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哪儿来的钱
长生12020-11-04 14:122,068

  秦家别墅,短暂的寂静后,客厅里轰然掀起一阵嘲笑声。

  “你在开玩笑吗?”

  “这家伙的脑子是不是门缝给挤了?”

  “随随便便拿一张银行卡出来就说里面有三千万?谁信?”

  “……”

  诸多嘲讽中,还掺杂着嘲笑声。

  张守元脸色如常,丝毫不受影响。

  而秦月怡则满脸惊愕,看向张守元的眼神中透着不可思议。

  她是知道张守元性格的,虽然张守元向来不思进取,但有一点,他从来不会撒谎。

  “小元,你……”

  “抱歉,之前就想告诉你的,只不过一直没找到机会。”

  朝秦月怡笑了笑,张守元上前几步,将银行卡递到秦永诚面前。

  “这场赌约是我们赢了!”

  看着眼前的银行卡,秦永诚愣了十多秒,接着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小废物,如果你想逗我开心,那你已经成功了。”

  一巴掌将银行卡打到地上,秦永诚收敛了笑容,冷声道:“但是像你这样的废物,又凭什么拿出三千万?”

  “难不成你想告诉我你是京都某位大家族的少爷,而且还是某部队的战神,必须隐匿多少年,如今时限到了,不用隐瞒了?”

  说着,秦永诚眼神轻蔑的扫了张守元一眼。

  “如果真是这样,我二话不说,给你跪下都行,但你是吗?”

  秦永诚拍了拍张守元的肩膀上拍了拍,语气更加不屑:“嗯?你是吗?”

  张守元肩膀一抖,将秦永诚的手震了下去。

  见状,秦永诚也不在意,只是轻哼了一声:“既然不是,就少在这里啰嗦,趁我还没有生气之前,滚出秦家!”

  面对秦永诚的羞辱,张守元仍旧神色平静。

  如果说秦家的十年生活给他带来了什么收获,磨炼心性算是其中一项。

  只是靠言语就像挑起他的怒火,基本不可能。

  张守元弯腰将银行卡捡起来:“里面有没有钱,一查便知。”

  “现在距离晚上十二点还有五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期限还没到。”

  看着再一次递到跟前的银行卡,秦永诚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特别是张守元那古井无波的表情,更是让他心中怒意涌动。

  “闭嘴!”

  “这里是秦家!”

  秦永诚怒火高涨,高声喊道:“我刚才说的话,你们都没有听到吗?从现在开始,秦永平一家已经不是秦家人了!他们不配站在这里!”

  随着秦永诚的命令,四周的秦家人立即围了上来。

  张守元神色淡然,丝毫不畏。

  就在这时,秦月怡直接上前:“大伯,小元说的没错,期限还没到。”

  秦月怡看了张守元一眼,目光炯炯。

  就在秦永诚意图发飙的时候,闷头寡言的秦永平也突然开口:“不管能不能回秦家,我女儿,绝对不能去……陪别人!”

  “好!”

  看着不知不觉并成一势的秦永平三人,秦永诚怒极反笑:“那就让你们死的心安理得!”

  以现在的手段,想要查清卡上余额有多少非常简单。

  一通电话打到银行,很快,电话里就传来银行客服的声音。

  “尊敬的先生,您的银行卡余额为三千万零三百六十五元……”

  随着客服甜美的声音响起,整个大厅里的人全都被这串数字给惊呆了。

  “真的有三千万?”

  “这么多钱,他怎么弄来的?”

  “老四一家拿到的公司分红全攒下来,也没有这么多吧?”

  短暂的寂静后,四周有人开始低声议论,言语中满是惊奇疑惑。

  秦永平的反应倒是还算平,而赵凝兰听到这件事情后,足足愣了半分钟,才怪叫了一声:“你搁哪儿弄来这么多钱?我怎么不知道?”

  “好啊你,偷偷背着我藏了这么多钱,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妈?”

  一边嚎叫着,赵凝兰疯了似得朝张守元扑去。

  在她看来,这些钱本应该是她的,但现在,全部都要送给秦家了,而起因,只是秦永诚的一句话!

  没等赵凝兰冲到跟前,秦月怡已经先一步拦下了她。

  “小元,这些钱……”

  “放心,我没偷没抢,每一角都清清白白干干净净。”

  张守元自然知道秦月怡担心什么。

  可在秦永诚看来,事情却并非这样。

  “就像你这样的废物,怎么可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

  秦永诚气的连坐都坐不住了:“说,这些钱,到底是你从哪儿骗来的?你是不是想要用这笔钱坑我们秦家?”

  “我告诉你,没门儿!”

  秦永诚一口咬定这钱来路不正,目的表现的非常明确,说白了,就是不想认账。

  至于原因,自然也非常简单。

  如果被秦月怡赢了赌约,那么他的安排也将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

  看着站在面前的张守元,秦永诚怒目而视,恨不得能一巴掌抽死这个小废物。

  只不过,这一巴掌,他终究打不下去。

  不管如何,他是秦家家主,人前的面子还是要的。

  秦永诚转头看了眼王少和赵隆两人,看到两人似笑非笑,摆明了一副看戏的架势,他心思止不住沉了沉。

  看这两位,分明没有插手的意思。

  深吸了一口气,秦永诚收敛怒容看了过去:“说吧,这些钱,你到底是从哪儿偷来的,如果不说出个一二三来,我报警抓你!”

  听着秦永诚这些言论,张守元嘴角勾起半分弧度。

  为了当好一个皮条客,这位秦家家主也算是不竭余力了。

  只不过,就像他说的那样,绝对不会让秦月怡出现一点问题。

  十年来的委曲求全,在他决定出手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然注定,这世上,没人能当着他的面打秦月怡的注意。

  “南郊工地陈洪城,他曾欠了秦家三千万的建材款项。”

  张守元把玩着那张银行卡,语气平淡道:“这些钱,就是我从陈洪城手里要来的欠款。”

  当张守元说出这话时,所有人都不仅大笑出声。

  秦永诚更是毫不遮掩的讥讽道:“就你这个整天游手好闲的废物,还找陈洪城要钱??”

  “你知道陈洪城是什么人吗?他……”

  “谁找我啊?”

  随着这话,秦家别墅门外,有两道人影缓缓进门。

  打头那人,不是陈洪城还能是谁?

  一时间,全场哗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