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谎言
吃豆腐的茄子2021-07-14 15:422,167

  “你胡说!”

  秦渊的脸色一下子便阴沉了下来,怒道,“潘婧茹,事到如今,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这般鬼话吗!?”

  杜天明紧紧盯着秦渊,脸上阴晴不定,戏谑道,“就秦羡生前做的那些糗事,这诺大的洛城里谁人不知?你莫不是自己没搞清楚状况,在这里冤枉好人吧!?”

  这一下,全场直接沸腾了。

  提到秦羡生前的糗事,一时间众人的脸上竟然皆是气愤和恼怒。

  秦渊的嘴唇抿了抿,眼底多了几分沉重,看得出来,这些人脸上的表情都不是故意装出来的。

  大哥究竟做了什么事,竟然引起如此众怒?

  “小子,既然你不知道,那就让本少爷好好说道说道!”

  杜天明见秦渊的反应,脸上戏谑之色更甚,不紧不慢地便是上前几步,冷笑道,“我承认,秦羡是有才华,有能力,有抱负,他一手将羡渊集团做到了洛城之最,但那又怎样?”

  “他秦羡不过是道貌岸然,品行不端的小人!他辜负了潘家对他的期望,竟然与外人私通,还产下一女!就这种忘恩负义的畜生东西,根本配不上婧茹!”

  “你——”

  秦渊脑海轰鸣,整个人如遭雷击的呆滞当场。

  怎会如此!?

  他的脑海里逐一浮现出当初大哥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还有信里那些无微不至的关怀……

  大哥绝不可能是那种人!

  “胆敢侮辱我大哥,找死!”

  秦渊双眼寒芒一闪,身形如同鬼魅一般,朝着杜天明便是猛然袭去。

  “快拦住他!”

  潘婧茹在一旁吓得脸色大变,心神大骇,连忙高声叫道。

  一群壮汉都是杜家专程聘请的守卫,各个都是练家子出身,自然是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

  “小子!受死!”

  几个人大步一跨,便是冲到秦渊的身前,坚实粗犷的臂膀一横,朝着秦渊的各处要害便是擒拿而来!

  “滚开!”

  秦渊心神烦乱,没有丝毫退缩,直接便是冲进了对方的拳脚攻势之中。

  杜天明见此一幕,心中松了一口气,嘴角的笑意还没等翘起,只听得电光火石之间一连串的闷声脆响。

  拳拳到肉!招招断骨!

  五六个彪膀壮汉仅仅几个呼吸间便应声倒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在桌椅墙壁上,一个个跌落在地,口吐鲜血,满脸痛苦之色。

  “高手!杜少快走!他是高手!”

  守卫们无比痛苦地瘫软在地,无奈,只能是冲着杜天明喊道。

  “一群废物!”

  杜天明自然已经知道秦渊是个高手了,这还用说?

  不过,他又能往哪里逃呢?

  就连炼气期的打手们都不是其对手,他那点三脚猫功夫,横竖都是死。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我杜家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事到如今,杜天明别无它法,只能是色厉内茬地威胁道,“倘若现在就此离去,今日之事,念你为兄报仇心切,我保证杜家既往不咎!”

  “呵呵——”

  秦渊前冲的身形一顿,在杜天明的近前站定,冷声道,“好一个既往不咎,我大哥绝不是那种人,一定是你们隐瞒了什么!还不如实招来!”

  要说大哥秦羡是那等猪狗不如的畜生,秦渊是百千万个不相信,这背后一定有阴谋,有人故意想让大哥身败名裂!

  “哼!秦羡当初的所作所为,整个洛城都有目共睹!这么多双眼睛都看见了,你还要自欺欺人吗!”

  罗倩满脸冷笑,声音更是轻蔑,“和这种人做兄弟,我真替你感到悲哀!”

  “你说什么!?”

  秦渊双眼迸出杀机,大步一跨,身形便已是出现在罗倩的身前,大手犹如铁钳一般扼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唔——”

  罗倩几经挣扎未果,俏脸胀得通红喘不过气,但还是嘴硬地叫嚣道,“就算你今天杀了我,秦羡也是个丧尽天良的畜生!”

  “是啊,这种畜生死了就是活该!”

  “这么说来,潘小姐也是受害者,可不能这般稀里糊涂的就冤枉了好人呐!”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皆是开始为潘婧茹打抱不平起来。

  一字一句,无不在刺痛秦渊的内心。

  这些年,多少事,大哥究竟经历了什么!

  秦渊万万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样。

  他的心神烦乱到了极致,手上钳制的力道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见状,罗倩一鼓作气,直接挣脱开来,跪倒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看到秦渊好像动摇了,潘婧茹暗下长舒了一口气,嘴角的冷笑一闪而逝。

  当初秦羡出轨不假,但那个女人却是潘家一手策划的,目的便是将羡渊集团一口吞下。

  在她的眼里,什么杜家,罗家皆不过是一丘之貉。

  她表面上与罗倩交好,与杜家联姻,要得便是潘家一统洛城。

  眼下出来秦渊这么一个疯子搅局,倒是完全出乎了潘婧茹的意料。

  不过,常年攻于心计的她,没有显现出任何的惊慌,反倒是将孤寡柔弱女子的一面表现得淋漓尽致。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秦渊吧?常听秦羡说起你——”潘婧茹的话还没等讲完。

  “住口!”

  秦渊的目光瞬间凌厉起来,“你不配提他!”

  他总觉得这件事情有哪里不对,但又抓不到什么头绪。

  大哥绝不会是众人所说的那种卑劣之人,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设下这么一个大圈套等着大哥往里跳。

  “我大哥是怎么死的?”秦渊深吸一口气,尽量平复下激动的心情,沉声问道。

  “当时我发现了他的背叛,正想讨个公道要个说法,就有人将一切都公之于众……”

  潘婧茹面露几分依稀之色,丝毫没有避讳的在众人面前回忆起来,“当时秦羡一夜之间身败名裂,羡渊集团更是遭受到敌对公司的联手施压,一时间资金链断裂,若不是天明及时驰援,杜家站出来稳住局面的话,羡渊集团股份早已落人他人之手。”

  “……”秦渊的嘴唇动了动,静静地听着下文。

  杜天明偷偷瞄了一眼秦渊的反应,眼底闪过一道旁人难以察觉的狡黠与阴冷,却面带悲痛道,“羡渊集团乃是洛城传奇,我杜家岂能眼睁睁看它落入敌手?”

  潘婧茹也是一脸悲痛的说道,“有人绑架了他年幼的女儿,还杀害了那个女人,秦羡是走投无路,被逼无奈,这才迫使他跳楼自尽的!”

  此话一出,举座皆惊!

  好家伙,竟有这等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