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君子与江山2020-09-29 19:083,983

  成立NIDS后,他们就从几人一间的宿舍换到了豪华的单人间,他和林秋水的房间就紧贴着,林秋水有啥都下意识找他,在战队里林秋水最依赖的人就是他。

  就一年的相处时间,他们的关系突飞猛进,一次次比赛的默契配合,天衣无缝的配合,因此被粉丝称为“黄金拍档”。

  十几岁的年纪,情窦初开的年龄,朝夕相处中让他们都对彼此产生了别样的情感。

  少年期往往勇往无前的同时却也胆小如鼠,朦胧的暧昧期,两人心照不宣,却也谁都不敢去捅破那层薄薄的纸,任其搁在彼此之中。

  别看齐飞现在就一副老畜生样,但十几岁时,他也怂过,他顾虑的多,和林秋水的什么都不管就敢一股脑的往前冲的性子不同,他向来做事都有计划,林秋水只在乎眼前,但他会考虑两人的未来,他总会想,如果以后他和林秋水在一起了,恋情公开了,大众会接受他们这一段“不正常”的爱情吗?

  毕竟,人们对同性之间的情感一直都持有排斥、反感、不赞同的心理。

  所以,他在没考虑清楚之前,他不敢表白,不敢捅破那纸。

  他是担忧后果所以不敢捅,而林秋水是害羞且有些骄傲的不敢捅。别看小公主那么嚣张,其实某些事情上他比谁都怂,还容易害羞,像个小姑娘一样。

  同时他性子还傲。

  表白这种事,他是不可能会先主动,他知道齐飞对他也有感觉,所以他只会等着齐飞主动来打破两人之间的关系。

  他们正式捅破那层纸,从普通队友到“暧昧对象”,最后成了男男朋友,是足足经历了两三个月的“暧昧期”的。

  确定关系那天刚好是光棍节,是在那天清晨。

  四年前的光棍节的前一天凌晨三点,林秋水突发阑尾炎,齐飞刚洗完澡出来就接到隔壁房间林秋水的电话,他在电话里气若游息,可怜兮兮的哭着说好疼,他快要要疼死了,他是不是要死了。

  齐飞急的连衣服都忘了穿,捞起床上擦身的浴巾围着下面就跑到了隔壁房间。

  当晚,邵阳并不在基地,贾亮和马致远都睡成了猪,最后,只有下面围着一件浴巾的齐飞和睡眼惺忪的秦鸽开车将林秋水送到了医院做手术。

  那是个冬天,十九岁的齐飞就围着一条浴巾,上半身光秃秃的,脚上连鞋子都没穿,站在在手术室外面盯着那道门看,仿佛一点都感觉不到冷一样。

  医院长长的走廊上,明亮的灯打在冷冰冰的地板上,折射出刺眼的光。

  十六岁的林秋水就在手术室里面割阑尾。

  秦鸽看着都哆嗦,来来往往的护士都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看着着装诡异的齐飞,齐飞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那双眼睛就黏在了手术室的门上。

  如果不是从医生口中知道林秋水只是阑尾炎,秦鸽都要怀疑林秋水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两人要面临诀别了呢。

  最后,秦鸽裹着外套瑟瑟发抖的去附近的商场买了套衣服和鞋子回医院给齐飞换上,齐飞去了厕所三两下套上衣服穿上,衣服吊牌都没摘,鞋带也随手一系,松松散散的。

  秦鸽直接看呆了。

  认识了一年多,他从未见过那样的齐飞。

  这件事后来够秦鸽他们拿来当齐飞的黑料当谈资取笑了很久。

  林秋水手术完之后是齐飞守着,秦鸽熬不住了在病房的沙发上呼呼大睡。

  林秋水在第二天早上六点醒来,冬日的早晨,六点的天只微微泛着鱼肚白,麻醉过后,他疼的眼泪瞬间就涌出来,眼尾氤着绯红,看到齐飞在张嘴就软糯糯的撒娇:“齐飞,我好疼……”

  齐飞一夜没合眼,眼底挂着乌青,哄着他:“麻醉过了是会疼,忍忍好不好?”

  林秋水哭的更凶了:“你去叫医生再给我打一针,疼死了……”

  林秋水平时看着桀骜不驯,但实际上娇气的很,怕疼怕黑也怕鬼。

  齐飞狠着心拒绝,但声音温柔似水:“不行,止痛针打多了对身体不好,转移一下注意力就没那么疼了。”

  林秋水哇哇大哭:“可是我快要疼死了……”

  齐飞:“那我给你揉揉好不好?”语气轻的像哄小孩。

  林秋水委屈的点头:“嗯。”

  齐飞将手隔着被子轻轻的放到他肚子的位置,只微微触碰着,也不敢真的碰上去,怕碰到了他肚子上的刀口。

  但就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若即若离的触碰,就好似世间最有效的止疼药,林秋水真的觉得没刚刚那么疼了。

  林秋水停止了哭,看着齐飞说:“昨晚睡下之后肚子突然痛了起来,本来以为是闹肚子,但没想到越来越痛了,就像肚子里有把刀在搅一样,我以为我要死掉了……叫你你也听不到,只能给你打电话,打了两个你才接的……”

  他很委屈。

  在他最疼最害怕的时候给齐飞打电话,因为依赖他信任他,但第一个电话齐飞没接,他真的又疼又气,也执拗的不给其他人打,又给齐飞打了一个,第二个齐飞才接。

  齐飞很懊恼:“对不起,我当时在洗澡,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带着手机进浴室的,都是我的错。”

  “才不是……”林秋水哼哼唧唧的又要哭,“当时我以为自己快要死掉了,最疼的时候我心里就想着我还有好多事还没做呢,我还这么年轻,我才十六岁,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儿子,我要是死了他们怎么办啊,还有,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有和齐飞说呢,我一定要跟他说,我一定不能就这么死了……”

  人就是这样,好好活着的时候什么都不在乎,觉得自己还年轻还有大把的时间,一切都还来得及怕什么啊,可当意识混沌时,心底的恐惧就升了起来,才意识到死亡随时都有可能来临,人的一生时间其实并不多,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快点去做,不要浪费时间。

  于是,在那一瞬间,什么害羞、傲气……通通都不重要了,他只想告诉齐飞,自己喜欢他,自己要和他在一起!

  齐飞有些无奈,笑道:“只是阑尾炎,不准再说死掉这种话。”不吉利。

  “齐飞,我就想告诉你,其实……”林秋水看着齐飞,第一次表白的他脸还是不受控制变的红润,“其实我喜……”

  “嘘。”齐飞将食指摁在他嘴上,阻止了他接下来的话,“别说。”又重复了遍:“Sunset,别说。”

  林秋水眨了眨眼睛,不解的看着他。干嘛不让他说下去啊?

  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表白的,这人怎么阻止他啊,勇气又熄了……

  齐飞笑了:“乖,这话得让我说。”说罢,他低头,将额头抵在林秋水额头上,气息喷在他白皙的脸上的同时,在他耳边开口道:“林秋水,我喜欢你,你要不要做我男朋友啊?”

  齐飞是最了解林秋水的人,他知道林秋水爱面子性子傲,所以,表白这件事,得由他来主动。

  林秋水眨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像是没有反应过来一样,愣了好几秒才回神,最后像每个被表白的女孩子一样红着脸,害羞的点头:“齐,齐飞,我,我……愿意的!”

  “噗……”齐飞忍不住一笑,“你愿意什么啊,我又不是在向你求婚。”齐飞说:“只是表白而已,求婚哪有这么快啊,得一步一步来是不是?”

  林秋水脸更红了:“混蛋,你闭嘴啦……”

  齐飞低头看着他。

  林秋水也抬眸看着他。

  2016年冬,11月11号早上六点十五分,广市人民医院里,林秋水躺在病床上,齐飞坐在床边,白光从没拉紧的窗帘那洒进来,周遭很安静,两人耳边只有秦鸽打雷似的鼾声,他们彼此对望,眼里心里都只有彼此。

  他们在秦鸽的呼噜声中接吻,彼此带着试探、青涩、满心的爱意……深深的吻着彼此。

  …

  “喂,你在想什么?”见齐飞久久不回答自己的问题,邵阳喊了他一声,“睁着眼睛都睡着了你?”

  齐飞回神,摇头:“没事。”顿了顿,齐飞说:“他脾气不好,我脾气也不好,矛盾多了,谁也不服气谁,都不肯退让,隔阂就有了,并不是互相喜欢就能一直在一起不分手了。”

  哪怕他们曾说过一辈子不分手,可但现实的种种摆在眼前时,还是分了。不分,只会伤害彼此更深,这次和好了,下次还是会出现同样的问题,说到底还是太当时年纪太小的原因。

  分手的原因,马致远和秦鸽已经贾亮这两年来问了千百万次了,齐飞也没说过。

  但邵阳不一样,他是带齐飞进Frist的人,曾也是职业电竞选手,但因伤退役转居幕后了,为人成熟稳重,齐飞对他一直都很尊重,他问什么齐飞也会愿意和他聊。

  邵阳和贾亮他们单纯的好奇不同,他是个知轻重的人,见齐飞不愿意深讲,他也不在多问。

  邵阳说:“行吧,我先下去了。”心里想的是,林秋水是任性,但齐飞虽然对别人很混,嘴巴毒,但一直都很宠林秋水,恨不得将他含在嘴里疼,怎么就会有矛盾了呢?

  楼下。

  比赛结束之后排名就出来了,因此自己能不能进Frist也知道了,没有进前六的青训生都没有机会了,个个都沮丧的低头叹气。

  林秋水得了第一名,但他却没有太大的情绪变化,依旧神情淡淡的,这是在他意料之中的结果,没什么好开心的,伸手捞起一旁的草莓汁喝了一口。

  进了前六的奥斯汀和展昭就不一样了,奥斯汀扑过去抱着展昭跳了起来,“进了,我进了,第六名!我刚好是第六名!”

  展昭也很激动:“奥奥奥斯汀!我第五名。”

  “太好了!”

  两人激动完之后跑来拉着林秋水一起激动,“林哥,你第一名,你拿了第一名,太厉害了!”

  “别晃别晃。”林秋水一笑,“刚打完游戏,这么晃,头晕。”

  十几岁的少年都很单纯,其他青训生见三人这么激动,也为三人高兴,都围了上来纷纷祝贺。

  展昭给他们使了个眼神,下一秒,林秋水就被一群人一起抗了起来。

  林秋水一惊:“你们要干嘛?快放我下去!”

  一群年轻人将林秋水往上一抛:“恭喜林哥拿了第一名!”落下接住,又用力往上一抛:“贺喜林哥拿了第一名!”

  于是,马致远他们跑下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愣了一秒后便纷纷加入了这场轰轰烈烈的“抛举大会”。

  贾亮尖叫:“Sun我爱你!Sun威武,Sun牛X,I Love You Sun!”

  “不不不,Sun是我的!”马致远大喊,“谁也不许抢!”

  秦鸽:“我的我的,Sun明明是我的……”

  林秋水被抛来抛去的晃的头昏眼花,但这群少年真心为他喜悦,他嘴角不禁露出了一抹笑,他虽看似不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但身边人的态度还是会对他造成影响,只是他从不表现出来而已。

  这群人真心替他开心,他拿了第一名都没有这些少年的真心来的让他开心。

  邵阳和齐飞站在门外看着。邵阳笑道:“这大概是这个圈里最友好的“竞争对手”了吧。”

  在这日渐商业化、饭圈化的电竞圈,这么干净纯粹的竞争关系真的很难得了。

  齐飞一笑:“嗯。”目光里在人群中只看得见那人。

  林秋水再次被抛起,落下时他视线刚好往外面一看,短短的一秒时间里,他和齐飞的视线似乎对上了,心尖一颤。

  等林秋水被放下来时,他已经因为头晕有些站不住脚了,还是奥斯汀扶住了他。

  邵阳走了进来,青训生们整整齐齐的站到一边,喊了声“邵教练”和“大队长”。

  “嗯。”邵阳笑眯眯的和他们打了个招呼才走到林秋水面前,伸出手:“Sun,欢迎回来。”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头归你你归我(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