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扒裤子
秦子桑2021-01-24 16:272,077

  “姑,姑娘……这人哪儿来的啊?”谷雨蹲在唐燕凝身边,颤抖着声音。

  唐燕凝从怀里掏出一枚小药丸,塞进了男人嘴里。又跟谷雨伸手,“水。”

  谷雨手忙脚乱地从草篓里翻出了水囊来。

  唐燕凝便打开了喂了男子一口水,将药丸顺了下去。

  这药丸还是王太医给她的,说是有保命的功效。

  唐燕凝用手在男子喉咙处轻轻顺了顺,见男子喉头微动,有了吞咽之意,这才稍稍放了心。

  “去把后边跟着的护院叫来。”唐燕凝吩咐谷雨。

  每回她上山来玩,林福都会安排几个护院远远跟着保护。谷雨答应了一声,小跑着去叫人。

  不多时,四个人高马大的护院赶了过来。

  “这个人受了伤,你们搭把手,将人抬回别院去。”唐燕凝吩咐道。转头看了看断崖上的赤芝,又观察了一下地形,将位置记在心里,预备下回过来摘。

  这一看之下,才暗道粗心——就这一片周围,草上地上都有淋漓的血迹,方才自己竟然只顾着灵芝,没看到。

  想了一下,唐燕凝又将自己和谷雨的衣襟扯了一块儿下来,好歹裹住了男子的伤口,也好叫他不再流血,更是为了不留下痕迹。

  四个护院抬起了受伤的男子,赶回别院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了。

  唐燕凝没敢惊动林氏,将男子安顿到了自己的院子里。

  得到消息的林福过来的时候,唐燕凝正在床前,努力扒着男人的衣服。

  谷雨站在一边,满脸的不忍直视。

  “姑娘,姑娘……”林福先是一愣,回过神来脚底下拌蒜地跑到了床边,拉住唐燕凝。见唐燕凝转头不解地看自己,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这,这……这事儿叫我来吧。”

  姑娘家家的,怎么一点儿都不害羞呢?看看是个水气灵灵的小姑娘儿,这做派实在是豪放的很。

  唐燕凝不知道自己吓着了老人家,扬了扬手里的衣裳,指着床上光着上身的男人,“已经脱下来了。”

  林福:“……”

  低头看了看床上的年轻男人,林福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人的伤,着实不轻。

  身上三四道伤口,均是刀剑所致,尤其是心口那道,血肉翻起,犹在汩汩流出血来。

  “这……我这就让人去请大夫来!”林福要往外走,被唐燕凝拦住了。

  “福叔,不能去。”唐燕凝摇头,“京城之地,天子脚下,你可听说过有匪患?”

  “这倒是没有。”

  “这就对了。你再看看这个。”唐燕凝示意林福去看男人的衣裳。

  林福皱眉,“都是上好的料子。”

  “不止是上好,这些都是晋上的。”唐燕凝低头注视着男人,“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手里还有一柄软剑。”

  剑身漆黑,不见半点锋芒。可是当唐燕凝拿起它的时候,却险些被剑刃伤了手。

  “这这这……这是墨剑?”看着唐燕凝随手拿起的黑色软剑,林福开始结巴起来。“黑色的软剑,世间仅此一把,相传本是泰祖皇帝随身佩剑。怎么会……”

  他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床上的男人。

  无论穿的还是这柄墨剑,都说明了男人身份不同寻常。

  “福叔,今天的事情,决不能传出去。”唐燕凝吩咐,“不能请大夫过来,你是上过战场的人,身边想必有些伤药吧?”

  就是没有,这山上草药不少,唐燕凝也能自己去找些药材来。

  林福点头,“我这就吩咐下去,伤药倒是有,只是这红伤,止血是其一,还要防着人发热。”

  “我知道。”唐燕凝让林福赶紧去取药,自己则准备将男人的裤子也脱下来,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伤口。

  谷雨捂着脸,“我,我去端盆热水来!”

  一溜儿烟地就跑了。

  看着小丫头慌乱的背影,唐燕凝摇了摇头。救人嘛,这可有个什么呢?再说她上辈子什么样的没见过?影音资料里白的黄的黑的混合的,见得多了去啦,还怕正么个昏死过去的古董吗?

  这么想着,唐燕凝便伸手去抓住了男人的裤子。

  就在这么一瞬间,腕子上一紧,已经被人紧紧地扣住了手。

  唐燕凝没留神,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后感觉到腕子被攥得生疼。低头一看,男人不知道什么醒了过来,一双黑沉沉的眼睛定定地看着自己,目光犹如寒潭,深不见底,充满了危险的味道。

  她顿时恼了,低声斥道,“放手!”

  用力甩了两下,没能甩脱。

  “你是……何人?”男人开口了,声音低沉清朗,只是有气无力。但是,周身弥漫着的血腥煞气却是叫唐燕凝感到一阵扑面而来的压力。

  “我把你救了回来,并且准备给你疗伤。”唐燕凝索性不再挣扎,只挑眉说道,“你就这么对待恩人?”

  男人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她,似乎要在她的脸上看出是否在说谎。

  过了半晌,慢慢地松开了手。

  唐燕凝满意了,活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腕,俯身过去,这次不扒裤子了,双手在男子腿上一阵摸索。

  “你!”

  男子又惊又怒,腰上一挺就要跃起,却不料牵动了伤处,在剧痛袭来之下,再一次晕厥了过去。

  “检查一下,至于么?”唐燕凝感叹,上下其手一番,发觉男人腰部以下并没有受伤,这才放过了可怜的伤者。

  谷雨端着热水,一脸纠结地走进来。她是实在不知道该不该劝劝自家姑娘,要矜持些。

  又有林福送了伤药过来,主仆三人给男子上了药包扎了伤口。

  “接下来,就看他的命了。”

  唐燕凝拍了拍手,决定自己守在这男人身边,以免他半夜发热被要了命去。

  去陪着林氏吃了晚饭后,唐燕凝直接回了安顿男子的厢房里。入夜后,男人果然发起了烧来,唐燕凝便用烈酒给他擦身降温,又用冰凉的帕子覆在他的额头上,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时辰,男人的体温才算慢慢地降了下来。

  唐燕凝累得不行,缩在窗前的小榻上沉沉睡去。

  不知多久,睡梦中唐燕凝突然感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迷茫地睁开眼,赫然便看到受伤的男子就站在面前。一只掌心处长满了茧子的手,正扣在自己的脖子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