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除瘴
吃豆腐的茄子2021-07-14 15:402,345

  没有理会不懂医术的林晗姐弟,秦渊低沉的向方志吼道。

  “看病连看都不看,你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你可知道林文生的症结?”

  方志看到挣扎一番成功坐起的林文生,只当自己的药物生效,反驳道。

  “林公子的病还能是什么问题,不过就是天生体弱,所以医生诊断才不明病情。这病其实很容易治好的!”

  一旁的林晗见状,也是从惊讶变成皱眉,不管怎么说方志也是好心,秦渊怎么能上这么重的手,于是林晗也出声要秦渊道歉。

  “再说这药怎么会那么快见效,秦渊你怎么能鲁莽出手,快向方志道歉……”

  还没等林晗说完,好不容易坐起的林文生突然噗的一下喷了倒在地上的方志一脸鲜血。

  “咳咳咳。”随后林文生用手捂住嘴巴,连声咳嗽,再说不出话,只能看到他手边缓缓流出血迹。

  见此,秦渊也是眉头一皱,明白这是方志那药方的毒性发作,心中气愤方志不会看病还挡着他看病,便用方志才说完的话回怼道。

  “林晗,我知道文生的体质不好,但病急也不能乱投医,你看,被庸医一治,性命垂危了吧。”

  听到秦渊说话,方志脸色郁闷,但也知道是他自己的药没治好,慌忙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嘴硬道。

  “这药我也吃过,不是什么毒药,林公子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这只是副作用求比较强。”

  “哦?这么说你个庸医还要拖到文生死才肯说自己没治好?你是要用你的命来抵吗?”

  听到秦渊的质问,方志也是游疑不定,看到林文生口吐鲜血,他便知道没有治好,就是再治下去,他恐怕也难以治好。想到这里,方志露出苦涩,摇了摇头。

  见方志摇头,林晗对他也是从希望变成失望,只能看向秦渊看去。

  “秦渊你能把我弟弟治好吗?”

  看到林晗询问,秦渊知道林文生的病更加紧迫,点了点头,转身去取药材,不再理会被他抽倒在地的方志。

  只见秦渊快速的处理完药材,用灵力将药材震成粉末,然后取来水将药末混入。他这些药材并非中药,而是修真界的各种灵草灵药,所以不需要煎熬服用,甚至于连混入水中也没必要。这样做只是为了减弱药力,避免林文生身子虚弱,受不住这些灵草蕴含的灵力。

  秦渊快速处理好灵草,喂林文生服下。随后他又脱下鞋子,到林文生背后盘膝而坐,将灵力聚到掌中,从背后传入林文生体内。

  秦渊这么做并非是传给林文生灵力,而是借助灵草的药性,配合灵力将林文生体内瘴气逼出,一并逼出的还有方志之前喂下的“毒药”。

  所谓瘴气,的确是一种气体。于是瘴气排出,林文生并未像之前的林老爷子一般从口中吐出鲜血,而是从全身毛孔中排出。由于瘴气湿热,只见林文生仿佛从体内排出水雾,随后身体毛孔还渐有黑色的液体,这液体便是排出的毒。

  待瘴气和毒药全部排出,秦渊才收回双手,点头说道。

  “文生应当无碍了。”

  仿若证明秦渊的话,林文生感受了下身子,竟直接下床站起,惊喜道。

  “我确实感觉身体好多了!比之前都要好得多。”

  秦渊救完人也是心情颇好,见到林文生大喜,也是微微笑道。

  “高兴前,还是先去洗个澡吧。”

  闻言,林文生一看身上隐隐有黑色的污渍,也是红着脸,说道:“我先去洗澡。”说完,不待众人回复,便跑着出去了。

  见林文生忽然间连下地奔跑都能做到,林晗惊讶得捂住嘴巴,不知说什么。

  一旁的方志皱了皱眉,不禁想到,他方志先用的药,虽然刚刚副作用比较剧烈,但现在说不定是他的药生效才治好林文生的身体,这么想着,方志眉头皱得更重,仿佛秦渊并非治好了人,而是抢了他的功劳。

  待林晗回过神,看了一眼身边满脸是血的方志,皱了下眉头,虽然差点害了她弟,但方志的能力不错,再加上也是好心办坏事,于是她开口道。

  “方志,你跟上文生,先去洗一下脸。秦渊,我还有事找你,我们出来说。”

  听到林晗还有事找秦渊,作为助手的方志自然明白是什么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但想到自己脸上全是血迹,只得低头快步离开,准备收拾下仪表再来劝阻林晗。

  而秦渊挑了挑眉头,也跟着林晗走出卧室。

  “我先替弟弟谢谢你了,算上这次也不知道欠你多少人情了。”

  卧室外,林晗苦笑着说道。

  虽是苦笑,但见到生龙活虎的弟弟,林晗显然心情不错,比平时寒着脸要漂亮得多。饶是秦渊也微微看愣。微微摇头,秦渊这才说道。

  “文生叫我一声姐夫,我自然也要照顾好自己的小舅子。我早就说过这不算什么人情。你刚刚说还有事找我?”

  林晗摇头,她本想让秦渊陪她去一趟沧澜大厦,但仔细想想,倒也不是大事,又断了开口的心思,改口道。

  “没什么,你救了爷爷、弟弟还有羡渊集团,难道我不该好好谢谢你吗?不如今天就在林家吃了晚饭,也算让我和林家聊表谢意。”

  “你若没有事的话,那我这倒是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秦渊也有意让林晗帮忙,于是林晗改口他也并未多想,而是在林晗疑惑的目光下说出自己的来意。

  “是我哥秦羡的集团,如今我把羡渊集团要了回来,但是我不懂经商,也无意从商。但羡渊集团是我大哥的一片心血,也不能让它就此倒闭,思来想去,我便想让你帮忙打理。若你真要感谢我,能否帮我把羡渊集团打理好,也算是帮我了解一桩心事。”

  听到是这件事,林晗语气轻佻地说道。

  “之前处理林家股票的时候我不就答应过帮你管理羡渊集团,旧事重提,难道秦总是不相信我?”

  林晗说话向来是一丝不苟地神色说着一本正经的话,见到林晗突然轻佻地说话,秦渊下意识地看了她一眼。

  凭着他修真者敏锐的感知,秦渊能察觉到林晗冰山般的脸色下有一丝兴奋,想来是看到弟弟好转,比较高兴吧。于是秦渊也语气轻松地说道。

  “看林小姐时常犹豫,之前提是早些犹豫,现在提就是要个决定了。”

  “好啊!说我犹豫,那就让你看看我的果断!”说着林晗便挥起拳头打向秦渊胸口。

  “唔!”秦渊以为林晗是打闹,没成想林晗真是用力打了他一拳。

  看着两人打闹,认为被秦渊抢了功劳的方志出声打搅道。

  “晗总,刚刚林老爷子派人跟我说要你快些离开林家。”

  林晗独立意识很强,听到老爷子有吩咐,第一个想的不是答应,而是原因。

  “嗯?发生什么事了?”

  方志脸上阴沉不定,犹豫半天还是如实说道。

  “好像是阮家,带了个高手正在议事厅闹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