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君子与江山2020-09-29 19:083,801

  可盐不会多问什么,彼此也不认识,聊聊心事还是可以的。

  【可盐可甜】:[谈过,不过分手了。]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那……你还喜欢你前任吗?]

  刚发过去,林秋水觉得自己这样问有点不太妥。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我就随便问问,你要是不想回答可以不回答。]

  【可盐可甜】:[没什么不可以回答的,喜欢。]

  林秋水咬唇,想了想。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喜欢就去追回来呗。]

  【可盐可甜】:[不敢,他说分手的时候态度很坚决,我怕他会反感。]

  林秋水盯着那个“他”。对方果然对方是个女生。

  也是,看对方这个网名就该知道了。

  林秋水很打击人。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胆小鬼。]

  就不知道这句话是在说对方还是在自嘲。

  【可盐可甜】:[呵呵,是不是失恋了?]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才没有,就随便问问……]

  林秋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了。

  在家住了两天,看林父林母秀了恩爱秀到腻了林秋水才回自己公寓。

  他住的地方离学校近,治安管理方面都很好。

  但他已经到了实习阶段,已经不用去学校了。

  同学都去找了工作,他还每天吃饱就带打JCQS,累了就睡觉,睡醒了就吃,吃完又大。

  其实……他好像在等。

  在等什么呢……他又不想说。

  又过了一个礼拜。

  网上的热度稍微淡了些。NIDS的热搜也被别的明星的热点压了下去。

  倒是Summe和lis那边有了新消息,他们签了新的东家,国内的二线俱乐部。

  林秋水不关注这些。他继续每天带打赚钱,累了就睡觉,偶尔画点东西。

  周六晚上。

  可盐来找他,他们组队开局玩了起来,刚玩一半手机就响了。

  林秋水侧头看了眼电脑键盘旁的手机,这一看,他整个人就定住了。

  电话是Justin打来的。

  林秋水将游戏音量调了静音,接起了电话。

  Justin:“Sun,在干嘛呢?有空不?”

  时隔两年,熟悉的称呼,林秋水声音有些哑了:“没干嘛,有空。”

  “那什么……”Justin开始支支吾吾:“吃了吗?”

  林秋水知道他绝对不是打电话来问他吃没吃的,瞥了眼时间:“晚上十一点了。”

  “呵呵呵……”Justin尬笑,“已经十一点了啊,刚刚看那帮小子训练去了,都没注意时间,已经十一点了啊。”

  “嗯。”

  Justin绞尽脑汁找话聊:“那什么,Sun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呢?”

  林秋水一手握着手机,靠在椅背上,左手食指扣着键盘,“读书,现实习期,在找工作。”

  找个屁工作,他连找都没去找过,整天就宅在家打游戏,偶尔画点东西。

  话到这了,Justin也不拐弯抹角了,他开门见山道了此番目的。

  Justin吸了口气:“那你要不要来First实习啊?”

  林秋水第一反应是沉默。但心里一直堵着的地方瞬息之间豁然贯通,他知道,他这阵子在等的“东西”,他等到了。

  现在NIDS这种情况,林秋水有想过贾亮会来找他,但他不确定,毕竟那人应该不会让贾亮找他的,这些天随着时间越长没等到电话,心里的期许就越缥缈。

  可……还是让他等到了。

  Justin等了会也没等到回应,叹了口气:“算了,你就当我是开个玩笑吧。”

  林秋水回过神,抬手挡在眼皮上,说:“可我当真了。”

  “啥?”Justin大吃一惊,舌灿莲花的他突然就结巴了,“Sun,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错吧我?”他刚刚听到的不是幻觉吧?

  “现在工作难找,既然你都来找我了,那就去试试吧。”

  Justin提了一口气,深呼吸再深呼吸,用力掐着自己的人中不让自己激动到昏阙过去:“Sun,我可当真了哈,我告诉你我当真了你可不能反悔!”

  “不反悔。”林秋水眉宇含了笑,“但我有几个条件。”

  Justin大手一挥:“随便提!条件你随便提,贾哥都答应你!”

  林秋水:“第一,作为青训生去,第二,不住基地,第三,后续直播代言方面我自己做主。”

  “没问题!”Justin感谢天地感谢林秋水父母感谢主神,“还有什么要求你随便提!”

  “没了。”

  放下手机后,林秋水看向电脑,发现他早已经被人打死了。

  队友在怒骂他挂机。

  “可盐可甜”忍无可忍将那人一枪爆了,然后这把他们输了。

  游戏结束后那人丢下一句“别再让老子组到你们两个傻逼”就退了。

  退出游戏后,可盐可甜发了微信信息过来。

  【可盐可甜】:[卡了?]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接了个电话。]

  【可盐可甜】:[还来吗?]

  【你水哥还是你水哥】:[明天吧。]

  【可盐可甜】:[好。]

  …

  Justin挂了电话之后激动的差点蹦三米高。

  反应过来之后他奔出办公室往训练室那边跑。

  结果在转角处和秦鸽撞上,他被撞到华丽丽的旋转了几圈最后重重跌坐在地上,屁股差点摔成两瓣。

  秦鸽捂着胸口将他扶起来,结果发现他居然在笑。

  秦鸽懵了:“你笑啥啊你?摔傻了?”

  “你才摔傻了!”Justin伸手推开秦鸽,还在咧嘴笑:“Duck呢,我有事要找他……”

  秦鸽问:“好事?”

  “天大的好事!”

  “哦?”秦鸽来了兴致,“老大在里。”

  Justin拔腿就冲进了训练室,秦鸽憋住即将要尿出来的水转身跟了进去。他倒要听听是什么天大的喜事。

  训练室里马致远在咔咔咔的敲键盘打训练。齐飞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手里拿着手机,低头在敲敲打打,嘴角带了笑,也不知道在和谁聊天,又聊了啥。

  那都不重要!

  Justin冲过去,尖声喊道:“Duck!好消息好消息啊!”

  突如其来的尖叫,马致远吓的心脏一抖,这一枪直接打歪了,齐飞也被吓的差点将手里的手机扔出去。

  马致远捂着胸口缓解惊吓:“贾叔你吓老子一跳……”

  齐飞冷瞥了Justin一眼。

  Justin翘着兰花指朝齐飞狂奔过去,西裤包裹着的翘臀扭啊扭,扭的比女人还风情万种。

  秦鸽和马致远同步捂眼转头,实在没眼看。

  齐飞放下手机,抱胸,抬头冷漠脸:“什么事?”

  “好消息就是……”Justin拉长尾音,笑的眉飞色舞,卖了个关子收到齐飞的眼刀子之后才抑扬顿挫、大声宣布:“Sun要回来了!”

  马致远和秦鸽放下挡脸的手,再一次同步瞪大眼睛,马致远震惊到手脚都在发抖,声音也是抖的:“贾叔,你没开玩笑吧?你是说,Sun要回来了?”

  秦鸽也急于求证:“我也听到了,应该不是幻觉……”

  齐飞愣了,嗓音变得干涉沙哑:“贾四艇你要是开玩笑的你就死定了!”

  “没开玩笑!”Justin无比激动的拿通话记录给他,“我刚刚给他打电话了,你看看,这是通话记录,他说他在找工作实习,我就试探的说了句来First实习吧,他就答应了,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结果他真的答应回来了!”

  马致远凑过来看到通话记录后回身抱着秦鸽尖叫:“啊啊啊啊啊啊Sun,Sun要回来了,他要回来了!!”

  秦鸽的激动不比马致远少,两人抱着手舞足蹈,激动的心情无法言表。

  齐飞死死的盯着上面的通话记录,随后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进入JCQS游戏客户端,怔怔的看着国服单人赛榜上的第二名NIDS-Sunset出了神,心渐渐地滚烫火热了起来。

  齐飞什么时候离开训练室的不知道,马致远激动过后就跑去找教练了,他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每个人。

  秦鸽满脸笑容,“贾叔,你太棒了,难看居然能让Sun答应回来!”

  Justin激动过后春光满脸,丝毫不见几日前的憔悴,“那是当然了……”

  心情慢慢平复之后,Justin想起还有事没和齐飞说。

  Justin:“我还有事找Duck,你们训练吧,不,今晚特例,早点睡吧。”

  “哪里还睡得着!”

  Justin觉得自己今晚也要激动的睡不着了。但睡不着之前他还有事要和齐飞说。

  到宿舍这边,Justin坐电梯上了三楼,走到齐飞房门前,激动到门也忘记敲,直接推门进去了。

  门一开,Justin就被扑了满脸的热气,他目光呆滞的看着眼前的大好光景。

  齐飞刚洗完澡出来,他习惯洗完擦干就晾着jj出来穿睡衣,谁知道会被这娘娘腔突袭。

  齐飞额间青筋隐隐暴动,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压下火气,走到床边拎起被单围到身上,连上半身都围住,不露一丁点脸和脚之外的皮肉。

  “有话快说有屁就放!”齐飞声音掺了冰一般的冷,“要是说些无关要紧的,老子要你狗命!”

  Justin回过神来赔着笑脸,“没看到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说Sun的事,就你们……那点事,要是Sun回来了,你们见面可别那啥啊,我好不容易才让他松口回来的,你可别又把他气走了。”

  Justin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真诚,想给齐飞制造出他为了劝Sunset回来废了九牛二虎之力且其过程之艰险、任务之险巨。

  齐飞:“滚。”

  “好好好。”Justin举双手说,“我滚我滚我圆润的滚。”

  话已经说了,Justin知道以齐飞的性子,他自会处理好这段“复杂”的关系。

  Justin拉开房门,在离开之前还是忍不住问了句:“对了Dusk,Sun有没有看过你的擎天柱?有吧?还是没有?”

  回复他的是齐飞的拖鞋,脑门上挨了一鞋板之后Justin终于灰溜溜的跑了。

  …

  当晚林秋水凌晨三点多才悠悠入睡,第二天下午两点才醒,刷微博时看到的第一条热搜就是——“NIDS落魄队长齐飞熬夜连打JCQS六个小时”

  林秋水知道这又是营销号在鬼扯。

  毕竟按照齐飞的性子,他不会被这些影响,也更不会在昨晚自己答应了贾四艇的情况下还因战队面临解散而熬夜暴打六个小时的JCQS。

  下午玩了两小时游戏。

  晚上六点,林秋水又接到了贾四艇的电话。

  贾四艇:“Sun,你明天早上就来基地吧,我去接你。”

  “不用。”林秋水说,“我自己开车过去。”

  “那好。”贾四艇很激动,“我们等你。”

  晚上,林秋水又是翻来覆去道很晚才入睡。

  林秋水顺利以青训生的身份进了First与青训生一起训练。

  没人不认识他那张脸。

  于是,他一进基地就成了所有人观赏的对象。

  青训生盯着他看,马致远和秦鸽训练完之后休息时间久跑来找他,教练邵阳、俱乐部经理艾米、代表人贾四艇……皆是天天到一楼训练室报到。

  被各个上级每天这样盯着,青训生每天如锋芒在背,个个都挺直了腰杆认真训练,动作都整齐划一到令人咂舌的地步。

  林秋水倒是习惯了这样被盯着看。像被人看猴戏一般。

  只要那些人不进来打扰训练,他也没说什么,爱看就看吧。

  他只负责埋头训练,站在外面的人只能看到他瘦削的脊背和握着鼠标移动时弓起线条的手臂。

  这是林秋水回First的第四天,齐飞至今未出现过。他食堂和训练室两点一线,因此小小的基地里,两人还没见过面。

  这天,贾四艇和艾米一如既往的站在一楼训练室外透过玻璃盯着里面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