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泥沼尸怪
白鹘2021-02-23 14:323,753

  却说杨雁翎被那怪猿打入丛林间,不知多久才醒来,慌忙起身奔到原先那无花果树下,只见四处枝叶散落,一片狼藉,早不见了勾玉踪影,不由大急,声嘶力竭叫道:“勾玉姑娘!”抬眼见得那密林豁了个大口子,原来是被怪猿生生撞开的路,慌拔腿赶将去。

  那林间果是杂乱不堪,赶得不久,忽脚下陷了一下。杨雁翎一惊,慌将脚抽回。及细看时,原来前方落叶之下,隐藏着一片烂泥潭。亏得他反应及时,否则掉入这沼泽之中神仙也难脱身。

  杨雁翎正暗暗庆幸,忽那沼泽之中阴风四起,烂泥滔天。不多时,便“轰”地一声自那潭中央炸开一片烂泥,登时瘴气滚滚,恶臭滔天。杨雁翎大皱眉头,便又见自那泥潭之中钻出一头浑身裹着烂泥的人形怪物。那怪物双目赤红,大张布满尖牙利齿的巨嘴,径直朝他扑来。

  杨雁翎失了勾玉,正心急如焚,见那泥沼怪扑来,心上惊怒,大叫一声将离火轮斩去。那怪物抵挡不住,断作二截落入沼池中。

  见得那怪物不堪一击,杨雁翎心上有些意外,但不及细想,便化作金乌鸟自那沼池上空飞过。忽而那沼中又轰隆炸开几个口子,那口中便倏忽地窜出四条毒蔓藤来。杨雁翎未曾防备,被那毒藤卷缠住双翼和腿脚,刷的一下拉入泥潭中来。

  杨雁翎大惊,但“扑”地一下跌在烂泥池中,顿时满身泥垢,狼狈不堪。感那藤蔓仍旧将他往深处拖去,慌得挣身而起。但那毒蔓藤竟是无比坚韧,将他死死地扯住了,定在一丈多高的半空中挣脱不得。便那怪物又从沼中冒出,狰狞地龇牙咧嘴,颇为得意,看着竟未曾受得半点伤害。便见它手中化出一支长棍,对着杨雁翎搠来。

  杨雁翎又急又惊,慌使力一挣,险险避开了那棍头数寸。那怪物见得戏谑地笑,回棍又搠。杨雁翎避无可避,但被它一棍子搠在肚腹之上,登时疼痛难忍,冷汗大冒。大怒之下,身上呼地一声燃起了太阳精火。

  那间儿温度陡然上升,不多时,众多生长在水泽之中的怪鱼巨蟹,苍鼋老鼍纷纷抵挡不住,自那烧热的水中逃离出来。那怪身上亦是渐渐蒸发了水分,变得干瘪紧缩,却更为褶皱丑陋。原来那怪物本是泥水所化,天生怕火,见得此般,不禁心生惧意,慌收了藤蔓要逃入老巢。

  杨雁翎心甚恼怒,那里肯放?但鸟嘴一张,数个火圈儿飞出,将那泥沼怪死死箍住,活活炙烤。有半个时辰,那怪物疼痛难耐,惨叫不止,但跪下了不住磕头求饶。

  杨雁翎眼见这般,才心生怜悯,念一声:“蝼蚁尚且偷生,何况山精野怪。”将火圈儿收了。

  却那泥沼怪不住磕头,突发人言,道:“余自幼为人,名唐焕,祖籍岭南循州海丰郡河源县。只因寻仙访道到此,不慎跌落沼池,化作怪物。我在此间杀生无数,业报重重,自忖难逃天道。今日幸被上仙真火灼醒真灵,自此愿投上仙麾下,重新修行,以赎罪孽。”见得杨雁翎将信将疑,那怪物将面上烂泥扯去,果露了一张浮肿腐烂的人面来。

  杨雁翎见得,虽是嫌恶,不由也有些同情,但说要收留,这般怪物谁会愿意带在身边?却挥挥手教他起身,道:“我方才是追寻一头巨猿到此,你可曾看见么?”那泥沼怪道:“看见了。那畜生捉了个女子往咸洞崖去了。”杨雁翎闻得又急又喜,慌拔腿便走。那怪见得,也急忙跟上。

  奔得不过二三里地,果见那处一座石崖高耸,灌木丛生,云雾缭绕。那凶猿正坐在崖边将勾玉抛来抛去吼吼地顽闹。

  杨雁翎见得大急,叫道:“勾玉姑娘!”那女孩儿正恐惧大哭,闻得声音不由又惊又喜,用力要挣脱那巨猿手掌,只“啊啊”地叫不出声来。杨雁翎心急如焚,一个腾身化作金乌巨鸟便扑去。那巨猿回头大吼一声,搬起一块巨石砸来。杨雁翎见得大怒,嘴中一张,数个火球激射,“轰隆”一声将那石头打得粉碎,余火掉落,将那猿猴毛发也烧起数块,惊得它满地打滚。杨雁翎才觉出了一口恶气,收翅扑下。却那猿几下将火蹭灭了,又搬起一块长石如使棍一般打来。

  杨雁翎慌使个千斤坠坠下,便那石头错过了他,狠狠将那一处山石撞得轰隆巨响,地动山摇。那怪猿见得,竟不恋战,趁乱状捉着勾玉灵巧地钻到山坳中去了。

  待得那乱石尘雾停歇,早不见了那怪猿踪影。

  杨雁翎又恼又急,拔腿跟上,但绕进一处山谷中。只见处处是乱石,面面是怪洞,不由大急。唐焕赶上前道:“这猿猴名唤‘金眼魔猿’,传说是洪荒遗种,虽不食人,却喜将人当作玩物百般捉弄,待到烦腻才杀死,甚是凶狠狡猾。”杨雁翎闻言更是大急,道:“我朋友还在它手上,如何是好!”唐焕道:“这些洞窟皆有可能是那魔猿巢穴,只好一处处寻了。只是……”杨雁翎道:“只是什么?”唐焕见他面色着急,叹道:“那魔猿甚是不耐烦,若我们这般寻找,只怕那怪物早就将那姑娘害了性命。”

  杨雁翎闻言面如土色。

  唐焕见得,才道:“上仙也不必着急,若换作他人,要寻遍这洞穴确是大难。在下不才,作鬼怪时习得一化身法,可化万万千千。顷刻间便能将这巢穴搜查清净。今日既已拜在上仙麾下,愿效此犬马之劳。”说罢将身融作一滩烂泥,果是分了万万千千团,各自流入那无数洞穴中去。

  过不多时,忽闻那东北山头上传来山石震动之声,又闻唐焕在山上大叫道:“上仙,那魔猿在此!”

  杨雁翎正将信将疑,闻得声音大喜,忙翻身而起,化火鸟随唐焕直奔那洞穴深处。

  那洞中无数个唐焕正将那魔猿围在核心将棍棒毒藤乱打。那魔猿大怒咆哮,举起巨石不停狠狠地砸来,那地界儿虽不小,但地上皆是唐焕化身,无数人影拥挤,那里避得开?但被那巨石砸中,惨叫不断,化作烂泥浮在地面。不多时,那分身已是消耗殆尽。唐焕渐渐地抵挡不住,慌令剩下的十数个分身冲上前去争斗,自家原身急急地退在一块巨石后面。

  便在此时,杨雁翎才堪堪赶到,收了鸟身俯冲坠下,手中将火轮儿恨恨斩去,但“砰”地一下将那魔猿面门砸得火星大冒,血涎齐流。魔猿吃痛,呼叫着将勾玉丢了,捂住面庞满地打滚。杨雁翎见得慌翻身而下,堪堪抢在那女孩儿落地前将她接在怀中。

  勾玉犹自惊魂未定,抬眼望见是杨雁翎,却也控制不住,扑在他怀里呜呜地哭。杨雁翎见得大是心疼,将那女孩儿紧紧搂着了。

  却那魔猿滚了一阵,复将身爬起,摸了摸满是鲜血的面庞。见得杨雁翎和勾玉二人卿卿我我,不由大是恼怒,大吼一声,却将手在洞顶扯下一根三尺粗细,一丈多长的石笋回身便打。

  那二人都是大惊。但见四周石壁逼仄,又那怪物棍大,避无可避。杨雁翎咬咬牙,大吼一声将勾玉远远向身后抛去。便那处轰隆一声巨棍敲下,登时碎石漫天,尘土飞扬。

  勾玉重重地摔在地上,身上面上被那石头碰撞擦破了许多口子,疼痛难禁,却顾不上自身,回身爬去看。只见那巨猿在尘埃中持石棍咆哮乱打,那里还有杨雁翎半分影子?

  那女孩儿心系杨雁翎,见得此般,不由心肝大恸,便要冲上前去。便在此时,身前忽现一个人影,不容分说便将她捉起负在身上,向洞口急急逃去。原来那人影是唐焕,他方才败了阵躲在巨石之后观战,见杨雁翎被魔猿砸中,凶多吉少,不由暗骂一句,抽身逃离。

  勾玉并不识他,但见他面目惨恶,以为是恶怪,不禁又是悲恸又是惊惧,挣扎着要逃脱。但唐焕力气大,只将她死死抱住了,不多时,二人逃出山谷,向密林中奔去。

  奔了一阵,便见眼前一处泥水潭。唐焕才将勾玉丢在地上,自家仍旧潜入那泥沼中去了。他化在泥里,心上甚是不畅,本想今日遇到贵人,可脱离苦海,不料却遭此祸,空欢喜一场。

  待了有个把时辰,腹中渐渐地有些饥饿。他心上念道该去寻些甚么野鹿獐子的血食充充饥,也解解晦气。便在地中行了一阵,见得方才不知何时离开泥潭边的女子正呜咽地蹒跚着脚步走在林中。

  他原本心境修行不深,否则也不会堕入魔胎,加之这类泥潭沼池恶气甚重,顷刻又将他心上染了魔毒,此刻见得生人,登时邪念陡生,忽而“哇呀”一声怒吼扑上岸来,将勾玉死死压在身下,却大吼一声,将污秽不堪的爪子按住勾玉脖颈要将她掐死作食。

  勾玉被那怪物压住,但觉那身上怪物重如山岳,又面目丑恶,顿时大惊失色,面色煞白。但被扼住咽喉,渐渐地窒息晕眩,不多时手中无力垂下,昏死过去。

  那怪物见得又是一声咆哮,便要张口取食。低头望去,却见那女孩儿面上苍白,千行泪痕流淌,梨花带雨,可怜楚楚。

  他心上忽而想起了什么,身上也不觉地停了动作。许久,才将爪松了,回身坐在地上。

  那林中葱葱茏茏,昏昏寂寂。远远的传来莎莎声响,仿佛有风拂过树叶,又似有流水淙淙。鸟儿在树梢间高声啼鸣,彩蝶与天蛾偏偏缠绕花间。一切如此祥和,仿佛人间净土。

  深林处,有一只白色的鹿儿正轻轻踱步,偶尔吃几片沾染露水的嫩叶,怡然自得。忽而两耳竖起,死死盯着那树林某处。片刻,似是受了惊吓,撒开四蹄奔入密林,不见踪迹。

  却说勾玉昏死了许久,才幽幽醒来。正是黄昏时分,她仰躺在林间铺满落叶的潮湿地面上,有些仓皇无措。但觉身上各处皆是疼痛不已,不由倒吸冷气。许久,她才恢复了些许力气,将身子慢慢支起了,艰难地靠在身后一棵桦木上。

  抬头却见那满身泥泞的怪物正坐在身旁不远处,不由又是一惊,身上一阵颤抖。

  唐焕闻得那处声响只是默不作声,许久,才抬眼冷冷地道:“你叫什么?”

  勾玉正害怕地不知所措,那里答他?但趴着地上泥土要逃。唐焕见得,一股莫名火起,扑在面前,将手掐住她脖子,叫道:“我问你姓甚名谁,你如何不答?”

  勾玉被他这一下,只吓得花容失色,泪珠滚滚,张着嘴,却发不出声音来。那唐焕瞥见她口中舌根短小,愣了愣,才呸了一声,骂道:“居然是个哑巴,今日真是晦气到家!”说罢手上用力掴在她面上,可怜将那人儿一巴掌扇倒在地,却将身一钻,化在土中不见了踪影。

  勾玉捂着扇疼了的面颊,口角留下丝丝鲜血,只是不停地啜泣。在地上仍旧坐了一阵,将身子艰难站起,一瘸一拐望那林间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