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心死顿悟
白鹘2021-02-23 14:323,826

  却说杨雁翎眼看殒命,便在此时,却见一女孩儿着白袄,骑一头白毛怪牛踏空而来,抢在众人法宝之前将杨雁翎抢起。

  众飞仙阁之人追赶不及,眼睁睁看着牛儿望雪峰之上飞远了。

  杨雁翎心丧若死,昏昏沉沉,径被女孩儿带至一座山洞前。

  下了牛背,才回了些神儿,望女孩儿面庞似曾相识,却沉默无言。

  女孩也不言语,引他入洞中去。洞中有篝火,烧了一盅热汤,此时咕嘟嘟的沸腾冒泡。

  女孩儿舀了两碗来,一碗放在杨雁翎面前,自己端一碗慢慢地吃。

  杨雁翎心上大受打击,兀自发呆,只是不吃。

  一连数日,杨雁翎思虑过度,神情恍惚,慵慵懒懒地躺在洞中,动也不动。

  而女孩儿每天一早出洞,不知去那方,到得晚间才回来。就常常煮些儿人参汤儿、天麻汤儿、山药汤儿、首乌汤儿,还有些稀奇古怪的叫不上名字的汤儿来吃。

  杨雁翎身上惫懒,发呆的时间多,偶尔吃些儿,也吃得甚少。女孩儿便常常端来喂给他。

  一晃过了一个多月,杨雁翎心病愈发重,一忆起昔日与灵灵的点滴,心上惴惴难过之至,痛苦难当,无法言表。这一日忽而心肝大痛。

  原来金乌鸟原本是被神箭射碎心脏而亡,他依附这肉身,心神原本不全,加之近来心病过重,心脉已然脆弱不堪,随时都会绝命。

  当时他捂着心口汗流满面,似要呼吸不上。不过多时,便凄凄惨惨,晕晕旋旋,昏死过去。

  恍恍惚惚地,却见那一处潺潺流水,芳草萋萋,又见地上盛开着血红色的的彼岸之花,花儿有花不见叶,叶生不见花,生生世世往,花叶两相错。却如血色地毯般铺满天际。

  他心上感触良深,将花儿轻轻摘下一朵。花儿芳香幽幽,饱含前世的情,令人心疼怜惜。不多时,散成点点星光消散在风中,再不见一丝踪影。

  未几,见得行人三三两两地经过,却各不理各,都望北方上走。

  他情不自禁,也跟着迈步而去。

  行过七日,便经过了鬼门关、枉死城和一十八重地狱,才见前方有座高楼。

  那座楼上宽下窄,面如弓背,唤“望乡台”;有条河,宽阔无边,大雾连天,风高浪急,河上一座石拱桥向对岸延伸,不见踪迹。

  河边一座石碑,上书曰:忘川河,奈何桥。又有二行小字道:百里忘川河,千年忘情水。

  众鬼熙熙攘攘,都朝望乡台上去,望见凡间妻儿老小,各自睁睁流泪,哀哀痛哭。

  杨雁翎在楼上,亦是泪流满面,黯然道:“世人作鬼,仍能在这高楼之上最后望一眼至亲至爱之人作安慰。独独我生来孤单,望着阳世无乡无亲,无人念我。”

  又跟众鬼下了望乡台,往桥头拥去。

  桥下一个老妪正给众人分汤。

  众鬼一个个得了汤吃,便都排排地上了桥往对面去,消失在尽头。

  轮到杨雁翎时,他望那汤儿,但见色泽清亮,与凡世的汤儿并无不同,却有些星星点点儿萤光漂浮。情知是忘情水儿,不觉有些恍惚。

  老妪道:“我这汤儿,有人生七味眼泪,缓缓煎熬一生而得。只消一口,忘记前世三千烦恼。”

  杨雁翎闻言,心道自家生前,何止是三千烦恼?分明是一世苦楚!端起汤儿便要一饮而尽。

  却又踌躇,原来是想到当初失忆之苦,如今失而复得,倍加珍重,那里肯再忘却?

  老妪催促再三,见他只是不喝,一怒之下,便差了身旁两个大力鬼差将他用锁链捆住,架起了摔入那湍腾巨浪中去。

  杨雁翎被投忘川,忍不住大惊失色。弱水三千,竟无分毫浮力,亏得锁链一头栓在桥上,才不下坠。可河中毒蛇河怪争相来咬,刀枪剑戟凶狠来扎,实是痛苦万分。

  他身上受尽折磨,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却不知为何,心上愈发倔强,不肯退让分毫。

  转眼过得七七四十九日,老妪见他如此执拗,摇头叹息,命鬼差抬出一口铡刀来。

  原来这铡刀名鬼神铡,专铡或穷凶极恶,或留恋前尘之鬼神,铡之则灰飞烟灭,万劫不复。

  二鬼差甚为粗鄙,一个将他捉住摁在铡中,另一个握着刀把便要铡下。

  杨雁翎才戚戚然落泪:“我一生无罪于天地,已受世间八分苦楚,如今作鬼,还要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罢了罢了……”

  心中闪过无数念头,想起那奇怪牛的女孩儿,念到她不避男女之嫌照顾自己这般久,自家如今魂灭魄散,倒是一了百了,却将个皮囊丢在她家中腐烂发臭,不由愧疚。

  又念起灵灵,叹息一声道:“我心死魂灭,往后再不想你,再不念你。祝福你和凌师兄白头偕老。”

  道罢闭目等死。

  便在此时,却见一束光华自天而降,将他缓缓收起。

  二个鬼差见得,大呼小叫地来赶,只死活赶不上。

  那道光华引着他径飘过忘川,登达彼岸。

  又见血一般的曼珠沙华盛放。不多时,脑中昏昏沉沉,失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杨雁翎才迷糊糊醒来,却发觉自己仍旧在山洞之中。

  之前冥间一切恍如一场梦魇。

  又感那心口原本空虚,此时恍如被填满一般,摸摸一看,但觉自家心口位置跳动有力,心脉已然复苏。

  转头见女孩儿睡在身旁,将白袄作被子披在他身上保暖。

  他心上甚是感动,偷眼看看,但见女孩儿面容姣好,可怜可爱。又嗅到药材与少女淡淡的体香,不觉有些失神。

  片刻,他自觉有些失礼,轻轻地将身子转过来。

  女孩儿察觉动静,悠悠醒来,见得他清醒,轻轻一笑,起身坐在石床边捣药。

  杨雁翎心上惭愧,但觉这一段日子以来,每日痛心疾首,毫无生气,懒懒散散地似个废人一般,吃喝全蒙女孩儿照顾,实在是有些不该。又经黄泉一游,内心已然开悟。

  歇息一会,强打精神挣起,道:“姑娘,这一段日子,多谢你了。”

  女孩儿闻言不语,只是微笑,仍旧继续她手上活计。

  二人沉默了一阵,女孩儿才将干草药儿全捣好了,放入盅中煎熬,又取了些山参儿另炖一盅药汤。

  见她回身坐在床边,杨雁翎才想起来二人相处甚久,却还未互通姓名。

  便开口道:“姑娘是救我的恩人,我叫杨雁翎,能否请教姑娘芳名,好来日报答?”

  却听女孩儿“啊”一声,咿咿呀呀地比划手势,才明白这女孩儿原来不会说话,又见她手舞足蹈,不解其意。

  女孩见他疑惑模样,面色微微窘迫,便伸手取了一块石子儿在地下写道“勾玉”二字。

  杨雁翎见得回神,不觉惊叹出声道:“好美的名字。”

  勾玉闻言面色一红,娇羞地微微一笑。

  她把汤儿用小火慢慢煨了一个多时辰,才将勺来舀,仍旧是一碗给杨雁翎,一碗自己慢慢地吃。

  杨雁翎望见这药汤,不觉想起阴间孟婆的忘情水,却忽想到了甚么一般,问道:“我的心可是你医治的?”

  勾玉闻言点头,自怀中取出一个桃核,笑着指了指他的心口,又指了指那桃核。

  杨雁翎顿时明白,原来心口跳动的是勾玉用仙桃桃核雕刻的心儿。

  但见桃核之上布满沟壑与坑凹,如同经受过无数磨难,倒也与他心境一般无二。

  思索一番,不由苦笑一声,将药汤舀来吃。便觉一口入腹,香气四溢,顿时神盈气满,不禁赞叹一声,惹得勾玉甚是欢喜。

  片刻又请求道:“勾玉姑娘,你白日里可是去采挖草药?我这般闲赋实是过意不去,明日想与你去,可否?”

  勾玉点点头,随即起身去火灶边,将先前煎的药取了一碗端给杨雁翎。

  杨雁翎呆了呆,见她面上盈盈一笑,才知是她为自家熬的药草,忍不住感激地点了点头,接过了慢慢饮下。

  次日一早,二人出洞门来,一个骑着怪牛,一个化作金乌神鸟,都向群山中飞去。

  飞了有个把时辰左右,便见那处山上松柏怪木丛生。

  此时正值冬天,但看枝头雾气凝结成雾凇,挂满枝头,好似雪柳开琼花,松柏绽冰莲,如梦如幻如仙境。

  二人眼见心中喜欢,降下地来,在树林之中慢慢地,边走边拨开那落叶落雪和泥土搜寻。

  怪牛开道,只将附近狼虫虎豹、野猪棕熊尽皆惊走。

  二人连翻数个山头,只采了些寻常的药草,不觉都有些疲乏。

  邻近午时,正行间,便闻牛儿“哞”一声叫,向一丛寒竹下拱了拱。

  勾玉见状,慌忙唤住牛儿,却将小手小心翼翼地拨开薄雪枯叶,又用小玉勺儿轻轻地挖。

  不过数寸,便挖出一颗比鸡卵稍大的植物根茎。原来是一个天麻果。

  勾玉喜笑颜开,将天麻果儿如珍宝般放入布袋,又与杨雁翎继续搜寻。

  将近申时,勾玉已寻得二个天麻果。

  待要回头,忽见一处草丛中蹿出一条怪蛇。

  但见怪蛇不过手臂粗细,头呈三角,身子短粗。原来是条蝮蛇,却不同的是,额上多了一只眼睛,看着有些诡异。

  此时见二人靠近,忍不得嘶嘶地恐吓,张开嘴露出长长毒牙来。

  杨雁翎惊奇,暗道千百蛇类一到冬天,都是无一例外地要入洞冬眠,却这蛇儿不畏严寒,盘在此间,怕不是什么妖魔异种。

  却见勾玉不惊反喜,将玉勺儿在怪蛇七寸上轻轻一敲,将它敲晕了。

  望它身后丛中寻觅,不多时,早见一株野山参结着十数颗红色的豆儿,亭亭玉立在蕨叶之中。

  勾玉欢喜不已,慌将手中红绳解下,系在山参茎上,又如之前小心翼翼地挖。不多时,将这一株宝贵参儿一毫不损地挖了出来。

  但见这山参不过拇指般大小,活脱脱却全似一个小人儿,顶上结了一串儿芦头,细密密的,怕不下百个。看来已不知在此生长了上百个年头了,实是珍贵无比的宝物。

  勾玉如获至宝,珍而又重地又轻轻放入布袋之中,向杨雁翎打个手势,骑牛腾空而起。

  杨雁翎会意,也化金乌展翅紧跟而上。

  当晚,勾玉将二个新采来的天麻果栓在洞壁上风干,另外取了两个之前采挖风干好的切片,以二三枚小枣,与这万年雪水放入盅中炖汤。二人餐之不提。

  却说第二日日头方起,勾玉便将杨雁翎摇醒了,引他出洞去。二人在山间飞一阵,降在一处山麓间。

  便见那处有一座小花园儿,用栅栏精细地围着。其中有牡丹花儿、百合花儿、兰花儿。因山脚之下温度暖得稍早些,此时便悄悄地绽放了些许花朵。又有矮枣树儿、枸杞树儿、仙桃树儿,缓缓地抽了些新芽。

  勾玉将牛儿系在园边一颗柳树干上,打开柴扉,与杨雁翎一同入内。

  却又见园中一处起了二三垄儿,此时悄悄的,早有许多新芽探出头来,竟全是勾玉在山间采挖移栽的天麻儿、人参儿、首乌儿、灵芝儿等仙草,不下十数株。

  又见勾玉在垄间空地用玉勺儿挖了个小洞来,将昨日采的山参自布袋中取出了,解了红绳轻轻栽入土中。

  杨雁翎眼见惊讶,这仙药儿,每一株放在世间,怕都不下百金,此时眼前却有这般多,教人叹为观止。只是此地远离了人性贪念,对于这些宝贝仙草儿倒也是个好的归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