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四 树上的插翅令
风吹过剑纵横2021-05-12 17:301,794

  如果你没有去过昆吾镖局,你一定会以为它一定会是高墙碧瓦,金壁辉煌。

  在江湖上无论谁这么想都决不会过份,因为身为天下第一大镖局的昆吾镖局,无论是什么样都不过份。每天昆吾镖局接镖的酬金,都会多到让你撑目结舌,下到土豪富绅的金银珠宝,上到朝庭的奇珍异物,昆吾镖局都敢接手,而押这样的红镖,酬金也往往高的惊人。

  但就是这样,你想让昆吾镖局为你保一趟镖,也得排几天队不可,因为昆吾镖局保的镖还从来不曾失过手,不论他们开出的是什么价码,也总是会有许多人会上赶着把白花花的银子送到昆吾镖局来,所以有人说昆吾镖局富可敌城,也决不会有人反驳。

  可是昆吾镖局却一点也不富丽堂皇。如果你到过昆吾镖局,你就会发现它与别的农家大院一点分别也没有,唯一一点不同的是它比普通的农家大院要大的多得多。

  不知道内情的人都会说祁老镖头是越有越抠门。只有知道内情的人才会明白是怎么回事。

  昆吾镖局的银子,除了日常的花销,几乎全部都用来接济了穷人。

  所以祁昆吾在江湖上还有一个美名:“烟锅菩萨。”

  现在云飞扬就和这些人坐在昆吾镖局的大堂里,他道:“想不到祁老镖头早已将几位的家人都安置在了这里。”祁昆吾苦笑道:“老夫自知一死之后,这世上会多了许多的孤儿寡母,所以就把这几们兄弟的家眷都安排在了一起,大家同命相怜,互相也好有个照应。”

  云飞扬点点头道:“那好,事不宜迟,咱们明日既上路如何?”祁昆吾道:“咱们现在都听云公子的,只是……。”云飞扬道:“祁镖头心中还有放心不下的事?”祁昆吾道:“王虎兄弟的家眷不知为何迟迟还不到,云公子看可否再等他们一下?”云飞扬道:“这个自然,为了防止路上有什么意外,是不是去接应一下。”众人都一齐点头称是。王虎道:“各位多日劳累,我自行去接应就是了。”司马锦绣道:“咱们既然兄弟一场,自当同去,现在咱们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自当放手去干。”他经过一番修整,昔日的豪气又在脸上出现。众人齐声称是,各各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云飞扬道:“我这位小朋友,也可和众位同去。”众人皆知左银龙虽然年纪不大,但却剑法超群,欣然和他结伴而去。

  过了两天,这些人已经将王虎的家眷接了来,令人意外的是王虎只有两个哥哥和一对儿女。祁昆吾清点了一下人数,足足有一百多口人。隔日,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启程,暮年热热闹闹的昆吾镖局,顿时便成了萧条的空墙大院,只留下了几个年老的家人看门守院。这许多人浩浩荡荡的走了一日,由于人数众多,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同时安排这许多人住店,加上扶老携幼,所以行的十分缓慢,众人只好在野外搭棚夜宿。好在祁昆吾是走镖出身,对于露宿野外的经验,再也没有人比他更精通的了,所以一行人虽然又多又杂,却也不费什么力气。

  到了第二日的晚上,众人刚刚睡下,忽然王虎惊呼一声,道:“大伙快来看。”众人围过去,只见在他面前,赫然放着一只插着翅膀的刺猬,刺猬的背上,竟然长着两只翅膀,翅膀上有字:“言出必行。”祁昆吾皱着眉道:“言出必行,言出必行,嘿,今日这云公子在此,老夫倒要看看你们怎样杀光这许多人?”云飞扬看着王虎,道:“你是怎么发现这插翅令的?”王虎道:“我去取柴,路过这里时这东西就忽然从这棵在树上掉了下来。”云飞扬向那树看了一下,那棵树不过只有一人多高,根本不可能有人站到上面。双钩金白小道:“这地方地势如此开阔,这放插翅令的人居然来去自如,看来这人的轻功相当了得。”云飞扬摇摇头道:“天下绝没有如此高的轻功。”金白小搔着头道:“那这插翅令是怎么到了这里的?这倒让人想不明白了。”云飞扬道:“这定是有人事先放在了这棵树上的,放插翅令的人预料到了咱们必然要在此处住下,而咱们这许多人走来走去,必然会有人碰掉它。”翻天掌仇实点头道:“此人心思慎密,做事能算得如此之准,想必不是等闲之辈。”云飞扬道:“不管怎么大伙都要小心了,这插翅令既然敢如此嚣张,必然还有下招。”祁昆吾道:“云公子说的不错,小心无大错,今晚咱们就辛苦一下,两个人一组巡视,绝不可让对方钻了空子。”

  当晚祁昆吾将九个人分了组,左银龙和云去寨郑天远一组;翻天掌仇实和双钩金白小一组;司马锦绣和龙门刀吴震一组,自己则和王虎分在一组;云飞扬自己一组;

  云飞扬见祁昆吾将九人的强弱搭配实的是无可挑剃,不禁对他肃然起敬,心里暗暗赞他这天下第一镖局总镖头绝非浪得虚名。

  众人按组巡视,加倍小心,哪知这一夜却再无动静,如此过了两天,众人的心已经难免有些松懈,以为对方必是虚张声势,吓吓人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归来---剑纵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剑归来---剑纵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