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香冬和熙春
杨十六2021-01-12 16:073,034

  一品将军府西边的院落普遍比东边小,此时,夜温言兄妹二人站在一处连名字都没有的小院前,她凭着原主记忆认出,这是二房庶女夜楚怜住的地方。

  因为是庶女,夜楚怜一向不招二房待见,特别是不招萧氏待见。她的生母柳胭是从前萧氏房里的梳头丫鬟,长得还不错,因为头梳得好,得了夜景盛许多次夸赞。夸着夸着就给夸到了自己房里,生下了夜楚怜。

  萧氏对此一直怀恨在心,既然左右不了男人纳妾,就只能把脸色摆给柳姨娘和夜楚怜。

  这么多年下来,夜楚怜过得跟个隐形人似的,二房一家对她不理不睬,大房一家也同她没有多少往来,日常给老太爷老夫人请安,也不见她们母女出现过几回。以至于夜楚怜这院子连个名字都没取,月亮拱门上方空荡荡的,甚是凄凉。

  夜飞玉说:“西边除了清凉院儿外,最好的院子就是红妆住的百兰轩了。但连绵先占了那里,母亲怕再闹起来就答应了她,只好委屈你住楚怜这边。回头你自己取个中意的名,待过几日街上可以走动了,就着人去做一块匾。”

  她点点头,她并不在意住在哪处,只是想起夜清眉,便问了句:“那大姐呢?她住哪?”

  “清眉先在母亲屋里住几晚,这边还有空院子,这几天紧着收拾出来一个给她住。”夜飞玉说到这里,伸手抚了抚她的头,“言儿,既然回来了,就好好过日子。那六殿下真不是你的良配,往后就不要再惦记了。父亲不在了,但是不要怕,哥哥还在。去吧,睡一觉,有什么事都待睡醒了再说。”

  她别了夜飞玉,一个人走进院子,这小院儿比她从前在东边儿住的天舞轩要小上一半还多,几乎没走几步就到房门口了。

  一个小丫鬟正靠在门边上,头一点一点的,几乎就要睡着了。

  她伸手推了推,“坠儿,醒醒。”

  小丫鬟一激灵,揉眼一看是夜温言,当时就笑了起来,“四小姐回来啦!”

  “嗯。”她点头,扯着人往屋里走,“这大下雪天的怎么还敢在外头眯觉?你也不怕冻死。”

  坠儿搓搓冻僵的手,笑着说:“没事儿,奴婢皮实,冻不死的。再说主子都没回来,哪有做奴才的先进屋睡觉的道理。四小姐进宫这一趟还好么?”

  “还好。”她随口应着,开始打量这间略显空荡的屋子。

  坠儿说:“这里以前是五小姐的住处,本来就没什么装饰,搬家的时候能带走的都带走了。四小姐您以前住的天舞轩里可尽是好东西,可惜都没带过来。老夫人说,之所以天舞轩看起来贵气,是因为大老爷是家主,府里自然会向家主这边倾斜一些。但是大老爷不在了,二老爷成了家主,那些好东西自然也都要转送给二老爷一家。”

  夜温言失笑,“这老太太逻辑思维还挺强。”

  坠儿不懂,“小姐,什么叫逻辑思维?”

  “就是说她这一出出的事做得有理有据,只可惜,心眼不太好,落井下石也太明显。”

  这句小丫鬟听懂了,“对,就是落井下石,大老爷才过世一个多月,怎么就能做这样的事呢?何况还是亲儿子,她也不怕大老爷在天之灵盯着她!”

  “可能是无神论者,不敬不信鬼神之说吧!”

  “怎么可能!”一提这个坠儿更来气,“要是真不信,就不至于听了一个老和尚的话后,就对咱们这一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老和尚说什么了?”她想起之前在叙明堂时,那君桃好像也嘟囔了句和尚什么的。

  “四小姐忘了?”坠儿提醒她,“大老爷头七那晚不是来了几个和尚做法事么,当时就有个大和尚说四小姐命格不好,跟将军府相冲,如果一直养在府里,将来定会给将军府带来灾难,而且还是灭门之灾那种。老夫人当时就想把小姐给送走,大夫人就跟老夫人吵了一架。后来也不怎么的就把小姐给留了下来,奴婢也不清楚原因,但如今想来,可能是为了把小姐给嫁到肃王府去吧!毕竟嫁到了肃王府,就不算养在咱们府里了。”

  夜温言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一出,那个大和尚胖得走路都费劲,原主当时就纳闷是不是寺里香火过旺,生活条件太好所致。

  后来那大和尚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那样一番话,原主也翻了脸,直指他是个假和尚,还说真和尚怎么可能嘴角挂着油腥子。

  如今想想确实可疑,这个时代可没有豆油花生油什么的,能入口做菜的全部都是荤油,也就是动物油。出家人怎么可能吃动物油?一个嘴角挂油的人,就算披了袈裟,他也不可能是真正的和尚。

  就是不知道老太太打哪儿找来这么个主儿,又为什么要找这么个人来?就是为了把她从家里赶出去?可她到底是夜家的孙女,而且是嫡孙女,跟那老太太有正正经经的血缘关系。就算从前老太爷偏疼她一些,也不至于让老太太恨成这样。

  这里面一定有事儿!夜温言想,老太太急于弄走她,绝对不可能是单单的讨厌,这里面一定有不得不送走她的原因,只是这个原因是什么,她还不得而知。

  “罢了,不说这些。”她无意在这时候多想,只问坠儿,“你怎么到我屋里来了?你原本不是在我母亲那边侍候的吗?”

  坠儿吐吐舌头,“奴婢从前只是大夫人屋里一个擦灰丫头,但是经了昨晚的事,大夫人说小姐您可能是喜欢我,就让我到这边来跟着小姐您了。对了,还有熙春姐和香冬姐,她们也还在。只是从前洒扫的下人少了,就只剩下两个粗使丫鬟。好在这院子不大,每天只要大家一起做事,很快也就能打扫完。”

  “熙春和香冬。”她想了一会儿,再问,“她们人呢?”

  坠儿瘪了瘪嘴,“她们都睡了。”

  “睡了啊!”夜温言笑了笑,“看来母亲说得没错,我的确是喜欢你,因为只有你肯忍着困等我,只是有件事情我可能要食言了。”她抱歉地对坠儿说,“先前让你拍那个婆子,我说拍伤有赏,拍死重赏。虽然你拍那一下够不上重赏,但小赏肯定是要有的。不过你看——”她摊摊手,“我现在身无分文,除非从以前的屋子里搬了银子过来,否则我真是不知道该拿什么赏你。”

  “奴婢不要赏。”坠儿连连摆手,“奴婢本来就想拍死那婆子,所以四小姐不用赏我。”

  “赏肯定是要有的,我说话总得算话才行。不过你要再等一等,等我在这府里站稳脚跟,该是咱们的东西,谁拿了谁就得一样一样再给我还回来。否则——”

  “否则剁手!”坠儿连说带比划,“反正奴婢以后就跟着四小姐,四小姐说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对不带有一丁点含糊的!”她一边说一边拉着夜温言坐到椅子上,“四小姐先坐儿,奴婢去备水给小姐沐浴。”

  小丫头风风火火地走了。

  不一会儿,门外又有个声音传了来:“小姐睡了吗?”

  她听着耳熟,但不是自己耳熟,而是对于原主来说,这是一个熟人的话说声。

  “香冬?进来吧!”

  门被轻轻推开,一个十六七岁的丫鬟走了进来,正是原主从前的贴身侍女香冬。

  “奴婢听到坠儿的声音,就猜肯定是小姐回来了。小姐是不是一直没吃东西?饿不饿?这院儿里没有小厨房,这会儿大厨房那边肯定也是没人做事的,就先吃些点心垫垫肚子吧!”

  香冬将手里端着的小半盘点心搁到她面前,“等外头不禁行了,奴婢想办法买点砖,咱们在后院儿垒出个灶台来,自己烧点东西也方便些。”

  香冬是个很仔细的丫鬟,也很聪明,跟了原主五六年,一向低调谨慎,几乎没做过什么错事。跟香冬比起来,另外一个贴身侍女熙春就大胆得多。比如说穿衣裳,香冬从来都穿得素静,也不描红画绿,头上就算戴花也都选小巧的,颜色也不扎眼。

  熙春则不然,熙春喜欢鲜艳的颜色,头上也总是插着各式各样的珠花。当然,那些东西都是原主赏的,对于贴身侍女,原主从来没有吝啬过。可即使这样熙春还是不太满意,每每有夜温言不穿了的衣裳,她都要想办法要过去,略改一改,自己留着穿。

  以至于她走在街上,偶尔就会有人把她认成是哪位官家府邸里的小姐,这让熙春很高兴。

  见夜温言瞧着那盘点心不想吃,香冬轻轻叹气,劝她道:“虽然冷不丁的遭遇这样的变故,谁都接受不了,但小姐还是得想开些,否则这日子可没法过下去了。”

  夜温言回过神来,点点头,“我知道。”想了想,再问她:“昨日我出嫁,你和熙春怎的没有跟着一起陪嫁过去?是谁让你们留在府里的?还有,你过来给我送点心,那熙春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医魔后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医魔后不好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