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她要亲回去
南国小生2021-10-16 13:344,212

  和李欣怡一路斗着嘴回到李家豪宅。

  李宏图还没有回来。

  李欣怡气呼呼的就进了卧室。

  庄贤有些不自在地站在客厅。

  “你就是新招来的保镖吧!”保姆客气地问道。

  “嗯。”庄贤点了点头。

  “你的房间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就在大小姐的隔壁那一间。”保姆一边说着,一边领着他上楼。

  李欣怡的卧室在三楼,作为她的贴身保镖,李宏图特地吩咐了,要让庄贤住在大小姐的旁边。

  所以,保姆特地给庄贤安排了大小姐旁边的那间卧室给庄贤住。

  保姆带着他认了门之后,便下楼去了。

  庄贤站在李欣怡门口,用手推了推门,发现里面已经反锁了。

  “这丫头,不会真生气了吧!”庄贤心里有些不安。

  “都怪自己,当时发什么神经,居然亲了她。”庄贤往自己的脸上打了一巴掌。

  “现在好了,把大小姐惹生气了,万一李宏图问起来,不好交待啊!”

  “还是想个办法把她哄好才行。”

  庄贤抓了抓额头,然后伸手敲了三声李欣怡的门。

  “干嘛?”李欣怡在里面没好气地问道。

  “大小姐,麻烦开一下门,我有话要跟你说。”

  “什么话?”李欣怡把门打开,一副气呼呼的样子瞪着他。

  “对不起啊,在车上的时候,我不该那样对你的,你不要生气了好吗,我错了?”

  “哼!”李欣怡冷哼了一声,砰的一下将门关上。

  庄贤抓了抓额头,大小姐不肯原谅我,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庄贤最怕女人生气,也不知道该怎么哄女人。

  这城里面的女人怎么就这么小气啊,不过就是亲了一下嘛,就生这么大的气。

  哪像村里的王寡妇。

  我不亲她,她都要主动来亲我。

  自己的初吻,就是被王寡妇拿去的。

  庄贤刚才不过就是学着王寡妇的样子,跟李欣怡开了一个玩笑。

  没想到,李欣怡就生气了。

  看来,男人跟女人就是不同,王寡妇这么对我,我都没生气,可我这么对她,她就生气了。

  真是一个小气鬼。

  “大小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庄贤又敲了敲门,小声的道歉道。

  “哼,你这个臭流氓,居然胆子这么大,竟然敢亲我,这可是我的初吻,想想就来气。”

  李欣怡又把门打开,嘟着嘴,气呼呼的瞪着他。

  “我真的错了!”庄贤道。

  “哼,你欠我一个吻,我要亲回来。”

  突然,李欣怡脚尖一垫,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庄贤整个人都愣住了。

  接着,李欣怡整张脸唰一下红了,然后,很不好意思地将门关上,把庄贤阻隔到门外。

  庄贤愣愣地站在那里,头脑里一片空白。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大小姐亲了。

  大小姐这是在报仇吗?

  如果这是在报仇的话,那我愿意大小姐多对我报几回仇。

  庄贤心花怒放地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一头扎在被子上,两只手高兴地拍打着被子。

  大小姐喜欢我,大小姐肯定喜欢我。

  庄贤兴奋得整个晚上没有睡着觉。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

  出来洗漱,在过道上碰到李欣怡。

  庄贤心里感觉欢喜。

  可李欣怡看到他,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好像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被她给忘记了一样。

  她像一个空气似的,从庄贤身边走过去,连正眼也没看他一眼。

  庄贤抓了抓额头,不会吧!

  昨天晚上,发生那样的事情,看到我,她还能如此淡定?

  难道,她没有喜欢上我?

  庄贤心里感到有些莫名的失落。

  ……

  “你们昨天相处得如何?”

  吃早餐的时候,李宏图问道。

  “就那样呗。”李欣怡说。

  “她有没有到处惹祸?”李宏图问庄贤。

  李欣怡立刻一双威胁的目光看向庄贤。

  仿佛像是在说,你要是敢告诉爸爸实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庄贤当然不会告诉李宏图,昨天发生的事情。

  要是让李宏图知道,李欣怡居然去赌博,肯定要起风波的。

  “没有,大小姐挺乖的。”庄贤摇头道。

  李欣怡这才满意地扬了扬眉。

  “你可不要包庇她,如果她惹了什么祸,你一定要告诉我。”李宏图说。

  “唉哟,爸爸,我哪有惹什么祸了嘛,昨天一天,我就跟几个估计闺密去KTV唱了歌,别的什么也没干。”李欣怡叫道。

  “KTV那种地方,以后少去。”李宏图道。

  “哼!那您想闷死我啊!”李欣怡嘟着嘴说。

  “你要是觉得闲着无聊,就找点正事情做,学学做菜,做做家务。”

  “人家讨厌做家务嘛!”

  “你讨厌做家务,那你喜欢做什么?叫你到公司去上班,帮帮爸爸,你又说讨厌上班,整天就知道游手好闲,看你以后怎么办!”

  这时,李欣怡突然灵机一动。

  对李宏图说道。

  “爸,要不,你拿点钱来,我搞投资吧!”

  “你搞投资?搞什么投资啊?”李宏图一听就觉得她不靠谱。

  “嘻嘻,夜色街有一家酒吧要转让,不如,您拿钱给我,我去把它转过来,由我来经营,怎么样?”李欣怡讪笑道。

  “不行,你要是投资别的,我还可以考虑考虑,可是经营酒吧,太危险了,我不同意。”李宏图道。

  “那就开一个KTV。”李欣怡说。

  “不行,不是酒吧,就是KTV,你怎么老是要跟那种娱乐场所粘上边,女孩子家家,多危险啊。”李宏图皱起了眉头。

  “那要不,开个足浴让吧!”

  “你……”

  “哼!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不是希望我找点正事做吗?我愿意做的,你又不愿意!”李欣怡嘟着嘴,生起气来。

  “唉呀,欣怡啊,你要想做正事,爸爸很高兴,也很支持,可是,你不能老是跟那种不干不净的地方扯上关系啊,你一个女孩子家家,开酒吧、KTV、足浴店的,我能放心啊!”李宏图苦口婆心地说道。

  “那你到底想让我怎么样嘛?我一天什么事情也不做,你说我到处惹事生非,我要做事,你又嫌弃我选的行业不对,当您的女儿可真难,哼!”李欣怡嘟着嘴,生着气。

  “这样吧!爸爸给你开一个咖啡馆,你去经营咖啡馆怎么样?如果干得好,将来还可以开分店。”李宏图抚了抚金边眼镜说道。

  咖啡馆?

  这也不错,跟酒吧相差不多,可以,反正我也喜欢喝咖啡。

  几天后,一家名为“欣怡咖啡馆”的门店,在市中心步行街开业了。

  李欣怡当上了人生中的第一次老板。

  她终于从那个无所事事,整天到处惹祸的刁蛮丫头,变成了一个肯为人生奋斗的创业者。

  不过,她的人生第一次创业,似乎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顺利。

  开业的第一天,就惹来了麻烦。

  “妈的,这是什么破咖啡啊!这么难喝!”一个长相发福,留着平头,大约三十五六岁的男子,破口大骂。

  将刚刚才喝了一口的咖啡泼到了地上。

  “贵宾,您好,请问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一个穿着工作装的服务员急忙跑了过去问那位男子。

  “你们这是什么店啊,这店里的咖啡这么难喝,像狗尿一样。”男子没好气地将杯子磕在桌上。

  “居然一杯,要九十八块钱,我看,连八毛钱都不值。”

  服务员强挤出来的的微笑僵在了脸上。

  “还愣着干什么,立刻去给我换一杯来。”男子冲服务员吼道。

  “好的,贵宾请稍等,我立刻就去给您换一杯。”

  服务员强挤着微笑,赶紧转身去给男子换咖啡去了。

  保洁的阿姨急忙拿着拖把过来,把刚才男子波在地上的咖啡拖干净。

  “贵宾,您的咖啡!”

  很快,服务员端着一杯新的咖啡走到了男子的面前,面带着礼貌的微笑,将咖啡放到男子面前。

  男子端着咖啡喝了一口。

  刚刚喝进去,男子便噗嗤一下喷了出来。

  接着,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吼道。

  “怎么还是这个味道,这么难喝,像狗尿一样,谁喝得进去。”

  男子说着,抓起那杯咖啡,就朝地上摔去。

  咖啡杯砸碎了,咖啡流了一地。

  见男子发这么大的火,服务员吓得都快哭了。

  僵硬脸上的微笑,比哭还难看。

  “我们走,就不该来这种破地方喝东西,真是扫兴。”

  男子黑着一张脸站了起来。

  拉着和他一起喝咖啡的女人要离开。

  路过收银台的时候,男子并没有要买单的意思。

  收银台礼貌地说道。

  “您好,先生,这边请结账。”

  男子缓缓扭过头去,一双像牛一样大的眼睛瞪着收银员。

  接着,他狠狠一脚踢到柜台上。

  怒骂起来。

  “他妈的,这么难喝的咖啡,老子一口都没喝,你还想收钱?”

  “我去你妈的!”

  男子骂着,又一挥手,收银台上的收款电脑掀翻在了地上。

  收银员和店里的服务员都吓呆了。

  这个男人是脑子有毛病吧!

  怎么这么不讲道理,这也太过份了吧!

  “店长,店长,店里一个客人,喝了咖啡,不买单,还砸东西。”

  一个服务员急急忙忙地冲进办公室,向李欣怡报告。

  李欣怡正坐在办公室里,让庄贤陪他玩电脑游戏。

  现在,听说店里有人在闹事。

  李欣怡急忙放下手里的鼠标,站了起来,急急忙忙地冲出了办公室。

  庄贤也快步跟在她的后边。

  来到咖啡厅。

  只见那个男人还在收银台前面,指着收银员吼声臭骂。

  收银员已经被他给吼哭了。

  “出什么事了!”李欣怡拉着一张脸,走了过去。

  那男人扭过头来,目光落到李欣怡的身上。

  “怎么回事?”李欣怡没有给那男子好脸色看,而是拉着一张脸,问收银员。

  “老板,这位贵宾,说我们店里的咖啡太难喝了,他不给钱。”银收员一脸委屈地说道。

  “哼!咖啡做得像狗尿一样,还想要钱?大耳刮子要不要?”

  男人怒吼一声,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冲李欣怡叫道。

  李欣怡脸色迅速黑了下来,这男人也太嚣张了,他以为他是谁呀!

  “没有请你到我们店里来喝咖啡,但是你喝了就得给钱。”李欣怡没好气地说道。

  “给钱?你知道老子是谁吗?”男人用拇指戳了戳自己的胸口,瞪着一双像铜钱一样的眼睛看着李欣怡。

  “我管你是谁,就算是天王老子,只要是吃了我这店里的东西,那就得给钱!”李欣怡瞪着眼睛说道。

  “哼!你这个小娘们儿,你信不信,我把你的店给砸了!”男人怒瞪着她,威胁道。

  “那你就砸一个看看!”李欣怡也怒瞪着他。

  对于李欣怡的挑衅,男人目光之中充满了怒火。

  那怒火,狠不得要烧毁一切似的。

  这时,男人身边的女人开口对李欣怡说道。

  “小姑娘,你不要太冲了,你这么跟果哥说话,小心你小命不保。”

  “我不知道他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在我店里喝了东西,就得给钱,哪怕是天王老子,也得给钱。”李欣怡毫不心虚地说道。

  “好,既然你他妈的这么不知死活,那我就砸给你看看!”

  男人说着,目光里露出凶光,怒气冲天地抓起把椅子,就要打算砸店里的东西。

  “住手!”庄贤大吼一声。

  “嗯?”男人的目光瞪向庄贤,竟然喊他住手,活得不耐烦了?

  庄贤一双压迫的目光瞪着男人。

  目光里露出警告的信息。

  仿佛像是在说,你若敢砸,我会有你好看。

  然而,男人偏偏是那种狠角色,活了三十几岁,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只有自己压迫别人的,没有别人压迫自己的。

  他不让我砸,我偏要砸给他看看。

  男人举着椅子,就要朝玻璃门砸上去。

  这时,庄贤一把拽住了椅子。

  男人顿时感觉手里的椅子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控制住了。

  “嗯?你竟敢拦我,你找死!”男人愤怒地朝庄贤一瞪,一脚朝庄贤踢了过来。

  庄贤伸脚一挡。

  刚好踢在那人踢过来的脚上。

  那人顿时感觉自己的脚传来一阵疼。

  与此同时,他的身子向后倒飞了出去。

  整个人飞出门外,重重地砸在门口。

  背着地,背上也传来一阵巨痛,差一点骨头都散架了。

  “你……”男人指着庄贤,刚想开口,可胸口的疼痛,让他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感觉胸口闷疼得厉害。

  “果哥,果哥,你怎么样了!”那个女人急忙跑了过去抚他。

  好不容易,女人才将男人从地上抚了起来。

  男人一边揉着胸口,一边怒火冲天地瞪着庄贤,一幅狠不得要将他给毁灭的样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桃运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极品桃运高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