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跪下
吃豆腐的茄子2021-07-14 15:561,958

  见秦渊要救老爷子,一旁看到林老爷子七窍见血,本已绝望的林晗捂住嘴巴,她没想到秦渊之前说能救老爷子不是空话!

  老爷子喝完秦渊的药,虽然还是不省人事,但呼吸和脸色都逐渐正常。

  随后秦渊将老爷子扶起,将灵力聚于手中,拍向林老爷子的后背。看似和黄大师输送灵力没有差异,但秦渊作为筑基期修士,能更准确、细微地操纵自身灵力。

  这次治疗费了很多珍惜药材,这是因为秦渊不仅要治林爷爷脑内神经的问题,还要解决林爷爷腿部气血不畅的问题!

  秦渊控制着灵力先是将老爷子脑补淤积血液通畅,让受压迫的脑部神经恢复正常,随后又控制灵力向腿部血脉流转,欲畅通腿部血脉。

  说来复杂,实则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众人便看到秦渊收回拍在林老爷子背上的手掌,长呼口气。

  秦渊神色间略有疲劳,若只是畅通气血,并不费神,但秦渊还要用灵力引导药效,修补老爷子之前被黄大师破坏的经脉,这才如此疲惫。

  一旁的林晗见秦渊好似治疗完毕,也不再阻拦众人。林家众人顿时涌向秦渊,现在秦渊可谓是他们最后的希望,于是众人一脸急切地询问老爷子病情。

  “秦渊啊,这老爷子的病情如何啊?”

  “是啊,若真是救不得,想办法吊住老爷子性命也好啊。”

  混乱之中,黄大师向搀扶他的阮宏弈摇了摇头,示意离开。那几株灵草下去,常人怕是要一步登仙,治林老爷子的病还不是手到擒来。

  阮宏弈望了眼秦渊旁边的林晗,咬了咬牙,不甘地低声道:“这次算我认栽,我们走!”

  阮宏弈一行人刚转身欲要离开,一道略带戏谑的声音忽然响起。

  “阮少爷留步!阮大少急着离开,我自然不会横加阻拦,但是,这个人还有事要做。”

  秦渊说完,用手指了指二婶,或者,用赵丽称呼她更为合理。

  “你想怎么样?”

  被叫住,阮宏弈离开的脚步一滞,只得脸色阴沉地反问秦渊。黄大师被秦渊打成重伤,阮宏弈没想到,他不开口,秦渊却是先开口了。

  看到被指着的赵丽脸色变幻,秦渊猜到她也想到了,不禁勾起嘴角,说道。

  “我不想怎么样,只是想让赵丽,履行她的约定。”

  说着,秦渊拿起大订单的合同,继续说。

  “现在,三千六百万的合同在这,不知道你承诺的跪下道歉在哪?”

  这是之前赵丽与秦渊当着林家人面立下的赌约,若秦渊拿下这份合同,赵丽便在李家老爷子面前下跪道歉。

  在众人面前下跪道歉,赵丽怎会甘愿?于是赵丽求助似的看向阮宏弈。却见阮宏弈的脸色也同样难看。

  看秦渊说的恭敬,但要赵丽跪下,何尝不是在打与她一同前来林家的阮宏弈的脸?但是看着身边重伤的黄大师,阮宏弈自知没有底牌,便将怒气发到赵丽身上。

  “他要你道歉,那就去!”

  说完,阮宏弈看向秦渊,一字一句地说道。

  “秦渊,你敢招惹我阮家,我定要你付出代价!”而后阮宏弈不再理会身旁的赵丽,径直离开林家。

  看到阮宏弈离开,秦渊不置可否。要我付出代价?陆家的经济制裁也快到了,他倒要看看阮宏弈能硬气多久。

  而林家众人看到阮宏弈夹着尾巴离开,都明白如今秦渊势大。而且若他真的救醒老爷子,那他这个林家主事人的夫婿也就是钦定了。于是众人不嫌事大的你一言我一语。

  “不是我说,二婶啊,愿赌就要服输。如今一个道歉都不肯,别是输不起吧?”

  “还二婶呢,我看是赵丽才对。老爷子虽然没醒,但也不影响你跪着向老爷子道歉。”

  “还有赵家撤股的事,不妨一起道歉吧。”

  千夫所指,作为林家之前的二婶,赵丽何时受到过这种待遇?气急之下她习惯性地看向林建柏。

  林建柏早便赶赵丽离开,现在秦渊势大,他更不愿理会赵丽。他站在林家众人中,也是骂向赵丽。

  “将阮家小子带来害老爷子,赵丽我看你是暗藏祸心!”

  被逼无奈,赵丽只得向着老爷子喊了声我有错。

  “我说了,跪下向爷爷道歉!”然而秦渊一脸冷漠,对于赵丽浑水摸鱼的态度十分不满。

  赵丽本也正在气头,但想到刚刚秦渊一掌拍飞黄大师,若秦渊也给自己来一章,她这身板就算不被当场打死也要骨折几根。赵丽萌生退意,便拉起赵家的大旗。

  “秦渊,你想清楚!我可是赵桀的妹妹,赵家撤股现在或许还有回转的余地,你要逼急了我,赵家撤股林家就等着彻底破产吧!”

  然而秦渊却是冷哼一声,赵家又算什么东西?

  “我说过,有我在,林家就倒不了!跪下道歉!”

  在秦渊的眼中赵丽看到了他对赵家的不屑,赵丽不禁后退几步,恨声道。

  “好……好!你们林家就等着破产吧!”

  说完,迫于秦渊威慑,她只好向林老爷子跪下,喊道。

  “林老爷子,议事时我出言不逊,是我有错在先!”

  “知道错了还楞在这里?滚出去!”突然一声浑厚有力地声音答复向赵丽。

  众人循声望去,不知何时,老爷子已经醒了过来!

  再看老爷子声音浑厚,精神焕发,哪有半点大病初愈的样子?

  “这,这就滚。”赵丽看到老爷子已经醒来,也是一愣,而后被老爷子瞪着,想到之前老爷子是被他赵家撤资气晕,顿时诚惶诚恐,站起来连忙离开。

  “哼!”老爷子冷哼一声,也不理会离开的赵丽。

  旋即,老爷子似乎想到什么,皱起眉头,向一旁的林建柏问道。“我林家股票的事,如何了?”

  虽然重病卧床,但显然老爷子昏迷前的记忆还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