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赵隆的面子
长生12020-11-04 14:122,007

  事情要一桩一桩办,麻烦要一个一个解决。

  现在的张守元,目的非常明确。

  解决这些钱所带来的麻烦,让事情暂且告一段落,只要不涉及到秦月怡和爸妈,不管发展到什么程度,他都有耐心陪对方玩儿。

  见秦永诚不吭声,张守元再一次开口:“按照约定,月怡赢了!”

  “所以……”

  张守元目光转到不远处的王少两人身上:“月怡不用陪任何人!”

  此时的张守元,神色平淡,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这些话有什么问题。

  而秦月怡秦永平几人眼中,张守元就像是换了个人似得。

  放在以前,他那里有胆子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开口?

  而且还是说这种话?

  秦永诚下意识想要否定,但目光留意到旁边的陈洪城后,不得已只能改变话锋:“既然这样……”

  “我同意了吗?”

  在秦永诚选择妥协的前一刻,王少懒洋洋开口道:“自说自话那么久,真当本大少今天是来看戏的?”

  王少目光扫过,继而道:“秦永诚,你在玩儿我?”

  秦永诚听到这话,脸色刷的变得煞白无比。

  秦月怡那边,脸色沉闷,心情很是糟糕,张守元眉头稍皱,双手交叉叠放在腹前。

  注意到张守元这边的动静,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话的赵隆突兀道:“阿铭,差不多够了。”

  王少顿时疑惑回头:“啊?”

  赵隆随之起身,顺势整了整身上的衬衫:“看在我的面子上,到这里就算了。”

  愣了得有半分钟左右,全名王铭的王家大少啧了一声,继而摊了摊手:“既然赵哥都发话了,我这当小弟的,怎么能不听呢?”

  赵隆微微点头,缓步走到秦月怡跟前:“月怡,改天请你吃饭,有时间吗?”

  秦月怡眉头紧蹙,眸子里带着几分不解。

  旁边,赵凝兰赶忙凑上来道:“有有有,绝对有!”

  能称呼王少为“小铭”,这位赵大少显然来历不凡,赵凝兰怎么会放任这样的机会白白溜走。

  闻言,赵隆微微点头,随后便转身离开。

  王铭见状,也快步跟了上去。

  秦永诚立即诚惶诚恐的追出去,送赵龙和王铭两人离开。

  旁边,赵凝兰正在追问关于赵隆的情况,比如说秦月怡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大家族子弟,两人关系怎样等等。

  而秦月怡眉头皱紧,心中疑惑不解。

  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赵隆为什么会突然开口帮忙。

  而且他和王铭在这里做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如果来意是想要帮忙的话,根本不会等到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转头看向正在和陈洪城交流的张守元,秦月怡眉头又皱紧了几分。

  是因为小元?

  这想法刚刚升起,但很快又被她打消。

  怎么可能,小元在他们家生活了十年,不客气的说,秦月怡甚至比张守元还要了解他自己。

  像小元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突然让赵隆改变态度。

  而张守元也正在询问关于赵隆的事情:“你也不知道赵隆是什么人?”

  陈洪城摇了摇头,继而压低声音道:“正阳市里从来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不出意外的话,有可能其它地方来的。”

  顿了顿,陈洪城脸色有些凝重道:“看王铭的意思,这个叫赵隆的,很有可能来自于临江市。”

  张守元眉尾扬起,眸子里多出几分冷意。

  正阳市是清江省的下属城市,而清江省的省会,则是地处正阳市隔壁的临江市。

  虽然两地都是市区,但临江市的总体实力却是正阳市的三倍。

  “我知道了。”

  张守元目光盯着别墅门口看了许久,而后道:“接下来一段时间,麻烦你帮我盯着点这家伙。”

  “张先生尽管放心。”

  陈洪城立即满口答应下来。

  即便有了陈洪城帮忙,张守元还是有些不太放心,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个叫赵隆的,远比王铭更难对付。

  王铭不过是正阳市的一个纨绔子弟,而赵隆却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刚才,就在他准备动手的前一刻,赵隆却突然开口打断。

  张守元从不相信偶然。

  换言之,赵隆有问题,而且问题非常大,只不过接触较少,并不能确定问题出在什么地方。

  “张……兄弟,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们就先走一步了啊。”

  听到陈洪城换了称呼,张守元脸上也多出几分笑容:“麻烦陈大哥还特地跑一趟,辛苦了。”

  “都是小事。”

  陈洪城不以为然的一摆手,而后带上陈虎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张守元身后适时响起秦月怡的询问声:“你怎么认识陈洪城的?”

  “月怡,你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呢!”

  张守元装出一副被吓得心有余悸的表情,而后摆手道:“说来话长,我帮了他一点小忙,他为了表示感谢,然后才有了一些交集。”

  见秦月怡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张守元只得多说了两句:“我刚到南郊工地的时候,工地上突然出现了一些麻烦,我就上去搭手帮人家处理了一下。”

  话里有真有假,再加上张守元可以伪装出的那副表情,秦月怡这才收起了审视的眼神。

  “这次的事情……谢谢你。”

  秦月怡原本就不善于向人道谢,所以说话的声音跟蚊子嗡嗡似得,几乎弱不可闻。

  难得看到这种状态下的秦月怡,张守元不由得起了几分调侃的念头。

  “你说什么来着,声音太小了,我没听清。”

  此件事了,连带着张守元的心情都放松许多。

  而且看秦月怡的心态,似乎也有了极大的改变:“你过来,我再说一遍。”

  听到这话,张守元眉头一跳:“那啥,刚才开玩笑的,其实我已经听到了。”

  秦月怡故作恍然的点了点头:“是吗?”

  张守元下意识后退了两步:“我突然想起来,家里煤气忘关了,我先回去啊!”

  撂下这么一句话,张守元“落荒而逃”。

  望着离去的张守元,秦月怡眉眼微微上挑,脸上竟多出几分笑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