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君子与江山2020-09-29 19:087,709

  就连沉寂了两年的Sunset超话也瞬间热络了起来。各大博主瞅紧了热度风向纷纷跟风转发关于Sunset回归的那条微博,林秋水的个人热度就在半个小时之内窜到了围脖热度第一以及话题度第一。

  Sunset的参赛,让这次预热赛的话题度迅速飙升了好几倍。

  可以说是只要是混电竞圈的,无一不在讨论着这件事。

  然而,网上再激烈林秋水他们也不知道,此时的他们已经进入了预热赛的第二场比赛。

  …

  与此同时。

  Frist俱乐部主楼的三楼。

  齐飞、邵阳、贾亮、秦鸽以及马致远都围着电脑在看直播。

  马致远惊的瞪大眼睛:“卧槽,不亏是我Sun,影响力也是牛X了,之前还是两百多万观看人数,自从Sunset这个这个ID一出来之后,人数一下子就达到了六百万……”

  “可不是嘛。”贾亮与有荣焉,“Sunset的热度可是靠技术打出来的,并非是靠吹出来的。”

  马致远掏出手机快速登入围脖:“肯定上热搜了我得看看动向!”

  秦鸽也掏出手机看微博。

  贾亮翘着兰花指尖着嗓子:“哪还需要看,这肯定是上热搜的,还用想么?”

  果然上热搜了,马致远看着那些激动兴奋的评论,他恍惚有种回到了几年前的感觉,NIDS第一次拿下世冠后,老大和Sun的粉丝就是像现在这样激烈的尖叫疯狂的追捧,两人的热度一度是热搜榜首。

  马致远抚摸着狂跳的心情,嘴角不受控制的扬起。

  低头一看,却发现坐在电脑前的齐飞“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似乎没有什么太大的情绪起伏,只有食指轻轻地敲着膝盖骨。

  马致远愣了愣,问他:“老大,你都不紧张的吗?”

  齐飞看傻子一样的表情看他:“为啥要紧张?”

  秦鸽:“就是老大你不怕Sun会失误么?”

  马致远顺嘴往下说:“就是咯,你知道Sun的那个性子的,他要是真的没拿到名次,以他的原则,他肯定是不会回NIDS的,誓死不走后门。”

  “你们两个是活在梦里?”齐飞似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的表情,狂妄且骄傲,“你们居然怀疑Sun神的技术?”

  马致远猛摇头:“我怎能敢怀疑Sun神,他可是两年没上了还稳坐在国服单人赛前二的人,两年前国服单人赛分数高过Duck的神人,我可不敢怀疑!”

  齐飞说:“那不就对了?”转回视线重新看直播,“明知道会拿第一的人,我为什么还要紧张?”

  “呃……”马致远竟有些无话可说,“那要是万一呢?”

  齐飞笃定:“没有万一。”

  秦鸽忍不住搭嘴:“WM的宇宙战队也参加了,宇宙战队综合实力确实很好,毕竟是去年拿了世赛亚军的人,Sun又带了三个青训生,配置差对方太多。”

  齐飞不屑:“最差的配置,Sun也能逆盘夺冠。”

  见他那么自信,秦鸽也不说话了。

  但……Sun的实力确实不容置疑。

  一直盯着直播看的贾亮忍不住开口缓和气氛:“行了行了,这比赛才开始了第一场呢,就别说那些不吉利的话了,不管怎么样,咱们得相信Sun的实力!”

  …

  第二场比赛开始。

  这局林秋水队并非像别的队伍一样抢着跳机场,这局他们跳了V城,这里的物资比机场少很多,但竞争也相对少,没有机场的四面楚歌、一上去就要和人正面刚的局面。凭着林秋水和Winter的技术,他们顺利横扫了V城的人头和物资并且没有人员牺牲。

  解说员A声音抑扬顿挫:“哇哦,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第二局Sunset他们队选择了跳V城,大家都知道的,V城的物资相比起机场和火车站这些地方真的少很多,以Sunset的实力他们完全可以跳机场拿多点人头和物资的,可他们反之而行之,这是为什么呢,让我们一起期待吧,看看Sunset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这就是战术了。”解说员B和解说员A一唱一和:“V城物资虽少,但竞争小,我们可以看到Sunset他们队只花了十分钟就横扫了整个V城,拿到的物资和人头也不比那些跳机场的少多少,重要的是他们没有人员伤亡,5个队员都还健在,这也是一个优势……”

  解说员A:“我们看看在机场厮杀了一番的队伍,可以看到很多队伍并没有全员逃出,就连宇宙战队和萤火虫、TTC等著名战队都没有能全员安全的走出机场……”

  “林哥,为什么要跳的V城?”有个青训生拿到了五个人头和不少物资,其中有两个人头还是林秋水指点他拿下的,他很服林秋水的指挥能力,但同时也和所有人一样很好奇,“林哥技术这么好,跳机场也不在话下吧?”

  另一个青训生答道:“这你还不明白啊?林哥和Winter哥跳机场和人近距离正面厮杀是没问题,但还有我们啊,林哥这么做是为了保我们安全,没看到我们现在跳的V城,拿到了所有人头和物资,还全员毫发无损啊?”

  物资和人流是少了点,但如果林秋水带着他们跳机场的话,在竞争激烈的机场,他们是不可能全员安全走出来的。

  第一局的时候,他们就在机场牺牲了两人,因此那两人拿到的人头很少,排名很靠后,所以这把林秋水给他们机会拿下了好几个人头,林秋水现在也才拿了四个人头而已。

  因此,林秋水这把选择跳V城,有百分之八十的原因是为了他们。

  那问问题的青训生恍然大悟,顿时感动的要痛哭流涕:“林哥,谢谢你我爱你!”

  “爱你个大锤子。”回答问题的那个青训生笑道:“你够格爱么你?”

  “嘿嘿……”

  “别想太多了,你们的人头都是靠你们自己拿下的。”横扫了V城之后,他们往G港去,林秋水语气一直都是漫不经心的,“跳V城的原因是为了前期的避战,在雷区来临之前全员健在,那样可以“围猎”,别把我想的那么伟大。”

  几个青训生笑笑没说话,但他们心知肚明林秋水这是在说反话呢。

  林秋水就是个嘴硬心软的人。

  “果然Sun还是Sun。”邵阳扫了一圈林秋水队的航行,吹了个口哨,“永远都是一副嚣张任性的样子做着最温暖的事。”

  齐飞默默点头,“嗯”了一声,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直播间里切换到林秋水队的视觉。

  他看到林秋水队已经前往G港了,上次,他就是在露天港口将那人压在桥下使劲蹭的。

  想着,齐飞喉头一紧,下意识翘起二郎腿挡住某个位置。

  这边,林秋水他们在G港顺利收了不少“过路费”之后,他们本局的积分已经排到了第二名,合并上一局的积分,总分还是第一名;本局的第一名是宇宙战队,比林秋水他们队高出了五十分的积分,两局合并的总排名还是在第二,但排名之间的分数差距拉近了不少。

  这局观众看好的还是林秋水队,毕竟林秋水队还剩5个人,宇宙战队就只剩两个人了,因此林秋水队推塔的可能性最大。

  要是两队正面刚的话,百分之八十的几率是林秋水队会赢。

  【哇哇哇!!吹爆我水!我水必赢!】

  【这赛压根就不用比好吧,有我水在,别人还能拿第一?想得美咯!】

  【跳机场又怎样,积分还不是被我水快追上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V5,这把推塔的队伍我看还得是Sunset队……】

  【不是“还得是”,而是“必须是”好吧!!】

  【Sunset粉都别太得意好吧,我宇宙战队可是去年世赛亚军,会输给一个已经两年没打JCQS赛且带着几个新人的选手?】

  【Sunset战队并不一定会赢的,宇宙战队实力不差,2V5不一定就会输,毕竟Sunset他们队有三个都是新人,综合实力差宇宙战队太多,所以宇宙战队一个顶他们两个,看似2V5,实际上是2V3而已……】

  【我也觉得Sunset队不一定会赢,毕竟本局积分宇宙战队还领先他们几十分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看到了什么?去年世赛亚军?我水曾蝉联了世冠三年的人都还没说话呢,带新人?我水带新人照样吊打你们宇宙战队!】

  【拿了个亚军就连前辈是谁都不知道了,还好意思在这吹,丢不丢人啊?】

  原本直播间弹幕很和平,但有别的战队粉实在看不下去Sunset粉毫无底线的吹捧Sunset了,于是弹幕的风向渐渐变成了Sunset粉和其他战队粉互撕了起来,撕的最凶的当属于Sunset粉和宇宙战队粉。

  “卧槽?骂我Sun?”马致远本来好好的直播的,突然他在飞快的弹幕里敏锐的搜索到了骂林秋水的弹幕,骂的还很难听,他直接就怒了,拿出手机直接用自己的大号在直播间里和人怼了起来。

  秦鸽怕他一个人不行,就拉着贾亮一起加入了撕逼大战中,势必要为林秋水找回场子。

  秦鸽和马致远的出现,让直播间又炸了一波。

  且,秦鸽骂人虽然不太行,但马致远和贾亮的吵架水平不是盖的,他两就能对几个排的黑粉。

  【卧槽卧槽卧槽是King和Queen小两口!】

  【啊啊啊啊啊啊我King也在看直播啊!】

  【吹爆NIDS,我King和Queen都出来说话了,谁还敢说NIDS队员之间关系不合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黑粉呢?骂Frist区别对待才让Sunset解约的黑粉哪去了?快来睁大你们的狗眼看清楚了,我们NIDS是一家人,好着呢!】

  【Queen,财迷Queen,我可以向你打听一下Sunset的消息吗?我出一毛钱如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直播间的热闹,林秋水不知道,他们处理了G港之后,乘船靠岸去了城区。

  林秋水和队友商量好之后,几人分开从不同的方向进入了一栋大厦。

  林秋水跳进某个房间,找了个角落藏好,拿出医疗包打药补血。

  滴滴——

  这时,有人给他发了一条私信。

  【宇宙-飞鹰】:[呵呵,两年前齐飞把你甩了,狼狈逃离NIDS,现在又屁颠屁颠的跑回来当舔狗,齐飞这两年和女主播女解说员的绯闻还少?人压根不是Gag,耍着你玩呢你还动真情了,做男人做成你这样也是够了,齐飞已经糊穿了,你林秋水也不会再是两年前的林秋水,齐飞糊,你也离得不远了!]

  林秋水顿住。

  眼珠子就像黏在了那条信息上。

  所有人都看着屏幕上呆住的游戏人物,呆了急了。

  解说员A:“怎么回事,Sunset停下来了?他现在这个位置并不安全啊,一动不动是等着被人拿人头吗?还是这又是Sunset的一个新战术?毕竟大神的心思我们永远也猜不准,我的天,两分钟过去了,Sunset还是一动不动……”

  【Sunset??Sunset??水哥你醒醒啊!!】

  【OMG,Sunset该不会是网卡了吧?】

  【卧槽,怎么关键时刻网卡……】

  【Frist!!快把你们基地的往换一下!!那么有钱还用这么垃圾网!】

  【怎么可能网卡,大家都是在训练室参加比赛的,其他人都没事,不可能就他卡了几分钟!】

  【啊啊啊啊啊啊上帝啊观音如来啊快来救救我水哥!】

  【呵呵,两年没有出现大众视野下,Sunset这是怂了?】

  【我怂你妈!憨批,信不信本大爷拉屎给你吃?】

  【啧,Queen口吐芬芳的样子我真是爱了爱了,财迷Queen请继续!】

  【Queen,请用你两百吨的体重压死这群骂Sunset的黑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Sunset粉还怎么得意,这边赢的绝逼是宇宙战队!】

  与此同时,坐在电脑前的邵阳和齐飞眉宇皆是一蹙。

  这绝对不是网卡。

  绝对是发生了什么。

  小公主虽然一直是想干嘛就干嘛,完全不顾后果、不计代价、更不在乎别人怎么想的性子,但对电竞他是认真的,他绝对不会容许自己在比赛上出现失误。

  林秋水还在看那条信息,心思已经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

  察觉到林秋水此时有点不对劲的Winter焦急的在麦里喊了他一声:“Sunset,你怎么了?卡了?”

  伴随着一声Winter的声音落下的同时,一声枪声响起——

  【宇宙-Lucas使用sks击倒了NIDS-Sunset】

  一枪命中,林秋水骤然倒地,血条只剩了百分之一。

  Winter听到提示之后立马就要过来给他补血。

  林秋水此时已经回神了,他阻止:“别来,是埋伏。”

  一句话成功阻止了Winter,果然有埋伏,暗处的人等了一会,直到林秋水的血条已经到零了也没有队友来捞时,埋伏在暗处的宇宙战队才出来舔盒子。

  解说员B:“天哪,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就在Sunset愣神的那会儿里,宇宙战队瞅紧机会,一枪拿下了Sunset的人头,此时风向扭转,逐渐变得扑朔迷离,究竟本局的第一会花落谁家呢,让我们将视觉转到宇宙战队这边……”

  宇宙战队击毙了人头,直播间中的Sunset疯狂的抓耳挠腮了起来,宇宙战队粉好不容易等到了机会,里面就开始群嘲林秋水和林秋水粉,弹幕刷的比火箭还快。

  【得意啊?Sunset粉怎么不得意了?】

  【脑残粉吹啊吹啊他的骄傲放纵,然后就被宇宙战队一枪打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想看看现在Sunset粉的脸是不是变成了调色盘了?】

  【时间真是把杀猪刀,NIDS糊了,两年没打比赛的Sunset时隔两年上到赛场之后怂了,游戏进行到一半就被嘣了,震惊咯!】

  【曾经蝉联三年世冠又怎么样,输给了亚军,丢人不?】

  现在Sunset粉没空搭理黑粉,更没心情撕,而是哭嚎着Sunset怎么了。

  【怎么会?怎么会!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我一定是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

  【一定是网卡好不!要不然水哥怎么可能会那么容易就被击毙!】

  【对的对的,两年前水哥被七八个人围了,他都能以一人之力灭了七八个人,他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就被击毙!】

  【有些人就是愿意相信好的不愿意相信差的,你们也说了是两年前了,现在是两年后,今时不同往日,Sunset也不是两年前那匹黑马Sunset了,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各位小学生们,你们得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怎么会?”马致远震惊的手机都掉了,哪里还顾上骂人,“Sun被宇宙战队的队长击毙了?”

  秦鸽也懵:“好像是……”

  “什么好像是!”贾亮怒不可遏:“事实就是Sun被击毙了,你们两个乌鸦嘴!游戏还没开始就喊着Sunset失误失误,现在真失误了,开心了?”贾亮一人给了一个爆栗子。

  马致远都快哭了:“我,我就随口一说而已,那想到自己嘴会这么臭……”

  马致远后悔不已,他就是想调侃一下齐飞的,但他没想到自己嘴真这么臭,他要是知道,他一定会一个不好的字眼都不敢说好吗。

  贾亮:“知道嘴臭就不要在关键时刻乱说话了,气死我了!”贾亮急的像个无头苍蝇一样。

  秦鸽和马致远顿时闭嘴了,连呼吸都不敢大力,屁也不敢嘣一个。

  贾亮都这么生气了,也不知道齐飞会不会暴起狂揍他们一顿。

  事实上,齐飞和邵阳是最淡定的两个。

  邵阳蹙眉:“Sun绝对不会出现这种失误,这种失误除非是刚玩JCQS的人才会出现,Sun怎么可能会?一定是有原因的,或许真是网卡了?”

  虽然其他人没卡,但这也不代表林秋水就不是不卡对不?

  除了这个原因,邵阳找不到其他的原因会让林秋水出现这么低级的失误了。

  “嗯。”齐飞眸色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邵阳:“如果是别的原因影响了,那他明显是情绪不稳定了,心不定,这场比赛绝对赢不了。”

  贾亮张了张嘴:“他,他可是Sunset啊……”

  Sunset输,这是贾亮没有想过的事情。

  邵阳叹息说:“是Sunset又如何?赛场上只要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就算是Duck也会失误、会输,要不然你觉得为什么俱乐部要有心理测试这一关?心理状态是影响着整场比赛的关键,只要你心乱了,你技术再牛,你也打不过别的战队。”

  秦鸽:“可Sun的心理测试一直都是过关的。”

  邵阳:“那是两年前,我们已经两年都没见过Sun了,怎么知道他这两年发生过什么?也许和别的无关,是赛场上出现了什么扰乱了他心绪的事而已,这个可能性很大。”

  马致远急了:“那怎么办啊?”

  邵阳看向一直没说话的齐飞。

  齐飞起身就往外走。

  马致远下意识喊住他:“老大你要去哪?”

  事情就这样不解决吗?

  “你安静会。”秦鸽拉了拉马致远,“等下有半个小时的休整时间,老大下楼找Sun。”

  “哦。”

  齐飞走出训练室之后到了二楼,进小超市买了个东西之后才准备下一楼。

  …

  比起大家的激动和抓狂,林秋水本人还是很淡定的。

  他死亡之后选择观战视觉,捞起旁边的草莓汁喝了一口。

  林秋水在中半场死亡,之后由Winter带队指挥,最后两个青训生被击毙,还只剩下两人,宇宙战队也剩下两人,人数较多的还剩下萤火虫和TTC战队。

  【JJ被萤火虫-香蕉不拿拿用Kar98k击毙】

  【天空被TTC-大魔王用M24击毙】

  在雷区逼近安全区时,Winter和仅剩的一名队友拼全力往塔区跑,可也在即将到达塔区之前两人分别前后被击毙。

  【路路子被宇宙-Lucas用M416击毙】

  【Winter被萤火虫-小花花用VSS击毙】

  第二场比赛结束,排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本局第一名是宇宙战队,积分1290分;第二名是TTC战队,积分1220分,第三名是萤火虫战队,积分1110分,林秋水队直接跌出了前三,只拿到了本局第五名的成绩。

  两局合并总积分排名也进行了更新,第一名林秋水队已经被挤掉,第一名变成了宇宙战队,总积分2330分;第二名TTC战队,总积分2120分,第三名萤火虫战队,总积分2020分。

  林秋水队这局拿了710分,两局合并一共1980分,总排名第四名,林秋水第二局是中场就被击毙,加之第二局开局在V城和G港,他并没有专注拿人头,想着在雷区来临时再拿些人头,却不想被击毙了,几个队友拿的比较多,所以他的个人积分排到了十五名之外。

  但在Frist全体参赛人员中,他本人的积分排名是第八名。二队的五个成员积分都高过了他,奥斯汀和展昭的积分也比他高。

  这样的成绩,别说现在达不到签约标准,接下来还有两场比赛,如果他再出现失误,那他的个人成绩会更烂。

  第二局比赛结束之后,有半个小时的休整时间,让参赛者去方便、休息已经讨论战术。

  其他青训生都知道了林秋水刚刚出现失误的事情,他们除了震惊还是震惊,此时一张张年轻的脸看着林秋水面面相觑,谁也不敢说什么。

  奥斯汀和林秋水熟一些,起身走了过来,忍不住开口安慰:“林哥……”

  “我没事。”林秋水无奈的笑了笑,“不用安慰我,我没那么脆弱。”

  “哦……”

  奥斯汀不怎么会安慰人,转头无措的看向展昭,寻求帮助。

  展昭给了他一定安静的眼神。这种时候安慰不一定有用,林秋水想要的是自己安静一下。

  林秋水从包里拿了包烟,起身:“我去抽根烟。”

  奥斯汀瞪大眼睛:“林哥你还会抽烟啊?”从未见过,身上也没闻到过有烟味。

  林秋水笑:“偶尔抽一根。”

  Frist的“壕”是真壕,单凭俱乐部的名字就知道,它除了壕之外还特别的嚣张,“Frist俱乐部”即“第一俱乐部”,不仅在技术这方面是国服第一俱乐部,壕气这方面也得是国内第一顶级豪门战队。

  二楼的阳台尽头临空而建了一个露天花房,是供给俱乐部人员抽烟和聊天的,基地除了特定的吸烟区,其他地方要被抓到有成员抽烟的,俱乐部都要罚款500到1000元不等金额作为惩罚。

  作为一个抽烟和吃零食的花房,里面除了生命力顽强的仙人掌和多肉之外没有其他的花。

  花房里有空气清新机,因此里面就算有烟味也能很快散去,林秋水上了二楼。

  结果就在一楼到二楼的楼梯拐角处遇到齐飞。

  林秋水顿了顿,拿着烟盒的那只手往伸手藏了藏,最后什么也没说,越过齐飞,往走廊尽头的花房走去。

  齐飞也没说话,将手里的东西揣进兜里,跟在林秋水身后往花房走去。

  林秋水坐到长椅上,将未拆封过的烟盒拆开,拿了一支,点燃吸了一口。

  尼古丁的味道让他蹙紧了眉。其实他平时不抽烟,但这两年来,有烦心事时他会抽一根,平均一年抽不到十根,即便两年来也抽过了几次,但他还是不喜欢这个味道。

  但确实抽了之后,心里压抑着的东西会消散些。

  想着,林秋水又狠狠的吸了一口,却把自己呛到了。

  “咳咳……”

  齐飞走了进来,站在他面前,低头看着他,蹙眉,满脸不悦的问:“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在齐飞的印象里,林秋水是很厌恶烟味的。

  以前齐飞是抽烟的,但和林秋水在一起之后发现林秋水厌恶烟味,就算只有一点点烟味,林秋水闻了也会蹙眉,于是他就将烟戒了,却不想,曾厌恶烟味的人现在学会了抽烟。

  林秋水呛的眼泪都出来了,抬头看着齐飞,没好气道:“关你什么事。”

  说摆,像挑衅一样,他又狠狠的吸了一口,又给呛到了。

  林秋水低骂:“操!”以前抽也没见呛到,现在倒好,在齐飞面前呛了又呛,丢人。

  “不会抽就别学人抽。”齐飞抢过他手里的烟,摁到一旁的烟灰缸里,“这东西什么好处。”

  林秋水低头就是不看他,又小声说了句:“关你什么事?”

  齐飞:“就关我事。”

  林秋水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双手撑着膝盖,低头看着自己脚尖。

  齐飞深深吸了口气,这样的林秋水跟以前在他怀里撒娇的林秋水简直一模一样 。

  林秋水家境好,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娇养长大的,骄傲的同时也嚣狂妄性到了极致,任性不说,还很娇气。

  每次,他不小心搁这搁那了,他就得蹭到齐飞怀里求安慰,要呼噜呼噜一下才不疼了。

  林秋水有次在浴室滑倒摔了个四脚朝天,事后缠着齐飞伺候他穿衣服,公主抱抱到床上。

  他气呼呼的说:“你去踹地板两脚。”

  很幼稚。

  齐飞还真去踹了两脚,回来说:“踹了。”

  陪着他幼稚。

  他又说:“我屁股疼……”

  齐飞把他抱到怀里:“那我帮你揉揉?”

  他会害羞的脸都红了:“好。”

  齐飞:“还有没有其他地方疼?”

  林秋水:“后脑勺。”

  林秋水:“脊背也疼。”

  林秋水:“还有,脚踝也疼。”

  林秋水:“怎么办,我全身都疼。”

  齐飞无奈又宠溺的笑道:“知道了知道了,我给你揉揉全身就不疼了。”

  林秋水:“嗯,你要轻一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