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 替身纸人
毒果2021-08-18 13:212,173

    “第十三条命,阴阳两隔你们不能见面,可以把恩情还给他们的家人。”

    爷爷一边说着,一边点燃三炷香,随即将一个半米高的纸人引燃。

    纸人非常逼真,从背面看,甚至会当做真正的孩童。

    从正面看才会发现,纸人脸是一个平面。

    没有五官,而是写着红色的生辰八字。

    爷爷说,我本是已死之人。

    纸人是我的替身,代替我去阴曹地府报到。

    每年一个,十三年送走十三个替身,我才能继续活下去。

    所以爷爷给我取名十三。

    “多烧些纸钱,帮替身打点鬼差,顺利转世投胎。”

    爷爷像往常一样吩咐我做事。

    “好嘞!”

    我应了一声,将一刀烧纸点燃,抽出其中一张抛向远处。

    小声念叨,“孤魂野鬼都有份儿,别和主人抢。”

    突然。

    砰的一声。

    我刚扔出去的烧纸毫无征兆地炸开。

    我惊出一身冷汗,下意识退到爷爷身边。

    这是我第四次参与烧替身,以前从没遇见过这种情况。

    忙问道,“爷爷,怎么回事,继续烧吗?”

    爷爷没理会我,而是对着替身纸人说道。

    “莫要糊涂,厉鬼不能投胎,早晚消散于天地间。”

    爷爷话音落下,我隐隐听见火堆里传出孩童哭泣。

    声音不大,但是一直在耳边缭绕。

    若不是爷爷在身边,我肯定掉头就跑。

    我刚要开口询问怎么回事,爆鸣声再次响起。

    这次是三炷香,燃烧到一半突然炸响,拦腰截断。

    断面平整光滑,不像是炸开,更像是被利刃削断。

    “爷爷,怎么回事。”

    我感觉今天特别不正常,心中紧张,开口询问时声音微微打颤。

    爷爷死死盯着火堆没回答我。

    我好奇之下,顺着爷爷的目光看去。

    顿时,我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火焰熊熊燃烧,里面的替身纸人完好无损。

    下一刻,更诡异的一幕,让我毛骨悚然!

    替身纸人本是一张白纸,并且写有生辰八字的脸上,不知何时长出一张嘴巴。

    纸人朝我咧嘴一笑,嘴巴裂开直到耳根。

    里面不仅有猩红的舌头,还有两排锯齿状的牙齿,看上去极为锋利。

    我如遭雷击定在当场。

    “嗷!”

    纸人惨叫一声,飞出火堆扑向我。

    我彻底呆住了,不知所措。

    爷爷是出马仙,早就看出不对劲。

    “保家仙保佑!”

    关键时刻爷爷高喝一声。

    凭空出现一声野兽嘶吼。

    爷爷老迈身躯瞬间变得无比灵活。

    咻的一下!

    爷爷跳到我身前挡住纸人。

    “快,回仙家楼拿我的法器来。”

    仙家楼是爷爷供奉保家仙的地方。

    法器则是一根骨头。

    爷爷语气异常凝重,声音含糊不清,不像是正常人发出来的。

    我不敢犹豫,转身往家跑。

    炎炎夏日,吹拂到我身上的晚风冰寒刺骨,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隐约间,风中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孩童哭泣声。

    我捂住耳朵!

    声音非但不减小,反而越来越大,仿佛在我脑子里响起。

    “你娘的,滚开。”我忍不住怒骂。

    “我不要替你去阎王殿报道……”阴森的声音道。

    我全身汗毛炸立,多一个字不敢说,拼尽全力往家跑。

    好在烧替身的十字路口离我家不远。

    我刚跑进家里,孩童哭泣声没了,却听见娘的房间里传来怒骂声。

    ……

    爷爷是个典型的怕老婆的男人。

    我好几次看到爷爷被赶出家门,一个人蹲在院门口,一蹲就是一晚。

    爷爷这辈子唯一一次违逆奶奶,是十四年前从外面带回来我娘。

    一年后,娘生下了我。

    村里很多人,暗地里说我是爷爷的儿子。

    不过爷爷不允许我叫他爹,而是叫爷爷……

    奶奶和她的大儿子,也就是我的大伯,不待见我们娘俩。

    经常趁爷爷不在家的时候,偷溜进房间打我娘和我。

    我迟疑了一下,决定先去帮我娘。

    “大伯你走开!”

    我冲进屋子里,看到大伯正对娘拳打脚踢。

    我大叫一声,抱住大伯。

    “滚开!”大伯回头怒斥,一脚把我踢出三米远。

    我闻到大伯一身酒气,还看到他眼睛通红。

    我咯噔一下。

    以前大伯打我和娘,看着凶狠,实际上不会真正伤了我们。

    今天不同,大伯喝了很多酒。

    我怕大伯醉酒失去理智,把我娘打个好歹。

    我虽小,但是不能容忍娘被人欺负。

    我咬牙爬起来。

    大伯不知从哪拎出来一根木棍,朝我脑袋就是一下。

    嗡!

    我一阵眩晕,头昏眼花。

    “孩子快跑,找你爷爷来救我们。”

    娘的喊叫声惊醒了我。

    我额头流下鲜血模糊了双眼。

    透过血幕,看到娘抱着大伯大腿。

    我双眼充血,眼前血红一片,唯独娘的脸惨白如纸。

    我心下一惊,爬起来就要和大伯拼命。

    突然,我耳边再次响起若隐若现的孩童哭泣。

    与此同时,娘一再催促。

    “傻孩子快去找你爷爷,否则咱们娘俩会被你大伯打死。”

    我看到大伯拖着娘朝我靠近,一双通红的眼眸不是正常人该有的颜色。

    娘说得对,再耽误下去,我和娘都可能死在大伯手里。

    

    可我不能扔下娘不管。

    “滚!”大伯怒极,又对着娘拳打脚踢。

    趁大伯殴打娘,我冲上去抱住大伯胳膊,张大嘴巴就是一口。

    我嘴巴里瞬间充斥血腥味儿,还有一块温热血肉。

    “呸!有种冲我来!”

    我吐掉血肉,撒腿狂奔,听到大伯在身后怒骂。

    “小杂种别跑,今天非打死你。”

    “来啊!”

    我一边挑衅,一边冲进供奉保家仙的祠堂。

    听到后面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抓起香灰扬向后方。

  歪打正着,香灰洒大伯满脸。

    “啊!我的眼睛。”大伯怒吼,棍子胡乱挥舞。

    “我在这!”

    随后我拿起法器,全力向十字路口奔跑。

    大伯叫骂声紧跟身后,我不敢停下。

    说也奇怪,我累得气喘吁吁,双腿麻木,身上一点儿汗水都没有,反而觉得夏日夜晚格外寒冷。

    越接近十字路口,孩童哭泣声越明显。

    我硬着头皮奔跑。

    夜色漆黑,我看不见路,不影响我奔跑。

    我从小生长在盘河村,记得哪里有石头,什么地方有坑。

    大伯就没我这么轻松了。

    他醉醺醺的,脑子混乱不堪,记不清路况。

    我几次听见大伯被绊倒,身体砸在地上砰砰直响。

    正因为如此,我才没被大伯追上。

    到十字路口的时候,火焰已经熄灭。

    没有月亮,夜色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爷爷你在哪?”

    我找不到爷爷,只闻到一股刺鼻血腥味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