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6 两界门开
毒果2021-08-24 08:492,039

    “孩子你终于来了。”

    熟悉的声音响起,我一下子双眼模糊。

    “娘,跟我走吧,孙莹能超度您转世投胎。”

    我说完话,心中忐忑不安,生怕娘拒绝。

    娘的身影缓缓浮现在我眼前,由虚淡到凝实,过程异常缓慢。

    可见娘的墓地周围虽然没有黑雾,仍然有一定影响。

    娘还穿着那条我不认识的红色裙子。

    出殡前,理应有人给娘换过冥衣,应该是黑色的。

    我不由得好奇,娘的衣服怎么还是红色裙子?

    不过娘不主动告诉我,我不会开口询问。

    “我不能离开。”娘还是拒绝了我。

    “为什么?”我大声反问。

    这辈子和娘说话最大声一次,便是现在。

    “这里处处诡异,娘你为什么执着?”

    娘微微摇头,“十三听话,回去别和爷爷过不去,听他的话准没错。”

    “娘,你说什么?爷爷他还活着?”

    我抓住娘说的重点,喜出望外,生怕得到假消息,反问确认。

    “我只知道大白背着李老离开了,说起来,还多亏你留下的血液。”

    娘解释完顿了一下,加重语气提醒道,“扎纸匠道行很高,你尽量远离他。”

    “特别注意纸片人的眼睛。”

    听到娘的话,我顿时狐疑起来。

    我见过几次纸片人,都没有眼睛。

    难道爷爷和大白苦战的时候,出现了更可怕的纸片人?

    我不怕狗屁的纸片人,更关心娘现在的状况。

    从根生叔的魂魄来看,此地影响魂魄转世投胎。

    我忍不住再一次劝道,“娘,跟我回去吧。”

    “我不能离开这里。”娘态度非常坚决,“除非盘河村恢复平静。”

    我还想再劝几句,甚至考虑用些特殊手段把娘的魂魄带回去。

   突然间,我脚下的大地自己移动起来。

    我感觉自己没动,站立的位置却发生了变化。

    奇异变化结束的之后,我离开了娘的坟墓十米范围内。

    孙莹和张璐同样如此。

    目瞪口呆看着脚下的变化。

    片刻后,孙莹一拍额头,“我想起来了,第一次和十三分开的时候,我和张璐就是遇到了刚刚的情况。”

    “娘,为什么?”

    我大声询问,并且冲向娘的墓地。

    近在咫尺,远在天边。

    截然相反的两个词汇,是我现在的真实写照。

    娘明明站在不远处。

    可我无论怎么奔跑,距离始终不变。

    直到娘的身影消失,我才万般无奈停止动作。

    “走吧,阿姨不想离开,你强求不了。”孙莹好心劝道。

    “嗯。”我没其他办法,只能接受现实。

    回去的路上非常顺利,没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和纸片人。

    孙莹告诉我,“她和张璐来后山,是为了考察后山的地势。”

    孙莹发誓保证,娘的墓地是风水宝地,娘在那里不会有危险。

    我自然不相信她的话。

    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孙莹无奈道出实情。

    山上的黑雾和盘河暴涨有极大关联。

    娘的墓地是后山最后一片净土,如果被黑雾侵占,盘河村将被洪水淹没,所有村民都难逃一死。

    看到娘的墓地安然无恙,孙莹和张璐大为放心。

    这里面涉及阵法,风水地势等诸多学问。

    我不了解,无法判断孙莹的话是真是假。

    不过我愿意相信孙莹说的是真话。

    回到村委会,孙莹带伤坚持给根生叔做超度法式。

    我很是感动,留在村委会院子里帮忙打下手。

    茅山是道门中地位很高的一脉,传承正统道法。

    我好奇道法的神奇之处,观察的时候特别上心。

    铭记住孙莹的每一个动作,以及所使用的桃木剑施展方式,和铃铛响了几下。

    唯独咒语是默念的,我无法窥探其根本。

    我好奇茅山的咒语,但是没细问。

    那是门派禁忌,随意询问,很有可能招致对方敌意。

    只见瓶子里面根生叔的魂魄,随着超度法式的进行,越来越虚淡。

    根生叔笑意满满,很享受的样子。

    足以看得出,超度法式非常顺利。

    孙莹双指并拢,在桃木剑剑身上划过。

    轻喝道,“急急如律令,去!”

    剑尖直指根生叔眉心。

    一阵阴风袭来,院子里气温骤降。

    传说中,此刻阴门打开,鬼差来拿人了。

    突然,孙莹面色骤然一变。

    我没来由地感觉到一阵毛骨悚然。

    体内阴气不知为何剧烈翻涌。

    “你们拿错人了。”孙莹更是突然冒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随即满脸惊恐之色望向我。

    “不好!”我条件反射般感到危险临近,忙是高声喊道,“大壮狐媚儿出来帮忙。”

    这两个家伙一直呆在村委会里。

    也不知道是请仙咒没过时效,还是他们两个故意留在我身边不走。

    听到我的声音,大壮和狐媚儿凭空出现在我身前。

    两个家伙极为凝重,异口同声,“后退!”

    然后我就看到大壮和狐媚儿好像和人交起手来。

    我看不到他们和谁交手。

    只见他们对着虚空拳打脚踢,极为的诡异。

    我再次看向根生叔的魂魄。

    他蜷缩在瓶子的角落里,身体不停颤抖,仿佛看到了大恐怖。

    孙莹在施展超度法式之前开了茅山术法中所谓的天眼。

    她能看到大壮和狐媚儿出现,仍然面色紧张。

    孙莹收起桃木剑,术法应该中断。

    不过孙莹并没停下动作,而是咬破手指,以鲜血在桃木剑上勾勒出奇异符文。

    孙莹血液鲜红,碰到桃木剑后,瞬间变得漆黑如墨。

    符文随之变得漆黑,像是一条恶龙盘旋在桃木剑上。

    “急急如律令,关!”

    孙莹举起桃木剑,指向虚空某一处。

    片刻工夫,孙莹俏脸上红色退去,惨白如纸。

    她忍受着巨大痛苦,苦苦支撑着。

    郭飞和张璐听到声音都跑了出来。

    二人相继打开天眼,神色瞬间无比凝重。

    “怎么回事。”我忍不住好奇问道。

    “哎!”张璐叹息一声,“你自己看吧。”

    说完,张璐取出一滴牛眼泪涂抹在我的眼皮上。

    牛眼泪可助人看见平日间看不见的东西。

    于是我看明白院子里发生了什么,不由得汗毛倒竖,下意识运转炼体决。

    “他们冲着我来的?”

    “是的。”张璐沉重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