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无头骑士
白鹘2021-02-23 14:384,223

  却说杨雁翎被那母蜘蛛怪毒翻,不知多久才醒来,便见自己被那五彩斑斓的蜘蛛丝层层卷裹,变作一个大茧包挂在半空。周围挂着无数拳头大的小蜘蛛。他心上甚是惊恼,手脚用力地撑开,欲要将这大茧撕破。

  却头顶突兀地跳下一只大牛大小的巨蜘蛛来,八个爪子用力扣在他身上,桀桀地笑道:“你快变作餐点了,还挣扎个什么劲?老老实实呆着吧。”杨雁翎大怒,叫道:“我把你个不长眼的妖怪,待我脱身出来,必将你这妖邪与你那满洞肮脏的后代除了!”那母蛛大怒,冷笑一声,道:“你便捆风,被我这七彩霞丝缚住,即使你是神仙,也插翅难逃!”又有些着恼道:“只是我前日大意,教那小丫头跑了,否则此刻将你这一对儿童男女解作肉酱,教我子孙后代好好品尝一番,岂不是天大的美事。”

  杨雁翎闻言,才知勾玉并未着这妖魔毒手,不由松了口气。叫道:“你这蛛丝,便困得了神仙,也不定能困得住我!”手中用力撕扯一阵,但觉坚韧无比,确实难动分毫。那母蛛又桀桀地哂笑一声,将身一纵,仍旧贴住洞顶去了。

  杨雁翎见得,心上嘀咕一声道:“这蛛丝确是坚韧无比,只凭蛮力实难破开。不知有什么好办法……”忽而灵机一动,暗道:“这蛛丝天生怕火,正巧我自家是金乌之体,精火之源,如何逃不脱?”抬眼望望那巨蛛怪正东爬西爬,沉吟一下,又道:“只是需等待时机,待得这些个蜘蛛毒虫睡着,将她洞中斩草除根才好。否则逃脱一个,不免日后又生祸事。”念罢,他索性将眼睛闭着了,在那茧中呼呼大睡。

  不多久,一只小蜘蛛在那茧包上爬来爬去,见得杨雁翎闭目,抬头向那母蜘蛛叫道:“阿母,这人已经睡着了。”那母蜘蛛闻言轻蔑地笑,道:“年轻人便也爱空口说大话,方才还说要逃脱,如今不也惫懒?”

  歇息片刻,那母蜘蛛顺着蛛丝轻轻地爬下,落在人茧上,道:“老妇我也生个慈悲心,便在你做梦时取你性命,叫你没有痛楚。待你醒来,已到黄泉路上。”张开两个锋利螯针便要扎进茧中。

  杨雁翎闻言大惊,见那螯针扎来,慌得使劲一摇,那母蜘蛛受了一惊,将两个螯针收回了道:“你倒也是个精细鬼,竟还装睡。但这般醒着死,比你梦中死要痛苦多了。”杨雁翎道:“既是同样要死,醒与睡有什么分别?”那母蜘蛛怪笑一声,道:“那倒也是!”说罢又张嘴咬来。杨雁翎见得大叫一声,身上倏忽地燃起了火焰,顷刻间将那蛛丝蛛茧点燃了,熊熊地烧起来。周围众多小蜘蛛来不及逃跑,但被那业火焚身,皆鬼哭狼嚎不止,一个个都被烧作焦炭掉在地上。

  那母蜘蛛猝不及防,但被烧断了两个螯针与半条爪子,不由惨叫一声,惊惶地跳在地上便要逃跑。杨雁翎见得冷哼,将冰炎神剑切开那蛛茧,取下神弓神箭,运起神力一箭射去,但“噗”地一声将那母蛛的肚子扎了个对穿,钉在地上。那母蜘蛛才求饶连连道:“小妖不知上仙大法力,求求放我一命,再不敢啦!”

  杨雁翎决计不饶,不容分说,举起冰炎剑一剑砍掉那母蜘蛛的脑袋,复一点火将她尸身烧作飞灰。

  那洞中许多妖魔见得都纷纷逃跑,杨雁翎见得冷笑,口中大火喷射,烈焰熊熊,但将那洞窟之中不论蜘蛛、青蛇、飞廉、巨蝎,尽皆烧作灰烬,才住了手。绕过一块巨石,忽然脚上“铛”一下踢到一物,捡起看时,却是唐焕的蟠龙棒。他疑心更重,将棒子携着,离开那蜘蛛的洞窟。

  杨雁翎出了妖洞,见那洞中烈火熊熊,将无数妖邪烧尽残生,便乘夜色御起神剑飞去。却不知身后那崖间裂缝中一道红光一闪而过。

  不觉清晨十分,东方渐渐地有些泛白,却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寒雨。杨雁翎见前方山壁上有个洞窟,便收了仙剑降下,入内躲雨。他一夜未曾休息,脑袋有些虚浮,就将手指揉了揉双眼内侧,又想起勾玉至今毫无踪迹,心中甚是焦急。

  但那雨下了半个时辰,不仅没有减小的迹象,反而愈发激烈,倾盆而下。雨雾朦胧,几丈开外便看不真切。

  正在烦恼间,忽闻得那洞窟内传来一声响,又有女子嘻嘻的笑声。他知这般阴暗之地最易滋生那不干不净的鬼怪妖邪,便也不去理会。但那洞中之物似是不依不饶,忽而丢出一块石头来,“笃笃”地砸在他面前。

  见得杨雁翎仍旧不理不睬,便那洞中又丢出数块石子,“啪啪”地乱砸,有一两块径直砸在他身上。他只是巍然不动。

  那洞中邪物见得,倒也似失了兴致。相安无事一阵,忽那洞中“铮”地一声向他激射出一支箭矢。杨雁翎一惊,手上陡现冰炎剑,“嚓”一声将那箭矢劈断。旋而那洞窟深处又响起“哈哈”的尖利笑声。

  杨雁翎愠怒,向洞中喝道:“我把你这鬼魅妖邪!我不曾招惹你,你倒这般欺人!今日我便除了你这凶邪祟鬼!”持剑闯将入内。

  便见那处是个狭长的洞穴,期间乱石泥水遍地,甚是潮湿污秽。杨雁翎将冰炎剑祭起作照明,走有十余丈,见得一个朦胧身影飘入那窟窿深处,冷笑一声赶去。又走得数十丈,忽的那处变作一个空旷的石室。杨雁翎一脚踏入,但闻得一阵呼呼风声,响彻整个洞窟,放眼一望,不觉毛骨悚然。原来这石室中摆了有十数个棺椁,不知是何年安放,都已腐烂破败,露出白森森的尸骨。其上阴风飒飒,恶鬼号哭不断。

  杨雁翎大怒,喝道:“是那方妖邪在此作怪!”霎时那阴风立住,号哭停止。却自那洞中角落里传来女子呜呜的啜泣声。他惊疑不定,紧紧握着手中仙剑步入,只见那棺椁旁边洞壁跪坐二人,是一男一女。那男子闭着眼躺在壁上,似已昏睡;却那女子赤裸全身,跪在男子身旁呜呜痛哭。

  杨雁翎方才松口气道:“姑娘,你二人为何在此?”那女子闻言转头,只这一瞥,将他惊得汗毛倒竖,后背冰冷。原来那女子脑袋歪折了一般吊挂在脖颈上,双眼泛白,舌头长长地伸在口外,口角淌血,活脱脱的是个恶鬼模样。再望那男子,身着灰袍,倒似个书生模样,却肋下衣服被撕开一个口子。借着冰炎剑神光,只见他胸腔上血肉心肝已被掏吃一空,只剩白森森的骨架露在外边。数只老鼠正在旁边打转,寻那碎肉腐肉吃。

  那女鬼回头见杨雁翎,咧嘴邪邪地一笑,旋而“呀哈哈”一声怪叫,化作一股阴风,张开巨盆大口来咬。杨雁翎大惊,急挥剑便劈,架住那女鬼尖牙利齿。二方相持一处,各不相让。

  杨雁翎见那女鬼铁齿钢牙,竟将冰炎剑咬得咯咯地响,忙翻起一脚正中那女鬼下颌,但将她踢在空中。那女鬼“啊呀”大怒尖叫,望石室上空飘起,却又自那破败棺椁中飞起五股阴风,与那女鬼如白练般游走缠绕,从四面八方冲下。

  杨雁翎怒喝一声:“妖怪慢来!”急运功法,掣剑横劈一剑。原来那鬼物虽然凶恶,毕竟是鬼魅成精,傍门佐道,只得个狰狞的面目吓唬人;有些手段,更抵不过道家真法。便被神剑劈中,立时将一个鬼头斩作两半,消散虚空。那其他几个鬼魂见了,都怪叫一声飞起,不敢靠近。

  杨雁翎冷笑一声,厉声叫道:“你们这些个鬼物,欺凌良善,伤生害命,此刻定难讨得命去!”腾身撞将去,手起处,又是“嚓”地一声结果了一个恶鬼。剩下那三道鬼魂慌得一哄而散,都没命地望那石室外逃窜,他便连忙赶上,将那出口堵着了。

  那三个恶鬼只逃得那女鬼出去,剩下两个被杨雁翎挡住,尖利呼啸一声扑下,便被他将神剑一推,“咄”地一下正中那一个恶鬼眉心,立时解作飞灰,魂飞魄散当场。却另一个恶鬼乘隙绕在左方,冲上来狠狠一口咬在他肩头上。

  杨雁翎觉一阵刺痛,胳膊上早已热血流淌。就冷哼一声,将那鬼掐住后脖子提起了,一剑插入那兀自张牙舞爪的恶鬼口中,仍旧打死了散作灰尘。却倒提神剑回身去追那女鬼。

  弯弯曲曲的,却绕进这洞中另一条岔道里,寻有多时,只越走越深,却不见那女鬼踪迹。杨雁翎皱皱眉头,望着那洞中怪石突兀,深坑无底,心道绝非善地,便要抽身而退。却在此时,忽闻前方一阵阴风起,却是那女鬼仓皇飞来,见前方有个对头,也不管不顾,仿佛身后跟了甚么了不得的东西。他也不多想,“锵”一声拔剑便要劈,又察觉那洞中深处一股强大气机传来,不由得住了手。那女鬼得命,飞也似的逃离去。

  便见那洞中一阵狂风呼啸,突兀地现出一人一骑御空而来。但见那骑士全身穿着明晃晃的铠甲,手持一柄银枪,脖颈之上却无头,光秃秃的甚是诡异;座下骏马也是全身披挂,仔细看去,那甲壳之下却是一具骷髅。

  那无头的骑士见得杨雁翎,不容分说,举枪便刺。杨雁翎急将冰炎剑掣起抵住,便腾身而起,在那洞窟中杀在一处。

  二人各逞英雄赌斗:杨雁翎抖抖神,将剑使开,便见冰火两重,神锋无匹;那无头骑士银枪光辉万千,如蛇信尖利刁钻。剑与枪交,火星四溅;枪与剑撞,走石飞沙。只将那洞中石壁石笋石幔劈得粉碎。斗有半个时辰,不分胜负。

  杨雁翎见状,不由惊叹这鬼怪法力高强。回身直斩一剑,却那无头骑士将马纵起,在洞壁上猛地一踏,枪尖顿起狂风暴浪,凶猛刺来。杨雁翎一惊,将剑来架,便感头顶一股万斤力道重压而下,脚下石板受不住寸寸断裂,“嘭”地一声炸开。

  原来这洞窟底下是个无底的深渊,此刻被那重枪震断石板,才显现出来。杨雁翎失了支撑,身不由己地坠下。见那无头骑士持枪跟入,慌得闪个身躲开枪尖,纵身在石壁上借力一窜,掣神剑劈去。那无头骑士见得抡枪挡住,又分心刺来。

  二人坠落地洞,落石滚滚,尘土飞扬,仍止不住斗杀。杨雁翎见战他不下,一个翻身飞出数丈,急拽下神弓神箭射去。便见那寒芒激射,喷吐凶光。那无头骑士一惊,慌得用力扯住缰绳,那鬼马便将身以不可思议的弧度跳起,堪堪闪过了,却那骑士将手一捞,竟将那无匹的神箭生生棹在手中。

  杨雁翎见得不觉大惊,不及抵挡,便被那骑士寻个破绽,一枪压下,朝前心刺来。他难回剑,慌赤手捉住枪尖,咬牙切齿死命地推离。但那枪头锋锐,将他双掌手心割开口子,立时热血流淌,滴滴飘在面上。他见那枪尖便要搠入自家胸腔,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地大叫不止,又见身下现出石板,只怕已坠下深渊尽头,逃生无望。

  总归他急中生智,将手在那枪杆上用力一撑,借力将双脚“蓬”地一下翻起,作个倒栽葱模样样躲过了那夺命的枪头,旋而在石壁上一踏,纵至那无头骑士身侧,急召剑一斩,但“铛”地一声劈在那骑士背上,登时火星四散。

  杨雁翎以为成功,大喜过望,又仔细一看,原来那盔甲不知是甚么材质打造,竟是坚不可摧,那一剑劈下不说伤敌,连痕迹也未曾留下,不由冷汗大冒。便被那无头骑士将掌探来,狠狠在胸口上一拍,“嘭”地一下将他打在那石壁上,震得山石崩裂,大口地吐血坠落。

  无头骑士才将缰绳勒住,轻轻地降在地上。见杨雁翎已是无力瘫倒,便将银枪来搠。杨雁翎见状心如死灰,闭目等死。却那骑士枪尖堪堪要挑入他咽喉,忽地见他胸前垂挂的七彩虹石,思索片刻,将枪收了,纵马转身飞起去。

  杨雁翎眼见那无头骑士遁入虚空,庆幸之余,不由得诧异万分。将虹石解下了细细地看,也不甚明了那骑士方才努力拼杀,却见到此玉便放他一命。只是他受创颇重,喉头一甜,大口地吐出黑血来,体内气息亦是虚弱紊乱,周身疼痛无力。歇息一阵,便强自盘腿坐起,运气疗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