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初选在即
岐清2021-03-10 10:143,008

  顾清宴怔愣地看着霍言骁带恶劣笑意的面孔,半晌后,垂下眸子,自嘲地笑了笑,是啊,顾清宴,你哪里没被这人看过,你……早已经不干净了……

  “行了,”霍言骁却在这时站起来,语气略带不耐,“有时间为哪些根本不能后悔的事情伤神,倒不如明天漂漂亮亮地赢回自己应得东西!”

  说着又推了推黯然失神的顾清宴,“去看看喜不喜欢。”

  顾清宴闭了闭眼,缓缓叹了一口气,霍言骁说得对,与其在这里为不必要的事哀伤,倒不如打起精神,让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后悔!

  起身走到了镜子前,看着镜中有些陌生的自己,一时之间,顾清宴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

  从前并不常在收拾打扮自己上花费太多的心思,因此也似乎是从未见过这般美丽的自己,周身都散发出一丝妩媚的气息。

  可是,自己第一次美得这般惊心动魄,竟然是为了在招标会上一鸣惊人,可以打败那个自己曾经爱得那样深沉的男人。

  顾清宴正看着镜中的自己出了神,霍言骁突然走到了顾清宴的背后,从背后环住了她的脖子。

  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让顾清宴的身子不禁微微地颤抖了一下,有些惊慌道:“你又要干什么!”

  这动作有着说不出来的亲昵,况且周围还有那么多的人看着,顾清宴又不由想到了霍言骁先前说过的话,脸色顿时红一阵白一阵,咬牙忍住想要逃离的冲动。

  霍言骁却不管,在他松手的时候,顾清宴白皙的脖颈上霎时出现了一条闪烁着耀眼的光芒的宝蓝色的钻石项链。

  那吊坠正好落在顾清宴的锁骨之间,清丽华贵得让人简直挪不开眼。

  周围的女店员们眼中都是或羡慕,或嫉妒的神色,因为顾清宴的这一身,更因为她身旁的霍言骁。

  顾清宴没想到霍言骁还有这么一出,惊讶的同时不免又有些感慨:“果然是人靠衣装,这俗语说得一点也不假。”

  “还不错。”站在顾清宴身后的霍言骁瞥了一眼镜中的她,淡淡说道。

  “谢谢。”

  “不必。”霍言骁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顾清宴的眼眸说道,深邃的眼眸几乎是要将她吸进那深不见底的黑洞一般,片刻后,薄唇轻启,“我说的不是你。”

  顾清宴一噎,只得干笑几声,她明白自己再和霍言骁这么说下去,他指不定又要说出什么让自己难为情的话来。

  于是,连忙转移了话题,“明天……这样可以了吧?”

  霍言骁皱眉仔细想了想,“还不够。”

  顾清宴本就只是随口一问,却没想到竟然得了这么个的答案,一脸疑惑地看向了霍言骁。

  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还要怎样打扮,才算是够了,难道一定要是仙女下凡才可以吗?

  “顾清宴,你要知道,衣服、鞋子、首饰,都只不过是外在的装饰罢了,你要想复仇,可不能够仅仅依靠这些外界的工具,你得从心里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击垮霍霆宇,只有由内而外地散发出来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你自己的。而你让自己变得这般好,也不该仅仅是为了复仇,而是为了你自己,只有你不因复仇而存在的时候,你才真正地可以报复到霍霆宇。”

  说罢,霍言骁也不再看她,径直朝店外走了出去。

  顾清宴连忙跟了上去,脑海里却是在反反复复地回想着霍言骁对自己说过的话。

  就这一番话,她就不得不佩服,这个男人所说的每句话,每个字,都戳到了她心底的最深处,让她震撼!

  回到家中,顾清宴一个人站在偌大的更衣镜前,一边打量着自己,一边仔细地回味着霍言骁方才对自己说过的话,继而一阵苦涩涌了上来。

  这么多年以来,自己似乎都是为了霍霆宇而活着,现如今,下定决心要做回自己,竟然还是为了报复霍霆宇——那个自己从记事起就爱慕的男人。

  此时,慕雪婷也站在镜子前。

  明明是满柜子的衣服,其中也不乏有高端定制礼服,可是,这会儿,她却觉得没有哪一件衣服能和自己的心意。

  拿出来一一试了之后,又将其全部都扔到了地上,却无可奈何。

  自那天以后,霍霆宇就停掉了自己的信用卡,算起来,她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踏进那些名牌店铺的门了。

  慕雪婷想要陪同霍霆宇去参加明天的初选,这个想法在听说霍言骁会带着顾清宴去的时候就生了根。

  尽管已经和霍霆宇结婚这么久了,在霍家的地位也比顾清宴之前的高,可是,慕雪婷每每想到顾清宴会和霍霆宇接触,心中就会升起一股熊熊地燃烧着的无名怒火。

  而且,也是从那天晚上以后,霍霆宇便不再同自己同房睡觉了,即便偶尔回了房间,也不过是火急火燎地冲着她发泄一番自己的欲望,结束了,便会去另一个房间睡觉。

  慕雪婷已经记不清,她一个人哭着渡过多少个晚上了。

  无论她怎么哀求,霍霆宇都仿佛是一块捂不热的石头一般,不肯多和自己说哪怕一句话。

  慕雪婷不禁攥紧了双拳,顾清宴,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你这是在做什么?”房间的门倏地一下被推开了。

  霍霆宇看见乱扔了一地的衣服,不禁皱了眉头。

  看到霍霆宇进来,方才满脸怒气与怨恨的慕雪婷,瞬间堆起笑容,柔柔说道:“霆宇,你回来了?”

  这几天,本来就因为策划案和初步评选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本来只是想要进房间取件衣服,却看到慕雪婷扔了满地的衣服。

  没处发泄一肚子火气的霍霆宇,此时和一个装满了火药的炸药包简直没有任何区别,被慕雪婷这么一点,瞬间爆炸开来。

  “有完没完?不能出去,就在家这么折腾?”

  慕雪婷呆滞地看着面前一脸愠怒的霍霆宇,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

  不过也只是片刻而已,她便重新带上了一抹笑,走到霍霆宇的面前,环上了他的腰,语带委屈:“霆宇,人家只是在想明天要穿哪件衣服陪你去参加初选嘛,我不能给你丢脸呀。”

  一边说着,一边用自己胸前的两团柔软用力蹭了蹭霍霆宇的胸膛,仿佛根本就没有听见霍霆宇对自己说的那些难听的话一般。

  “陪我参加初选?”霍霆宇却是无动于衷,一把推开了慕雪婷,“我有说过要带你去吗?慕雪婷,你也知道,现在有多少人都对你印象深刻了,你只有不去,才不会给我丢脸!”

  不再多看她一眼,随手拿过自己明天要穿的衣服以后,便转身离开了房间。

  看着霍霆宇丝毫不留恋的背影,慕雪婷眼含狠意,攥紧了手中的裙子,随着她的力气越来越大,那裙子终是变成了皱巴巴的一团。

  慕雪婷忽然觉得那一地乱糟糟的衣服就像是自己的生活一般,曾经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华贵,如今,全都变得一团混乱,破败不堪。

  瞬而,慕雪婷不禁冷冷低笑出声。

  虽然已经一切都准备妥当了,但是,顾清宴始终还是觉得有几分忐忑,毕竟,这是离婚以后,自己和霍霆宇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尽管知道,这在今后应该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她还是不可避免地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慌乱。

  “哎,看来,今天晚上注定是要失眠了。”顾清宴翻了个身,轻轻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

  身旁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已经这么晚了,顾清宴冷不丁地被吓了一跳。

  拿起来一看,却是霍言骁,顾清宴疑惑地皱皱眉,不知道这么晚了,他还有什么事,难不成还嫌白天折磨自己还不够么?

  “什么事?”顾清宴接通电话,语气稍显不耐。

  “开门!”而电话那头却传来一道不容置疑的话语。

  顾清宴毫不犹豫地挂断了电话,觉得霍言骁实在是莫名其妙,这大半夜的,让自己开什么门啊。

  顾清宴有些气闷地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叹了口气,披上了外套,下床去开了门,想看看霍言骁又耍什么花样呢。

  “三分十二秒。”推开门,霍言骁正斜靠着门站着,低头看了眼手表,面无表情地说道。

  那模样像极了一个严谨刻板的裁判。

  “什么三分十二秒?这么晚了,你要干嘛!”顾清宴心里有几分不快,真不知道这霍言骁到底有什么急事,非得现在来找她。

  明天就是初选了,难道视界宽广的霍二少不懂轻重缓急么?

  “开门时间。”霍言骁凑近顾清宴耳边,说话间呼出的热气是那样的清晰,让顾清宴的脸顿时变得绯红。

  “你到底有什么事?”顾清宴无奈地松开手,知道自己越是强行让霍言骁离开,他越是不会走,索性看看他到底有什么事情好了。

  霍言骁轻笑一声,不由分说地将一副耳机塞到了顾清宴的耳朵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是霍躲不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