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9 筒子房间
毒果2021-08-25 08:482,060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要杀了你。”

    王铁柱大叫一声,不顾阻拦便冲了过来。

    郭飞,孙莹等左右为难。

    动手阻拦就会惹怒村民,放任不管又怕王铁柱伤了我。

    村长身边有两个深不可测的人,大壮和狐媚儿也不宜随便出手。

    千钧一发之际,我反而清醒。

    村长想为难我,首先要立威,编排出一堆罪名,才会对我动手。

    所以暂时村长不会看着王铁柱要了我性命。

    于是我踏前一步,沉声说,“都别拦,铁柱哥心情不好,让他发泄吧。”

    孙莹,郭飞等人微微一愣。

    王铁柱趁机冲到我眼前。

    他从怀里拿出一把西瓜刀,朝着我脑袋砍过来。

    我瞳孔微缩,头皮一阵发麻。

    难道我猜错了。

    我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西瓜刀在我眼中迅速放大。

    我甚至感受到了刀锋传递出的冰冷寒意。

    就在这时,村长的声音终于传来。

    “王铁柱住手!”

    村长的话刚一落下,王铁柱定身一般凝固住。

    他的手举在半空,刀锋距离我的头皮不足一寸远。

    不是王铁柱收的即使,而是通玄和忘幽控制得精准。

    我长呼出一口气,暗叹自己赌对了。

    “大家稍安勿躁!”村长再次发话,“两位道长需要李十三来破解危机,暂时还不能杀他。”

    村长的话让我微微一愣。

    上次在自己家时,村长认定我是杀人凶手,要以村规处置我。

    今天一开口,反而让我活。

    前后判若两人,里面必有猫腻。

    好奇心作祟,我更想知道村长要做什么。

    “行,我和村长走,任由两位道长处置。”

    就这样,我被村长带去了他家。

    大壮和狐媚儿隐在暗处保护,我有底气,倒也不怕。

    走到村长家院门外,我看到漆黑大门上方,悬挂着一块红布。

    村里有不少人家,为了辟邪在门口悬挂镜子。

    其实普通镜子没什么辟邪能力,无非给房主一些心理上的安慰。

    悬挂红布的,村长家独一份。

    “别愣着了,快点进去吧。”村长突然催促道。

    既然来了,没有反悔的可能。

    所以我不再犹豫,跟着通玄和忘幽,进了一间偏房里。

    房间打扫得很干净,地面一尘不染,跟镜子似的。

    这间屋子,不是普通的正方形或者长方形。

    而是圆形,像个铁桶。

    四周墙壁刚粉刷过不久,通体洁白,隐隐散发石灰粉味儿。

    墙壁上悬挂十二个老式挂钟,围成一圈。

    钟摆每摇晃一下,便发出滴答声响。

    所有挂钟出奇地同步,钟摆摇晃幅度一模一样,声音也是同时发出。

    十二个声音合在一起着实不小。

    一秒钟响一下。

    在这样的屋子里根本没法子睡觉。

    村长没进来,通玄忘幽二人也没开口。

    恰好没人打扰我。

    观察了一会儿,我隐约间意识到不对劲。

    这个房间里,好像少了些东西。

    床和窗户。

    农村房子,偏房大多是卧室。

    没有床或者炕的偏房,怎么看怎么别扭。

    窗户就更不用说了。

    通风采光都离不开窗户。

    想到这里,我才意识到,屋子里十二个节能灯围成一圈用来照明,才让人感觉不到昏暗。

    村长家条件虽好,也不至于这么浪费吧。

    我正狐疑间,突然听见通玄说。

    “出马仙很邪性,我出去布置一下。”

    说完,通玄走出房间。

    我咯噔一下,连忙寻找大壮和狐媚儿。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大壮和狐媚儿居然没跟进来。

    猛地!

  我想起来大门上面的那块红布。

    下面一定盖着不同寻常的东西,阻止了大壮和狐媚儿进来。

    我被算计了!

    “你们想干什么?”我死死盯着望幽问道。

    “告诉我,李元成在哪?”忘幽同样盯着我。

    四目相对。

    忘幽的目光极为犀利,好像野兽,充满危险。

  我忍不住毛骨悚然。

    十几秒钟,仿佛经历了很久。

    我出了一声冷汗,跟水洗似的,所有衣服都湿透了。

    突的!

    望幽的左眼变成了漆黑颜色。

    我知道不是真的,应该是某种术法,类似于障眼法。

    可我却忍不住汗毛倒竖。

    脑袋一阵昏沉。

    那种感觉,和昨天晚上阴差拘魂极为相似。

    要不是昨天经历过,今天我很可能招架不住。

    望幽微微诧异了一下,冷声逼问。

    “说!”

    我不知道爷爷的下落,不过我不能实话实说。

    因为我听爷爷说过,有些人的眼睛很诡异,千万不能对着诡异的眼睛说真话。

    “知道,不告诉你。”

    望幽那只漆黑眼眸的眼皮微微跳了一下。

    “自找苦吃,成全你。”

    望幽扔下一句,转身走出房间,顺便把门锁上了。

    门关上的瞬间,我心头涌上一股说不出来的恐惧。

    我想去撞门,突然发现门消失不见了。

    确切地说,门和墙壁严丝合缝,颜色一模一样。

    那个原本有门的地方,和周围墙壁融为一体。

    至少看起来如此。

    好在我记得门的具体位置。

    “十三,你怎么在这里。”

    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爷爷的!

    我下意识回过头。

    没看到爷爷的身影。

    “该死,中计了!”我顾不上失望,暗骂一声。

    我转身寻找门的位置,却失去了方向感。

    四周一模一样,没有参照物,根本辨别不出来方位。

    我试探着围绕房间敲敲打打,心想门的位置多少会有些松动,或者敲击声音和其他地方不同。

    然而我失望了。

    布置这个房间,就是为了让房间里的人失去方向感。

    自然想到了门的稳固和声音变化。

    这个工程绝非一天两天能完成的。

    看样子村长很早的时候,就准备算计我们李家人或者其他人。

    想得明白,我却没办法破开当前困境。

    找了一会儿没什么结果,我索性不找了,静等村长自己来打开门。

    于是我躺在地上思考近日来发生的种种离奇之事。

    耳边挂钟声滴答滴答响个不停。

    我一直无法静心。

    随着时间推移。

    滴答滴答声音明明没有变化,可我听在耳朵里,却感觉声音幅度不断提高。

    到得后来,我心乱如麻,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堵住耳朵也无济于事,声音还能钻入脑子里。

    渐渐地,我狂躁不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借命出马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