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涯观月
白鹘2021-02-23 14:326,723

  (1)摇光子方才所念,其实并不是道家书中所记心法,而是他侵淫道家心法数十载才自创的功法。

  道家书中所记的心法,自是艰涩难懂,平常人要将它读通已是不易,更何谈从它之中演变出其他招式?只是他毕竟是天纵之姿,修习道法多年,虽说未能完全参透,但前人所悟之法,他亦是大半已经是悟透了。

  那一日他寻到杨府中,听说爱徒杨云心早已病逝的消息,心中悲痛,便独自上了泰山,要回飞仙阁中去。

  要度这阴阳界的时候,念到阴阳二字,心中更是悲不自胜,只道与爱徒天人相隔,后会无期。

  黯然之下,观感日月江山,心随意动,便创了这一招式出来。

  他这一招式,虽是随意创制,但于常人来说,却是侵淫道家真法一生亦不一定可得。

  今日见徒孙有难,便将这一心法念了出来给他听。

  其实在摇光心中想来,倒也不一定要杨雁翎能一听便会,只是要他或能领悟一二,即使不能破水而行,倚靠那泰山不倒之气势,即使湿了身体衣服,过河却也是绰绰有余了。

  谁知杨雁翎根骨竟是如此聪慧,兼之年纪轻轻便已有了如此深厚法力,轻轻松松过了河来,倒叫他惊讶不已。

  他自忖游遍三山五海,见惯各种奇能异事,已是见多识广,但像杨雁翎一般年纪就有如此修为,倒也是闻所未闻。

  如此慧根如此修为,即使在人杰地灵的飞仙阁之上,亦少有年轻之辈可比的上了,往后修习更是不可限量。

  但转念一想,杨雁翎毕竟是他的徒孙,或是自己百年之后,教其能继承了自己衣钵做了飞仙阁首席长老,将缥缈一脉发扬光大,却不失为一件天大的美事。一念及此,心中喜不自胜。

  却说杨雁翎正到河岸,忽见眼前灰影一闪,忍不住吃了一惊。

  抬眼一看,却是玉衡真人此时眼中热切,如江湖大盗看财宝一般死死盯过来,不禁机灵灵地打了个冷颤,身上疲累也径自去了三分,道:“做什么?”

  便玉衡子眼中绿光直冒,嘿嘿地道:“小娃儿,这招渡河口诀我方才没听清楚?快快教了老头儿吧!”

  杨雁翎哑然,原来其所图竟是这过河破水之术。

  正要开口,却听身后灵灵笑道:“天上地下无所不能的玉衡子真人也向人求教的时候啊,往后传到江湖上去,倒是奇闻一件了,哈哈。”

  玉衡子一听,暗道此理倒也是如此,但心中又实在想学那破水之术,便佯怒对灵灵道:“你这个小女娃儿,老头儿养你十几年了,却是老不孝顺,爷爷想学这过水的本领,你不帮我求,却要笑我。”

  灵灵哑然失笑,这玉衡子老顽童的样子她自是见了不止一次两次了。

  杨雁翎哭笑不得,:“玉衡祖师前日救了我的性命,我本无以为报。若是祖师想习这渡河之法去,弟子本是义不容辞地要教。但这心法是师公所传,要教您倒是要向师公禀明了才行。”

  玉衡子见他啰哩八嗦地讲了一堆,到最后却是要求过摇光子才行,当下又腆着面皮对身后摇光子道:“师弟,你看……”

  摇光子不答,转对杨雁翎笑道:“哈哈,雁翎好资质,好功力,你自己决定罢!”

  杨雁翎听得,忙道:“多谢师公。”

  玉衡子闻言大喜,忙回过头来,迫不及待道:“小娃儿,可以教我了罢。”

  杨雁翎点点头,把口诀一句一句背出,只听得玉衡子连连道:“妙哉妙哉!”

  几人又向上走了许久,将近申时,才到南天门。

  又走一阵,终至玉皇顶上。

  杨雁翎极目一眺,但见玉皇顶东南有块石刻。那石刻巨大无比,如巨人一般屹立在山头之上,上书了“五岳独尊,昂头天外!”八个大字。

  只见那八字字正正方方嵌于石中,在云雾阳光簇拥之下,颇显古朴沧桑,叫人见之震撼。也不知是哪朝哪代,哪位大师才子遗留下来的。

  四人径自绕过玉皇观与那俗世帝王的封禅石碑,向着庙后去。

  便见那处,一根巨大蟠龙柱如架海金梁,雄壮屹立在地。高大柱身之上,用草书龙飞凤舞地刻了“极顶”两个大字,真个豪气干云!

  杨雁翎把背上灵灵放了下来,站于极顶柱前。

  四顾一望,只见周围所有山头,此刻都匍匐在了自己脚下。流云飞雾浩瀚如海,在其间涌动不息,果真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他心间豪情一起,竟是看得痴了。

  摇光子见徒孙神情,知他此时心境,不觉呵呵一笑。

  恍惚间,倒是想起了自己年少时自己被师尊度化上山时的情景。

  当时的自己不也是豪情万丈,心比天高?只是这世间时光飞逝,匆匆间便过了将近五六十载了。

  当初的那个少年已成了迟暮老人,此时已到度化另一个少年人的时候了……

  杨雁翎远眺半晌,但觉世间如此广袤,自己于之,犹如蜉蝣之于天地,一粟之于沧海。当下豪情渐去,取而代之的,倒是欲求而不可得的遗憾无力之感了。

  目光渐渐低垂,忽而有些落寞。

  却在此时,玉衡子道:“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启程了,否则天黑了虹石失效。”

  摇光子也道是如此,便转了头对杨雁翎道:“雁翎,虹石来。”

  杨雁翎闻言,急将彩玉从脖颈上解下,递在摇光子手中,道:“师公。”

  摇光子点点头,伸手取过。旋而一个飞身,上了那极顶柱之上。

  只见他将手中玉佩放在了柱顶一块凹槽之内,默念一段口诀,便大叫一声:“开!”

  随着这一声断喝,山下原本还算平缓的云雾,忽而开始翻腾不息。片刻之后,已然呼啸如潮,涌上九霄!

  但见此刻,天上云雾涌动,遮天蔽日,直如末夜,看得人心惊肉跳!

  又过片刻,东方天际云雾之中,竟闪出了一道霞光,似有东西要显露。

  果不其然,又过片刻,只见一物闪着金光,缓缓从云中浮现出来,却是一座仙山!

  远远看去,只见那座仙山广大无比,浩瀚无伦。其上郁郁葱葱,飞瀑泉涌,流光四散,仙鹤飞舞,祥瑞无比,与那仙山虹石上所刻一般无二。

  好一派仙家圣地!

  摇光子见仙山浮现,便取了柱上玉佩飞身而下,道:“事不宜迟,我们出发!”说罢将虹石还回给了兀自惊讶不已的杨雁翎手中,手上一闪,那柄紫色仙剑已然浮现。

  玉衡子点点头,亦祭出蓝色仙剑。

  当下两人将法宝御起,各自带了灵灵和杨雁翎,便从泰山极顶起飞,向着天际之上的仙山风驰电掣而去。

  这天上云雾翻腾,仙山浮现,山下百姓多有看到者,以为是天仙显灵,不禁膜拜跪倒,祈求上苍赐福。

  却见漫天云气之中,有一蓝一紫两道光华,正自飞舞穿梭,向着天际仙山缓缓而去。

  (2)却说摇光用仙山虹石召出了天际仙山,便与玉衡子一同御起仙剑,带了杨雁翎和灵灵二人,向着海外仙山飞行而去。

  这一路如腾云驾雾,穿越瀚海,倒也是振奋人心。

  按摇光子所述,海外蓬莱,不过是一群海上岛屿。

  只是这岛屿自是比之别处岛屿要高大得多。

  因之离得陆地太远,平素便看不到,就如站于岸边看不到在远海中航行的舟船一般。只有天空之中潮气足够多时,其才会被阳光偶然映在天空之中,是为海市蜃楼。

  传说先秦之时,有一位前辈高人远渡重洋到此,在山中洞府得了本道书,参禅修行半世,已然成仙。

  他观这山岛钟明灵秀,又远离了尘世,正是摒除心嚣,修身养神的好去处,便在山上开宗立派,是为如今的飞仙阁。之后,又来中原大地上传播教义,招收门徒。

  一千多年匆匆飞逝,如今,那位天尊传闻早已飞升,飞仙阁亦早已是香火鼎盛,如日中天。

  而蓬莱飞仙,每几年还是会有些长老会下山来寻找些资质甚好的弟子带回去培养,以求传承不断。

  因而,蓬莱仙山虽然远离大陆,神秘无比,但却始终没有和中原土地断了联系。凡世有缘之人,有些还真正见过飞仙门人的模样。

  这仙山虹石,便是飞仙阁弟子随身佩戴的信物了。

  这仙山虹石并不是凡石,而是蓬莱山上特有之玉。

  这玉石润如羊脂,又有七色映在其上,玄异之极,每一块放在尘世,都是无价之宝;其对于飞仙阁门人来说,更是有其无法代替的作用,那便是能在泰山之上吸了天上阳光,强行制造海面雾气云气,将海外仙山在天际映现出来。

  若是没有这仙山虹石,不知仙山方位,更何谈到得那里?

  眼见前方仙山隐约飘渺,这一飞,竟是飞了许久。

  陆地早已被远远抛在身后,便连翔在海上的海鸟也很少能见得到,毕竟已经是出海许久,或是连劲翅强健的海鸟也已是力所不及了吧。

  玉衡摇光二人载着杨雁翎和灵灵御剑飞行,一直飞了十日有余,才慢慢见到脚下开始出现了些小岛屿。

  这几人在海上赶路,亏得途中偶有岛屿供休息,又带有干粮食物,才不至饿死途中。

  只是几人毕竟肉体凡胎,连续赶了十多个日夜,也早已是乏累得紧了。

  此时快到仙山,不免有些如释重负。

  傍晚渐至,脚下岛屿便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到得后来,竟延伸成巨大山脉,横亘海中。

  未几,众人穿出云雾。忽而眼前一片黑暗倒下,压迫感十足。

  杨雁翎急忙抬眼一望,只见原来竟是一面高大无比,陡峭嶙峋的崖壁!

  崖壁之上老木丛生,千万条瀑布从其上倒挂而下,直奔入海。

  玉衡摇光两人见此,赶忙拉起仙剑,径直向崖上直飞而去。

  这山崖虽然高大,又何难脚下仙剑?不过几瞬,便已向上拔高了几百丈,径落崖上山门之前。

  杨雁翎下得仙剑来,抬头观望,只见这山门同样巨大无比。

  但看山门左右两边,宽已有四五丈,上下高亦有三丈多。

  整个山门是用汉白玉雕刻而成,共有六根巨大门柱,每一根都有五六人合抱之粗,其上雕龙画凤,甚是威严古朴。

  而牌匾之上,更是用先秦文字雕了“飞仙阁”三个大字。每个字都有七尺来高,字体古朴苍劲,气势无比恢弘。

  此时灵灵也已下了玉衡子仙剑,站在杨雁翎身侧。

  两人一同步向前去。方走几步,却忽觉这山门隐隐透出一股威压,登时便有些受不了想要跪伏下去。

  这仙家道场的威能竟是恐怖如斯!

  摇光子见到两人异状,忙奔过去,将双掌轻轻按住在两人身后。

  杨雁翎和灵灵只觉后背一阵清凉,顿感轻松不少。

  两人急忙回过头来谢过摇光子。

  摇光子微微摇头,对两人道:“这‘飞仙阁’山门,传说是自天而降的一块神石降在此间,被我道教先祖太上天尊用无上法力雕琢而成的。这玉石本就自有灵性,更有仙家之力雕刻,所以这山门已自生了威能,若是有无礼之人要闯入,它便要自主镇压的。灵灵,雁翎你们两个以后要记得。”

  二人点了点头。

  摇光子颔首一笑,领了三人迈步向山门中去。

  却在此时,只听一声断喝:“何人敢擅闯飞仙阁!”便见山门之内阶梯上,闪下几个人来。

  只见当中一人身着白色衣袍,手中握着一柄银色仙剑,剑眉星目,衣袂飘飘,英俊潇洒。真个少年英杰!

  摇光子见得,高叫一声:“可是逸远徒孙?”

  凌逸远愣了愣,赶忙奔下。

  待得看清来人,忙收了仙剑,一脸笑意地向着几人迎了下来,拱手道:“原来是摇光师祖归来,逸远无礼了,请师祖恕罪。”

  摇光子笑了笑,拍拍他肩膀,道:“无事无事,不必多礼。那我们先进去罢。”

  凌逸远点点头,转眼却看到摇光子身后杨雁翎和灵灵二人,面上疑惑,道:“这两位是?”

  摇光子道:“这两人是我和你玉衡师伯的传人。”

  凌逸远听罢点头,望向二人,只觉得那一个姑娘甚是俊俏秀美。忙让身后几人开路,道:“请进!”

  众人进了山门,与其他守门弟子汇合,登上石阶,径往山上而去。

  杨雁翎抬头一看,只见这阶梯每一阶都有近三四丈宽,比之泰山石阶还大得多。如游龙般向着山顶笔直而去,实是壮观之极,不由得心生敬仰之情。

  灵灵或是累极了,此时不言不语,便跟在杨雁翎身边走着。

  凌逸远见师祖带了两个年轻人,心道是他们的弟子,与他是同辈,这一路上便和杨雁翎聊了起来。

  杨雁翎听他言语,方知这阶梯名唤“登天梯”。这阶梯每九十九阶便分一级,共分九级,共九百零一阶,暗合上天之九九之意。

  梯上有千里峡谷,名唤观月崖。

  众人爬了好长一阵,才爬完了那九百零一阶登天梯。

  此时站在那天梯顶上,灵灵已是气喘吁吁。

  杨雁翎见她脸上有疲累之色,忙道:“灵灵,你累了吧,我扶你走。”

  灵灵微微点头,正要倚靠。却听旁边凌逸远道:“今日两位师弟师妹随师祖不远万里回到飞仙阁,想必都是累了,灵灵师妹就让我代劳扶着罢。”

  转头向灵灵笑着道:“灵灵师妹意下如何?”灵灵转头看着凌逸远,又看了看杨雁翎。

  片刻,才道:“那多谢师兄了。”

  凌逸远听得一喜,忙道:“不辛苦!荣幸之至!”急忙扶了灵灵肩头。

  众人有说有笑,慢慢向前走去

  杨雁翎正自跟在后头,却不料心头突兀一阵疼痛,摇摇晃晃地蹲伏下去。

  此时摇光与众弟子都已走在前头,熙熙攘攘,倒也无人注意理会。

  他蹲在地上,疼得连翻白眼。想要叫出声,可喉咙却似被什么堵住一般,呼不出半点声息,真个儿难过至极。

  也不知过了多时,这症状才渐渐好转。便大口呼气,艰难从地上撑起。

  望了望眼前,摇光子众人早已走远了。

  此时夜幕已沉,他倒也不心急,沿着那主山道前行,心道这般赶上灵灵几人倒也是迟早之事。

  走了一会,便见前方有一处巨大峡谷横亘在这大山中间,生生将这大山劈成两半,中间只有一座几十丈长的索桥连接对面崖岸,甚是雄奇险峻。

  杨雁翎心上惊奇,忙向索桥上去。

  只望这峡谷极是长远,前后头尾皆埋于天际不见踪影,竟不知有几千几万里。

  峡谷底下也不知到底有多深,云雾缭绕,山风呼啸,如怒涛骇浪,却是一片比之泰山之巅更为壮阔的云江雾海!

  杨雁翎心中惊憾,静静立于那索桥之上,观这鬼斧神工,竟忘了前行。

  未几,又见峡谷东方,其下光芒渐起。

  那片光华洁白无瑕,将奔腾流动的云雾映得如乳水般白嫩温润,似趵突泉水汹涌。

  再过一会,就见其自云海之中慢慢爬,缓缓将这天地也映得一片温柔亮堂,原来却是那一轮明月!

  但见此时,那轮明月巨大无比。明明在峡谷尽头,却似悬在眼前,触手可及!

  而脚下云海,便如仙女身绕的白练,与玉盘温婉缠绵。

  杨雁翎惊异莫名,只道人生在世,此般胜景,哪敢奢望见个一回两回?

  伫立许久,不觉低低叹息一声,转身要向对岸去。

  却见对岸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条俏丽人影,此刻正静静凝望着他。

  杨雁翎一喜,忍不住暖暖一笑:“灵灵姑娘。”

  原来,当时候摇光子几人被凌逸远引至厢房。几人才发觉丢了杨雁翎,心上担忧不已。

  却是灵灵想到他必在此处,忙回头跑来寻,果在这月桥上找到了。

  灵灵听得一笑,款款迈了步子来到他身旁。

  二人同望玉盘,默不作声。

  许久,女孩儿轻轻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转头默默看着杨雁翎。

  二人顾盼,相视良久。

  (3)次日,四人早早醒来,洗漱毕,聚在门外等候掌门召见。

  只见天边云霞飞舞,便听得一声渺远钟声好似从天外传来,如大道天音。

  不多时,凌逸远与昨夜几个弟子迈步而来,拱手拜道:“两位师祖,掌门祖师已经在紫霄殿等候多时了。”

  二人点了点头。

  几人随着凌逸远绕过了几处弟子所住厢房,便上了一处广场。

  只见这广场极宽极大,前后长近五十丈,左右宽度亦有三四十。地上都为汉白玉石铺砌而成,颇为宽广。

  更奇特是,广场正中,此时正涌起一眼清泉。

  这清泉足有五六丈方圆,周围都围了汉白玉石墙,形成一个池子。

  那池子向前开着有三四丈多许的口子,不停涌出的泉水便从这口子泄出,顺着水道往山下倾泻,变作一道足有八九丈之宽的飞瀑,震撼之极。

  此时朝阳刚刚升起,飞瀑奔腾如雷似马,往山下轰然而下,激起的水花经阳光一折射,凝成一道彩虹,一头驻在飞瀑之上,另一头却跨越了天际,往遥远天边而去了。

  杨雁翎见霓虹七彩绚烂,心道神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此时广场之上多是打扫的弟子。

  凌逸远带着几人穿过广场,径到紫霄殿前。

  但肃穆鞠躬,向殿内恭敬道:“掌门祖师,玉衡子摇光子两位师祖到了。”

  便听得殿内有声回应:“都进来罢!”

  凌逸远道声:“是!”,转头把四人请入。

  四人进了大殿,见这殿内果十分高大宽敞。殿中雕窗画柱,大梁更是刻作三彩琉璃飞龙模样。沉稳内敛之中,透着一股富丽庄。重之气。

  此时主座上正端坐一人,只见这人须发皆苍,比之玉衡子更是要白上一分。面上方方正正,不怒自威,自是飞仙阁掌教天枢真人了。

  天枢子见几人到来,便也起身相接。客套几句,分了宾主坐下。

  抿一口茶水,抬头望见杨雁翎和灵灵侍立左右,便道:“听闻两位师弟新收了两位门徒,看来便是这两位了罢?”

  摇光子闻言,转头见师兄玉衡东看西摸,没点儿正经。口中更是胡乱咕哝,却不答一字。急忙回道:“是的,掌门师兄。”

  转过身来,对身后两人道:“灵灵,雁翎,过来见过掌门真人。”

  杨雁翎和灵灵听闻,急躬身道:“见过掌门真人。”

  天枢子哈哈一笑,道:“好好,都是好孩子。”摆了摆手,示意两人免礼。

  接道:“两位师弟今日回来,便是要专心授徒了罢。若是师兄能帮得什么忙,两位师弟便请说,不必客气。”

  摇光道声:“多谢。”正要说话。却玉衡子方才回神,闻言抢先哈哈道:“好说好说。掌门师兄,这紫霄峰上人烟太多,老头儿不喜欢,要回缥缈峰去,你看行不行?”

  似是见惯了玉衡子口无遮拦的模样,天枢子倒也不惊讶。

  沉吟片刻,抚须道:“缥缈峰本就是你凌仙一脉所驻之地,玉衡师弟想收回去,原是无可厚非。可是自从二位师弟下了山之后,便多年不归。我怕山上无人管理,已派了天权师弟过去打理,这可如何是好?”

  却玉衡子闻言,登时忍不住大叫:“什么!你居然把缥缈峰交给了那个死牛鼻!这怎么行!”

  “你不知道?我跟天权那家伙是最不对眼的了。你怎么能……”

  “呜……呜……”

  摇光子满头大汗,顾不得被自己捂住口鼻哇哇乱叫的玉衡,急忙向天枢子道:“掌门师兄不必理会五师兄,他……他是胡言乱语。我几人过去只是居住授徒,并不打算插手俗务,没关系的,没关系的!”

  天枢子“哦”了一声,看了看玉衡子。只见他眼中幽怨得要杀人,忍不得微微可笑。

  当下故作沉吟沉吟,道:“若此,我将缥缈峰梅香阁空出些来给你几人居住。缥缈峰上设了藏书阁,经典甚丰,也便你二人授徒。”

  摇光闻言顿时大喜,忙谢过师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