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合作
岐清2021-03-10 10:143,045

  男人顿了下,接着收敛起神情:“我明白了,顾小姐放心。”

  听到这回答,顾清宴松了一口气,匆匆说了一声“多谢”便跟着钟伯上了一辆黑色轿车。

  ……

  鼓邺区最大的附属医院,急诊室外。

  顾清宴沉默的站在雪白的墙壁前,目光只幽幽的盯着那亮着灯的“手术中”三个字。

  良久,一道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阴沉暴怒的熟悉嗓音。

  “钟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清宴一怔,下意识循声望去,就见霍霆宇面色阴鸷的站在钟伯面前,笔挺的领带因为脚步匆匆而微微有些凌乱。

  钟伯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却让霍霆宇面色更加不善了。

  半响,他不耐烦的抬起眼,终于注意到了站在墙边一言不发的顾清宴。

  见他的视线转过来,顾清宴心里一紧,下意识就想要解释清楚。

  但霍霆宇显然没那个耐心,阴沉着脸大步走过来,就对她扬起手臂狠狠打了一巴掌。

  啪――

  “贱人!是不是你害的雪婷?”

  清脆的巴掌声夹杂着怒火,顿时让顾清宴懵在了原地。

  长长的走廊一片寂静。

  良久,她纤白的手指抚上被打的红肿的脸颊,眼泪顺着鼻梁立刻流了下来,却是倏然一笑。

  “同样的招数再来一次不觉得腻吗?当初陷害我入狱,怎么,现在又想再告一次?”

  被她如此直白的话一堵,霍霆宇的脸色顿时一片铁青。

  顾清宴视若无睹,只冷笑着放下手指。刚准备再讥讽两句,却忽地听一道尖锐的女声从背后响起。

  “你这个贱人!究竟还想要害我们霍家到什么时候!”

  顾清宴面无表情的回过头,发现来人正是霍母。一身雍容华贵的打扮,脸上却浓妆艳抹的满是风尘之气。

  “你这个贱人!还缠着霆宇做什么!真是不知羞耻!”霍母一来就破口大骂,就犹如泼妇一般,完全没有平常贵妇人的派头。

  顾清宴擦干眼泪深吸一口气,脸上没有丝毫情绪。

  “霍女士,你该问问你的好儿子,究竟是谁不知羞耻!陷害自己的妻子入狱,为了利益不折手段……甚至是完全不分青红皂白。”

  一字一句的说着,顾清宴冷笑的声音在长廊里层层盘旋。

  “果真,不是一家人就不进一家门。”她讥讽一笑,眼中满是冷漠。

  “你、你……”

  霍母气得浑身发抖,咬着牙瞪向顾清宴,一张脸红白交加。

  倒是霍霆宇冷峻的面容依旧镇定,欣长高大的身形面无表情的立在那。

  半个小时后,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灭了。

  一身白大褂的男医生从里面推开门出来,摘下口罩就道:“谁是病人的家属?”

  霍霆宇大步走过去,英挺的眉头没有松开。

  “医生,她怎么样了?”

  男医生皱起眉头,不悦的看向他道:“病人大出血,孩子没有保住。而且病人的体质偏弱,以后怀孕的几率会很低,你们这些家属究竟是怎么照顾她的。”

  话落,两个戴着口罩的小护士就推着手术推车从里面走了出来。

  推车上,慕雪婷紧闭着双眼小脸惨白,手背上还吊着点滴。

  霍母大受刺激,崩溃的瘫坐在了地上,哭天抢地道:“你这个贱人竟然害死我的金孙!你怎么这么狠心啊……”

  慕雪婷她竟然真的……

  顾清宴抿着唇,目光复杂的看着渐渐远去的手术推车。

  忽地——

  “顾清宴!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一道压抑低沉的嗓音骤然响起。

  顾清宴下意识回过头,还未说话,脖颈就猛地被一只大手掐住了。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推的她直接撞到了背后的墙壁,顾清宴整个人一懵。

  “说!是不是有人在背后指使你!他是谁!”霍霆宇阴鸷着神色,手指逐渐收紧了力道。

  “霍霆宇,你放……”顾清宴唇色一白,下意识抓住他的手腕,呼吸顿时困难起来。

  “告诉我。”霍霆宇一字一顿,犹如一头蛰伏的冰冷野兽。

  顾清宴颤动着唇瓣难以说话,直到一只手臂飞快的从她面前横穿而过。

  感觉到喉间的大手被迫松开,她双腿发软,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秀丽的小脸上冷汗涔涔。

  “大哥怎么越来越粗暴了。”

  一道漫不经心的戏谑轻笑着从耳畔落下。

  顾清宴一怔,下意识循声望去。

  只见挡在她身前的霍言骁勾着唇角似笑非笑,一只手抓着霍霆宇的手臂,俊美细致的五官邪肆而散漫。

  看着将她完全护在身后的高大身影,顾清宴咬了咬下唇,目光复杂的久久无言。

  霍霆宇俊脸更沉,阴郁的声线透出一丝危险。

  “言骁,你这是什么意思?”

  “自然是如大哥所见。”

  霍言骁放下手臂,漫不经心的勾唇:“再说了,男人保护自己的女人难道不是天经地义吗。”

  闻言,霍霆宇脸色一变,半响才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霍言骁轻笑一声挑眉:“谁都知道好玩不过大嫂。”

  话落,他别有深意一笑,接着微微倾身靠近霍霆宇的耳边。

  “不对,应该是前大嫂才对。而且,味道很不错。”

  霍霆宇瞳孔一缩,周身气势顿时大变。

  霍言骁依旧似笑非笑着,俊脸上没有丝毫异样。

  霍霆宇深深的看向顾清宴,她正低着头,视线只能看到她光洁的额头。

  良久,他冷笑一声,一言不发的便转身离开。

  瘫坐在地的霍母见此,倒也不再继续哭天抢地,而是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接着起身跟在了霍霆宇身后。

  二人接连离去,霍言骁勾着唇转身,目光却停留在顾清宴脖颈的红痕上。

  一片淡淡的淤青,在雪白的肌肤上格外显眼。

  他嗤笑一声,语气喜怒不辩。

  “羽翼未丰就想报仇,根本不可能是慕雪婷的对手,更遑论霍家。”

  闻言,顾清宴非但不怒,反而展颜一笑。

  “我自知不是他们的对手,所以才把文件交给了你,希望能和你合作。”

  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娇容,霍言骁心里浮起一丝涟漪。

  半响,他勾唇,语调依旧似笑非笑。

  “既然如此……成交。”

  ……

  医院外日头正盛。

  二人驱车回到别墅,已是十点整。

  霍言骁双手插兜的朝楼上走去,一步一步,优雅而矜贵。

  “来书房。”

  他没有回头,只淡淡的留下这三个字。

  顾清宴迟疑片刻,见霍言骁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楼梯口,才拧眉跟了上去。

  书房外,顾清宴犹豫的立在那里。

  直到霍言骁一声“进来”,她才深吸一口气握住门把推门而入。

  书房内,霍言骁倚靠在书桌一侧,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端着一个高脚杯,里面微微晃荡的红酒妖艳似血。

  见到顾清宴,他微微挑眉,便伸手将书桌上的一叠文件拿了起来。

  “你可以先熟悉一下资料。”

  资料?

  摸不准霍言骁的心思,顾清宴迟疑的顿了一下,半响才从他手中接过文件。

  文件不多,不过四五张纸的厚度。

  书房内顿时陷入一片寂静之中。

  顾清宴低下头看向文件,每翻一页她就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显然是对文件的内容感到极其震惊。

  “这是……”

  直到把所有文件看完,她猛地就把视线投向霍言骁。

  “你怎么会有WE公司的内部资料?”

  文件上的这些内容,足以让这个不久前刚刚挤入本市前五的大企业迅速面临各种问题。

  见她如此震惊,霍言骁薄唇轻勾,优雅而又矜贵的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后,就似笑非笑的开口道:“WE公司的幕后老板向来神秘,你说我是怎么找到这些内部资料的?”

  闻言,顾清宴一开始还有些愣,但很快就明白了他的话中之意。

  “难道你就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霍言骁忽地将食指挡在了唇边,然后压低了嗓音勾唇道:“嘘,别说出来,要给我保密。”

  他的声音醇厚而迷人,夹杂着一丝别样的诱惑与暧昧。

  顾清宴垂下长长的睫毛,倒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而是拧了拧秀眉问道:“你把这个告诉我,是想要我做什么?”

  对她的一点就透霍言骁玩味的勾唇一笑,接着才道:“从明天起,做我的秘书。”

  “秘书?”顾清宴一愣。

  ……

  傍晚,昏黄的斜阳幽然洒落。

  鼓邺区附属医院单人病房。

  伴随着一个女人崩溃的尖叫,一阵又一阵剧烈的声响从里面传来。

  护士站的一个小护士拧眉看向那间病房。半响,她犹豫的顿了下,刚准备过去看看情况,却见一个欣长高大的身影冷峻着面容朝这边走了过来。

  “霍先生……”小护士一愣。

  “她怎么样了。”霍霆宇声线冷淡。

  “慕小姐她知道情况后状态很不好……”小护士欲言又止。

  霍霆宇冷淡的应了一声,接着大步来到病房前,然后推门而入。

  “雪婷。”

  病房内一片狼藉,慕雪婷赤脚站在地上,脸色惨白,一副伤心绝望的崩溃模样。

  “霆宇,我们的孩子没了……”她喃喃自语着,脸上满是泪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