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谁说我没带寿礼?
吃豆腐的茄子2021-07-14 15:382,137

  “何事?”林老爷子微微一愣,扭过头问道。

  “时辰差不多了——”

  那老管家清楚这里刚刚闹了矛盾,所以语气也是有些兢兢战战,“外面的宾客还等着进来为您贺寿,您看——”

  “赵董,你觉得呢?”林老爷子目光一侧,笑着问道。

  “自然是不能误了时辰,怠慢了宾客。”赵桀连连点头回道。

  如此一来,他这算是还没等开口造势,就被林家这老东西借着局势来了个下马威。

  该说的话没说出来,这让一众股东有些着急,纷纷低着头相互示意起来。

  “如此,那就让人进来吧。”

  林老爷子简单整理勒一下状态,调整了下呼吸与气色,才开口吩咐道。

  这些宾客,都是和林家有过交集的。

  曾经的林家如日中天,八方宾客,各大势力、家主多半会到此贺寿。

  近些年来,林家日益落魄,宴请的宾客中,来得多半是话事人、代表人而已。

  他们只是来探探风,看看林家老爷子状态如何,大概还能活多久?

  赵桀带着一众股东退到一旁,立马就有人问道。

  “赵董,这婚事还没个说法,咱们怎么就退下来了?”

  “你懂什么。”

  赵桀阴冷的看了秦渊一眼,胸有成竹道,“这叫以退为进,大订单的事还没敲下,今天是林老寿辰,你说,你要是阮宏奕,你会怎么做?”

  “嘶——”

  一众股东皆是倒吸一口凉气!

  有脚丫子思考,阮宏奕也会在今天,趁着寿宴贺喜,将三千六百万大订单的事敲下!

  喜上添彩!任谁恐怕都不能拒绝!

  林老爷子不拒绝,那这婚事定然就水到渠成!日后林家集团起步一飞冲天?

  “高!赵董,实在是高!”股东们纷纷竖起大拇指。

  “哼,那小子蹦跶不了多久了!”赵桀依旧紧盯着秦渊不放,狠声道,“等阮大少一到,保准他生不如死!”

  秦渊似乎注意到了赵桀的目光不善,但他也懒得去理会。

  毕竟是林爷爷的寿宴,若是大打出手,见了血总是不好的。

  秦渊对这林家已经失望透顶,但唯独林老爷子,他不能有任何不敬。

  他想,大哥生前估计也是这么想的吧?

  秦渊惆怅间,长廊那边已经是脚步声繁杂。

  一众宾客先后有序地上前,然后将寿礼交到林家老管家手上,最后上前向林老爷子贺寿。

  “沧江下游东山港,李家!送上古玩!和田白玉一对!”老管家公布寿礼。

  刘家来人笑着上前,向林老爷子祝贺道,“祝林老家主福如东海,海纳百川!”

  ……

  “沧江上游灌江口,刘家,送上花田美酒一尊!”

  老管家一个接着一个公布寿礼。

  秦渊虽然看不出这其中的门道,但从林家人的反应和小声议论的内容来看。

  这报喜贺寿的顺序,乃是按照实力强弱来排名的。

  强者为先,越弱的人越没有话语权。

  而且,这赠送的礼物也颇有讲究,身为较弱的家族,不能送比前面家族更珍贵的寿礼。

  不然就是驳了人家的面子,失了礼数。

  秦渊望着陆续上前贺寿的人,也用心记下了很多家族势力。

  毕竟大哥的仇未报,他在江都郡又人生地不熟的,将来得知了仇人是谁,还不知道究竟是哪一家,那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很快,等待贺寿的人越来越少,两副熟悉的面孔终于是显露了出来。

  随着老管家的一声报喜,潘婧茹和杜天明一同上前。

  和其他人不同,此二人直接便是跪下,行拜长辈的大礼,然后潘婧茹说道,“林爷爷,小女不孝,没能守得住郎君,还望爷爷恕罪!”

  见此一幕,秦渊胸腔中的怒火险些直接喷涌而出!

  在洛城秀恩爱求祝福还不够,竟然跑到这里来丢人现眼!

  秦渊怒视着潘婧茹,在她一旁的杜天明也是当即表态,说了一些保证的话,直接被秦渊略过了。

  潘婧茹自然早就注意到了秦渊的存在,她要的就是激怒秦渊,然后寻求机会让他受到众人排斥,甚至是厌恶!

  等到江都郡的所有人都站在秦渊的对立面时,那她潘婧茹谋害丈夫秦羡的事情,就真的成了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

  “你们二人有心了。”

  林老爷子先是点了点头,示意他们起来,然后偏过头问向身边的秦渊说道,“渊儿,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秦渊摇了摇头,还没等说话,只见面前的潘婧茹竟再次跪下,一脸诚惶诚恐地说道,“家弟秦渊来时匆忙,两手空空,未曾带任何礼物,有失礼数,还望林爷爷不要怪罪。”

  如此一来,一语双关。

  林老爷子本意是问秦渊对潘婧茹改嫁的态度,但现在,被她这么一说,倒真有几分‘林老爷子怪罪秦渊没献贺礼’的怪罪意思。

  “这小子竟然空手来参加林老爷子寿礼?”

  “这也太没礼貌了!”

  诸多宾客皆是明眼之人,一下子便皆是‘会意’,纷纷低声议论开来。

  “秦渊,还愣着干什么?”

  杜天明皱着眉头教训道,“寿礼都没带,还不赶紧下来认错,给林爷爷磕三个响头?”

  秦渊沉着脸,强忍着怒意没有发作。

  这潘婧茹当真不是一般的女人。

  她明知道,假如他说一个不字,那么林老爷子势必也不会承认她改嫁杜家的名分。

  潘婧茹突然选择改嫁,此时前来,等于是先斩后奏,如果身为长辈的林老爷子摇头,那她便是名不正言不顺,岂不是成那种遭人诟病的‘奸夫淫妇’?

  所以,她直接先下手为强,将所有人的注意力转移到秦渊身上。

  这样既能堂而皇之的过关,又将秦渊推到了风口浪尖!

  一石二鸟!此女心思,竟如此恶毒!

  秦渊怒视着潘婧茹,从林老爷子身旁站起身来。

  大势所趋,他不得不走下去,然后再次跪下来,行晚辈之礼,开口拜寿。

  当然,这大部分还是秦渊想这么做,毕竟相认时匆忙,也没来得及祝贺林爷爷寿辰快乐。

  随后,秦渊站起身来,冷笑着看了一眼面露得意之色的潘婧茹,朝着林老爷子拱手道。

  “林爷爷,家姐目光短浅,思维愚钝,让人看了笑话,谁说我没带寿礼?”

  然后,他从怀中取出一本陈旧到泛黄小册子,递给老管家。

  老管家接过‘寿礼’,仔细一看,顿时脸色惊变,有些为难道。

  “秦公子,这——这不太好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摊牌了,我是你们惹不起的仙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