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喂奶与初到学校
射手座柒染a2021-08-17 13:512,047

  小心的用手去触摸席子墨白白的脸蛋。已经可以隐约看到对方长大后的样子了。

  没过多久,席子墨嘤咛两声竟是睁开了眼睛。然后挣扎着,哭了起来。

  季凌白将他抱了起来,席子墨的哭声减小了一些,但还是在小声的抽噎。

  季凌白很快就意识到席子墨可能是饿了。本想学着大人单手抱着小孩儿冲奶粉,只是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季凌白放弃了这个想法。

  把席子墨放到沙发上坐着,季凌白自己拿着奶瓶和奶粉去了厨房。

  将兑好的奶粉试了一下温度,很烫,季凌白将奶瓶放到冷水下面冲着。

  席子墨发现季凌白不见了,又大声哭了起来。季凌白听到席子墨的哭声,也没有心思给他凉奶粉了。

  把手中的奶瓶放到接满了冷水的盆子里,季凌白就跑了出去,抱起了自己的小宝贝——席子墨。

  到了季凌白的怀中,席子墨又不哭了,抓住季凌白还不算长的头发,小小的哽咽着。

  看得季凌白很是心动,凑上去亲了席子墨一口。席子墨完全不懂季凌白的意思,只是张开了自己的小嘴,衔住了送上门的嘴唇。

  虽然被弄的满是口水,季凌白却是一点也不嫌弃。“你说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我呢?才这么小就知道占我便宜了。”

  如果席子墨知道她现在的想法并且理解的话,不知道是不是会反驳她倒打一耙。

  抱着席子墨走到厨房,试了试奶的温度,喂到了席子墨的嘴里。

  “小可爱,多吃点,早点长大呀!”

  席子墨睁着自己的大眼睛,也不去扶着奶瓶,反而是扒着季凌白喂奶的手。一本正经的吮吸着奶瓶中自己的食物。只是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季凌白,眨也不眨。

  喝着喝着,又看着季凌白笑了起来,奶水顺着嘴角流到了脖子里面。

  季凌白无奈的笑了笑,“你个小淘气鬼。”说着,拿出纸巾小心翼翼地帮席子墨擦干了脖子里的奶水。

  时间转瞬即逝,眨眼间季凌白重生已经又过了一年了。也许是心态不一样了,这一世,即使天天和席子墨在一起,季淩白还是觉得不够。

  以至于何艳芳好几次暗示她要上学了,她还是一点儿也不在意,几乎一天到晚都在席家,陪着她的席子墨。

  没错,就是她的席子墨。也许最初只是责任,但一年来的相处,席子墨对自己的依恋。已经让季凌白放弃了初衷,开始对长大后的席子墨充满了期待。

  “凌白,快起床,我和奶奶带你去逛街。”何艳芳难得起了一个大早,跑到季凌白的房间叫醒了她。

  季凌白一边揉着小眼睛,一边模糊的说:“不去,我要去找子墨。”

  何艳芳不赞同的说,“回来了再去找他玩,我们去给你和子墨卖新衣服。”

  季凌白还想拒绝,何艳芳拿出了杀手锏,“你奶奶很想给你买东西,现在就在外面等着你呢。”

  重活一世,奶奶真的可以说是季凌白的一大软肋了,摇了摇头,慢吞吞的爬了起来。

  “奶奶,你身体不好,不用专门带我去买衣服的。”车上,季凌白拉着季奶奶的手说道。

  之所以没有在家里就说,也是照顾老人的一片心意。然而不说,季凌白又实在不想老人太操劳。

  季奶奶笑眯眯的说,“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奶奶当然要看着我们可爱的小凌白。”

  “重要的日子?”季凌白在心中暗暗嘀咕,我怎么不知道不知道今天是个什么重要的日子?不过,看着妈妈和奶奶兴趣盎然的样子,没有把自己的问题问出来。

  也难怪季凌白想不起来,其实,今天是她前世上幼儿园的日子。虽然她重生了,但是有些事情的轨迹完全没有变化,依旧和前世一模一样。只是前世她是自愿的,今世嘛,是被妈妈和奶奶联合骗过来的。

  不过现在季凌白还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谁让她忽视了好几次何艳芳的暗示呢。所以这事也不能怪何艳芳。

  直到车停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季凌白脑海深处的回忆才被唤醒。顿时觉得哭笑不得,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季奶奶所谓的重要的日子居然是送她上学。而且还只是幼儿园而已。

  何艳芳到是完全没有骗人了的心虚,“看,凌白,这可是我和你爸爸考差了好久的幼儿园,连你奶奶也参与了呢。”

  季凌白淡淡的看了何艳芳一眼,她知道,如果不是心虚,季妈妈也不会把季奶奶带上,看来是自己重生之后“气场”太过强大,连一向粗神经的妈妈都有些变了。

  正是因为知道,季凌白反而没有什么表示,淡定了下了车。“不是要去看看吗?还不走?”

  饶是前世已经在这里上过学,这一次到来还是让季凌白感到不适。

  “妈妈,我不要上学。”

  “奶奶,我要回家,哇哇。”

  ……

  季凌白听着这些孩子的哭闹声,看着他们死缠烂打不想上学的样子,忽然就觉得有些头疼。“还是自己家的席子墨好,那么乖,一点儿也不吵。”

  然而她不知道这仅仅是她自己的感觉而已。因为今世的席子墨小时候还真没有前世的乖巧。看不到季凌白的时候经常会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过即使季凌白知道,估计也不会在意。她的人,自然好似要好好的宠着的。

  紧随其后的季妈妈和季奶奶也发现了这里的吵闹。季奶奶有些不赞同的看着自家儿媳。何艳芳也很无奈,自己之前和丈夫来的时候,明明好好的,没有这样的情况呀。

  这种事情也不能怪何艳芳,她之前和季凯风来的时候,小班的学生都上了一段时间的课了,不管怎么不乐意,学生怕老师是天性。以至于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新生居然会是这个样子的。此情此景,何艳芳也有些犹豫了。

  “妈妈,我可以不上学吗?”作为一个已经三十多岁的“老女人”,拿了两个硕士学位的季凌白实在无法相像和一群哭着闹着鼻子还会吹泡泡的小朋友在一起上三年的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的老公我来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我的老公我来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