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接引之门
白鹘2021-02-23 14:414,293

  却说异界之中亘古蛮荒,有千里无垠大漠,有莽莽榛榛密林,又有高山断崖,飞泉瀑布,长江大河。

  但见远山之间一处数座石塔高高耸立,将一间庙宇围在中间,甚是古拙。

  那一日,狂风呼啸,怒雾滔天,惊涛拍岸,地动山摇;凶禽怪兽,竞相奔走;天地变色,雷电滚滚,似一片末日景象。

  突兀的,漫天黑云之中,龙鳞滚动,利爪森森,所到之处,草木尽枯,百兽顿化骸骨。

  黑云席卷肆虐,也不知夺取了多少生灵性命,但见大地之上骸骨如山,血流成河,鬼哭神嚎。怨气之重,让人心胆皆寒。正是万物同遭劫,哀鸿遍荒野。

  便见正北坎地几点星光飞来,与黑云缠在一处,霎时那一方雷鸣电闪,龙吟兽吼不绝。

  众人交手一阵,各自分开。但见那一方黑云之中龙蛇缠绕,难窥形影;这一方却是水麟兽、金眼狻猊、螣蛇三兽。此时各展法相,皆有千百丈长大,横亘于天际,唬得地上那万兽千禽战战兢兢,不敢作声。

  水麟兽咆哮一声,现出人身来,原来是当日美妇,向黑云中厉声高叫道:“是何方妖孽,敢到我火云殿地界撒野!”

  但闻黑云中龙吟不断,许久才传来桀桀哂笑,道:“麟师妹,三年不见,当真便不认得我了么?”说罢自云中钻出,却是一头千丈长大的九头怪蛟,浑身破败,鬼气森森。

  麟女见闻,顿时瞳孔微缩,惊道:“你居然还活着!”

  怪蛟又哂笑道:“你用半边精元,便想换我性命,想是太美了罢?”说罢收了原形,化作一个黑衣妇人。

  但见这妇人形容枯槁,手持骨节长鞭,同样是一般鬼气森森。

  麟女见得眉头一跳,片刻冷笑道:“虽然如此,但你仍旧是这一副鬼样子,并无甚么长进啊,师姐!”

  妇人闻言大怒,道:“那日你破我业火阵,毁我本体,害得我好苦!我今日来,新仇旧账一并与你算了!”说罢扬鞭打来,原来这妇人却是当日鬼母。

  麟女知道厉害,慌忙闪开,反祭出麒麟锥翻身向鬼母还一招,向狻猊、螣蛇二兽道:“还不动手!”

  二兽闻言,张牙舞爪向鬼母咬去。

  鬼母以一敌三,公然不惧。未几,喝一声:“乳臭未干的小子!”将骨鞭抽去。

  狻猊体小身轻,轻轻躲过了。却螣蛇人头蛇身,身长体大,躲闪不及,被骨鞭一下重重抽在身上,只抽得双眼喷火,惨叫一声,坠下地去。

  麟女见状骂声废物,欺身与鬼母斗在一处。

  但见锥来鞭往,光华迸射不休。二人相争,斗得风云变色。

  金眼狻猊见状,幻化一个精壮汉子,手持铜锤亦上前拼斗。

  鬼母被二人围攻,仍旧不落下风,却将手中鞭舞得似一把锋利软剑。三人争斗招招皆寻要害,一个不留神便要身首异处。

  却说千丈深泉之下葬了金乌尸骸,神火滚滚,沸浪滔滔。恍惚之间,好似见金乌身体,轻轻地动了一下!

  三人自日间斗至日落,未分胜负。

  鬼母料得不能取胜,心上早生退意,手上骨节鞭便慢了些。

  却被金眼狻猊寻到机会,现原身一口叼住鞭子死死拉住。

  鬼母收势不及,又被麟女持锥来刺,一旦刺中肩头,登时大叫一声,摇摇欲坠。

  却忽的狠命咬破舌尖,在手中喷出一口血雾,生生以自残之法换得一时自愈。一晃身,又化作九头怪蛟模样,那一个骨鞭原来是龙尾,将狻猊重重扫了一下,复一口轻轻叼起了,另一个头来叼麟女。

  麟女见状一惊,欲要逃脱,但漫天笼罩了蛟头龙身,怎生回避?只得使个千斤坠的法儿直直向下坠去,现了麒麟原身。

  九头怪蛟占了地利,自高空直扑而下,八个脑袋都大张巨嘴咬来。

  水麟兽不敢直面,慌撒蹄闪开,不期被龙尾在大腿上着了一下,登时骨软筋麻,慌忙负痛逃生,径往北方去了。

  却说鬼母擒了螣蛇和金眼狻猊二兽,使铁钩穿了肋下骨吊在断崖之上,调息疗伤一夜不提。

  次日,持骨鞭来打,直打得二兽惨叫连连。冷笑一声,道:“你二人这点微末道行,也敢与那贱人作爪牙,真是不自量力!”

  又厉声道:“快说,那贱人逃到哪里去了?若不说,还各打百鞭!打到死为止!”

  螣蛇果怕打,慌忙道:“莫打!我说!”

  金眼狻猊闻言大急,厉声道:“莫说!”

  鬼母闻言颇为玩味,瞥了一眼狻猊,道:“想不到你还是个硬骨头。”又向螣蛇道:“你要听他的么?”

  螣蛇急忙把脑袋摇的似个拨浪鼓,不管不顾,道:“我不听,我说!麟尊她回火云殿中去了!”

  鬼母“哦?”了一声:“火云殿在哪方,有多少势力?”

  腾蛇道:“火云殿于极北雪原,距此有五百多里。

  因二百年前神魔洞大战,伏羲神像倒塌,黄龙朱雀二位前辈出走,玄武前辈重伤,火云殿便交由麟尊执掌。

  二百年来众灵兽死的死,散的散,如今火云殿中只剩玄武前辈、麟尊与我二人了!”

  “前辈,我全说了,你便饶过我罢!”

  金眼狻猊听得,眼冒火星,道:“你这个混账东西!”

  鬼母闻言抚掌大笑,不知是悲是喜,却道:“那贱人枉为万兽之首,偌大家产败坏如斯。想当年火云殿势力通天,只拜天与地,不拜仙和鬼。万兽来朝,神人仰视,何等威风!如今虎落平阳,狗都不如!呵呵呵呵呵呵呵。”

  突兀眼泛寒芒:“你既告诉了我,便是作了火云殿的叛徒。如今天地不收,好与我化顿斋罢了!”

  说罢凄厉一声,化作恶蛟,将勾爪剖开螣蛇腹部,将血淋淋的心脏掏出了吧嗒吧嗒地吃。

  螣蛇遭剜心之厄,立时未死,但惨叫一声,颤抖挣扎,鲜血滚滚,将崖壁染作一片赤红。

  金眼狻猊见状亡魂大冒,战战兢兢。

  九头恶蛟又扳过螣蛇尸身来啃,不多时早将真珠与血肉吃得干干净净,只剩一副骨架。

  可怜百年道行,一朝成空!

  恶蛟食完螣蛇,转头向金眼狻猊阴恻恻地笑。

  金眼狻猊又怕又怒,道:“老妖婆!落在你手里我认了,你要杀便杀!勿要多虑!”

  原来恶蛟最恨老妖婆三字,不由怒道:“臭小子,你找死!”又将利爪勾来。

  金眼狻猊见状闭目等死。

  便在此时,却见北方天空之上又二点星光疾来,同落悬崖边上。

  星光散处,但见一个是麟女,另一个头戴羽巾,作隐士打扮,面上却不自然地苍白,似害了痨病一般。

  怪蛟见得收了原形,化作老妇,道:“玄武师哥,千年不见,别来无恙!”

  玄武咳嗽一声,道:“玄蛟师妹,你因贪念伏羲先天八卦图,叛教出逃千年,又闻你作恶多端,祸害大荒,今日胆敢回来闹事?便不怕正法么?”

  鬼母闻言怪笑,道:“师哥,你我自小一同学道,亲如兄妹,今日如何出此恶言,又要欺侮小妹?”

  “而且,不是小妹瞧不起你,你说就你这病痨鬼模样,如何与我正法?”

  玄武闻言,良久道:“罢了,你我早各为其主,我也不管你。你将金眼狻猊放开,立誓永不踏入大荒半步,我便饶你去罢。”

  鬼母又哂笑两声:“师兄好宽宏大量,我若不呢?”

  麟女闻言大怒,道:“这般奸邪狡诈无恶不作之徒,师哥好言相劝,你敢如此无礼!吃我一招!”说罢祭起麒麟锥打去。

  鬼母叫一声:“来得好!”亦使骨鞭抽来。

  二人斗在一处,都使了浑身解数,恨不得立时将对方打死。

  二人斗了半个时辰不分胜负,却又化作兽身,但见这一个九头环攒一处,龙游蛇形爪牙利;那一个两目犀利如电,周身四蹄冒奔雷。你来我往,难解难分。

  玄武在地上,眼见这般,咳嗽一声,将怀中掏出一个镇天宝印,翻手向怪蛟打去。

  但闻一声巨响,宝印已然重重砸在怪蛟身上。

  怪蛟大叫一声,滚落尘埃,挣扎爬不起来。

  玄武赶上,便要再翻印砸下。

  怪蛟才落泪滚滚,大叫求饶道:“玄武师哥!小妹不识大法力,自知昔日作恶甚多,悔之不及,求师哥念在旧日情谊,饶我一命!再不敢为非作歹了!”

  玄武闻言收了宝印,又见水麟兽扑下,慌忙拦着了道:“麟妹且莫动手。”

  水麟兽闻言不敢不尊,化为人身急道:“师哥,这恶妇阴险狡诈,你莫中她奸计,此次不除,后患无穷!”

  玄武道:“她既自知罪孽深重,暂且饶她一次罢。”轻轻走到怪蛟面前,道:“师妹,你说的可是真心话?”

  怪蛟闻言,九个头忙不迭点地连连,道:“是真心话!”

  玄武道:“那你去罢,千万记得今日之言。”

  麟女闻言大急道:“师兄!”却见玄武摆摆手,只得住嘴不说。

  怪蛟素知玄武宽和,此时得命,急忙连连点头,作势欲走。

  却忽转身,自口中激射而出一支黑色长枪。

  那枪头一点锋芒,亮敌秋霜,“咄”地一下朝麟女来。玄武大惊,慌将身拦着,便。

  便黑枪“嚓”一声将玄武心口洞穿,径自错过麟女,“锵”地搠入崖壁之中。

  玄武身上一软,登时栽倒在地。

  麟女见状,满面不可置信大叫一声:“师哥!”慌忙来扶,又巨蛟尾巴一扫,立时也把她扫下山崖,不知死活。

  巨怪蛟暗算得手,桀桀地笑一阵,道:“师哥,你只知有镇天印,却不知我有回马枪。今日除掉你二人,再无人阻拦我拿到伏羲八卦了!”说罢收了蛟身,径往火云殿中去。

  却说麟女昏死崖下,不知过了多久才昏昏沉沉醒来,慌奔崖上。望见玄武尸身,不觉满面泪水,抱住了啕嚎道:“师哥,你忠厚仁爱一世,如何落得如此下场!”

  原来玄武当时尚存一息,闻得声响只悠悠转醒。

  麟女惊喜,叫道:“师哥!”只见玄武眼中似有恋恋不舍之情,伸手抚摸她面颊泪痕。未几,手掌垂落,气绝身亡。

  麟女大惊,慌捉住他手掌停在面庞,口中叠声叫喊:“师哥呀!”悲恸大哭不已。

  麟女大哭一阵,又想起鬼母恶蛟,恨火熊熊,将玄武轻轻放下了,道:“师哥,我去给你报仇!”说罢腾身望火云殿追去。

  却说鬼母到殿中,望见殿内砖瓦古拙,老树盘根,绿草盈盈。又见那一角墙壁塌方,颇为荒芜。

  信步而入,直到那燧人、伏羲、神农三尊神龛前,但见三尊神像具已倒塌,除香炉之中仍旧燃着檀香外,其实空无一物。

  鬼母前前后后在这大殿之中寻了数遍,却丝毫不见先天八卦踪迹,不由大怒,将手中骨鞭打得那一处石飞瓦裂,尘土飞扬。

  末了强行冷静,坐在石板上沉吟,未几,不觉又胸中暴躁,寻来寻去,持鞭乱打。如此数次,只一无所获。

  便在此时,却闻殿外厉声道:“恶妇,你滚出来!我定要杀你报仇泄愤!”闪进一人,果是麟女。

  但见麟女双目喷火,怒浪滔滔,凄厉道:“玄武师哥待你如亲妹子,你何以如此狠心,却打杀他!”持麒麟锥便打,

  鬼母慌忙持鞭来架,大笑道:“玄武不过是个可怜之人,他亦爱你千年,你又何曾爱过他?他为你而死,何尝不是解脱?!”

  麟女闻言又痛又恨,满面泪痕。

  二人过得几招,但见麟女招招皆是以命相搏,鬼母登时招架不住,只得连连后退,末了,被她狠劲起处,麒麟锥一贯,刺穿心口钉住,鲜血喷薄而出。

  鬼母受创,大叫一声,亦红了眼,反手使骨鞭缠住麟女脖颈,只勒得气息不通,七窍流血,滴滴渗入地下。

  二人本都是洪荒灵兽,此刻却在这火云殿中自相残杀。

  眼见便要同归于尽,却闻殿中突兀传来一声低低叹息。

  片刻,就见神龛倒塌,冒出柔柔一片光华。

  但见光华之中,有一圆盘,上嵌黑白二鱼,又按八方排列乾、坤、巽、震、坎、离、艮、兑八卦,毫无疑问,便是埋藏在此的伏羲先天八卦。

  二人此刻只顾搏命,不暇顾及。却八卦汩汩地吸了二人鲜血,光华愈来愈盛,片刻,只见一束白光腾射而起,直透天穹。

  二人受震,只各自倒飞出去。

  便见一道光芒如长虹贯日,直透天穹。片刻风云变色,雷电震天,却将那天空撕开一个黑色缺口!

  又见那先天八卦融入光华,腾腾而上,再不见了踪影。鬼母见得,惊叫一声,苟全残身,向黑洞腾身追去。

  其时大地上千百灵兽凶兽,见到此洞,都心上悸动,纷纷飞起,便见漫天空中,飞舞无数黑点,都径朝洞中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凌仙缥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