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爹啊!
秦子桑2021-01-24 16:262,039

  “柔柔!”

  唐国公大步走进春晖堂旁边的小跨院里,就看到了苏雪柔正坐在拔步床上淌眼抹泪的。

  “表哥。”见唐国公来了,苏雪柔慌忙擦了擦眼角,起身迎了上来。

  她三十来岁,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不过是二十出头,眼角稍稍下垂,带着一股子天然的楚楚可怜。

  “玥儿怎么样了?”唐国公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握住了苏雪柔的手,与她并肩坐在了床上。

  苏雪柔强笑一下,“已经睡下了。就是……不大安稳。我叫人熬了一碗安神的汤,看着她喝下去了。”

  “叫玥儿受委屈了。”唐国公拍了拍苏雪柔的手背,掏出一只锦盒交给了苏雪柔,“我才得了这个,给了玥儿吧,也算给她压压惊。”

  “这是什么?”苏雪柔打开了盒子一看,里面装了满满当当的红宝石,都是打磨好了的。饶是在夜里,映着烛火,也都熠熠生光了。

  “真是好东西,难得的鸡血红呢。”苏雪柔爱不释手地抚摸着锦盒一会儿,又将盒子推了回去,“只是玥儿不能要,太贵重了。”

  唐国公笑道:“这有什么?红宝而已,玥儿大了,给她打头面用。”

  苏雪柔摇了摇头,眼中忽然涌上水光。

  她低下头,便有两颗水珠落下,在那条云纱做成的月华裙上氤氲出一片湿迹。

  “柔柔,你这是怎么了?”唐国公很是喜欢这个从小与自己一起长大的表妹,忙替她擦去了脸上的泪水。

  苏雪柔长睫上犹自有泪花儿,只摇了摇头,低声哽咽道,“我,我只是为了玥儿难过。分明都是……一样的人,可在这府里,除了姑母和表哥外,谁真正看得起她呢?”

  唐国公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都怨我,至今没给你们母女一个名分。不过柔柔你先别急,方才我与母亲已经说过了,等再过段日子,就正经地把你迎进府里来,也叫玥儿名正言顺做这国公府的姑娘。”

  “什么?”

  苏雪柔一下子站了起来,惊疑不定地看着唐国公,“表哥你说真的?”

  唐国公只当她是高兴的,笑着拉着她的手,“快坐下。本来我早就有这个念头了,偏你善良,不忍叫林氏伤心。其实这有什么呢,林氏身为国公府的主母,本来就当贤惠宽和。这回,你就点头吧。”

  苏雪柔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轻声道:“我自是知道表哥的心。我又何尝不愿叫玥儿名正言顺地喊你一声爹呢?只是……我只是担心表哥你的名声,会被我们母女拖累。”

  她咬着嘴唇,“毕竟,玥儿的年纪,比飞哥儿还要大些。”

  “这你不用担心,我自有说法。”将苏雪柔的身子揽入怀里,唐国公压低了声音,“我知道二房叫你委屈了,只是想想玥儿。我听说,圣人正要给几位皇子选妃,凭玥儿的才貌,若再加上国公府出身,说不定会有大富贵。”

  “真的?”苏雪柔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表哥是说,玥儿她……”

  她的目光中充满了炽烈,灼灼地盯着唐国公,仿佛在确定他方才说的是不是骗人的。

  唐国公哈哈一笑,在她鼻尖一勾,“自然是真的。所以柔柔,你这次不会再拒绝了吧?”

  苏雪柔咬了咬嘴唇。她不想进国公府吗?不,她朝思暮想,简直想死了!可是,她不想委屈自己,当个姨娘小妾的。苏雪柔的目标,从来都是要国公夫人!

  但是,林氏不肯死了给她让位,唐国公又不能休妻,她还能怎么办呢?

  “表哥,我……我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为了玥儿,如此的尽心。”苏雪柔将手臂紧紧地绕在唐国公的身上,柔情无限地说着。

  带着香风的气息喷在唐国公的颈间,唐国公心头一阵火热,将手探进了苏雪柔的衣裳,听到她娇嗔了起来,急急将人放倒在了锦被之间,气喘吁吁地叫着,“柔柔……”

  二人正在情热之际,突然间便听见了远远的几声凄厉尖叫,在深夜里听来分外的骇人。

  “这,这是怎么了?”苏雪柔手忙脚乱地掩着衣裳坐了起来,满脸的惊慌。

  唐国公也被那一声惊到了,一下子就疲软了。他脸色不大好,理了理衣裳,往外走去,“我去看看。”

  才走出了跨院,就见唐燕凝身边的贴身丫鬟谷雨披头散发地跑了来。

  “国公爷,国公爷!”谷雨撕心裂肺地喊着,“二姑娘,二姑娘不好了,求您快去看看吧!”

  “你说什么?”唐国公虽然不喜欢唐燕凝这个女儿,可顶多也就是个无视而已。听见谷雨的话,顿时就大吃一惊,“白天她不是还好好儿的?”

  谷雨批命点头大哭,“是是,本来姑娘因白天冲撞了您和老夫人,心下很是不安。想着要来赔不是的,又因为头上的伤目眩不能起身。晚上饭都没吃就睡下了,没多久就梦魇了似的哭醒了,一叠声地喊着一定要见国公爷和老夫人呢。”

  春晖堂里苏老太太也被惊动了,扶着丫头走出来,听见了居然是唐燕凝的事,顿觉不满,训斥道:“主子不舒坦了,你们好生伺候着就是了。哪儿有半夜过来惊扰长辈的道理?没规矩!”

  谷雨慌忙跪下,伏地抽噎。

  “表哥,你过去看看吧。”苏雪柔整理好了衣裳,从跨院走到了唐国公身边,温柔地劝着唐国公,“阿凝还小呢,你去看看她,也叫她心安呢。”

  唐国公也不好当着许多人的面刻薄嫡女,只好叫谷雨带路,往琳琅苑来了。

  一进琳琅苑的大门,便看见一地月光,那株极粗的杏树花冠如盖,在夜风中轻晃着枝桠。花影映在茜纱窗上,与里面传出的哭声裹挟在一起,叫唐国公一阵发寒。

  皱了皱眉,唐国公很是俊美的脸上显出几分不耐。

  提起衣摆迈步上了台阶,走进屋子。

  唐燕凝正可怜兮兮地裹着杏红绫子被坐在床上,哭得眼睛红肿。抬眼看见唐国公进来,掀开被子滚下床来,扑进唐国公怀里,大哭:“爹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书后,嫁给前夫他舅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