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软弱还是复仇
岐清2021-03-10 10:143,049

  怎地是她没有动静,分明是霍霆宇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碰过她!

  “对了,还有一件事差点忘记告诉你了。”霍言骁似笑非笑着,修长的手指却漫不经心的撩起顾清宴散落在颊边的秀发。

  “你被控告的故意伤人罪其实是慕雪婷陷害的,本来调查清楚就能没事,结果我亲爱的好大哥竟然派人将所有证据都销毁了。”霍言骁倏地勾唇,迷人的嗓音透着一股莫名的别有深意。

  顾清宴消瘦的身子一僵,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她颤动着唇瓣想要反驳,却发现根本无话可说。

  抬起眸子,不远处的霍霆宇和慕雪婷正微微笑着交换戒指。男才女貌,当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顾清宴冷笑着,下意识就想要推开车门下去,却被霍言骁一把抓住手腕。

  “放手!”她颤抖着拔高嗓音。

  霍言骁却冷淡下神色,目光直直的看向她,并不松开。

  “记住这种愤怒了没有?”

  “什么?”顾清宴一怔。

  “记住它,想要报仇,就必须先学会忍耐。”霍言骁语气平静的说完,深邃的眸子幽若寒潭。

  顾清宴怔怔着没有说话,目光稍稍失神,许久终于放下搭在门把上的手指。

  见此,霍言骁没有再说话,而是直接命令司机开车离开。

  行至半路,顾清宴渐渐回过神来,就见霍言骁神色冷淡的按下正嗡嗡作响的手机。

  短暂的寂静后,霍言骁放下手机,深谙不见底的眸子幽幽的看向她。

  “怎么了?”顾清宴被他盯得浑身发毛,忍不住问了一句。

  霍言骁顿了片刻,接着不再隐瞒,而是缓缓道:“自你入狱后,顾老爷子的身子就每况愈下。刚才,是医院给我发的病危通知书。”

  顾清宴一愣,整个人倏然僵住。

  病危……通知书?

  顾清宴强自镇定下来,却还是忍不住抓住了霍言骁的手臂,声音颤抖道:“我们去医院……”

  霍言骁低头看着她血色尽失的小脸,纤白的手指因为紧张而格外用力的抓着他。

  “二十分钟,到市第一医院。”半响,低沉的嗓音缓缓落下。司机没有说话,只立即踩住了油门,然后转着方向盘骤然打了一个弯。

  顾清宴抿着唇,想说话喉头却又被哽咽的感觉堵住,只好一言不发。

  宽敞的大道上,宾利疾驰着朝医院而去,不过短短十几分钟就稳稳的停在了大门口。

  顾清宴苍白着小脸,急切的拉开车门下了车,就慌乱失措的朝重症监护室跑去。

  市第一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安排在最新一栋的大楼里,足足有好几层。

  因为人流不多,顾清宴颤抖着手指按下电梯,很快就顺利的到达了顶层。

  随着“叮”的一声,她几乎是理智全无的直接冲到了顾父所在的801号病房。

  “爸……”顾清宴呼吸不稳的唤了一声,手指抓着门把,目光急切的看了一圈。却只看到两个戴着口罩的护士正在整理着病床,旁边还站着一个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高大身影,正是昨天在审讯室见到的男人。

  “顾小姐。”他微微点头致意,目光却格外深沉。

  顾清宴一怔,手指也渐渐放了下来,却依旧问道:“我爸呢?他在哪?”

  男人沉默片刻,许久才从手中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白色信封。

  “十分钟前,顾老爷子因为抢救无效,已经在手术室停止了心跳。根据医生的嘱托,我们将顾老爷子送到了另一间病房。”男人缓缓说着,声音在空旷的病房里层层回荡。

  停止了……心跳?

  顾清宴艰难的将这五个字在心里又重复了一遍,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

  “你说谎……”她愤怒的瞪着他,语气却颤抖的不像话,手指紧紧攥在一起。

  男人又是一阵沉默,接着缓步向前,将手中的信封递到她面前。

  “顾小姐,请节哀,这是顾老爷子临终前让我交给你的。”

  顾清宴怔怔的看向那白色信封,一瞬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心里轰然倒塌。她傻愣愣的伸出颤抖的手指,视线却骤然模糊。

  “不可能,这不可能……”她一下又一下喃喃出声,像是在试图说服自己,声音不自觉就失控了。

  男人轻叹一声,将信封塞入顾清宴手中,就继续补充道:“顾老爷子在一个小时前已经宣布顾氏破产了,破产清盘证明书和死亡证明书就在我这里。作为顾氏唯一的继承人,顾小姐,麻烦你在这两个文件上签个字。”

  说完,他就将两个蓝色文件放在了右侧的桌上。和上次一样,配套的黑笔依旧是标有“NK”字母的英文。

  顾清宴喉头一堵,拿着信封就看向桌面,眼泪接着就从面颊流了下来。

  “爸……”她颤抖着身子一步一步走过去,手指缓缓拿起黑笔,视线却停留在死亡证明书上久久不能移开。

  良久,她深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的在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子。视线却是在重新抬起头时骤然一黑,接着整个人紧闭着眼往后倒去。

  顾清宴隐隐感觉到有人抱住了她,带着一抹熟悉的薄荷冷香。

  ……

  昏黄的斜阳下,一辆车型流畅的宾利在大道上飞快的行驶。

  一个俊秀斯文的男人坐在副驾驶座,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就对着后座冷峻高大的霍言骁缓缓道:“二少,他们已经知道顾小姐被您保释出狱的消息了。”

  霍言骁勾唇,手臂却将昏睡在他怀中的顾清宴揽的更紧。

  “既然时机到了,那就开始我们的计划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却令人不寒而栗。

  深夜,平昌区别墅。

  淅淅沥沥的小雨又下了起来,不时敲打在窗户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霍言骁站在落地窗前,欣长高大的身影隐藏在黑暗中,明明灭灭的令人看不清楚。

  半响,他侧过眸子,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躺在床上的那抹纤细身影,似若有所思。

  忽地,那抹娇小的身影似轻微晃动了一下,接着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霍言骁眯着眼睛看过去,发现她小脸惨白,唇上没有丝毫血色。

  他缓步走过去,低沉的声音骤然盘旋在卧室中。

  “醒了?”

  顾清宴手指一颤,下意识拢紧被子,目光接着就失措的看向他。

  霍言骁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下意识警惕的动作,勾了勾唇便倾下身子更为靠近。

  “放心,我还没这么禽兽。”

  说完,他轻笑一声,磁性的嗓音醇厚悦耳。

  感受着他一下又一下近在咫尺的呼吸,顾清宴僵住身子,手指依旧不安的抓住被子。

  见她紧绷着难以放松,霍言骁稍稍放开距离,却缓缓道:“霍家已经知道你被保释出狱的消息了,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这里。而你,只有不到五个小时的考虑时间。是继续软弱下去,还是不顾一切的选择报仇,一切都在于你。”

  似陈述又似一种别样的警醒,顾清宴瞳孔一缩,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往日的一幕一幕来。

  如果不是她被人陷害入狱,父亲又怎么会心脏病复发……她早就该知道的,霍霆宇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她,而是顾氏。

  见她失神的颤动着唇瓣,霍言骁轻勾着唇,却是倏然起身。

  顾清宴依旧没有说话,只是突地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腕。

  感受到从手腕上传来的温度,霍言骁的动作一顿,接着深谙不见底的眸子看向她。

  良久,顾清宴缓缓抬起头,沙哑的嗓音透出一丝脆弱的疑惑。

  “为什么……你和霍家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

  她的眼神直直的盯着他,像是执意要寻找一个答案,微微扬起的下颔在昏暗的黑暗中勾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

  卧室顿时陷入一片寂静中。

  霍言骁良久才露出一抹嗤笑,深邃的面容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以后你会知道的。”

  说完,他就面无表情的看向顾清宴。

  顾清宴长长的睫毛落下,接着缓缓松开手指。

  夜深更深了,窗外的小雨淅淅沥沥,寒气逼人。

  ……

  清晨温暖的光线缓缓从透出缝隙的窗帘外倾斜下来,印照着倚靠在床头一夜未眠的顾清宴,仿佛一座雕塑。

  半响,她动了动纤白的手指,苍白的唇角牵起一抹苦笑。

  现在这样实在不是她顾清宴的风格,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报仇,又何必在此犹豫不决。

  深吸一口气,顾清宴下了床,发现霍言骁已经为她准备了一套淡蓝色的百褶裙摆在床头。

  布料精致,显然是大家之作。

  顾清宴身形顿了顿,接着拿起百褶裙就进了浴室。

  ……

  宽敞明亮的客厅中,霍言骁正坐在长沙发看着报纸,修长的双腿交叠,看着颇为优雅矜贵。

  半响,一道轻微的动静从楼上传来。他下意识放下报纸,目光接着就循声看去。

  淡淡的光线下,顾清宴搭着扶梯,一步一步从旋转楼梯上下来。

  高约五厘米的高跟鞋在白净的楼梯上落下声音,淡蓝色的收腰百褶裙衬得她那双笔直修长的大腿更为立体美丽,犹如模特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