。果然如她所说的,清淡不油腻。

  “是你做的?”晏寂终于抬起了眼睛,眸色幽深,目光中带着一种莫名的光芒。

  唐燕凝幽怨地瞥了他一眼,“当然了。说了你不能吃油腻的东西,厨娘能有这么细心?鸡汤上的油都是我一勺一勺撇出去的,足足用了半个时辰!”

  晏寂沉默了一下,干巴巴地说道:“多谢你了。”

  握住筷子挑起面,艰难地往嘴里送。

  “算了算了。”唐燕凝抢过碗,“好歹别糟蹋了东西。”

  挑起一筷子面送到了晏寂嘴边。

  晏寂张开嘴吃了。

  谷雨立夏两个丫鬟瞪大眼睛,面面相觑,下巴都险些惊到了地上去。

  还是谷雨先反应了过来,拉了一下立夏,两个人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到了门口谷雨还嘱咐立夏,“可不许往外头说去,夫人那里也不许说。”

  要知道,唐燕凝是有婚约的人了。她还没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和卫国公府的世子指腹为婚了。要不是林氏病着,唐国公也不上心,这会儿说不定都该大婚呢。这要是传出去唐燕凝给别的男人喂汤喂饭的,那叫荣华郡主和卫世子怎么想呢?

  这个道理立夏还是懂的,连忙郑重点头。看了看天色,小声说道:“我回去服侍夫人了。”

  谷雨又嘱咐了她一句,才放了人走。她自己先是坐在了厢房的台阶上托着下巴等了一会儿,觉得不对劲 又赶紧起来冲进厢房里。

  “你干嘛?”唐燕凝将一碗面都喂给了晏寂,抬头就看见了谷雨正站在旁边虎视眈眈地看着自己,不禁纳罕。

  谷雨摇头,“我,我等着收拾呢。”

  “那你收拾下去吧,一会儿跟我进山一趟。”

  “啊?”谷雨惊讶,“还要进山啊?”

  她忍不住看了看床上坐着,正低头套上青布衫子的晏寂。昨儿乍然在草丛里发现这个快要死了的人,她被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那种感觉,到了如今想想都有点儿可怕呢。

  “当然了,你忘了断崖上还有个好东西没摘下来呢?”唐燕凝说的是赤芝。那可是难得的好东西,药食两用,正好给林氏补身体。顺便,她还可以在山上寻一些止血消炎的草药来给晏寂用。

  她就不相信了,自己这又是亲手做饭又是亲自去采药的,在这个大佬心里,还能留不下一个好印象了。

  谷雨只好答应了一声,端起托盘殷殷地看着唐燕凝,“姑娘,咱们吃饭去吧?”

  可不能把姑娘单独留在这屋子里了。

  唐燕凝倒也没有坚持要留下,起身叮嘱晏寂,“我要进山去啦,回头会叫福叔来照顾你。福叔是别院的管家,有什么需要,你只管告诉他。”

  说着,还笑眯眯地揉了一下晏寂有些散乱的头发,这才跟着谷雨一起走了,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晏寂一双乌沉沉的眸子,正紧紧地盯在她的身上。

  回到了正房里,唐燕凝的早膳已经有人送来了,四样荤素点心,一色翡翠丸子汤,还有一盏冰糖燕窝粥。唐燕凝叫谷雨和自己一起吃了,主仆两个都换了短衣装束,将头发束起来,又叫了护院带好摘取赤芝的工具,再次进了山。

  这次,她目标明确,就是为了去采摘那两株赤芝的。至于草药,昨天她一路上也看到了几种,随手的事儿。赤芝长在断崖上,但并不高,且是生长在两道缝隙之间,有护院擅长登高,爬到了一棵大树上,又用了根长杆,也就摘了下来。

  唐燕凝将赤芝拿在手里,见这赤芝通体红褐色,纹路清晰,光泽莹润,正是难得的佳品。端详了一会儿后喜滋滋地收了起来,因惦记着别院里还有个养伤的,也未多做停留,便打道回府了。

  只是唐燕凝并没有想到,别院里,还有几个不速之客正在等着她。

  “姑娘,国公府来人了。”一见到她,林福就赶紧迎了过来低声对她说道。

  “国公府?”唐燕凝纳闷,“谁来了?”

  不大可能啊。苏老太太唐国公三太太,这都不是会来看她和林氏的。

  林福脸色也不大好,好歹林氏是国公府的主母,来别院静养这些日子了,但凡懂点礼数的,国公府也不能半个人影都不见啊。今儿倒是来了,来的人不对。

  他沉声对唐燕凝道:“是姑娘的表姐,还有一位自称卫国公世子的。”

  唐燕凝笑了,不用问,是卫如玉和江沁玥了。

  真巧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