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不同意
长生12020-11-04 14:122,101

  正阳市,秦氏建材会议室。

  “月怡,为了家族,你就陪王少三天吧。”

  “只要你答应,王少就会借给咱们三千万周转金。”

  “这样一来,秦家就能彻底盘活,而且,你还有机会和王少长期……”

  会议桌那头,身着西装的中年男人谆谆善诱。

  秦永诚,秦氏建材总经理,同时也是秦月怡的大伯。

  而会议桌对面的秦月怡满脸绝望,哀莫大于心死。

  秦月怡身边站着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正是她的丈夫张守元,一个赫赫有名的废物赘婿。

  “如果不是我最近月事来了,这种好事儿可轮不到你。”

  秦永诚的女儿秦云故作惋惜的开口,但眸子里满是得意。

  从小到大,秦云暗地里没少跟秦月怡较劲,但不管是容貌长相,还是能力学历,秦月怡总是强压秦云一头。

  这么多年来,秦云一直看秦月怡不顺眼。

  家族遭遇危机,这种能打压秦月怡的机会,秦云当然不会放过。

  这次王少指名道姓让秦月怡作陪,有一半都出自于她的功劳。

  氛围使然下,身穿女款西装的秦月怡秀眉紧蹙,眸子里透着一股哀意。

  早在来之前,便已经预料到了这场会议的结果。

  她们家在秦家本来就不受宠,再加上当家做主的大伯和他们也一向不和。

  秦月怡深吸了口气:“我可以答应。”

  旁边,张守元双拳倏然握紧,青筋毕露。

  顿了顿,秦月怡接着说道:“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见秦月怡还要提条件,秦永诚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什么条件,说说看。”

  “第一,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给我爸妈。”

  秦永诚皱了皱眉,而后点头:“可以。”

  “第二,两百万现金,给张守元!”

  扭头看了看沉默的张守元,秦月怡眼帘低垂,眉眼中透着浓郁的失望神色。

  随着这话出口,客厅里立即响起一阵议论声。

  “两百万给那个废物?凭什么?”

  “像那样的人,竟然还要给他钱?”

  “秦月怡怎么想的?居然对那个废物这么好?”

  秦永诚皱起眉头,神色疑惑,第一个条件还好理解,但是给张守元两百万?图个什么?

  想归想,他还是准备答应下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张守元终于缓缓开口:“我不同意!”

  声音冷冽,恍如平地一声惊雷。

  突兀听到这么这么一句话,秦月怡立即惊愕抬头,包括秦永诚在内的秦家人也都看向了张守元。

  张守元眸子泛红,视线中只剩下秦月怡。

  他怎么也没想到,直到这个时候,秦月怡竟然还在为他考虑。

  “张守元!”

  “你算什么东西?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滚出去!秦家会议上,岂容外人放肆!”

  面对秦家人的呵斥,张守元置若未闻,足足看了秦月怡许久。

  “月怡……对不起。”

  秦月怡先是怔了一下,而后脸色倏然沉了下来:“出去!”

  这里是秦家的家族会议,张守元突然开口搅乱局面,后果不难想象!

  张守元驻足未动,笑容僵硬。

  在听到秦永诚说的那些话时,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掐出天罡五雷咒,将面前这些人全部轰碎。

  但爷爷将他留在秦家时曾再三嘱咐,这辈子绝不可暴露身怀风水术的秘密。

  三岁那年,父母双亲遭遇迫害惨死,他和爷爷亡命天涯,足足逃亡了九年。

  九年里,爷爷将一生所学倾囊相授,大限将至时,不得已之下将他留在这里,保他安危。

  而他,也按照爷爷的吩咐,隐姓埋名在这里生活了将近十年。

  这十年里,秦月怡一家虽然也看他不顺眼,但吃穿用度,从没有一点短缺,秦月怡态度冷淡,却时时护佑,让他不受别人欺负。

  直至如今,面对秦家的步步紧逼,遇到这种无理要求,秦月怡仍旧惦念着他。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眼下,秦月怡为了他,不惜做出这样的决定。

  而他,若是继续装傻充愣,又怎么对得起月怡十年来的照料?

  爷爷,恕孙儿……无法再忍下去!

  即便会遭遇追杀,即便举世皆敌,即便死无葬身之地,他,张守元,也要给秦月怡一生幸福!

  “我早该这样做的。”

  张守元再一次朝秦月怡道歉:“对不起……”

  秦月怡秀眉紧锁,不知在想些什么。

  会议桌主座,秦永诚板着脸呵斥:“张守元,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敢搅乱会议,你想被赶出秦家?”

  “马上滚出去,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爸,跟他说什么废话?”

  秦永诚身旁,秦云表情不屑道:“直接打断他的腿,拖出去丢到路边。”

  “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废物,没资格留在秦家。”

  秦永诚重重哼了一声,拍桌子喊保安。

  保安进门前,张守元掷地有声道:“我能帮秦家解决资金问题。”

  闻言,秦永诚怒极反笑:“你?在秦家待了十年,谁不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吃秦家的,用秦家的,如果不是老四一家,你早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了。”

  “现在还敢口出狂言?”

  秦云怔了一下,也忍不住讥笑道:“你知道秦家缺多少钱吗?三千万!”

  “三千万现金叠起来比你还高,像你这样的废物,凭什么说解决资金问题?”

  “凭你好吃懒做?既没上学过也没找过工作?”

  面对秦永诚父女两人的讥讽,张守元咬了咬牙,再度开口:“一个星期时间,我可以解决秦家的资金问题!”

  其实秦云说的没错,张守元长这么大,的确没见过这么多钱。

  以他爷爷的本事,金口一开,黄金万两,那都是谦虚的说辞。

  但,张家人从不留财。

  或许是察觉到张守元底气不足,皱眉良久的秦月怡冷冷开口道:“够了!”

  张守元闻声回头。

  秦月怡神色冰冷,眼神中透着失望:“你不求上进,窝囊,无能,我都可以接受,但现在的你,只让我觉得恶心!”

  “月怡……”

  “闭嘴!”

  秦月怡冷声打断,继而接着说道:“我会准备好离婚协议书,那两百万,当做我给你的补偿。”

  “我……”

  张守元双拳紧握,指甲几乎刺破掌心。

  沉默良久,张守元猛然抬头:“我说了,我!不!同!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开局赘婿:我成了最强风水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