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前尘忘却
白鹘2021-02-23 14:328,048

  (1)青灰色的山崖之上,积着泥块的石缝之中,长着一棵又一棵巨大古拙的老松。那苍松不知已经生了多少年了,虽只屹立在山间贫瘠的土壤中,枝干却如龙之躯干,曲来直去,傲然横亘在天空中;山中还有众多树木,山藤修竹,往来遍布,亦如劲松那样扎根石缝间。

  山间土地虽过于贫瘠,但那树木倒是生得枝繁叶茂,生气盎然。

  山脚之下,树丛之间,盛开了各种各样的花朵儿:杜鹃花、山野菊、蔷薇、月季等花儿争相盛放,姹紫嫣红;花丛间彩蝶翻飞,玉蜂飞舞,好不热闹。

  但见山中泉溪涌动,飞瀑如帘,猿猴高叫,鸢飞鹃啼,直如世外仙境一般;雾气氤氲,仙光霞瑞,倒似仙家之所在。

  时光荏苒,光阴飞逝 ,恍惚中竟似过了千万年一般。

  那一滴露水挂在苍竹叶尖悠悠飘荡,被风一吹,便从叶上滑落了下来,在如刀削一般的苍白的脸上,绽开了一朵小小水花。

  鬼蝠缓缓睁开了眼睛。这一睡,竟似是睡了许多年一般。

  他从山崖之上摔下也不知过了多久了,此时脑中浑浑噩噩,又觉口中干渴。然身上无论如何用力,始终无法动弹。脑袋里蓦地又生出一股昏昏沉沉之感,眼皮也如千斤巨石一般,又缓缓合上了。

  只是脑袋现下虽然昏沉不清,口中干燥他却是知道的。当下趁着还有一丝意识,不管有没有人听见,口中兀自一开一合,有气无力地叫道:“水……水……”只是意识渐渐微弱,口中声音也跟着渐渐弱了下去,片刻就没有了声息。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喉咙突兀一片清凉,口中干渴之感竟是稍解,不禁微微松气,拱了拱眉头。

  这一睡又不知睡了多久,鬼蝠才又悠悠醒来。这次精神好了一些,脑袋也没有之前那么昏沉了。

  他视线渐渐明晰,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山野小屋内。这小屋是用树木搭建而成,只是屋中木材已有多处腐烂破败,倒似是许多年没有人住过了一般。

  他脑袋微微右斜,向门口亮光处看去,倒是能看得到窄小的屋门外一片齐膝高的草地。屋外有响动声,却似有人。

  忙要坐起,却好似牵到了身上伤痛一般,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只得放弃,重重地喘了一声。

  屋外之人似是听到了鬼蝠的喘息声,只听得“噔噔噔”一串脚步声,那人已经小跑到门外了。鬼蝠定睛一看,却是一个女孩儿,此时见到鬼蝠醒来了,似是又惊又喜,忙走过来道:“大哥,你醒啦!”

  鬼蝠看了看那女孩儿的面庞,但觉得她年岁甚轻,不过十五六的样子,蛾眉如柳叶般又细又弯,一双明眸流连顾盼,如海底明珠一般明亮,细细高高的琼鼻微微翘起,甚是清丽可爱。只是额上似是被火气熏到,出了一层密密细汗。

  鬼蝠心中不由一动,忙别过了头去不敢再看。

  女孩儿看到鬼蝠如此神情,只道他腼腆害羞,心中一乐,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只见她素手轻拂,将那额上汗珠用袖帕轻轻抹去了,才对鬼蝠道:“大哥,你身上受了伤,便在这床上躺着休息会,药已经熬好了,我端过来给你喝。”

  鬼蝠方才听到屋外有响动,只道这女孩儿在烹食,却没想到是为自己熬药,当下不禁感动,尴尬之意也去了不少。忍不住转过头来,看向女孩,道:“多谢姑娘。”

  女孩儿甜甜一笑:“大哥如何这般客气?”起身款款去了。

  鬼蝠看着女孩儿背影转出门去,便回过脸来。思索一阵,只不明白为何会受伤于此,再往之前想去,脑子便一片空白,却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原来他从悬崖上一摔而下,虽大命不死,却也是将过往之事,尽数忘了个干干净净!

  他心下大骇,不由得惊惶失色,情急之下重重咳嗽出来。

  女孩儿本在屋外盛药汤,此时听到屋中鬼蝠咳嗽声,只道他身上病情恶化,当下也不管药汤烫手,端了盛药小碗便急忙进来。

  女孩儿把药放在床边木桌上,转过头来忙扶起鬼蝠脑袋,用绣帕将他嘴角面容擦净,道:“大哥,你怎么啦?”

  只见那鬼蝠兀自惊慌不已,嘴中叫到:“我是谁?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女孩儿闻言一怔,片刻却将素手轻抚他面颊,道:“你是灵灵的大哥啊。”

  鬼蝠被灵灵温柔抚拭,只是茫然地看着她。灵灵目光倒不躲避,亦以同样柔情面对,反而看得他微微张皇。

  急忙目光一垂,但见灵灵袖中素手白皙纤细,很是好看,不由得多看了两眼。但却见那如玉葱般纤嫩的手指上此时却多了几块红印,想是刚刚被药汤烫伤了。

  鬼蝠即感激,又愧疚,怔怔地说不出话来,半晌才道:“你……你的手……”灵灵俏脸一红,忙将手收了回去,道:“不碍事,过两天就好了。”

  甜甜一笑,又道:“以后大哥叫我灵灵就好了,我盛药喂你。”说罢,灵灵端了桌上药碗,用一柄小木勺盛了药汤,吹开热气,一勺一勺地喂给鬼蝠喝下。

  鬼蝠心下感激,便也张了嘴来接。只见那药汤呈暗红色,入口不甚苦,却有一股浓郁香气,令人闻之一振。

  鬼蝠喝了几口药汤,顿觉神清气爽,说不出的安稳。却在此时,灵灵却从碗中盛了一物出来要喂鬼蝠,只见那物似肉非肉,似胶非胶,心下疑惑,却也不愿拂了灵灵心意,当下便一口吞了下去。

  待到碗中药汤肉块全部喂给鬼蝠后,灵灵才将那瓷碗放下。

  鬼蝠茫然无声,半晌才转头向灵灵道:“姑娘,你果真认识我?”那灵灵听了,噗嗤一笑道:“什么姑娘不姑娘的,大哥叫我灵灵就好了。“又道:”是我爷爷跟我说的。前些日子我与爷爷出门办事,碰巧山野之中寻见你的,之前倒是不曾见过。”

  “原来如此……”鬼蝠听得,面上不禁有些失落之色。

  灵灵见他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便对他讲道:“前些日子,我和爷爷从东海之滨不远千里地来到中原,本是要寻找摇光子爷爷的。谁知这中原人作甚不好,偏偏有人作盗匪,将我和爷爷身上做盘缠的银子也掳了去,害得我们没钱吃饭。

  爷爷没办法,只好去酒楼里给人讲故事,那些人倒也好笑,竟给了好多银子。只是那钱都没来得及花用,待你伤好了,我们一起去城中买好吃的好么?”

  鬼蝠见灵灵道,不想扫她兴致,便道:“自然好。”心里却道:“我这伤伤筋动髓,便是好了,也是废人一个,遭人嫌弃,怎陪你兜转都市?”灵灵听了,只开心地笑出声来。

  当下,灵灵便把这些天以来的遭遇,一五一十地跟鬼蝠说了。

  只听她道:“那天我和爷爷出了酒楼,便看见了天上有几道光华正在打斗。爷爷只道有故人来了,想过去看看,但却不敢在城内施法,怕吓着那愚昧凡人。”

  “当下我们出了城门甚远,才御着仙剑追到了原先那光华出现的地方。只是这样一来,时间便耽搁了不少。待得我们到得凤山上时,却不见了任何人踪影。失望之余,我们到这山下汲水,竟是阴差阳错地找到了你。”

  “爷爷说你的脊索被摔伤了,身体一时半会动不了,叫我在这儿照顾你,他自己出门办事了。虽然你伤得不轻,不过幸好不是摔断脊索,否则就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了。不过你断臂之处却是失血过多,伤得甚重。”

  鬼蝠点点头,心道怪不得怎么动也动不了,原来是脊索伤到了;那左手断臂他自是早已看到了,伤口一直隐隐的痛。也不觉惊讶。当下转过头对灵灵道:“多谢你了,灵灵姑娘。”

  灵灵听他这般道谢,微微一笑,道:“你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我和爷爷在山谷下找到你,不敢腾挪太久,否则脊索会断裂开来。正好谷下有这一处从前猎户打猎时住的小屋,爷爷就把你搬了来,昨天又把药采来了,叫我熬了给你喝。”

  鬼蝠点头,张口问道:“对了,请问灵灵姑娘,你爷爷是何方高人?”

  灵灵道:“我爷爷叫玉衡子。他前日给你采药去了。说要治好你的伤,必须要有千年的常春藤,补血的百年灵芝,还要有什么金娃娃才行。好在这地方虽然偏僻,这几味药倒是有的。爷爷采了药回来让我熬给大哥喝,然后说有事,便往谷外去了。”鬼蝠听得是自己救命恩人,不禁心生尊敬。

  只是鬼蝠念头一转,又问道:“这长春古藤,百年灵芝我倒是听说过,可这金娃娃,倒是闻所未闻。”

  只见灵灵邪邪地一笑,道:“那个金色娃娃鱼长得颇似壁虎,不过居于水中,全身黏糊糊的。噢!就是大哥刚刚吃下去的那些肉块!”

  鬼蝠听了,面皮登时一滞,原来口中黏糊糊有些反胃的感觉,竟是这金色娃娃鱼作的怪,不由面上一苦,只道自己居然吃下了那般恶心之物。灵灵见了他这副模样,活像生吞了个鸡屁股一般,忍不住又嘻嘻笑了起来。

  只是这两人哪里知道,那金色娃娃鱼虽滑不溜秋,模样不甚好看,对于寻常人来说,却是一味珍贵之极的补药。年老血衰之人若是服食之,便能容光焕发,气血回盛年;那难产妇女若是食之,亦能保全母子平安。更能治疗沉珂顽疾,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只是金娃娃所生之处,却是在深谷寒潭之中,极少有凡人能到得。即使到得,潭中亦有山精野怪,巨鱼怪蟒,甚是凶险。是以凡世间千百年亦不一定能出现得一条,实是万金难求。

  此时鬼蝠平白无故得了一条来服食,竟还嫌弃味道不佳,这事若是传扬出去,却叫那些为了长生而吞食用硝石砷粉炼制而成的毒金丹的帝王将相情何以堪?

  灵灵又陪鬼蝠聊了一阵,天渐向晚。思忖一阵,便出去采了些驱蚊驱虫的药草,捣碎了涂在裸露皮肤上,径自伏在床边沉沉睡了。

  (2)却说鬼蝠在谷中猎户小屋里躺了几天,或是他有功法护体,恢复得快,身体便渐渐能够动弹,今日已能下地走路了,实是惊喜万分。

  那金娃娃药力果然非同凡响。若是换了别人,要没有这味药汤,别说是伤到了脊索,便是普通的伤筋动骨,也得躺他个几月半年。

  只是他才刚刚恢复,身体仍是不大利索,这几天躺多起少,却也不能怪他了。

  鬼蝠出了小屋,见阳光明媚,精神大好。但见山谷中鲜花遍地,溪流潺潺,心中实是惬意轻松至极,仿似许久没这般放松了一般。

  抬头向天空之中,只见崖壁树藤间,猿猴轻啼,飘来荡去顽闹不已;山鹰展翼,在山谷上空翱来翱去;更有崖上飞瀑,似从九天倒挂而下,轰然落在山下深潭之中,令人觉如入仙境一般。

  鬼蝠轻声一笑,心道:若是能在这无人打扰的山谷之中平平淡淡地过完这一世,也已是好极了,前事记不记起,又有什么关系呢?况且前事若多是伤心往事,宁愿它永不记起。

  他这些天在深谷中疗伤,不能动弹,但心中不知为何,却隐约觉着这几天倒是这一世以来,过得最舒服轻松的日子了。

  静立片刻,自腰间取出一支竹笛,悠悠的吹响。

  僕一见清凉溪水从眼前流过,才想起来这些天来身上藏污纳垢,已是难过多时了。

  身上衣袍跟着他从山上掉下,早已破破烂烂,只得弃了用猎人小屋中不知存了多久的兽皮直缀包了身子遮羞。当下他收了笛子,将诸多念想抛之脑后,径自向小溪走去,想趁着身体稍好,去水中好好清洗一番。

  此时正值夏季,太阳甚是毒辣,溪流倒是清凉透彻。

  鬼蝠用右手在溪中舀了些水抹在脸上,甚是凉爽舒服。只是这段溪流窄小,洗不了身子。

  他抹完脸颊,便顺着溪下走去,想寻小水潭去清洗。

  走了一阵,却见溪流渐渐变宽,收进一片灌丛之中了。

  鬼蝠一奇,便拨开了树丛一看,眼前霎时豁然开朗,却是一个丈许方圆的小池,池中水清澈见底,极是秀美。

  鬼蝠大喜,忙扯了身上衣服放在池边石上,急迈步进了潭中。

  这潭并不算深,水只没到他胸口处,潭底河沙细碎圆滑,踩在其上倒是舒服。只是潭水却是清冷极了。

  鬼蝠倒也不甚介意,只见他将兽皮解下,屏了气息,一头扎进水中。潭中只荡开一片涟漪,便再没有了声息。

  过了一会,他才又从水中浮了出来,身上污垢,已是去的干干净净。又见他自地上拾起一贝壳,石上磨锋利了,将面上胡渣细细刮干净。

  洗得正美,却发觉脚下有东西用力蠕动,似一活物。他脚下微微用力,将那物牢牢按住,右手往下一捞,果捞出一个事物来。

  鬼蝠定睛看去,不觉一愣。只见那物似龟,鸟首虺尾。此时被举着,不住地冲他张嘴嘶叫,彪悍之极,却是一头玄龟。

  鬼蝠见那龟壮硕漂亮,凶猛彪悍,心中惊奇,便抓了回岸上来。

  那龟又大又沉,约莫有十来斤重,因被他单手擎住了左右挣脱不得,不住地扫尾咆哮不休,甚是凶猛。

  却在此时,远远听到灵灵一声尖叫,惊惶叫了一声大哥。

  鬼蝠听见,以为灵灵出了险情,忙答应一声,将玄龟放了,奔上岸来将那晾晒的兽皮直缀拽了披在身上,便往声源处奔去。

  却说灵灵原本是去山谷中找寻吃的,这几天玉衡子不在,她要照顾自己,又要照顾鬼蝠,实在是难为了。

  但女孩儿倒是特别开心似的,每每在那谷中赏花弄蝶,捉蟹追鱼,好不快活;无事可做了,便回来照顾鬼蝠,说说笑笑一阵,倒也不觉日子有多难过无聊。

  这一日,她见日头已经开始偏西,身上干粮又已经吃完,思忖着两人大半日没吃过东西了,晚上不免忍饥挨饿,便告诫鬼蝠要好好休息,自己独自进谷中觅食去了。

  灵灵穿过那草地向对面山下走去,又沿着山脚走了,许久才见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地通上山去。那小路杂草丛生,也不知道是人路还是兽路。

  她见此心道:这谷中美丽倒是美丽,却没有一点东西可吃。我倒上山去找找看,能找到几枚野果也是好的。

  当下打定主意,径自沿着那路往山上去了。那山上林木之间,多有鲜花盛开,姹紫嫣红,好不美丽。树上偶见松鼠等小动物在枝叶间窜来窜去,倒也顽皮可爱。

  灵灵走了好长一阵,却没见到有什么果树,不免有些失望。却在这时,就见眼前那松树根下似是长了什么东西。

  走近一看,却是几朵蘑菇。

  只见那蘑菇颜色灰白,并不鲜艳;白嫩肥厚的茎柱峭立在松树根上,颇为可爱。似是无毒的凤尾菇。

  灵灵大喜,忙将地上蘑菇轻轻采拾起来,心道今晚可以用这蘑菇熬些汤喝,倒不用饿肚子了。当下她又寻了几株松树,见松树根上也有这般一模一样的蘑菇,灵灵欣喜,便挑选着采了几十朵好看些的兜在怀中,才开开心心地走下山去。

  走着走着,身上早已酷热难当。一瞥见左手边有个小小水潭,正好洗手洗脸之用,便走了过去,手捧了一捧清水抹在脸上。

  那水是山间泉眼中涌出的,自是甘冽清凉。灵灵本正酷热,那面颊上抹了清水,顿时一片清凉,实是舒服。

  却在此时,池边草丛中,突然传来一声动静。灵灵吓了一跳,忙转过头,但闻那处沙沙响成了一片。

  片刻,草丛中空隙一个身影一闪,急急向灵灵扑棱扑棱地飞了过来,却是一个五彩斑斓的雉鸡。

  灵灵望见一喜,忙伸手去抓。却在此时,草丛中又响动一阵,紧跟着冲出一头巨蛇来!

  只见那蛇有碗口粗细,色彩斑斓,极是长大可怖。此时被灵灵挡住道路,只将身上树起了,撑开皮肉呼呼怒吼。

  灵灵从未见过这凶恶丑陋的巨蛇,半晌惊得说不出话来,伸出的双手也定在了当空,不敢动弹。

  一人一蛇,便这么愣愣地互相盯着对方看了许久。倒是那只雉鸡,见到这两尊佛爷定住了不动,当下欢喜不已,抖抖翅膀,飞也似的跑了。

  那蛇立了半天,才回神来,好似思忖自己虽然长大,但却也绝无可能吞下一个人。此时那野鸡也已逃得远了,料想今日大餐已丢,便摇了摇硕大的暗红色脑袋,重又往草丛里窜了去。

  灵灵兀自呆了半晌,过了一阵才回过神来,嘴巴一扁,却时才害怕地哭出声来,大喊道:“大哥!”

  却说鬼蝠虽身在远处,但耳力甚好,听到她这一声叫唤,忙还口答道:“灵灵姑娘!”

  他套了兽皮直缀从树丛中间奔出来,却不见灵灵身影,心下微急,又喊道:“灵灵姑娘,你在哪里?”只听得山上声音应道:“大哥!我在这!”

  鬼蝠心下稍松,忙循声赶去。

  这几日,鬼蝠承蒙灵灵颇多照料,他羞于道谢,但心中实是感激。

  这几日相处下来,他发现灵灵天真顽皮,倒也是可爱;加之灵灵从未将他当成外人,将心比心,自己倒也不能冷落了人家。

  于是这两人相见虽然不过几日,倒似相识了多年一般,已是各自将对方牵肠挂肚了。只是这两人倒自不知。

  二人在山间相会,鬼蝠一喜,忙奔上去,却不料灵灵嘴巴一扁,一下子扑到了他身上。

  鬼蝠心上大惊,忙要推开,却听灵灵哭得伤心,心头不觉一软,半抬起的右手竟没能伸出去。

  许久,灵灵才止住了哭声,有些不好意思地退开两步,又是羞臊又是抱歉,道:“对不住,大哥,我……”

  鬼蝠看着她眼眶发红,忙道:“没关系。”。见地下掉了几个白嫩嫩的小东西,忙弯了腰去捡,原是灵灵采到的蘑菇,方才兜在怀中了竟没有掉落。灵灵见状,忙跟着一起捡。

  两人回到小屋之中,灵灵便将山上遭遇说给鬼蝠听了。鬼蝠听说,只得连连安慰。

  须臾,灵灵将药盅洗净了,取了些细碎树枝来生火,便将蘑菇放在石块搭建的简易灶台上煮。

  女孩儿自是又累又饿了,而鬼蝠身上本就未好利索,也是极易劳累,当下两人无言相对,只坐在那火边。

  只等火一直烧了将近半个时辰,鬼蝠才掀开盅上陶盖。顿时一阵氤氲水汽飘了出来。只见盅中开水正自咕咕地沸腾翻滚着,芬芳的蘑菇香味却四散了出来,引得两人一阵唾沫直咽。

  鬼蝠见火候到,便道:“可以了。”拿了瓷碗木勺,舀出些蘑菇清汤来,先给灵灵尝尝。灵灵早就饿极了,接过蘑菇汤迫不及待地舀了一勺。

  正要喝下,却见鬼蝠正将柴火送入灶中,额上密密都是火光烘烤出的汗水。

  她心上有些不好意思,将手中汤水递过去,道:“大哥,你先吃。”鬼蝠听得,转头微微笑道:“你累了一天,还是你先吃。”

  灵灵听得一笑,也不再违拗,便舀起一勺汤,吹开热气喝了下去,忍不住赞道:“这汤真好喝!”

  鬼蝠听得一笑,用手中细枝将柴火拨了拨,让火烧得更旺盛些。

  (2)待夜幕降下,二人早将那蘑菇汤吃尽,在屋外燃了一堆篝火艾草准备安歇。

  忽闻远处山林之中,咿咿呀呀之声传来,似孩童啼哭一般。二人都微感诧异,只道这深山老林之中,哪有人家居住?只怕不是人声,而是甚么魂鬼精怪弄出来魅惑人的了。

  当下二人都不理会,各自歇息。

  却听那阵哭声似不依不饶,仍旧是咿呀咿呀地传来,且愈发响亮了,好似正慢慢靠近二人住所一般。

  鬼蝠正卧在地上,听得此般,便起身对榻上灵灵道:“灵灵姑娘,我出去查看一下外面有何不妥。”灵灵听得忙要劝阻,却见他早取了门边一木棍作防身器具闪出去了。

  山谷之中平夜里颇为静谧,除了夏虫鸣唱,鸮狐哀嚎外,便再无其他声息。此时这哭声便显得更为妖异。

  他出得门来,眺向声源出处。但觉那哭声忽远忽近,难辨来处。他眉头一皱,将木棍作拐棍拨开杂草树丛向哭声寻去。

  这谷中夜色深,湿地颇多,一不小心就要跌下石沟乱流之中。

  好在月色明亮澄净,他借着月光小心翼翼行在乱石上,倒也没出险情。

  不多时,淌过那山石溪流,便寻了条小路上山。

  山中多是山松崖柏,密密成林,此时林中阴郁无比,让人不觉心中紧张。

  走了许久,只听哭声愈发响亮,估摸离得不远了。

  蓦地,山中起了大雾来,雾气转眼即至,将这莽莽山林,和头顶月光重重淹没了,速度之快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鬼蝠心上一惊,只道莫非真是甚么鬼魅魍魉,忙将棍子握紧了警惕周围事物,却不料脚上将一根腐木“咔擦”一声踩断了,将自己惊出一身冷汗来。

  随而,那一直咿呀咿呀的哭声戛然而止。

  饶是鬼蝠胆大包天,见这般异变,也不禁心中发毛,冷汗涔涔。

  那雾甚大,在林间翻腾不休。须臾,只见雾中鬼火跳动,便自前方重又传出声音来。

  不过此时倒不是那咿咿呀呀的哭声了,而是敲锣打鼓之声,听闻着热闹非凡,似颇为喜庆一般。

  鬼蝠惊疑不定,忙在树丛间隐了身形偷偷向声源处靠近。待得到了边上,却见林中一片空地灯火通明。其间人来人往,有吆喝茶食,有敲锣唱戏,热闹不已。行人穿着,与平素人一般无二。

  他心上一松,暗道原来是山中人家,便自林中出来。

  一众人正在看戏,时不时拍手叫好,他心上一动,便也在台下寻了个位置坐了看。

  他对戏曲了解不多,虽不知台上在演哪曲戏,但听那生旦净丑吟唱歌声,虽不知意,但戏剧忽而雄壮万分,忽而凄凉婉转,甚是动听。到精彩处,便也忍不住一同拍手叫好。

  不知过了多久,但见月亮西偏了,人也散了多半。鬼蝠才惊觉时辰已不早,忙起身要归去。

  正见着有个摊贩正吆喝卖那猪羊肉食,他心上一喜,忙上前向那摊主问道:“老伯,您这猪蹄如何卖?”

  老人听得,疑惑地盯着他,叽里咕噜地说了几句。

  鬼蝠听着一愣,才知原来是言语不通。摇摇头,将怀中一小锭银子掏出了递过,指了指那肥硕猪蹄。

  老伯见得银子,霎时眉开眼笑,忙接过了,将猪蹄用草绳绑好拿给他。

  鬼蝠接过,点点头道声谢,便循原路返回了。

  走了不多时,却见前方一身影慌张跑来。

  他定睛一看,却见是灵灵,忙挥手招呼道:“灵灵姑娘!”灵灵闻得,忙迎上了道:“大哥,我寻你好久了,你去了哪里?”

  鬼蝠听得一笑,道:“我寻到一山村,给你买了一个猪蹄来炖。”说罢扬了扬手中猪蹄。

  却没想灵灵一见他手中之物,顿时吓得花容失色,惊叫一声。

  他见状微微不解,待转过头,才大惊失色。原来此时手上提的哪里是猪蹄?分明是一条早已腐朽的人手枯骨!忍不住鬼叫一声,慌将其丢进树丛间。

  二人惊疑不定,慌忙循路下山回屋来,一路恐怖不提。

  第二日至傍晚,二人正将捕捉到的溪中鱼儿放在篝火上烤来果腹,便在此时,远方天空突现一蓝一紫两道光华。

  那光芒如雷似电,何等之快!不过一会儿,竟轰然落在谷中。光华一隐,两个道人早凭空显现。

  灵灵大喜,忙冲那穿墨绿色道袍的老道叫道:“爷爷!”

  老道眼睛一眯,笑呵呵地迎了过来,道:“哈哈,我回来了,乖孙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