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君子与江山2020-09-29 19:083,816

  同一时间。

  市区富人别墅区里,一美少妇将手机狠狠砸到沙发上,气的直爆粗口,一个美大叔给她倒了杯牛奶,安抚道:“行了,都骂了几个小时了你不累啊?”

  美少妇喝着牛奶,哼唧唧说:“累个屁,你看看他们是怎么骂Duck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臭小子退出NIDS才造成现在这样的局面,不孝子!”

  美大叔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搭话。

  美少妇喝完牛奶之后才缓和了心情,“宝贝好几天没回家吃过饭了,你给打个电话叫他晚上回来吃饭。”

  “好。”

  美大叔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那边接通他就开口:“儿子,今晚回来吃晚饭,爸妈想你了。”

  电话那边的人轻轻的“嗯”了声,又聊了两句才挂了电话。

  林秋水挂了电话之后气才算是顺了些,他洗了把脸就拿着手机出门去了。

  没什么好气的。

  那人说过,别和傻逼计较,否则自己也成了傻逼。

  …

  晚上七点。广市First俱乐部JCQS主部基地。

  近几年来,First作为国内著名的豪门俱乐部,不管在哪方面向来都大喇喇的镶着“壕气”两个大字。

  First的JCQS主部是建立在广市郊外的一座山脚下的一幢连栋别墅,郊外山间空气清新环境安谧,据说俱乐部是为了闹中取静,給战队以及训练生最好的训练环境才在三年前换到了这。

  主楼一共三层,一楼是青训生和二队的练习室以及会客区,二楼是食堂和健身室,三楼是俱乐部的门面战队NIDS的专属练习室以及办公室,宿舍在另一栋楼,一楼是室内桌游场,青训生集体在二楼,四人住一屋,NIDS和战队教练、代表人、医疗师……住在三楼,一人一间单间。

  齐飞裹着一身冷气从外回来,顺便拐弯去训练室巡了圈。

  这批青训生是刚招进来的,马上就是新赛季了,各个俱乐部都在忙着换新血签新人,First也不例外,每年都新赛季前都招一批对JCQS抱着满腔热血的小年轻进来。

  青训生大多都是十七八岁,最小的还有两个十六岁的。胆子都很小,大多还是Duck粉。

  于是当齐飞出现在训练室外时,他们就明显感受到了一阵无形的压迫,个个犹如大难临头般的绷紧了脊背,僵硬的除了双手别的地方动也不敢动一下。

  齐飞轻笑了声,转身上了二楼,在饮料去拿了瓶草莓汁才上了三楼。

  直奔俱乐部代表人贾亮的办公室。

  门一推,齐飞就先听到了一阵尖锐的骂声。

  “我去你妈的Summe,你他妈发那个微博是什么意思?战队什么时候区别对待你了?你他妈说话不摸着良心说小心遭报应出门必踩到狗屎!”

  First主部的战队代表人贾亮Justin站在落地窗前握着手机对着那边人狂爆粗口,连一贯都兰花指都忘了翘。

  齐飞面不改色的走到沙发前坐下,漫不经心的喝了口饮料。

  似电话的内容和他这个NIDS队长毫无关系。

  Justin看了他一眼,又转过身去继续骂。

  办公桌后是一面照片墙,上面全是NIDS几年来每场比赛的合照。

  前三年的合照每一张除了背景不一样,人数和人脸都一模一样,后两年的照片则是背景不一样,人脸也换了好几个。几个老队员的脸依旧在,只是少了最精致的那张脸。

  齐飞收回目光,又喝了口饮料。

  Justin还在那和Summe骂。

  Summe倒是没有任何心虚的表示:“贾哥,有没有区别对待您自个心里清楚,平时战队是怎么对我和Lis的?又是怎么对那几个老队员的?特别是Duck,俱乐部舔他舔的跟狗一样,什么时候有在乎过我们?Duck想什么时候训练就什么时候训练,一天训练一个小时教练也不说他,想开直播就开直播捞钱,反倒我们没有他那么多的资源和代言,平时开个直播赚点钱、哪怕只是一天十个小时的训练少练十分钟都被教练骂成狗!”

  “您老人家贵人多忘事,”Summe嘲,“怕是忘了这些吧。”

  “NIDS的老队员,哪个不是过的比我们好?Duck就算了,King和Queen的资源也比我们好,也不用挨骂,当我和Lis是傻子吗?”Summe嘲讽道。

  “我艹你\妈的贵人多忘事,老子是你爹!”

  Justin被Summe一番颠倒黑白的质控气死,“你踏马的我就问你,你和lis一来是不是就是战队的巅峰时期?战队的巅峰和成绩是谁打下的?Duck和King他们在拼命训练、拿命去拼那些奖杯的时候你们在哪?”

  “你们倒好,一来就是NIDS的辉煌时代,享受着Duck他们打下的战绩,拿着俱乐部给予的国内一线电竞选手的好待遇,一到赛场上就踏马的失误失误再失误!你和lis失误粉丝骂你们的时候,哪一次不是Duck发微博为你们撑腰?这两年还是靠三位老队员拉赞助拉代言、靠Duck的单人solo赛冠军来撑你们的面子,现在跑路了还倒打一耙反咬一口,艹/你/妈的两个大白眼狼!”

  Justin骂的呛了一口气,为了撑住面子,他硬是忍住没让自己咳一声。

  齐飞觉得他那样子搞笑,忍不住笑了声。

  顿时惹来Justin的瞪眼。

  Summe沉默了下,“随便你们怎么想,总之我现在已经和First解约了。”

  “老子祝你早日升官发财,早/泄再阳/痿生孩子没屁\眼!”

  Justin想将手机砸了,想到是新买的手机又忍住了,他烦躁的撸了一把头发。

  打理的精致造型都被弄乱了他也没心情在意。

  齐飞:“你也是,人家都和First解约了,解约就是和咱没关系了,你还打电话过去讨气堵,吃饱了撑着?”

  “你怎么还可以这么淡定?!”Justin都要疯掉了,结果这人还这么云淡风轻。Justin坐到齐飞对面,烦躁的抓头发,“完了完了,NIDS这下真的要完了……”

  齐飞低头看手机,“没事。”

  “没事?你还说没事?”Justin失控尖叫,“大爷,你快睁眼看看现在俱乐部都是什么样了?网上现在都是怎么嘲NIDS的你不知道?”

  齐飞打开JCQS客户端,发现那沙雕又回复他了,他边敲字边同Justin说话。

  “放心,有我在,NIDS不会散,不是还有二队的能替补上来么,我观察过了,二队有个队员打的不错,我挺看好的,还有,新一批训练生不是招进来了?”

  顿了顿,齐飞换了个舒服的坐姿:“至于网上的那些,你什么时候也在乎那个了?骂声从五年前NIDS第一次拿世冠开始就有,管那个干嘛。”

  Justin吸了口气,有些崩溃:“倒也不是在乎那个,重点是什么时候才能变回曾经的NIDS?战队的代言和赞助全没了,我拉下脸去求人家都不续约了,转头就和WM签约去了。mad,以前是他们求着老子签,老子还对他们客客气气的,现在倒好,老子求着他们他们翻脸不认人。”

  齐飞没说话。

  指尖还在手机屏幕上打字。

  最后收到回复。

  【JCQS全网最帅】:[姑奶奶,大爷,美女,祖宗,我服你了行不行?我骂不过你,我嘴贱行不行?我不该骂那人,我道歉行不行?]

  齐飞冷哼了声,将那人删除拉黑,抬头看向Justin。

  “你刚刚说什么?”

  Justin有些虚,戴了蓝色美瞳装洋人的眼珠子转了又转还是没忍住,“我刚刚说……要不咱们把Sunset找回来?”

  齐飞眯眼,语气逐渐变凉,“你有本事叫的回来你倒是去啊。”

  “………”

  好吧。

  他没这个本事。

  Sunset两年前和First解约之后就像是在电竞圈蒸发了一般。

  NIDS-Sunset这个ID没有修改过,但也从解约那天起也没再上过线了。

  两年了。

  他的成绩还维持在国服单人solo赛榜上的NO。2。

  没人超越他,但他的成绩也没再更新过。

  不止在网上消失了,在现实里也像消失了一样,两年来,Justin就见过他一面,还是无意间遇见的,没聊两句就道别了。

  电子联系有过几次,但Sunset态度很淡,他也就没敢提让他回来的事。

  毕竟Sunset的脾气他可是很了解的,不能提的事千万不要提,提了就是在找死。毕竟在某些时刻,Sunset小公主是个比Dcuk这个撒旦还恐怖的存在。

  Justin:“烦,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艹!”

  齐飞嘲:“是谁说小仙女是不能爆粗口的?”

  “我现在不是小仙女。”Justin有气无力、一副快要死了的颓废表情道:“我现在只是个即将面临绝境的可怜人。”

  齐飞懒得理他,点开语音。

  “你放屁!水哥他才不是你老公,他对我那么好,之前带我玩给我送人头,还送我Ak,哦对了,还送了个四倍,有一次我们在J港埋伏时,我面临危险,水哥他不顾暴露自身就为了救我,导致他被敌方击倒,他不要战绩都要守护我赢,你算个什么东西?”

  听到这娇滴滴的明显用了变声器的女声,Justin愣住:“这是什么东西?这女的是谁?”

  Justin可是人称活体绿茶鉴定器,刚刚那个声音一听不是绿茶就是女表,齐飞怎么会跟这女的扯上关系?

  “没谁。”齐飞头也不抬,直接切入微信,截图,一张照片给对方甩了过去。

  然后……

  对方把他拉黑了。

  “啧。”齐飞有些失望,他没想到对方战斗力这么弱,一张截图就让她灰溜溜的跑了。

  “啧什么啧?”Justin蹙眉,“你可别在网上乱来,特殊时期万一被人抓到把柄就完了。”

  “没事。”齐飞收起手机,“小号而已,不开麦。”

  “那就行。”

  只要不是用大号就没问题,战队只管旗下选手在用大号训练以及直播时的形象,至于私底下用小号怎么玩,战队管不着。

  Justin还想说些什么,门就被敲响了。First本部的总经理艾米走了进来。

  “怎么一副要死的表情?”艾米见Justin一副要死不活的表情,挑眉扬声说,“这可不像你。”

  Justin白眼:“NIDS现在这样,你觉得我开心的起来吗?”

  “振作起来,心态好点呗。”艾米心情倒没多受影响,她手插外套口袋,看向齐飞,“Duck,最近盯紧点青训生和二队那边,从里面挑三个人,两个进一队,一个替补,董事会那边搞定了。”

  “好。”齐飞起身,郑重道:“谢了艾米姐。”

  齐飞知道艾米搞定董事会那边废了不少功夫。毕竟那群高层有多以利益为重他是知道的。

  哪怕他在云淡风轻,也知道这次确实问题不小。

  艾米笑,“下次请我吃饭。”

  “好。”

  艾米拍了拍Justin肩膀安慰,“放心,有我在,NIDS会一直在,至于重回巅峰,早晚的事,你要相信Duck和King他们。”

  “嗯。”见艾米搞定了董事会,Justin紧绷的情绪总算松懈了些。

  艾米走后,Justin朝齐飞说:“只要你还在,那群势利眼就不会多大动静的。”

  毕竟Duck每年的单人solo赛获得的世冠还能为俱乐部带来不少的好处。

  双人赛和5人赛虽成绩不太理想,但也比国内大多的战队都要好。

  至于赞助和代言,旧的不去新的不来。Duck和其余两个老队员的一些个人代言和直播合同还能为俱乐部带来不少好处。

  那群势利眼再怎么不满也不会舍弃掉这些利益。

  暂且能安心。

  齐飞压根不担心那个,问:“king和Queen呢?我刚进来时没在训练室看到他们。”

  “在邵阳办公室。”Justin叹气,“下午训练失误太明显,邵阳发了一顿脾气,吃完晚饭之后就将他们揪到办公室复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