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药有问题
秦子桑2021-01-24 16:262,104

  “诶,阿凝,没事儿吧?”

  唐燕飞扶着腰,觉得挨打的部位火辣辣的,但凡迈动脚步,便牵扯得伤处火辣辣的疼。他担忧地往后看了看,春晖堂里哭嚎声震天。

  他实在是担心,方才图了一时的痛快,回头自己不在府中,母亲妹子又被欺负。

  唐燕凝接替石榴扶着他往前走,虽然是头一次见到唐燕飞,但是或许是因为有着血缘的牵绊,她对唐燕飞没有丝毫的排斥。

  看着唐燕飞英俊阳光的侧脸,唐燕凝咬了咬嘴唇。

  这样赤城的少年,怎么忍心看他落得那样凄惨的下场呢?

  叹了口气,“哥哥,你就这么跑回来,回去会不会被罚?”

  唐燕飞现在军中演武堂。

  演武堂集结了京中许多权贵家的子弟,为的就是培养军中将领,第一任堂主便是曾经立下过赫赫战功,如今又执掌禁军的武阳侯。

  武阳侯规矩甚严,演武堂中子弟轻易不许离开。如昨日苏老太太大寿,也只给了唐燕飞半天的假,午宴后唐燕飞就急匆匆地赶回去了。

  要不然,也不会今天一早听说了唐燕凝受伤,又着急忙慌地偷跑回来。

  想到半生未娶,成日里一张脸黑似雷公的武阳侯,唐燕飞俊脸都垮了,“怎么不会?一顿板子是跑不了的。”

  “还要打啊?”唐燕凝不禁看了看唐燕飞的屁股。

  这不得打残了啊?

  哪怕是自己的妹妹,唐燕飞也不由自主地红了脸,尴尬地双手捂住了后面,“小姑娘家家的,你矜持点。”

  唐燕凝嗤笑,心道,我什么样的屁股没见过呢?穿着裤子的没穿着裤子的,谁还稀罕看你似的。

  她想了想,给唐燕飞出主意,“干脆你回去后就说我撞了头,伤势严重昏迷不醒,因担心才赶了回来的。”

  再说说为什么会撞了头,那就更好了。

  “呸呸呸!”唐燕飞朝着地上连啐几口,训斥唐燕凝,“怎么口无遮拦呢?哪里有自己诅咒自己的?不就是一顿板子吗?”

  他拍拍心口,“我禁得住!”

  唐燕凝噗嗤一笑,暗暗决心,不单单是为了自己,就是为了唐燕飞这样的好兄长,也得打起精神来,努力改变那个悲催的命运才行。

  兄妹两个互相扶持着,来到了梧桐轩。

  梧桐轩是唐国公夫人林氏所居之处。因生唐燕凝的时候伤了身子,林氏这些年一只病病歪歪的。就连昨日苏老太太寿宴,都没能出来主持。

  进了梧桐轩,里面鸦雀无声的。

  还没看见人,先听见了里面林氏的咳嗽声。

  兄妹两个走了进去。

  或许是因有病人,才一进门,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药香。唐燕凝皱了皱眉头,这药味儿……

  有些不对!

  唐燕凝一扯唐燕飞,大步转过了山水屏风,走了进去。

  黄花梨木的拔步床前,正有个俏丽的丫鬟端着一碗药喂给林氏。

  林氏面色苍白,虚弱地靠在引枕上。听见脚步声,抬眸一看,见了一双儿女走进来,顿时惊喜交加。

  “阿飞,阿凝!”

  伸手便推开了喂到嘴边的药。

  “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因常年卧病在床,林氏很少见到两个孩子。

  都说母子连心,她又岂会不想呢?

  “娘,我们过来看看您。”

  唐燕飞努力挤出笑脸儿来,生怕林氏看出他身上带了伤。

  他还可以掩饰,唐燕凝额头上偌大的青包却遮盖不了。

  “阿凝,你这是怎么了?”林氏惊呼,心疼地摸着唐燕凝的脸,眼圈都红了,“疼不疼?”

  她的眼神慈爱,满满的都是对自己的关心。唐燕凝心中一软,来了个善意的谎言。

  “娘,我不小心撞到的。已经不疼了。”

  林氏这才稍稍放了心。

  旁边的丫鬟忙插嘴道:“夫人,该喝药了。”

  林氏伸出手欲接过药碗,却被唐燕凝抢了先。

  “我来吧。”

  丫鬟微微一犹豫,将药碗交给了唐燕凝。

  唐燕凝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那双黑白分明的桃花眼中,仿佛已经看穿了一切。

  分明是春天,那丫鬟却忍不住从后背窜起了 一股寒意。

  唐燕凝低头,用小药匙搅着药汁,淡淡地问那丫鬟,“我娘如今吃的,是什么药?谁开的方子?”

  丫鬟一怔,随即赔笑:“是城里回春堂的程大夫开的方子,到底有些什么药,奴婢就不知道了。”

  唐燕凝点了点头,“我看这药苦得很,你去取两碟子蜜饯儿来。”

  “大夫说,这药得趁热喝才好。夫人先用药吧,回头奴婢再去拿蜜饯。”

  唐燕凝眼睛一瞪,“叫你去,你就去,啰嗦什么?”

  知道这位二姑娘从小就是个爆炭性子,丫鬟咬了咬牙,看了一眼林氏,答应了一声,快步走了出去。

  见她走了,唐燕凝起身走到窗前,手腕一翻,将药汁尽数折进了一盆水仙中。

  唐燕飞见状大惊,霍然起身,“阿凝!”

  他眼中露出惊乱,“你这是……”

  林氏也迷惑不解地看着唐燕凝,“阿凝……”

  “娘吃这个药很久了吧?”唐燕凝转身回来,“身子也没见有什么起色,可见这药没用。为什么不请太医来看呢?”

  按说,国公府是除了王爵之外的超品勋贵了,是有资格请太医来的。

  “太医的药,我也吃过。”林氏笑了笑,“也还是如此。其实也没什么大病,只是整日里有些疲惫,一起来便头晕眼花。请太医就要递帖子,还是不要麻烦了吧。”

  原来是这样。

  唐燕凝抓住了林氏的手,为她诊起了脉。

  “阿凝,你着什么时候还学会了医术?”

  林氏只当她是闹着玩,由着她去了。

  正在这时,柳儿——方才那个丫鬟端了两碟子蜜饯进来了。见药碗已经空了,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声音也轻快了起来,“夫人请用些蜜饯吧。奴婢实在是粗心,不如二姑娘细致。”

  唐燕凝垂着眼睛,对这个奉承话恍若未闻。

  见林氏不过说了一会儿话,脸上就露出了疲惫,唐燕凝拉着唐燕飞便出来了。

  “阿凝,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唐燕飞脸色不大好。他只是有些行事冲动,却并不蠢。略一思索,就知道刚才唐燕凝的举动绝对有问题。

  唐燕凝顺手薅下了一朵迎春花放在手里揉搓着,冷笑:“怎么回事?自然是因为那药有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